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地府古路,強買強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斑駁古路初時還有些模糊,但是隨著七彩火焰的召喚,那條古路似乎像是神話照進現實,後面有無數穿著鐵甲,手持兵戈的身影,如果現在江辰還看不出什麼,那就有些對不起自己樂園修士的身份了。

  地府!

  這神秘的火焰竟然跟地府有關係,陰兵過道,血雨腥風,斑駁的路迴路,無不在昭示著這七彩火焰的來歷。

  遮天宇宙還有很多神秘沒有被探索,青帝未來的結局,帝尊為何要隱藏在背後,一改之前的舉世飛仙的壯舉,當著幕後黑手。

  是一開始就是忽悠眾生,還是因為什麼事情讓他改變了初心,江辰不相信,當年那些古代天尊,禁地的至尊完全是因為一世帝命就徹底對帝尊俯首。

  就是段德的前世冥皇也不會為了一世帝命,就效命帝尊,長生才是他們的最終追求,在江辰看來,帝尊許下的舉世升仙的宏願才是最重要的。

  否則也不會有之後帝尊準備獻祭天庭,最後被群起而攻之的事情。

  談起段德的前世冥皇,就不得不提一下另一個神秘的存在,地府。

  傳言冥皇是地府的上代主人,但是段德曾經明言,他只是占據了地府的一段輪迴路而已,真正的地府起源,不知源頭,他們的陰兵過道似乎無窮無盡,在開闢著一條通往位置世界的通道。

  地府,萬靈的歸宿,葬了無數時代,最後就是葉凡也放棄了追根溯源,江辰沒有想到在這崑崙仙山,竟然碰到了跟地府有關的七彩火焰。

  無字玉書閃耀著金芒,上面的經文像是活過來一般,竟然化作一條飛瀑,直接湧向了七彩火焰召喚而來的輪迴路。

  吼!

  輪迴路後,響起一聲怒吼,被外界生靈挑釁,裡面多出一個全身腐敗,長滿詭異紅毛的生物,探出爪子,竟然要將江辰他們全部抓緊輪迴路。

  然而,他的手掌在輪迴路跟外界接壤的地方停了下來,似乎被一層光幕擋住,一圈圈漣漪閃過,那個怪物的手掌竟然轟然炸成血霧。

  無字玉書經文所化的金色飛瀑也沒有衝進去,反而開始席捲向七彩火焰,似乎有要將它煉化的趨勢。

  剛開始七彩火焰很是憤怒,洶洶烈焰燃燒,要將這個挑釁他的破玉書給摧毀,但是有大源加持的無字玉書,現在火力很猛,竟然完全不懼七彩火焰的焚燒,經文閃耀,大道之音宏大!

  江辰在後面,被經文影響,竟然也開始口誦真經,他早就猜測自己從無字玉書上獲得的經文是傳說中的易經,現在隨著七彩火焰的爆發,真正的經文真意閃現,江辰瞬間多了一絲明悟。

  體內運轉的經文變得更加順暢,但是這時候江辰已經顧不上這些了,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前面無字玉書跟七彩火焰之間的爭鬥,如果可以收服這七彩火焰,江辰感覺自己就能再次多出一個殺手鐧。

  無字玉書不到危險時刻,根本就不鳥江辰,他現在急需一個能夠快速殺敵的殺手鐧。

  若是能夠收服這七彩火焰,遇到敵人到時候一把祭出,准帝來了,小心給你揚嘍!

  但是江辰顯然是想多了,無字玉書跟七彩火焰勢均力敵,而且這七彩火焰感覺自己可能不是無字玉書的對手,竟然想要直接遁入身後的輪迴古路中。

  江辰可不能把他放走,黑白二氣席捲,準備跟無字玉書合力拉扯,噗呲一聲,江辰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這樣的戰鬥已經不是他能夠參與的了,神力剛一進去,七彩火焰上逸散出的一絲火焰,竟然都差點將他的神念引燃。

  還好江辰撤的快,否則他就不是吐血這麼簡單了。

  「快,他要跑了!」

  張龍象這時候心情跟江辰一樣,之前巴不得這七彩火焰不要找他們,現在是期待他不要逃走,否則他們這一枚大源的付出可就全白費了!

  「媽的,幹了!」

  見到隨著越來越靠近輪迴古路,七彩火焰的威能似乎也越來越強,漸漸的竟然要有擺脫無字玉書的趨勢。

  江辰手中多出一個大源,反正一顆大源都付出了,再來一顆能夠收服這七彩火焰,江辰感覺也是值得的。

  於是江辰將這顆大源再次補充向了無字玉書。

  轟!

  這下子,無字玉書已經不能算是補了,只見玉書竟然化作一面金色的天門,古文環繞,將七彩火焰鎮壓在下面,一個個古文在發光,似乎在煉化,明明沒有靈智的七彩火焰,這一個竟然發出了悽慘的聲波。

  「是誰,敢動本座的東西?」

  啊!

  江辰他們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被十萬柄重錘給敲擊了,眼睛,鼻孔,甚至耳朵里都有血液流出。

  張龍象最慘,整個人化作了一個血胖子,十分悽慘。

  還好最後無字玉書發光,為他們擋住了這恐怖的聲音。

  僅僅是開口,就差點把他們送走,這又是那裡來到怪物,這崑崙仙山為何比他們想像中的還有危險,什麼牛鬼蛇神都出來了!

  輪迴古路後面,有兩個巨大的紅燈籠亮起,那是一個生物的眼睛,隔著無盡距離,竟然還這樣巨大,可以想像他的本體有多恐怖。

  無字玉書發光,感覺到裡面生物的恐怖,再加上被兩顆大源加持,那些古字,竟然開始有規則排序,最後在虛空中組成一個易經八卦的組合。

  古路中的身影本來在急速靠近,想要將這膽敢動他寶物的異世界生靈摁死,但是見到對面的奇怪圖形,一股顫慄感瞬間降臨全身,那是一段並不怎麼美好的回憶。

  「這是那個瘋子留下的?」

  地府生靈停在了輪迴古路的後面,沒有在繼續前進。

  實際上,他就是向過來,也是妄想,能夠在這裡顯性,完全是因為對面有七彩火焰為媒介,否則平常他們根本無法顯性觀察這方世界。

  若是江辰他們弱一些,他還能夠隔空摁死,但是見到無字玉書組成的易經八卦圖,他卻不敢再前進了。

  當年一個比他強大的地府巨頭,就是因為擋在那個瘋子面前,被他一巴掌拍成了血霧,明明一開始的氣息並不強大,但是進入這方世界後的瞬間就變得恐怖無比。

  他的火焰寶貝,也是在那時候,順著一道縫隙才得以進入後面的世界。

  想起那個瘋子,想起他的瘋言瘋語,他現在依舊恍然若昨日,現在他應該已經死了吧,畢竟當初他竟然敢說那種話!

  地府神秘生物不想去惹跟那瘋子有關的人,所以他決定召回自己的火焰寶貝,免得被後面的生靈得到。

  「百萬年了,應該成長了一點了吧!」

  「回來!」

  來那隻巨大的燈籠盯著對面,言出法隨,被無字玉書鎮壓的七彩火焰竟然瞬間有種要脫離的趨勢。

  江辰有些糾結,這輪迴古路中的生靈肯定恐怖無比,說不定就是真仙境的怪物,對方沒有找他們麻煩,七彩火焰回去,雙方皆大歡喜。

  但是自己這邊可是付出了兩顆大源,若是沒有什麼收穫,總感覺虧了,主要是看對面那怪物的樣子,似乎對於無字玉書很是忌憚。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拼了!

  七彩火焰已經別鎮壓,江辰這時候倒也不怕被七彩火焰傷到神魂,黑白二氣席捲,朝著無字玉書所化的天門而去,硬是將七彩火焰給摁了下來。

  「你瘋了!」

  老金見到江辰竟然在阻止輪迴古路後的生靈召回七彩火焰,有些膽戰心驚,祖宗啊,你可別玩火,這可不是尿床不尿床的事情,是小命有沒有的事情啊!

  「螻蟻,爾敢!」

  感覺到自己的召喚竟然被阻止了,輪迴路上的生靈大怒,然後那兩個巨大的燈籠瞬間變得巨大了很多,江辰他們已經能夠隱約看到那燈籠下如同山嶽一般的身軀。

  嚇得江辰都差點放棄了,還好這時候,他感覺那輪迴古路隨著這個怪物的靠近竟然有些不穩,堅持了下來。

  「給我留下一道,不然,你別想收回去!」

  江辰強忍著驚懼,對著輪迴古路後面的怪物說道。

  張龍象跟老金這時候都不敢說話,老金是已經被嚇傻了,張龍象也差不多,他感覺自己知道為什麼不如江辰強大了。

  我他媽沒有他會作死啊!

  七彩火焰的掙扎更加劇烈,讓無字玉書都在震動,只不過有兩個大源加持,它的反抗再次被鎮壓。

  輪迴古路中,怪物終於踏出了那一不,走進了一段顯得有些虛幻的古路,陰兵避退,他也露出了自己的全貌。

  那是一尊人首獅身的怪物,站在輪迴古路上,整個古路都在顫抖,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他的身軀,周圍的陰兵,一個個就像是螞蟻一樣,偶爾避退不及被他猜中,碰的一聲炸成一片黑霧。

  古路前方竟然有無數鎖鏈出現,將人首獅身的怪物鎖了起來,他想繼續靠近地球所在的空間,但是那些鎖鏈的威力越來越強,而且他也怕這段古路破碎。

  隨後權衡一番,他冷哼一聲,被無字玉書鎮壓的七彩火焰,竟然有一縷極為微弱的火焰要分離出來,真就是極為微弱的一縷!

  「砍它!」

  江辰神念依附在無字玉書之上,輕輕一震,讓那只能在分裂的七彩火焰顫抖了一下,江辰趁機直接留下了一縷,然後放開鎮壓,瞬間七彩火焰就遁入了輪迴古路中。

  七彩火焰化作一朵火苗來到了人首獅身的怪物面前,感覺了一下七彩火焰的狀態,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就是最後被那小子奪走一縷,有些不開心。

  「可憐的迷失之地的眾生,總共有一天我會親自前來接引你,地府是萬靈的歸宿!」

  說吧,人首獅身怪物就退出了虛幻的輪迴路,跟地球連接的這條道路也在緩緩消散。

  江辰還想問些什麼,但是那怪物根本沒有理他,幾個呼吸後,輪迴古路消失,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江辰三人久久無語,隨後老金一臉火熱的看向了江辰手中的那一縷七彩火焰,這玩意就是他也眼熱啊!

  專門針對神魂的東西,若是煉化進法寶,那可就是克敵制勝的不二利器。

  只可惜,這七彩火焰火焰只有一縷,為了這七彩火焰,張龍象可是付出了一枚大源的代價,江辰也不會讓他虧,直接拿出一滴散發著濃郁生機的不死藥液交給他,算是對於這次的補償

  張龍象樂呵呵的收起了不死藥液,一顆大源換上一滴不死藥液,實際上也不虧,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夠跟江辰關係好的原因,至少江辰從來不會讓他吃虧。

  老金見到這不死藥液,眉頭一挑,這不是白毛的不死藥液嘛!

  他是天木界的霸主之一,跟白毛不死藥的關係很好,甚至他渡的大聖劫,又有白毛不死藥友情贊助的一滴不死藥液,江辰的事情也是白毛不死藥告訴他的。

  「走吧,咱們繼續往上走走,若是能上去,就上,上不去就算了!」

  江辰收起七彩火焰,對著兩人說道,他們繼續動身,最後終於在龍山的龍首處停了下來,上面已經上不去了,是百分百的絕地,而且在這裡,老金已經能夠吸收龍氣修煉了。

  江辰看了一番龍山的地勢,感覺這裡還算是不錯,是九十九龍山之一的一條支脈,對面是一座展翅翱翔的鳳嶺,龍飛鳳舞,竟然雙勢合一,隱約有成為第一百龍山的趨勢。

  按理說這樣的地勢剛一冒頭,就會被九十九龍山的其實給震碎,吸納龍氣,天地不容。

  但是誰讓這九十九龍山形成的大陣最後被狠人一掌拍短,這才有了這龍鳳山的出現。

  當然,這崑崙仙山中像是這樣的地勢不少,能夠成為地一百龍山,不代表就成為第一百龍山,這其中的過程可能要千百萬年。

  經歷了剛才輪迴路的事情,阿金陳已經不準備繼續闖蕩了,沒有完整地圖,這崑崙仙山實在是太危險了。

  他來到這龍山的一處絕地,就在龍首下方,若是生物,這裡應該算是龍山的逆鱗處,算是龍首上方的龍珠外,第二個寶藏之地。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就是龍山也有這樣的特性,但是今天江辰要做的事情,就必須要觸一觸這龍山的逆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