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風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第五百四十七章 風波

    這個世界有沒有龍?

    神話中傳說的神龍是沒有的,但卻有龍種。

    所有水生之妖獸,能操控風雨雷電者,皆稱之為龍種。

    就像是之前在涿郡,逆改天下風雨大勢的蛟龍,雖然不曾有龍指形態,但卻可以稱之為蛟龍。

    若論神龍,真正唯一可以稱之為龍的,唯有的當年逐鹿大戰的應龍,可以算得上是此方世界的神龍。

    神龍只是存在於神話之中,活在人們的想像里。

    而現在朱拂曉就要將真龍、鳳凰等神獸給培育出來,叫其對抗妖族接下來的行動。

    妖族若是當真僅僅只是入侵人族,奪取天宮中的神位倒也罷了,但偏偏每一次妖族大軍入侵人族,都會大肆殺戮,死傷百姓不計。

    朱拂曉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汲取天下信仰,豈會允許妖族進入人族大肆殺戮?

    要知道生命培育何其之難,一批人的成長,可是以十年為單位的,妖族的一次殺戮,至少叫朱拂曉的信仰傳播倒退數年,乃至於倒退幾十年。

    「想要培育出真龍,可是難了。妖族我記得有一條龍種喚作:赤虬。得了蛟龍的龍魂,如今可以藉助龍魂呼風喚雨掌握天象之力,擁有無匹偉力。就算是袁天罡等人族頂尖強者,怕也及不上那赤虬的力量。就算是有了鬥氣修煉法門的秦瓊,比那蛟龍也差了一截。」

    當年那條蛟龍有多強,朱拂曉親自見證。

    赤虬不但繼承了龍魂,更是繼承了那蛟龍盜取的藏胎法界本源,可以汲取魔力,憑藉龍族與天地的親和,已經可以呼風喚雨執掌天地間的種種偉力,執掌天地間的無數本源。

    「妖族。」朱拂曉吧嗒了一下嘴,然後繼續將一隻鯉魚抓在手中,手指輕撫鯉魚的魚須,然後只見一隻鯉魚的基因細胞,被其取了出來。

    懵懂的鯉魚在朱拂曉手中掙扎,被朱拂曉隨手拋入了水池中。

    朱拂曉以生命魔法飛速的破解鯉魚魚須的基因序列,然後施展鍊金術將那鯉魚的基因提取出來,隨手打入了一條長蛇的基因序列之中,仔細觀摩著兩種基因的融合。

    伴隨著兩種基因的接觸,兩條基因序列的碰撞,然後兩條基因序列紛紛崩潰。

    「咦,為何不能融合?」朱拂曉隨手一揮,生命魔法施展,兩條基因鏈猶若是時空倒流般重新組合,各自分開占據一個角落。

    看著那兩條基因序列,朱拂曉陷入了沉思。

    掌握魔法的一個好處就是,實驗失敗後朱拂曉可以隨手將材料復原,然後。

    「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究竟是哪裡呢?」朱拂曉在深山中閉關,外界卻是風起雲湧。

    大隋天子暗中潛伏至太乙山,奪了太乙山中造化,然後順利突破至天人妙境。

    道門各家老祖紛紛在道觀中加持神位,立下真神鵰塑,各大道觀開始自發的為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立下神位,有意無意的打壓朱拂曉的香火之力。

    如今三百六十五正神的火爆,不但將朱拂曉給壓了下來,還將天下各大道觀的歷代祖師給壓了下來。

    全民信仰,三百六十五尊正神是徹底的火了。

    突厥

    吉利可汗看著手中信報,眼神里露出一抹陰沉。

    「大王為何心情忽然陰鬱?」左賢王吃著烤肉,一雙眼睛看著吉利可汗,自從海東青傳來信報之後,吉利可汗便面色陰沉如水。

    「大隋中土有天宮現世,內有三百六十五尊神位,得之可以證就天人妙境。現在中土多了幾十尊天人強者,若是叫這些人將天人底蘊消化,豈還有我草原活路?」吉利可汗面色陰冷:

    「剩下那三百六十五尊神位,咱們必須要攙和一手。」

    「有如此事情?」左賢王聞言頓時面色凝重下來,手中的烤肉也放下,過了一會才道:

    「太乙山位於大隋腹部,咱們想要潛伏至太乙山,難如登天,中土那些綠林也不是吃素的。萬一咱們被發現蹤跡,必然會被中土的高手阻擊,對方決不允許咱們奪了中土的造化。」

    「老大人的可有何妙計?咱們可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無數機緣溜走。若能奪得神位,你我皆可證就天人,延壽八百。」吉利可汗看向左賢王,目光中露出一抹灼熱。

    朱拂曉若是知曉此時吉利心中所想,定然會罵一句:「你怕不是想要吃屁。他都修行到魔導境界了,壽數也依舊不超過三百年,你丫的區區一個魔法學徒都不是,就想延壽八百,哪裡來的好事?」

    「可咱們想要潛入太乙山中奪取造化,根本就不可能,現在太乙山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呢。」左賢王拿起絲綢擦了擦嘴角,眼神中露出一抹冷酷。

    「既然不能暗中潛入,那便光明正大的殺進去。」吉利可汗冷冷的道。

    「殺進去?」左賢王一愣:「如何殺進去?有朱拂曉鎮守大隋,咱們突厥大軍不可調動,否則必然會惹來雷霆之怒。要知道,咱們當年可是與朱拂曉有過契約。再次率領大軍南下,只怕沒有好果子吃。萬一惹來朱拂曉雷霆之怒,真的將百萬大軍葬送在中土,我突厥可就亡族滅種了。」

    「呵呵,誰說我要率領突厥大軍?」吉利可汗意味深長的道:「不是還有高麗與吐蕃嗎?我就不信這兩家對那第一洞天不上心。咱們只要帶上族中高手,相助吐蕃與高麗衝鋒陷陣,以迅雷不及掩耳殺入太乙山,奪了那神位……」

    「好!我這就去派人前往高麗與吐蕃。」左賢王聞言頓時眼睛亮了。

    是極,突厥不能御使大軍南侵,但高麗與吐蕃可以啊。

    左賢王辭別了吉利可汗,然後一路徑直向著韋室而去。只是才到韋室,卻被韋室給擋了回來。

    「左賢王,咱們可是有些時日不見了。」韋室的大王一雙眼睛看著左賢王,眼神里露出一抹奇異之色。

    要知道這些年韋室與突厥相處的可不算太平,在大隋的暗中干涉下,韋室不斷給突厥與高麗找麻煩,韋室還是比較親近大隋的異族。

    只是突厥勢大,左賢王前來,韋室也不敢不見。

    「聽聞中土有天宮現世,內有神位三百六十五,宗師高手得之,可破開天人關隘,證就無上天人。」左賢王看向韋室大王:「不知大王可曾聽聞這消息?」

    「是聽聞過,中土這般大動靜,本王就算想不聽聞,也是難啊。」韋室大王點點頭,心頭有些灼熱。

    「今日在下來此,是想要與大王結盟,起兵一路殺入大隋,奪了那天宮傳承,你我證就天人果位,得八百壽數。」左賢王目光灼灼的看著韋室大王仆骨懷恩。

    仆骨懷恩眉頭一皺:「出兵大隋?閣下莫不是瘋了?你可知道如今大隋實力幾何?大隋有朱拂曉鎮守,誰敢輕易出兵?況且,我韋室人口寡薄,想要湊齊數萬大軍也是難的,及不上你突厥兵強馬壯。」

    「我韋室已經有宗師高手,暗中前往大隋,奪取那天人機緣。」仆骨懷恩看著左賢王:

    「明明能低調辦成的事情,又何必鬧出大風波?咱們各國宗師暗中潛形匿跡,悄悄的就辦了,擅動刀兵只怕會惹來滔天之禍。那中土天人機緣就在那裡,朝廷並不禁制各家高手奪取神位機緣。咱們暗中潛行過去便可。」

    那仆骨懷恩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結盟。

    因為韋室的宗師高手,已經暗中潛入了大隋。

    「天真!你當真以為韋室的宗師高手有機會奪得大隋的機緣?」左賢王冷冷一笑:「大隋那群偽君子的性格,你還不知道?嘴上喊著天下大同,暗中還不是將咱們排斥在外?」

    「只要你韋室的宗師踏入大隋一步,就必定會被大隋各家高手趕回來。那些神位,可都是大隋各家預定了的,豈會便宜了咱們?」左賢王一雙眼睛看著仆骨懷恩。

    仆骨懷恩默然不語。

    見此,左賢王心中暗罵了一句蠢貨,然後不動聲色的道:「既然大王打定主意,那就罷了,我也不多浪費口舌。日後韋室的宗師高手若遇見挫折,咱們再談結盟的事情也不遲。」

    說完話左賢王直接起身,去了高麗。

    看著左賢王的背影,仆骨懷恩目光閃爍,許久不語。

    半響過後,才開口道:「傳我命令,叫各部暗中準備起來。若是諸位宗師奪取神位機緣順利也就罷了,若不順……少不得再起刀兵。只希望大隋莫要逼我,」

    仆骨懷恩也是無奈,大隋誕生了那麼多天人強者,此時大隋尚未消化底蘊,還有機會翻盤搏一搏。若是等這一批天人強者徹底成長起來,那對於周邊各國來就,就是恐怖的災難。

    縱使是舉族發動大軍,所有大軍打殘,也絕不能退縮半步。

    當然,若是自家各位宗師能暗中翻越山水,悄無聲息間奪了那神位傳承,也不必大動干戈。

    可惜了,這可是天人機緣,哪裡會那麼簡單?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