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2章有東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你們去與不去勘探,那也無所謂也。」對於這件事,李七夜神態平靜。

    不管這件事是如何,他知道,老鬼也知道,彼此之間已經有過約定,如他們這樣的存在,一旦有過約定,那就是亘古不變。

    不管是千百萬年過去,還是在時光漫長無比的歲月之中,他們作為時光長河之上的存在,亘古無雙的巨頭,雙方的約定是長久有效的,沒有時間局限,不管是千百萬年,還是億億萬年,彼此的約定,都是一直在生效之中。

    所以,不管他們傳承有未去勘探這件東西,不論子孫後代怎麼去想,怎麼去做,最終,都會約束於這個約定之中。

    只不過,他們傳承的子孫後代,還不知道自己先祖有過怎麼樣的約定而已,只知道有一個約定,而且,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所有子孫後代所能得知的,只有如這尊龐然大物這樣的無敵之輩,才能知道這樣的事情。

    「弟子明白。」這尊龐然大物深深地鞠了鞠身,當然是不敢造次。

    別人不知道這其中是藏著怎麼樣驚天的秘密,不知道有著什麼舉世無敵之物,但是,他卻知道,而且知之也算是甚詳。

    這樣的無雙之物,舉世僅有,莫說是世間的修士強者,那怕他這樣無敵之輩,也一樣會怦然心動。

    但是,他也沒有任何染指之心,所以,他也未曾去做過任何的探索與勘探,因為他知道,自己若是染指這東西,這將會是有著怎麼樣的後果,這不僅僅是他自己是有著怎麼樣的後果,就是他們整個傳承,都會受到波及與牽連。

    事實上,他若是有染指之心,只怕不需要什麼存在出手,只怕他們的先祖都直接把他按死在地上,直接把他這樣的不孝子孫滅了。

    畢竟,相比起這樣的無雙之物而言,他們先祖的約定那更是重要,這可是關乎他們傳承萬世昌隆之約,有了這個約定,在這樣的一個紀元,他們傳承將會綿延不絕。

    「弟子眾人,不敢有絲毫之心。」這位龐然大物再次向李七夜鞠身,說道:「先生若是需要勘探,弟子眾人,任由先生驅使。」

    這樣的決定,也不是這尊龐然大物自己擅作主張,事實上,他們先祖也曾留過類似此番的玉訓,所以,對於他來說,也算是執行先祖的玉訓。

    「不用了。」李七夜輕輕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你們不見天,不著地,這也算是未破世而出,也對你們億萬年傳承一個良好的束約,這也將會為你們子孫後代留下一個未見於劫的大局,沒有必要去勞師動眾。」

    說到這裡,李七夜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更何況,也不見得有多遠,我隨便走走,取之便是。」

    「弟子明白。」這尊龐然大物說道:「先祖若醒,弟子一定把消息傳達。」

    李七夜張目,遠眺而去,最終,好像是看到了天墟的某一處,遠眺了好一會兒,這才收回目光,徐徐地說道:「你們家的老頭,可不是很安穩呀,可是喘過氣。」

    「這個」這尊龐然大物沉吟了一下,說道:「先祖行事,弟子不敢揣測,只能說,世道之外,依然有陰影籠罩也,不僅源於各傳承之間,更是源於有東西在虎視眈眈也。」

    「有東西呀。」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隨之,雙目一凝,在這剎那之間,猶如是穿透一樣。

    「此事,弟子也不敢妄下斷論,只是有所觸感,在那世間之外,依然有東西盤踞著,虎視眈眈,或許,那只是弟子的一種錯覺,但,更有可能,有那麼一天的到來。到了那一天,只怕不僅僅是八荒千教百族,只怕如同我等這般的傳承,也是將會成為盤中之餐。」說到這裡,這尊龐然大物也頗為憂心。

    站在他們這樣高度的存在,當然是能看到一些世人所不能看到的東西,能感觸到世人所不能感觸到的存在。

    只不過,對於這一尊龐然大物而言,他雖然無敵,但是,受限於種種的約束,不能去更多地挖掘與探索,儘管是如此,強大如他,依然是有所感觸,從其中得到了一些信息。

    「還不死心呀。」李七夜不由摸了一下下巴,不知覺之間,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當看著李七夜露出濃濃的笑容之時,這尊龐然大物在心裏面不由突了一下,感覺好像有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

    就像是一尊無上洪荒張開血盆大嘴,此對自己的獵物露出獠牙。

    對,就是這樣的感覺,當李七夜露出這樣濃濃的笑容之時,這尊龐然大物就瞬間感覺得到,李七夜就好像是在狩獵一樣,此時,已經盯上了自己的獵物,露出自己獠牙,隨時都會給獵物致命一擊。

    這尊龐然大物,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在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是一種錯覺,而是,李七夜的的確確在這剎那之間,盯上了某一個人、某一個存在。

    所以,這就讓這尊龐然大物不由為之毛骨悚然了,也知道李七夜是何等的可怕了。

    他們這樣的無敵存在,舉世之間,何懼之有?但是,當李七夜露出這樣的濃濃笑容之時,他就感覺一切不一樣。

    那怕他這般的無敵,在世人眼中看來,那已經是舉世無人能敵的一般存在,但,此時此刻,如果是在李七夜的狩獵面前,他們這樣的存在,那只不過是一頭頭肥美的獵物罷了。

    所以,他們這樣的肥美獵物,當李七夜張開血盆大嘴的時候,只怕是會在眨眼之間被生吞活剝,甚至可能被吞噬得連皮毛都不剩。

    在這剎那之間,這尊龐然大物,也一下子意識到,若是有人侵犯了李七夜的領域,那將會是死無葬身之地,不管你是怎麼樣的可怕,怎麼樣的無敵,怎麼樣的成就,最後只怕只有一個下場死無葬身之地。

    「多少年過去了。」李七夜摸了摸下巴,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賊心總是不死,自覺得自己才是主宰,多麼愚蠢的存在。」

    說到這裡,李七夜那濃濃的笑容就好像是要化開一樣。

    聽著李七夜這樣的話,這尊龐然大物不敢吭聲,在心裏面甚至是在顫抖,他知道自己面對著是怎麼樣的存在,所以,舉世之間的什麼無敵、什麼巨頭,此時此刻,在這片天地之間,若是識相的,就乖乖地趴在那裡,不要抱僥倖之心,否則,只怕會死得很慘,李七夜絕對會兇殘無比地撲殺過來,任何無敵,都會被他撕得粉碎。

    「這也只是弟子的猜測。」最終,這尊龐然大物小心翼翼地說道:「不敢妄下斷論。」

    「這與你無關。」李七夜輕輕擺手,淡淡地笑著說道:「只不過,有人錯覺罷了,自認為已掌握過自己的紀元,便是可以再來一次,這是多好的事情。」

    說到這裡,連李七夜頓了一下,輕描淡寫,說道:「連踏天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的懦夫,再強大,那也只不過是懦夫罷了,若真識天勢,就乖乖地夾著尾巴,做個縮頭烏龜,不然,會讓他們死得很難看的。」

    李七夜這樣輕描淡寫的話,讓這尊龐然大物這樣的存在,在心裏面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不由為之打了一個冷顫。

    那些真正的無敵,足夠左右著世間所有生靈的命運,甚至是在舉手投足之間,可以滅世也。

    但是,就算這些存在,在此時此刻,李七夜也未放在心上,若是李七夜真的是要狩獵了,那一定會把這些存在生吞活剝。

    畢竟,曾經戰天的存在,踏碎九天,依然是王者歸來,這就是李七夜。

    在這一個紀元,在這個天地,不管是怎麼樣的存在,不管是怎麼樣的大勢,一切都由李七夜所主宰,所以,任何抱有僥倖之心,想趁機而起,那只怕都會自尋死路。

    「你們家老頭,就有智慧了。」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笑笑。

    李七夜這話,隨口說來,如他們先祖這般的存在,傲視萬古,這樣的話,聽起來,多少有些讓人不舒服,但是,這尊龐然大物,卻一句話也都沒有說,他知道自己面對著什麼,不要說是他,就算是他們先祖,在此時此刻,也不會去挑釁李七夜。

    若是在這個時候,去挑釁李七夜,那就好像是一個凡人去挑戰一尊洪荒巨獸一樣,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罷了,你們一脈,也是大造化。」李七夜輕輕擺手,說道:「這也是你們家老頭積攢下來的因果,好好去享受這個因果吧,不要愚蠢去犯錯,否則,你們家的老頭積攢再多的因果,也會被你們敗掉。」

    「先生的玉訓,弟子銘記於心。」這尊龐然大物大拜。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我也該走了,若有機會,我與你們家老頭說一聲。」

    「恭送先生。」這尊龐然大物再拜,隨之,頓了一下,說道:「先生的令高足……」

    「就讓他這裡吃吃苦頭吧,好好打磨。」李七夜輕輕擺手,已經走遠,消失在天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