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找抽是吧?信不信老子揍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從聲音和語氣里不難聽出,這應該就是剛才那個兇惡無禮的大胖子,不知道這傢伙吃了什麼炸藥,火氣這麼大。

  夜星宇也不著急,慢悠悠地從二樓下來,抱著小貓玩耍的雪晴已經先一步打開了房門。

  離得近了,就能聞到胖子身上的濃烈酒氣,應該是喝了不少,難怪一說話就是大嗓門。

  「你找誰?」夜雪晴歪著頭看著對方。

  堵在門口的大胖子沒有回答,往邊上稍稍挪了挪,讓出一點位置,並朝身後一指,兇巴巴地問道:「這是誰的車?」

  夜雪晴順著手指方向瞄了一眼,老實答道:「是我哥哥的車。」

  胖子大手一揮,吼道:「把他叫出來!」

  夜雪晴一轉頭,就正好看到夜星宇從樓梯上走下來。

  「有什麼事?」夜星宇一邊走向門口,一邊開口詢問。

  胖子真就像吃了炸藥一樣,張口咆哮道:「你他媽是怎麼停車的?擋著道了!」

  「擋著道?不應該啊!」夜星宇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按理說,別墅門口路不寬,但依然是雙向道,他的車停在路邊,的確是占了道路的一半,可另一半完全可以通行啊!

  何況,這又不是車水馬龍的繁華地段,而是地廣人稀的別墅小區,絕不可能塞車,何來擋道一說?

  「什麼不應該?你自己過來看!」胖子對夜星宇招了招手,轉身離開。

  夜星宇跟了上去,與胖子一前一後穿過前面的小院子,來到外面的道路上。

  「你看吧!」胖子手一指,「你把車堵在這兒,我的車怎麼出來?」

  夜星宇一瞧,立刻就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那輛占用了自己家停車位的大越野,就是胖子的車。

  而夜星宇的SUV停在了別墅前面的道路上,把那個車位的出入口擋住了一小半,剛好讓那輛大越野出不來。

  夜星宇笑了,指著大越野問道:「這是你的車?」

  「不是老子的車,難道是你的車?」胖子竟然來了一個反問句。

  夜星宇依舊笑著:「那你知道,這車位是誰的嗎?」

  胖子霸氣地一揮手:「車位是誰的關老子屁事?」

  夜星宇笑容轉冷,一字一句地說著:「那我現在告訴你,這車位是我的,你把車停在我家門口,占用了我的車位,居然還好意思跟我耍脾氣?」

  這番話一說完,胖子就發飆了:「你他媽別蹬鼻子上臉啊!找抽是吧?信不信老子揍你!」

  夜星宇冷冷地看過去,就回了一個「呵呵」,轉身就要走。

  跟這種無理取鬧的傢伙實在無法溝通,最佳的應對方法就是不搭理,有本事你叫拖車來。

  夜星宇的這種態度,無疑讓胖子非常不爽,感覺自己受到了輕視和侮辱。

  他二話不說,捋起袖子就往前沖,想要狠狠地修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哪知道,剛剛靠近,拳頭還沒打出去,夜星宇忽然轉身一腳,正中胖子的心窩。

  就看見他那圓滾滾的身體像個大皮球一樣,被這一腳踢得飛了出去,四仰八叉地摔倒在道路正中間,嗚呼哀哉,慘叫不止。

  這殺豬一般的哀嚎聲驚動了周圍,就連剛剛躺下不久的莊靜,也站到了對面的陽台上,暗中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而43號別墅那邊走出來幾個人,看到胖子倒在路中間哭喪,便趕緊跑過去,連聲問道:「蘇少,喝多了吧?這麼不小心?」

  他們誤以為是胖子喝醉了酒,自己摔了一跤。

  胖子忍住疼痛,大聲喊道:「老子沒醉,是被人弄的!快請梁師傅出來,替我報仇!」

  此言一出,眾人大吃一驚,立刻就有人問道:「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動蘇少?」

  胖子朝著夜星宇一指:「就是他!可別讓他跑嘍!」

  夜星宇本來想走,聽到這話,反而不走了,就站在原地不動,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這些人看了夜星宇一眼,見對方沒有逃跑的打算,便先不管他,七手八腳地把倒在地上的胖子扶起來,兩百來斤的重量著實讓人費勁。

  這時候,從43號別墅裡面又走出來幾個人,其中有一道身影非常扎眼,也是一個大胖子,比起被踢飛的那個更要魁梧一些,要不是兩人的五官面貌完全不同,恐怕會被人看作是兄弟。

  這人也是三十出頭的年紀,身上沒有任何的裝飾物,穿著打扮相當簡樸,不太像是有錢人。

  但是,他的左右手各自摟著一個濃妝艷抹的窈窕美女,又顯得不太正經,畢竟憑他的長相,不足以獲得美女的青睞。

  「廣?,什麼情況啊?」後面出來的這個胖子嗓門更大,聲若洪鐘。

  「梁師傅,你可要替我出頭啊,這小子敢動手打我!」先前的胖子咬牙切齒地指著夜星宇,一臉的兇相。

  夜星宇簡直無語,這死胖子真他媽不要臉,玩起了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他先動手,遭到了自衛反擊,結果把自己說成了受害者。

  不過,這個被稱為「梁師傅」的胖子稍稍講一點道理,沒有抄傢伙就上,而是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先把話說清楚!」

  被踢的胖子指了指那邊的車位:「我的車被堵了,出不來,我叫他挪車,他不但不搭理,反而向我動手!」

  梁師傅看了看兩台車的位置,便摟著兩個妖艷美女慢慢走了過來,同時向夜星宇說道:「兄弟,這就是你不對了!做人要有公德心,你怎麼可以這樣停車呢?」

  夜星宇似笑非笑,戲謔說道:「我都不知道是哪個混蛋亂停車,把我的車位都給占了,這種人才沒有公德心,跟隨地大小便的畜牲沒有分別!」

  梁師傅皺了皺眉頭,沒有發怒,而是幫著辯解道:「他占你車位的確不對,但你可以打電話聯繫車主啊,車上不是留了挪車電話嗎?」

  夜星宇雙手一攤:「有些人耳朵聾了,聽不到電話鈴聲響,我也沒有辦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