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緬軍抵達(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經過數日的長途跋涉急行軍之後,緬甸軍隊終於進入了臨安府的地界。

  讓統兵將領十分驚訝的是,他們一路上竟然沒有遭到什麼像樣的阻攔。

  偶爾有一些零星的阻擊也都不值一提。

  他們似乎前行的過於順利了。

  難道明軍把人數都用在了圍城上?

  若是這般,也就能夠解釋的通了。

  抵達臨安府之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一眾土司接上頭。

  他們即便人數再多,畢竟是人生地不熟,對於這一代的了解不夠。

  貿然行事會冒著很大的風險。再者說了,有些事情他們畢竟不適合先出手,總歸是要等土司先出手才是。

  緬甸方面的統兵將領名叫哇隆,是緬王最信任的心腹。

  把他派駐到雲南來,足以展現緬王的決心。

  哇隆自然也不能讓緬王失望,可以說從一開始就展現出了足夠多的決心。

  當下他便要前往和土司匯合。

  土司的寨子都是建在山上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若是沒有嚮導的話,他們怕是找很久都找不到。

  所幸的是他們有嚮導帶路,這種情況下其實還是比較容易找到土司的營寨的。

  一眾土司其實現在已經是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了,派出人手四散在各處山坳子裡放哨,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立即回去給他們匯報。

  結果他們得到了有大軍靠近的消息。

  這讓一眾土司一時間感到十分的緊張。

  畢竟沒有人知道這來臨的大軍究竟是什麼身份。

  是緬甸軍隊還是明軍。

  來人身份的不同直接決定了他們接下來的處境,畢竟沒有人想要直接面對明軍的圍剿的。

  隨後哨探送回來消息,來的是緬甸軍隊。

  一時間土司們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們在一起合計了一番,決定擺下一場接風宴,替遠道而來的緬甸軍隊接風洗塵。

  再怎麼說人家也是大老遠趕來給他們幫忙的,該有的禮數一定不能少。

  緬甸人若是高興了,在與明軍的作戰中也會多出一些力氣,這樣一來土司們所承受的壓力也會小不少。

  盤算是不可或缺的,算計也是絕不能少的,土司們要把利益最大化,唯有如此,才能最大程度的贏得最後的勝利。

  對這些土司而言,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其實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言了。

  對他們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列土封王,各自占領一個山頭。

  雖說他們現在是土皇帝,但其實過得並不逍遙。

  因為朝廷改土歸流的呼聲很高。

  他們可能今日還是土司,明日就要被革掉土司的頭銜。

  如此一來,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必須要放手一搏。

  若是能夠成功,可謂是一本萬利,子孫後代的福祉都謀到了。

  但是這是一場豪賭啊。賭贏了固然好,但若是賭輸了,就真的是萬事皆休了。

  他們把整個族人的身家性命都壓了上去,自然是只准成功不准失敗。

  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回不去了

  一眾土司來到半山腰迎接緬甸大軍。

  哇隆看到這個陣仗直是被驚訝不已。

  「嘶,這些土司的兵卒還真不少啊。」

  哇隆自認為他麾下這五萬兵卒人數已經是不算少了,但這些土司的手下匯聚在一起其實也算是超過他的部下人數了。

  雖然不知道成色幾何,但僅僅人數而言還是可以讓哇隆滿意的。

  這麼湊上一湊,十幾萬的聯軍光是聲勢上就十分的浩大,傳出去讓人十分的懼怕。

  當然,還是得再熟悉一番才好排兵布陣。

  「哎呀大將軍,我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才把你給盼到了啊。這可真的是不容易。」

  「是啊大將軍,你恐怕不知道,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可是望眼欲穿啊。總算是把您給盼來了,這下我們的心啊也可以放下了。」

  「大將軍,我們備下了一個酒宴來為你接風洗塵,請您一定要賞臉參加。」

  一眾土司們你一言我一語,如同一群鴨子一般嘎嘎直叫。

  但是哇隆卻沒有任何厭煩的情緒。

  這些傢伙說的話雖然帶著濃重的當地口音,但大部分哇隆還是能夠聽得懂的。

  不需要翻譯,這種親切的感覺讓他覺得很舒服。

  「好,這場接風宴我一定會參加,屆時酒宴之上我們再詳細的商議一下對策。」

  既然已經領兵前來,那麼自然要給明軍一些顏色瞧瞧。

  至於能夠打到什麼程度,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戰爭真正的開始之前,任何人都不能保證一定會怎樣,但是哇隆會儘自己最大的努力

  酒宴酒宴,酒是必不可少的。

  土司們自己釀製的米酒十分甘甜可口,哇隆喝了之後微微有些發熏。

  這種似醉非醉的感覺著實有些讓人暢快。

  「哈哈,這次能夠來到臨安府,是我們大王的命令。」

  哇隆酌了一口酒,隨後微微眯著眼睛道:「聽說你們受到了官軍的欺壓,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是不是啊。」

  「不錯,這些官軍真的是過分,朝廷推行改土歸流,他們就為虎作倀,他們就想要把我們都從寨子裡趕出來,然後再委派流官來管理。如此一來我們還怎麼行事。」

  「對啊,如此一來我們怕是就活的不如豬狗了。 如此的話,真的是要命啊。」

  「對啊對啊,哇隆大將軍,您可千萬要替我們做主啊。」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哇隆自然就得表態了。

  「放心吧,既然我尊奉大王的命令前來,就一定會替你們做主,給你們一個交代的。明軍固然強大,但是肯定沒有你們對當地地形熟悉。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要誘敵深入,就能夠重創對手。」

  「啊,大將軍,聽您的意思是打算誘騙明軍進攻,而不打算主動進攻啊。」

  「為什麼要主動進攻?」

  哇隆微微眯著眼睛,似笑非笑道:「主動進攻就是把自己暴露在明軍的面前。而如果明軍來攻打我們,就是暴露在外面的面前。一進一出,哪個划算不是再顯而易見不過嗎?」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