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諸葛亮也有預料不到敵軍增援的時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自從七月十六日張任突圍、張遼攻破端氏縣。此後三天,袁紹軍上黨一路的進攻部隊,就如同潮水一樣逐漸沿著光狼谷添兵進入沁水河谷,擴大占領正面。

  文丑留在空倉嶺光狼谷隘口的一萬人,早就全部拉上去了。光狼城裡的三萬人,也在分批往前調。

  七月十八日,張遼再次攻破端氏以南的蠖澤縣的部分城牆。但無奈端氏、蠖澤周邊的地形都是太行山區的狹窄河谷。

  之前有端氏城拖延了時間,所以張任在蠖澤繼續防守時,已經有了充分的準備,他在城南設置了一道道的簡易木柵土牆長塹。

  失守一道還能退往下一道,非常適合執行彈性防禦長期遲滯,讓張遼的投石車也很難發揮出決定性的威力。

  而且隨著戰線越推越往南,距離關羽主力駐紮的石門陘直線距離已經縮短到了一百里、算上山區河谷的迂迴曲折,總路程也不過一百三四十里,所以關羽也在派兵分往北線幫助張任防守。

  張任是越往後退兵力越強,張遼也就越來越力不從心。

  十九日晨,張遼昨日取得的突破成績,已經通過信使傳遞到了光狼城的文丑手中。他在光狼城和空倉嶺光狼谷隘口兩處,總共也就只剩兩萬人了。

  此次出征時的七萬大軍,已經有五萬被張遼投入到了正面,擴大占領區,而且經過歷次激戰,傷亡早就超過了五千。

  再加上七月中旬炎熱尚未褪盡、之前部隊從河內調來時,軍中霍亂的病例就沒篩揀乾淨,戰鬥持續期間疾病也有逐漸惡化。

  所以張遼用過的那五萬人,還能繼續打的也就剛剛四萬出頭了,他當然要文丑繼續增兵。

  在他們南面,被包圍的關羽部,外加張任逐次後撤那點殘兵,加起來也就四萬人出頭,張遼要扮演好「鐵砧」的角色,在袁紹許攸那個「鐵錘」把關羽徹底圍死錘癟的過程中,「鐵砧」本身不能軟,不能退,當然也要進一步加強。

  打鐵還需自身硬嘛。

  「文將軍,張遼將軍昨日猛攻蠖澤,已經突破城牆,但城中殘敵仍然依託南城牆與南城外的層層營壘節節抵抗,阻斷我軍沿沁水河谷繼續南下之路。

  張遼將軍請您增派後部生力援軍前去增援,消耗突破張任的最後防線。」

  文丑聽了前方請求後,雖然也有必要的謹慎,但權衡再三還是答應了。

  畢竟他考慮到前方張遼在通過沁水河谷後占領的區域已經有南北六十里的縱深,防禦足夠嚴密。光狼谷隘口已經是「離交戰前線有三十里河谷、六十里山地」的大後方了,光狼城更是離開前線一百多里。

  在山區作戰中,一個離開前方一百多里、純爬山都要爬八十多里的大後方,是何等的安全?太多人吃乾飯不合適。

  ……

  「文丑終於又調走了將近一半兵力,是時候動手了。」

  光狼城東南側二十多里外的太行群山中,一處適合作為制高觀察點的山峰上,一名身高九尺的將領親自拿著望遠鏡觀察敵情,他正是大漢太尉關羽本人。

  太行山非常難行,不過精銳的小股部隊翻山而來,還是有可能的。

  關羽的部隊是在距離光狼城道路距離一百二十里、直線距離九十里的蠖澤縣南,也就是張任如今還在跟張遼相持的那道防線後方。往東不走尋常路、斜插進太行山,歷經崎嶇而來。

  關羽身邊帶著的只有幾百人,騎兵不過百餘騎,馬匹一路上都是牽著來的,沒敢騎行,連馬種都是北方少見而不適合平原奔襲的滇馬。

  滇馬就是南中地區特產的馬,不習寒冷,但農曆六七月份的暑熱時節在北方戰場使用就剛剛好,還能短途翻山。

  滇馬的越野能力比北方的草原馬種強不少,耐力也好,就是衝刺力不行。因為是矮種馬,腿短,不適合騎兵沖陣。

  關羽這幾天親自至此,把南面主力部隊的防守工作交給諸葛亮張任等人彈性防禦,為的就是怕王平雖有無當飛軍等頂級山地軍,但仍然不是名將文丑的對手。

  畢竟,要拿下光狼城這最後臨門一刀,需要的是攻堅實力。有文丑這樣萬夫莫敵的勇將親自守城,王平還是不太夠看,還是得想辦法進一步調動敵人。

  好在,既然是統兵和督戰,關羽本身不用帶太多人,一小隊核心的軍官團就夠了。作戰的主力還是王平的大軍。

  雙方是約定了日期的,王平很積極,甚至比關羽之前關照的日子還早到了一天半,就埋伏在光狼城西北的群山中,離最終目的地不過三十里,等著關羽親臨指揮最終部署。

  只因山勢險峻、藏匿隱蔽,三十里外山里駐紮了敵人兩三萬人,文丑居然都不知道。王平的部隊也是很能吃苦,夏天住在山裡沒有帶輜重帳篷,那就直接睡在樹蔭里。

  大家抹點川滇土方的驅蟲藥,北方太行山這點蚊子毒蟲根本不在話下——在南中和交州,因為熱帶沒有冬天,蟲子都是臘月也不會凍死的。

  所以北方的蚊子都是一年生,每年冬天凍死第二年年輕的蚊子重新長起來。可南中和交州動輒有壽命三五年甚至更久的蚊子,能長到巨大,一口吸下去讓人覺得能抽一小針管血。

  (不信的可以看看抖音上那些「廣西的蚊子有多大」視頻,蚊子腿伸直有枕頭寬度那麼長。)

  被南中和交州老毒蚊練出來的狠人,當然是皮糙肉厚到太行山蚊子根本叮不穿了。沒有帳篷,喝山水,吃乾糧,吃野果,隨便野外生存十天半個月沒問題。

  這三萬人里,哀牢夷有一萬,板楯蠻有一萬,祁連山青羌兵有五千,大涼山叟兵有五千,個個都是民風彪悍之地的蠻子。換做不耐夏天蚊蟲的北方人,誰能想到那麼惡劣的環境下還會藏得住敵人。

  ……

  此刻,王平把大軍繼續留在光狼谷以北的山裡,他也怕兩三萬人穿過光狼谷會被文丑發現,所以直到最後總攻那一刻之前,他都不會讓部隊輕舉妄動。

  王平本人只是帶了一小撮軍官,穿越谷地翻到谷南的山裡,按照詳細的地圖找到跟關羽約好的那座山峰,來會合聽取最後的戰前指導部署。

  「太尉,我軍三萬全師至此,每人攜行口糧半月,至今已出兵五日,沿途以野果鳥獸略作補給,並未全部動用乾糧,故而還剩十二日口糧。至少還能作戰十四日,就不得不回返尋找補給。十四日內,太尉可隨意部署我軍,不用擔心軍糧。」

  王平一五一十地先匯報了部隊的狀態,以免關羽部署的時候被掣肘。

  關羽放下望遠鏡,捋髯微笑:「足夠了,如果順利,三五天拿下光狼城都沒問題。今早文丑支援張遼的一萬人又過去了,按照文丑的習慣,主力部隊過去後不久,應該還有一隊輜重糧車。

  這段時間他要加急把光狼城的存糧往前轉移到端氏,未來還要轉移一部分到蠖澤。過會兒糧隊抵達的時候,出精銳伏兵五百,斷其去路,開戰後一盞茶的時間,後方也出伏兵五百,斷其歸路——

  一定要注意這個時間差,切不能首尾同擊,要先首後尾,給其運糧官派人回光狼城給文丑報急的機會。這樣文丑就會知道我軍不過數百千餘之規模,應該只是翻越百里山路來騷擾的小股燒糧隊,他才會有膽來救。」

  哪怕在文丑最新一波支援張遼後,光狼城和空倉嶺光狼谷隘口兩處,據險而守的袁軍士兵加起來依然還有過萬。如果死守不出,要快速拿下還是有難度的。

  所以能誘敵出城救援自己的運糧隊、覺得救援行動很輕鬆,才能最大化地創造對漢軍有利的條件。

  王平領命,立刻回去部署。

  又過了大約一個半時辰,時近當天正午,光狼城方向一支數百輛牛車和數百輛驢車構成的隊伍,終於出現了,正是文丑照例往前線轉移糧食的隊伍。

  唯一讓關羽和王平有些意外的是,這次的運糧隊的護衛兵力本來就還不少,大約有三千戰兵。

  如此算來,空倉嶺隘口那邊的守兵,可能也就剩三千,光狼城內的守兵,最多也就五六千——除非,文丑後面還有新的援軍!袁紹又給他加人了!

  這讓王平有些猶豫:按照原計劃,這些車隊如果只是民夫為主,戰兵不過千,他也出首尾各五百人劫糧焚燒,還有偷襲的士氣打擊效果,是很輕鬆就能達成的。

  但敵人戰兵就有三千,萬一文丑覺得他們靠自己的力量就能扛得住、面對區區小規模翻山奇襲漢軍不用救呢?

  如果動手的人太多,文丑也會懷疑:不是說好了關羽沒有無當飛軍可用了,要是有數千人級別的精銳部隊能翻山至此,文丑對無當飛軍存在與否的固有判斷就會崩塌,也會嚇著他。

  所以,敵人糧隊兵力多了數倍,關羽卻無法也增加數倍的劫糧者,不然會穿幫的。

  「看清楚對面運糧將領是誰?還要不要動手?」王平也是沒辦法,在山裡潛行多日,他的消息不是很靈通,如果敵人在外線也做出了部署調整,他和關羽都是不知道的。

  關羽面對王平的請示,又拿望遠鏡仔細看了,運糧將領的人自然看不清楚,但大旗勉強可以看到,幸好敵將的姓氏比較罕見,看姓就能看出對方是誰。要是姓張姓李那種大路姓,鬼知道是誰。

  「淳于?那就是淳于瓊運糧了?那肯定是袁紹又給文丑添兵了!說不定是得知這幾天張遼攻堅傷亡比較大,所以給張遼文丑補足損失吧。

  淳于瓊之前可是在河內戰場的,他十年前就是西園八校尉,曾經在何進手下級別與袁紹相平,如此位高望重之人出馬,援軍要是少於萬人,怕是都配不上淳于瓊的身份。

  如此看來,要拿下光狼城又平添了幾分難度。不過事已至此,不打也得打了,我軍在山中調度,對敵情的掌握遲滯五六天甚至十天都是正常的,不可能一切都完全如計劃。

  王平,你把我身邊的幾百精銳軍官親兵也都帶去,湊夠一千五百人,務必打出氣勢來,讓淳于瓊覺得『他有三千運糧兵也扛不住奇襲一方』,逼他向文丑求援。還有,動手的時候你只裝作我軍中小將、至此也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你應該在伯雅那兒,在大別山!」

  「喏!」王平也顧不得太多了,果斷帶人動手,臨時變成了前軍攔頭一千人,後軍截尾五百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