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要假裝很努力,結果不會陪你演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晚上10:25分。

  光華大學,逸夫圖書館。

  「同學們,要閉館啦!」

  學校的工作人員在自習室里,對著為數不多還在學習的學生們喊道。

  胡陽一聲不吭地收拾起桌子上厚重的複習資料,裝入書包後,站在桌子旁等待著朋友。

  等待的時候,環視一圈這間自習室,雖然不多,但也有二十多號人。

  12月初,圖書館複習的主力軍主要由大四考研黨、考公黨以及大一到大三的期末複習黨構成,再加上少數談情說愛和看小說文學的。

  而胡陽則是一名考研黨。

  就在觀察四周時,朋友也收拾好,兩人並肩圖書館門口走去。

  「你肚子餓了沒?」朋友唐元走著路問道。

  唐元,是胡陽隔壁宿舍的,也是他的同班同學。

  「沒,你肚子餓了?」胡陽搖搖頭,接著看了對方一眼問道。

  「嘿嘿,有點。」唐元臉上笑了笑,不以為意地擺擺手,「這也挺好的,餓著反倒是大腦清醒,更有利複習。」

  「那我們到老地方接著學習吧。」

  「好。」

  兩人走到圖書館門口的時候,外面的夜色有些朦朧,天上的星星閃爍著,地上的校園景色倒也因為這些路燈看起來不會覺得陰森。

  圖書館到了10點半雖然會閉館熄燈,但熄的是室內的燈,建築外側依舊會亮著燈。

  等胡陽、唐元二人來到「老地方」,其實就是圖書館一側的台階處。

  唐元看著眼前的一片台階處,已有七八人正坐著,或是在筆記本上專注地敲著鍵盤,又或是正拿著一本厚重地在低聲背誦著,當然也少不了刷題黨。

  「學校的學風真是一天一個樣啊,學習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剛感慨一句完,唐元就忍不住抱怨說道:「咱們學校都沒有24小時可以通宵的自習室,隔壁的鷺島大學自習室好歹還能到晚上11點。」

  唐元話音落下,胡陽一掌就拍在對方的肩膀上。

  「行了,咱們光華自打新校長上任後,這一個學校的變化已經不小了,該知足了。」

  胡陽說著,想到了校長陳灝為光華大學做出的貢獻,以及帶來的這些變化,對於他們大四黨來說,是最能清晰感受到的。

  他還是忍不住補充一句,「校長他也不容易,半年時間帶來的這麼多改變,不能再給校長添麻煩了。」

  唐元訕訕地笑道:「嗨,我就嘴貧一下,心裡還是很感謝咱校長的。」

  「好了好了,開始複習吧!」

  「好。」

  唐元也端正態度,與胡楊相隔兩米左右坐下,各自從背包里拿起複習資料還是背誦。

  兩人都是法學本科專業,早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經在備戰考研了。

  至於胡陽,從拿起課本那一刻開始便進入全身心地狀態中。

  「法是強調程序、規定程序和實行程序的規範。也可以說,法是一個程序制度化的體系或者制度化解決問題的程序。」

  剛背完一條,胡陽眉頭微微皺起,掃了眼旁邊的唐元,收回目光看著密密麻麻地複習書。

  心頭卻有些異樣。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在圖書館裡效率就比在宿舍、教學樓高得多,即便是圖書館外台階上也同樣沒有圖書館裡感覺好。

  搖搖頭,把心頭這些繁瑣念頭甩掉,繼續複習著。

  胡陽考研的院校是華東政法大學,而唐元考的則是武漢大學法學院。

  這兩個學校都是五院四系之一。

  五院四系是對傳統法學院校強校的稱呼。

  而五院指得是:中國政法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西南政法大學、華東政法大學、西北政法大學。

  四系則是:北京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武漢大學法學院和吉林大學法學院。

  法學專業是非常看出身的,無論是公檢法機關單位還是律所,五院四系就是一張萬能的入場券,後面能不能錄上則看個人能力。

  法碩分為法學碩士和法律碩士(法本和非法本),前者是學術碩士,後者則是專業碩士。

  胡陽和唐元考的都是法學碩士,因為公檢法這些機關單位對學碩認可度高,尤其是發達地區的法院只要法學碩士。

  至於法律碩士,只能去律所或者去企業,到公檢法難度會比法學碩士高得多。

  魔都,是考研的熱門地區;

  華東政法大學,是魔都的熱門學校;

  法學,是華東政法大學的熱門專業。

  熱門地區的熱門學校里的熱門專業……

  所以,胡陽選擇考華東政法大學的法學碩士,尤其他的本科出身還是一個雙非學校,就更要拿分高點。

  一想到這些壓力,胡陽咬咬牙,深吸一口氣,繼續投入到背誦當中。

  法學不是光靠背,重要的是靠理解和思考的。

  可最後……要背的還是很多,比如刑法民法憲法法理學等等。

  一直背到晚上11點多,正在胡陽忘我的時候。

  肩膀突然被人輕輕一拍。

  耳邊響起一道頗具磁性的聲音。

  「同學,冒昧地打擾你一下。」

  胡陽當場被嚇得打了個激靈,渾身雞皮疙瘩豎起。

  尤其是專心致志複習的時候被打斷,更惹得惱火橫生。

  抬起頭剛要怒喝一聲,只是待他看清身旁這人模樣後,嘴巴張得更大了。

  「校、校長,您……怎麼在這?」他結巴地說道。

  「現在方便談話嗎?」陳灝溫聲地說道,眼神里充滿著善意。

  「啊……沒、沒問題。」胡陽有些懵,雖然不知道校長找他有什麼事情,但還是答應了。

  「那我們在旁邊說吧,以免打擾到其他同學。」陳灝笑著說道。

  「好的。」

  至於一旁的唐元自然也注意到這裡的動靜,不過校長沒喊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兩人離開。

  陳灝目光趁胡陽不注意瞥了對方一眼,之所以選擇他的原因,當然是因為今晚這一帶胡陽的潛力值是最高的。

  「姓名:胡陽

  陣營:友善

  潛力值:87(一流人才)

  能力:法學教學洞察辯論而他也不是剛剛才到,已經來了半小時。

  先是在一旁暗處觀察,隨後走進再看看這些學生都在複習什麼。

  他需要弄清楚一件事情。

  那就是這些看似刻苦學習的人,是真努力還是假努力。

  現在很多人看似很認真在學習,但其實都是裝給別人看、裝給自己看。

  不要假裝很努力,結果不會陪你演戲。

  好在令他欣慰的是,這些孩子們都是認真在學習,當他站在一旁駐足觀看,都無一人發現。

  「校長,您找我是有什麼事情?」面對一校之長,胡陽還是有些緊張。

  「找你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情況。」

  看著那些學生,陳灝心裡暗嘆口氣。

  臉上則是掛著微笑,對胡陽問出了一個問題。

  ps:拖延症發作,今晚就一章了……實在抱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