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8 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對尼克爾斯造紙廠的聯合行動涉及到蘇格蘭場、布拉德辦公室、以及洛倫索馬貴斯三方,還有一個負責早期調查,中途又推出的比勒陀利亞警方,所以泄密的可能性確實很大。

  歐文·哈金斯百口莫辯,倫敦可是著名的間諜之都,蘇格蘭場也早已被滲透的千瘡百孔,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出問題。

  不過到底誰的問題以後再說,既然聯合行動沒有任何發現,那麼尼克爾斯造紙廠就暫時擺脫了嫌疑。

  除非有新的證據,否則就不能再對尼克爾斯造紙廠進行突襲。

  這個結果讓歐文·哈金斯很沮喪。

  他現在已經隱約意識到布拉德辦公室有問題,不過南部非洲是布拉德辦公室的主場,歐文·哈金斯一籌莫展。

  回到酒店,歐文·哈金斯越想越氣,他不是輕易就放棄的人,於是歐文·哈金斯就去了英國駐南部非洲大使館。

  使館裡,剛剛來到比勒陀利亞的溫斯頓正在和塞繆爾·霍爾交流。

  溫斯頓這一次來南部非洲肩負重任,需要英國駐南部非洲大使館的配合。

  跟溫斯頓的任務相比,歐文·哈金斯這點事就不是事。

  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這可不是手工小作坊,而是一家擁有數百名員工的大型印刷廠。

  這要是機器全力開動,一天不知道能印出來多少英鎊。

  「所以你現在懷疑布拉德辦公室參與其中?」溫斯頓驚訝,他還真沒有關注過這種事。

  當然曾經擔任過財政大臣的溫斯頓,對於這種事也不陌生,國家利益嘛,只要出於這個目的就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比勒陀利亞警察局的調查結果表明,尼克爾斯工廠確實有問題,布拉德辦公室接手後,一切證據就全部消失,這不合理,不該是這樣。」歐文·哈金斯積極爭取,這事兒他要是搞砸了,回到蘇格蘭場也不好交代。

  「所以就是說,你現在手上沒有任何證據?」塞繆爾·霍爾本人就是情報工作出身,胖光頭都曾經是他的手下,對於這種事肯定也很熟悉了。

  「是的」歐文·哈金斯無奈攤手,蘇格蘭場在南部非洲沒有執法權,歐文·哈金斯什麼都做不了。

  溫斯頓和塞繆爾·霍爾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有無奈。

  「好了歐文,回去吃點東西洗個澡睡個覺,明天買張船票回倫敦吧,這不是你的工作失誤」溫斯頓無語搖頭,對蘇格蘭場的職業程度不太滿意。

  沒憑沒據還說啥,布拉德辦公室那種情報機構,有證據都能做得天衣無縫,現在這樣就直接放棄吧。

  經過這麼一折騰,就算布拉德辦公室真的有問題,接下來也會適當收斂,溫斯頓不想因為這點事,搞得英國和南部非洲,原本就不太和睦的關係再雪上加霜。

  打發了歐文·哈金斯,溫斯頓和塞繆爾·霍爾心情都有點沉重。

  蘇格蘭場如此大動干戈,這事兒八成是真的。

  那樣的話情況就有點複雜,南部非洲跟日本、美國關係惡劣,布拉德辦公室印日元和美元可以理解,印英鎊就太不應該了。

  溫斯頓決定見到羅克的時候要給羅克提一下,要約束布拉德辦公室還是得羅克出面。

  羅克也在剛剛知道這事兒。

  扎克近年身體不好,多半時間留在洛城療養,比勒陀利亞這邊,最了解布拉德辦公室的是西德尼·米爾納和路易·多德。

  「我都已經離開布拉德辦公室很久了,對於這件事還真不清楚。」西德尼·米爾納一推三不知。

  「我我也不知道」路易·多德說話之前先看了眼西德尼·米爾納。

  西德尼·米爾納眼神不善。

  羅克就只能仰天長嘆,看西德尼·米爾納和路易·多德的反應,這事兒多半是真的,布拉德辦公室現在也太無法無天了。

  「給小扎克打電話,讓他馬上飛過來」羅克決定不問西德尼·米爾納和路易·多德,還是扎克這邊更靠譜。

  小扎克人在洛城,接到電話連夜飛到比勒陀利亞,第一時間來見羅克。

  「布拉德辦公室規模龐大,僅僅在英倫三島,每年需要的經費就多達數百萬英鎊」小扎克對羅克不敢隱瞞,這事兒對於小扎克來說也毫無心理負擔,別忘了扎克的舌頭就是被英國人割掉的。

  「不過我們只是研究了英鎊的製作方法,並沒有大規模生產,我們主要做的是日元和美元」小扎克表情大義凜然,你說你個特務頭子,還搞什麼有所為有所不為,過分了啊。

  「所以,布拉德辦公室現在獲取情報的方式已經如此低劣了嗎?」羅克也是很無奈。

  羅克組建布拉德辦公室的初衷,是希望布拉德辦公室的特工們能向007一樣無所不能。

  不是像現在這樣淨幹些偷雞摸狗的勾當。

  「勳爵,我們在這麼做的同時,日本人和美國人也在這樣做。」小扎克不認為低劣,只要好用就是正確的方式。

  只能說被扎克培養出來的人,三觀都有點稀碎,他們對於布拉德辦公室的忠誠毋庸置疑,人品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不過這也正常,南部非洲這麼大的國家,有人負責樹立正面形象各種偉光正,那麼就要有人甘心躲在陰影下干髒活累活。

  「我們經常查獲各種版本的偽造蘭特,有些技術粗糙,有些就幾乎可以以假亂真,這方面的情況稅務總局應該了解更多。」布拉德辦公室也是被迫應戰,技術粗糙的先不說,可以以假亂真的這部分,手工作坊肯定做不出來。

  而且各國情報機構獲取情報的手段各種各樣,比這種更惡劣的數不勝數,有些國家還大規模培養女性情報人員,以美色獲得情報呢。

  布拉德辦公室至少還沒有到這種喪心病狂的程度。

  「聯合王國畢竟是我們的盟友」羅克隱晦提醒,對等反擊也不能敵我不分,對英國多少還是要克制點。

  小扎克被扎克選做接班人多聰明的,馬上就心領神會。

  這意思是英鎊克制點,日元和美元嘛

  請加大力度!

  所以到稍晚些時候溫斯頓來拜訪羅克時,提到這件事的時候,羅克就態度堅決。

  「沒有的事,南部非洲企業一向遵紀守法,從來不會做這種事。」

  溫斯頓陰沉著臉表情不善。

  態度這麼理直氣壯,不虧心嗎!

  南部非洲都已經這麼強大了,勸你做個人吧!

  「你也不用擔心,我可以保證,不會有任何一張偽造的英鎊從南部非洲流出。」羅克雖然不承認,但還是給出承諾。

  溫斯頓頓時心滿意足。

  只要沒有英鎊就行,日元和美元隨便,請加大力度!

  「你們和美國人的談判結束了嗎?」溫斯頓有了羅克的承諾,馬上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後。

  倫敦現在最關心的還是美國和南部非洲的談判進展。

  別管南部非洲和美國的關係惡化到什麼程度,對於聯合王國來說,南部非洲和美國一樣,都是聯合王國必須爭取的盟友。

  「基本上結束了,不過還要看落實情況。」羅克不抱太大希望,腦子進了水才會相信美國人簽下的協議。

  當然現在的美國,還沒到不管什麼協議想撕毀就撕毀的程度。

  「我覺得你們的方向現在有問題,美國人搞鐵四角,你們為什麼不搞墨西哥灣?」溫斯頓還幫忙出主意呢,美國的石油主要來自墨西哥灣。

  「沒必要,南部非洲並不想和美國之間爆發全面戰爭。」羅克洞察人性,最希望美國和南部非洲之間爆發全面戰爭的,肯定是英國了。

  世界大戰之後,德國全面衰弱,比英國工業實力更強的國家只剩下美國和南部非洲。

  別看英國的資本家近些年逐漸拋棄製造業醉心於金融帶來的利潤,英國的政客可一點都不傻。

  上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英國開始全國總動員,結果發現連足夠的步槍都沒有。

  如果不是基欽鈉提前從南部非洲訂購了步槍,那麼英軍部隊或將面臨著和俄羅斯帝國部隊一樣的尷尬。

  現在德國開始復興,軍備競賽再次開啟,日本蠢蠢欲動,法國人還在忙著換總理

  1914年已經過去了近20年,世界不僅沒有變得更好,反而比1914年更危險。

  「如果你願意,南部非洲可以隨時返回大英國協。」溫斯頓向羅克拋出橄欖枝,南部非洲如果重新回到大英國協,那麼聯合王國就會獲得巨大的心理優勢。

  有了南部非洲,德國進軍萊茵蘭就不再是問題。

  美國那五艘航空母艦對皇家海軍來說也不再是威脅。

  至於已經開始瘋狂的日本人,南部非洲的航空炸彈,會成為日本人恢復理智的靈丹妙藥。

  「溫斯頓,現在不同以往,我們再也回不去了」羅克毫不猶豫,覆水難收懂不懂。

  「當然了,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朋友,不管到任何時候。」羅克的話讓溫斯頓稍感安慰,不過這無法解決英國目前面對的問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