第四百七十五章 空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第二天一早,天色蒙蒙亮的時候,林昭便換上了一身冬衣,悄悄的離開了青州城,來到了青州城外的青州軍大營。

  這個時候,趙歇早已經把五十個人準備妥帖,林昭也沒有多做廢話,徑直帶著這五十個人,沿著裴儉等人北上的路徑,一路北上。

  不同於裴儉那時候小心翼翼的向北探尋,這會兒這條路上的所有危險都已經被查探清楚,包括棣州的情況,林昭都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他這趟北上的速度極快。

  裴儉等人用了三天才走到樂陵,而林昭在第二天中午,便來到了樂陵城下。

  此時,這座縣城仍舊是青州軍占領的狀態,林昭進了城之後,立刻有幾十個青州軍將士過來迎接,把他請進了樂陵縣衙。

  進了縣衙之後,林昭不僅沒有看到裴儉的身影,甚至發現樂陵縣城裡的青州軍也只剩下幾十個,林刺史大為皺眉,低聲道:「裴將軍去哪裡了?」

  留下的這幾十個人里,有一個是裴儉任命的校尉,他畢恭畢敬的來到了林昭面前,對著林昭躬身道:「回團練使,裴將軍帶著我們在樂陵觀望了幾天,發現滄州這邊並沒有任何要來收復樂陵的跡象,裴將軍覺得機不可失,因此……」

  這個校尉咬了咬牙,開口道:「因此…裴將軍昨天帶著大部分兄弟離開了樂陵,朝著清池去了。」

  清池…

  林昭頓時眉頭緊鎖。

  清池縣城,可是滄州的州城,當初康東平在范陽的時候,這清池也是范陽地界之中最重要的九座城池之一!

  而現在,裴儉只帶了四百多個人,居然去……居然去打清池的主意了!

  林昭眉頭緊鎖,皺眉道:「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曾像我匯報?」

  「回團練使。」

  這個校尉恭敬低頭,開口道:「裴將軍臨走之前,已經向您寫信請示了,只他走的急,您又親自到了樂陵,估計沒有收到裴將軍的書信…」

  林刺史再一次皺起了眉頭。

  片刻之後,他勉強接受了裴儉已經兵進清池的事實,不過他還是低聲問道:「裴將軍離開樂陵多久了?」

  校尉恭敬低頭。

  「回團練使,算時間應該一天有餘了,兄弟們人人騎馬,以他們的速度,這會兒……」

  「可能已經在清池打起來了。」

  林刺史悶哼了一聲,直接邁步朝著樂陵縣衙外面走去。

  這個校尉趕忙跟在林昭身後,小聲提醒道:「團練使,您這是要……」

  「本官現在就動身去清池。」

  林昭這會兒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一來是因為裴儉做事之前沒有跟他請示,二來是因為眼下青州軍在滄州的行動,其實是涉及到整個青州集團接下來的戰略問題你,而裴儉的行為…

  有些太莽撞了。

  他徑直出了樂陵縣城,依舊是帶了自己從青州帶出來的五十個人,一行人一路向北,朝著滄州的州城清池奔去。

  樂陵距離清池,也就是滄州城不遠,林昭在中午從樂陵出發,等到了晚上的時候,清池就已經遙遙在望。

  而當他匆匆趕到滄州城的時候,滄州城這邊的戰事已經結束了,林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些穿著青州軍服色的將士,正在滄州城的城牆上清掃戰場……

  也就是說!

  此時,裴儉已經帶著四百多青州軍,拿下了滄州的州城清池!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氣,徑直走到了滄州城下,只見這會兒,滄州城頭上以及城下,都躺了不少屍體,其中小部分是青州軍服色,而另外的大部分,應該是滄州守軍。

  林昭攔住了一個青州軍將士,問道:「裴將軍何在?」

  這個將士先是抬頭看了看林昭,看清楚林昭的長相之後,嚇得立刻就要跪倒在地。

  林昭一把攙扶住了他,沒有讓他跪下去,而是再一次問道:「裴將軍在哪?」

  這個將士咽了口口水,低聲道:「回團練使,裴將軍現在應該是帶著兄弟們去滄州的刺史府了,小的……小的帶您過去…」

  「嗯。」

  林昭點了點頭,緩緩說道:「你領我過去罷。」

  青州軍剛組建的時候,林昭幾乎每天都泡在青州軍軍營里,後來即便是裴儉來了,他這個刺史也時不時的往軍營里跑一跑,視察視察情況,因此青州軍的將士多半都認得他。

  就這樣,在這個將士的帶路之下,林昭很快來到了滄州的刺史府,此時裴儉也已經收到了消息,在刺史府門口迎接林昭,見林昭走了過來,裴儉連忙上前,躬身抱拳:「屬下裴儉,見過團練使!」

  兩個人私下裡可以以叔侄相稱,但是明面上的職務高低是必須要弄清楚的,不然林昭在青州的首領地位就會受到動搖,以後青州集團也會出現很多問題。

  林刺史先是看了看自己眼前這個大個子將軍,他半晌沒有說話,沉默了許久之後,才緩緩說道:「咱們…屋裡說話。」

  裴儉點了點頭,立刻把林昭引進了刺史府的後院。

  相比於青州的刺史府,滄州的這座刺史府很明顯氣派了不少,後院的大小足足是青州刺史府的兩倍大小。

  由此可見,林昭的那位前任楊刺史,貪的還並不是特別多。

  兩個人在滄州刺史府的後院尋了個靜室,這會兒正是大冬天,還有小半個月就要過年的季節,剛一進去,裴儉就在靜室里的爐子裡添了一些竹炭,炭火立刻燒的更旺,房間裡也暖和了起來。

  林昭在靜室的其中一邊坐下,然後抬頭看了裴儉一眼,開口道:「這一次進攻清池,我軍傷亡多少?」

  裴儉坐在林昭的對面,聞言微微低頭,開口道:「清池這裡守軍的人數,遠超屬下估算,估計有兩三百人,還好屬下帶來的人,幾乎人人配弩,一輪突襲齊射之下,占了便宜,而且這些守軍很明顯不是什麼精銳,因此只用了大半天時間,便拿下了清池。」

  「我青州軍,共計陣亡七十餘人,受傷的也有五十多個……」

  老實說,這個戰損比還算不錯了,畢竟青州軍在此之前還不算是一個合格的軍隊,能在這種時候,在范陽軍的後方打出了這種戰績…

  殊為難得。

  林刺史靜靜的看了裴儉一眼。

  「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知會我?」

  裴儉苦笑了一聲,開口道:「使君,屬下已經給青州送信請示了,只是那個時候剛好出去打探的人,把清池這邊的情報送到了屬下手裡,屬下以為機不可失,便決定先打下清池……」

  說到這裡,裴儉目光有些發亮。

  「使君,屬下估算的沒有錯。」

  「如果滄州是這個模樣,那麼范陽軍的其他八州,多半也跟滄州一樣,是個……」

  「空殼子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