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雙城牆+棱堡=食大便啦!大人!【5600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如何?」阿町朝剛用望遠鏡遠遠地看了一眼紅月要塞的緒方問道,「紅月要塞長啥樣?」

  「太遠了,看不太清楚,僅看到一截木製的圍牆,以及它的旁邊有一條河。」

  緒方將手中的望遠鏡朝阿町遞去。

  「你要不要拿去看一眼?」

  「我就不用了。」阿町搖搖頭,「反正待會馬上就要到了。」

  此時,突然來了名十分年輕的小伙子。

  小伙子跟就在緒方旁邊的阿依贊說了些什麼後,便快步離開,朝隊伍的更後方奔去。

  「那人剛才說什麼了?」緒方問。

  「那小伙子是來傳達村長的命令的。」阿依贊說,「村長他剛才下令:現在原地休整片刻。」

  「現在原地休整?」緒方挑了挑眉頭,「赫葉哲已經近在眼前了呀。」

  「那小伙子剛才有說原因。」阿依贊說,「我們剛才已經連續走了蠻長的一段時間了,有不少老弱現在都已經感到很疲憊。」

  「雖說赫葉哲現在已經就在眼前了,但目前僅剩的這段距離也不算太短。」

  「讓隊伍里的這些已經感到疲憊的老弱再接著走完剩下的這段距離,有些太勉強了。」

  「反正現在距離天黑還有些時間,所以也不急著快點進入赫葉哲。」

  「因此村長才決定休整片刻,待休息得差不多後,再走完最後的這段路。」

  緒方本來也不急,既然切普克村長是為了村裡的老弱才決定再接著做休整的,那緒方也不會再多說什麼。

  這時,緒方突然想起了什麼。

  「休息嗎……」緒方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古怪的笑意,「艾素瑪他們應該會感到很開心吧……」

  聽到緒方的這句感慨,一旁的阿町也忍不住露出了古怪的笑意。

  緒方覺得亞希利的奶奶留在蝦夷地這裡真的是屈才了。

  他覺得亞希利的奶奶應該去大坂、京都、江戶這樣的大都市裡當個說書人,絕對每天都能賺得盆滿缽滿。

  ……

  ……

  的確就如緒方所說的那樣——在收到切普克村長下達的暫時休整的命令後,以艾素瑪為首的紅月要塞的人非常地開心。

  他們終於又能接著聽故事了。

  ……

  ……

  「婆婆!您來了呀!」

  艾素瑪用有著激動的口吻朝緩步朝他們這邊走來的亞希利的奶奶這般說道。

  「嚯嚯嚯……」奶奶掩嘴笑道,「抱歉呀,讓你們久等了。」

  奶奶的身前,是以各種各樣的姿勢坐在雪地上的紅月要塞的人。

  所有人都用一種期待中帶著幾分急不可耐的目光看著奶奶。

  「婆婆!這裡剛好有根倒地的枯木!」艾素瑪牽著奶奶的手,將奶奶領到一根橫在大地上的枯木前。

  枯木上的積雪都在剛才被艾素瑪他們掃淨了。

  奶奶也不客氣,直接坐在這根枯木上,將雙手交疊放在雙腿上。

  「我上次講到哪來著?」奶奶問。

  「講到有個打算逃跑的白皮人策馬逃跑,但被真島吾郎攔住了去路的那裡!」艾素瑪說。

  「哦哦,那裡呀。」奶奶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想起來了。」

  「那個……婆婆。」艾素瑪突然一邊擺著古怪的表情,一邊用小心翼翼的口吻說道,「故事……有辦法在今天講完嗎?」

  「嚯嚯嚯……」奶奶掩嘴,發出她那十分獨特的「嚯嚯嚯」的笑聲,「故事已經進入尾聲了哦,奶奶向你們保證,能在這次的休息時間內,將故事徹底講完。」

  說罷,奶奶清了清嗓子,接著緩緩道:

  「話說那個打算騎馬逃跑的白皮人一路奪路而逃。」

  「就在他即將逃出村時,真島吾郎他從一旁跳了出來。」

  「他就這麼站在那名打算騎馬逃跑的白皮人面前。」

  「此時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與餘力去調轉方向了,於是那白皮人決定騎馬撞飛真島吾郎。」

  ……

  以各種各樣的姿勢坐在她身前的艾素瑪等人聚精會神地聽著奶奶講故事。

  奶奶以前常常跟村裡的年輕孩童們講述代代相傳的英雄史詩,因此早有練就一番犀利的講故事的本領。

  奶奶自知——若是太快將緒方的故事給講完,那她日後又要陷於先前的那種一到休息時間就無事可乾的境地之中。

  所以奶奶做出了一個非常機智的決定——將緒方的故事儘可能講久一些。

  於是奶奶憑藉著自己以前給村中孩童講故事所鍛鍊下來的講故事的本領,直到現在——已經幾日過去了,也仍未講完緒方的故事……

  奶奶為了避免出現艾素瑪他們聽膩了的情況,還特地留了個小心眼——每次都恰好在最精彩的關頭停下,吊艾素瑪他們的胃口,好讓艾素瑪他們為了能接著聽後續的內容而不斷地去請她過來講故事。

  於是——自與奇拿村的村民們一起同行後,像現在這樣圍坐在奶奶的膝邊,聽奶奶講緒方「一人救村」的具體過程,便成了艾素瑪他們每到休息時間必做的事情。

  身為故事主角的緒方,在亞希利的奶奶開始給艾素瑪他們講述他的故事後沒多久,便獲知了此事。

  在得知亞希利的奶奶竟然有辦法將他當初「一人救村」的事跡講上這麼多天時,緒方簡直驚為天人……

  緒方曾旁聽過幾次。

  村子遇襲的那一夜,年事已高的奶奶沒有參與戰鬥,而是躲在家裡。

  她雖沒有親眼目睹過緒方的戰鬥,但在事後從不同的人口中聽說過緒方的事跡,所以她不愁沒內容講,而且所講述的內容也大體正確。

  通過旁聽的這幾次,緒方發現奶奶能將他的故事講上這麼久,不是通過什麼多複雜的方法,就只是很普通地拖劇情而已。

  他拔刀格擋這樣的動作,奶奶都能講上一分鐘。

  但怎奈何奶奶的口才非常地好。

  這麼水的內容,都能被她講得天花亂墜。明知她講得很拖,但還是忍不住想接著聽下去。

  旁聽過奶奶的「故事會」後,緒方的第一感受就是——亞希利的奶奶不去做說書人真的是可惜了。

  不過奶奶也是一個良心人。

  她知道紅月要塞已經近在眼前了,所以清楚現在應該是他們最後的休息時間。

  因此奶奶此次沒有再接著水故事,十分乾淨利落地給緒方的故事收了個尾,讓艾素瑪他們不用再被吊著胃口。

  在休息時間結束時,奶奶恰好將故事全數講完。

  在得知故事終於完結了時,艾素瑪也好,其餘的紅月要塞的人也罷,統統感覺像是心中的大石頭落地了、積壓在胸膛間的一股氣終於吐出了。

  休息時間過去後,隊伍重新啟程。

  在隊伍重新啟程後,艾素瑪主動要求由他們這幫紅月要塞的居民走在最前頭,這樣方便待會和城牆上的同胞進行交流,讓他們放行。

  這種的提議沒有任何拒絕的道理,於是切普克爽快同意了下來。

  ……

  ……

  重新啟程的隊伍一點一點地靠近紅月要塞。

  原本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點影子的要塞,現在漸漸凝聚出清晰的實體。

  剛才在用望遠鏡對紅月要塞進行首次觀察時,因距離還太原的緣故,所以緒方看得還不是很清楚。

  在離紅月要塞越來越近後,緒方終於漸漸看清了紅月要塞的具體模樣,以及其周邊的環境。

  紅月要塞依河而建。

  其周邊有條「幾」字型的河流流經,河流的河道很寬,河水很湍急,在這樣的大冷天裡也不會結冰。

  而紅月要塞就建於這個「幾」字的裡頭。

  舉個形象的例子——紅月要塞和從它旁邊流過的河流剛好可以構成一個「凡」字。

  河流就是「凡」字中的「幾」,而紅月要塞就是「凡」字裡頭的「丶」。

  要塞三面臨河,緒方他們現在就是在靠近沒有臨近河流的那面圍牆。

  沒有臨河的那面圍牆有著扇巨大的大門。

  圍牆也好,門也罷,統統都是木製的。

  在又靠近了紅月要塞一些、能夠更清楚地看清紅月要塞的模樣後,緒方驚奇地發現——紅月要塞竟是雙城牆的結構。

  有一道外城牆,而外城牆的內部還有一道內城牆。

  內城牆的高度要比外城牆高上一些。

  據緒方的目測,外城牆的高度在5米左右。

  而內城牆的高度則在5米左右。

  這種雙城牆的結構有2大好處。

  一:進攻方得連續攻破兩道城牆才能拿下這座要塞。

  二:防禦方可以通過兩面城牆展開立體打擊。負責近戰的士兵站在外城牆上迎敵,弓箭手、火槍手等負責遠攻的士兵則站在比外城牆更高的內城牆上,對來襲的敵人進行俯射。

  除了是雙城牆結構之外,紅月要塞還有一個很令人矚目的特點。

  「吶。」阿町偏轉過頭,朝身旁的緒方低聲說道,「這紅月要塞的圍牆怎麼這麼奇怪呀?凹凹凸凸的。」

  「啊……對、對呀,是很奇怪……」緒方隨意說了些什麼,將阿町敷衍了過去後,繼續用錯愕的目光打量著紅月要塞那凹凹凸凸的城牆。

  沒見過世面的阿町認不出這種城牆。

  但身為穿越客的緒方倒是認得的。

  緒方曾在某本書籍上看過對這種堡壘的介紹。

  這種樣式的圍牆,是某種大名鼎鼎的堡壘的重要特色。

  「棱堡……」緒方用只有至極才能聽清的音量低聲呢喃道。

  棱堡——在西方用上火器後,應運而成出來的大殺器。

  在火藥與火器傳入西方,西方進入火器時代後,城市攻防戰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在接下來的一個短暫時期是進攻方的黃金年代。

  老式的要塞,根本防禦不了火器這種新型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的要塞屈服於大炮的威力。

  但西方人也不是笨蛋。

  不過半個世紀一種新型的城防體系——棱堡就登上了歷史的舞台了。

  所謂的棱堡,其實質就是把城塞從一個凸多邊形變成一個凹多邊形。

  這樣的改進,使得無論進攻城堡的任何一點,都會使攻擊方暴露給超過一個的棱堡面,防守方可以使用交叉火力進行多重打擊。

  簡單來說,就是進攻方不論向哪裡進攻,都會遭到2到3個,甚至更多方向的同時打擊。

  在棱堡誕生後,西方重新回到了「守城方占盡便宜,進攻方吃盡苦頭」的時代。

  棱堡再加上足夠數量的士兵與武器——完全能抵禦數倍乃至10倍以上的敵人的進攻。

  此時此刻,緒方隱約看到不論是外城牆上,還是內城牆上,都有不少人影在晃動——這些人影應該就是負責站在圍牆上塞外警戒的警戒人員了。

  圍牆上的警戒人員已經發現了緒方他們,道道人影正快速晃動著。

  在又靠近了要塞一段距離後,走在前頭的艾素瑪高聲朝外城牆上的警戒人員喊了些什麼。

  隨後,外城牆上的警戒人員也用緒方聽不懂的阿伊努語回應了幾句話。

  隨後,緒方便看見要塞的大門被緩緩打開。

  要塞的周邊沒有護城河,但紅月要塞的大門卻是那種極具歐洲風格的吊橋式的大門。

  奇拿村的中的絕大部分村民,都是沒有進過紅月要塞的。

  所以緒方、阿町也好,奇拿村的村民們也罷,在順著洞開的大門緩緩進入紅月要塞後,便紛紛高頻率地轉動著腦袋,打量著四周。

  在隊伍剛進入要塞時,不少身穿他們紅月要塞標誌性的大紅色服飾的警戒人員手持各式武器圍攏上來。

  走在隊伍前頭的艾素瑪跟他們說了些什麼後,這些警戒人員便立即讓開,分出了一條供緒方他們通行的小路。

  穿過外城牆的大門後,緒方放眼向周圍望去——周圍其實沒有什麼好看的。

  內城牆與外城牆之間幾乎什麼也沒有,就只看到一些手持武器的人在兩道城牆之間往來。

  內城牆與外城牆之間相隔約莫15-20米。

  內城牆與外城牆一樣,都是棱堡式的圍牆。

  在緒方他們穿過外城牆的大門後,內城牆的大門也緊接著打開。

  在又穿過了內城牆的大門後,緒方他們才總算是真正進入到紅月要塞之中。

  穿過內城牆的大門後,向周圍望去,能看到一座座充滿阿伊努風格的民房。

  現在已有不少紅月要塞的居民因收到「有人來訪」的消息而圍靠過來湊熱鬧。

  雖然還沒正式進入紅月要塞的居民們的居住地,但現在站在內城牆的城牆底下放眼望去——民房的數量和密集程度都遠超緒方的想像。

  同樣超越緒方想像的,還有紅月要塞的熱鬧程度,明明與居民的居住地還隔著一段距離,但緒方已經能聽到陣陣喧鬧聲。

  緒方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內城牆——不得不說,紅月要塞的防禦體系,光用「厲害」這個詞彙來形容,已經有些不夠格了。

  雙城牆結構+棱堡式的圍牆=進攻方的噩夢。

  棱堡最厲害的地方,不是它的防禦力,而是它的火力。

  棱堡的城牆設計,讓守城方沒有任何射擊死角。

  而雙城牆的設計,又讓守城方可以展開立體打擊。

  也就是說,進攻紅月要塞的人,不論是進攻哪個方向,都會遭到前面的城牆、側面的城牆、內城牆——起碼3個方向的攻擊。

  緒方猜測——建起這座要塞的露西亞人,一定是打算將這座要塞投入到軍事上。

  若只是為了設立一個普通的前哨據點,肯定不會去建這種既費時間又費人力的雙城牆式的棱堡。

  不過大概是有因為在遙遠的異國他鄉,人力、物力都不充足的緣故吧,紅月要塞的城牆的種種建設還是偏簡陋了一些。

  圍牆不是石制的,而是木製的。

  這種木製的圍牆,就註定了紅月要塞的防禦力會偏差,木頭再硬也硬不過火炮,若是讓火炮直擊城牆,那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據緒方的觀察,圍牆上的塔樓等設施也不是很多。

  不過能在遙遠的異國他鄉,在缺少財力、人力、物力的情況下,營建出這種雙城牆結構的木製要塞,已經是非常地不容易了。

  如果這紅月要塞的圍牆是石制的,並且有充足的塔樓等設施,那這紅月要塞就是貨真價實的銅牆鐵壁了。

  圍靠過來湊熱鬧的紅月要塞的居民越來越多。

  他們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奇拿村的村民們,以及緒方與阿町。

  相比起奇拿村的村民,自然是長著和他們截然不同的臉、穿著與他們毫不相同的衣服的緒方和阿町,更能引起紅月要塞的居民們的注意。

  「感覺我們像是被圍觀著的動物一樣……」不太喜歡被這樣的目光給打量著的阿町,低聲朝身旁的緒方抱怨道。

  「可能在紅月要塞,和人也非常地少見吧。」緒方苦笑道,「紅月要塞大概已經好久沒有……說不定甚至就沒有和人拜訪過。」

  「咱們倆現在應該是紅月要塞僅有的2名和人呢。」

  ……

  ……

  此時此刻——

  紅月要塞,某處——

  「喂!差不多該放我出來了吧?我都說了很多遍了呀!我才不是什麼幕府的間諜!我最討厭幕府了!怎麼可能會給幕府辦事啊!」

  某座民房內,傳來氣急敗壞的蒼老聲音。

  這道聲音所說的話,是有些不標準的阿伊努語。

  兩名手握弓箭的青年守在這座民房的房門外。

  「吵死了!」這2名青年中的其中一人喊道,「給我安靜一點!等確認你的確不是和人中的間諜後,我們自然會放你離開的!」

  「那要花多久的時間啊?!」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知道!」青年道。

  「那你們可以給我點紙筆,或是將我的行李歸還給我嗎?這屋子裡啥也沒有,是想憋死我嗎?」

  「不行!在確認你是否是間諜之前,我們是不會將你的行李還給你的!」

  「真是夠了!」

  話音落下,這座民房內傳來腳踹牆壁的聲音。

  「最近的運氣怎麼這麼差啊……」

  民房內那氣急敗壞的聲音,轉變為了既氣急敗壞又懊惱的聲音。

  「先是在某個村落碰上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村醫……害我被趕出了村。」

  「現在又被當成幕府的間諜給抓了起來……」

  「真是夠了!」

  房內再次傳來腳踹牆壁的聲音。

  *******

  有人能猜出這個被當成間諜收押著的人是誰嗎?

  *******

  昨天有名書友詢問:那本《遇到熊怎麼辦?》中有沒有科普遇到吃過人肉的熊該怎麼辦。

  這本書中的確有提及遇到吃過人肉的熊後該怎麼辦。

  據作者所說,遇到吃過人肉的熊,只有一條應對方法:聽天由命吧(<ゝω·)☆

  熊一旦吃了人,就對人類沒了敬畏之心,上章章末科普的「胳膊申猴法」也不起作用了。除了祈禱奇蹟出現,別無他法。

  不過這本書的作者有提出一條非常有用的防止熊靠近的方法——不斷地擰塑料瓶。

  不論是否是吃過人肉的熊,都非常討厭擰塑料瓶時所發出的那種「喀拉喀拉」的聲響,在聽到這種聲音後,熊往往會直接離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