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拋棄部下損將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朱超石這下完全明白了,原來徐道覆是要自己裝成偷襲豫章的小船隊,給何無忌碰個正著,那樣才有誘敵的機會,以何無忌的剛猛,如果只見自己的小船隊,不見敵軍主力艦隊,那還真的會一路追上的,如果自己脫離了妖賊的控制,那哪怕拼上一死,也要及時衝上何無忌的艦船,向他匯報敵軍的詭計!

  可是朱超石轉念一想,自己兵敗被俘,雖然是詐降敵軍,但是畢竟親手殺了唐順子等好兄弟,這些事一定是給妖賊大肆宣傳,就算何無忌並不相信開始自己攻擊了王弘,這後面的事,自己也是百口莫辯,到時候再帶著船隊行在大江之上,只怕連挨不到何無忌去解釋,也會給憤怒的北府軍將士們斬殺了,該怎麼辦才能把這些情報傳遞出去,避免大軍落入陷阱,朱超石的心中如同有萬隻貓爪在撓,又是一陣汗出如漿。

  徐道覆看在了眼裡,還以為朱超石是有些害怕了,說道:「放心,超石,這回我會派得力的部下隨你一起行動,你的主船之上,是由我們神教的老兵來操舟行船,你是絕對安全的,他們會帶著你逃離戰場,而那些南康的州郡降兵,會留在後面拖住何無忌的追擊,這樣才會顯得很象嘛。」

  朱超石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那大帥,你的主艦隊離我們多遠呢,而戰場又準備設在哪裡?」

  徐道覆的嘴角邊勾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豫章那裡有我們的眼線,現在敵明我暗,他們的一切行動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今天晚上就出發,而我的主力艦隊,就會在你後方的安全距離,你只要能引何無忌追出五里左右,就能引入我們的主力艦隊之中了。」

  朱超石睜大了眼睛:「五里?這麼短嗎?可是這個距離,會讓主力艦隊給何無忌一眼看到啊,還怎麼埋伏?」

  徐道覆笑著站起身,走到朱超石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弟,不要擔心,這就是神教水戰無敵的秘密,到時候會給你個驚喜的,你只需要奔出五里,引何無忌過來,就是大功一件,經過這次的事,神教上下都會對你刮目相看,不再把你當成一個兵敗來投的降將,到了這步,我也好把精銳的神教老兄弟交給你指揮啊。」

  朱超石心下無奈,暗道:事到如今,只有相機行事了,徐道覆跟自己這麼說,肯定也不是在吹牛或者是試探,只是在江面之上如何在五里的距離隱藏主力艦隊,那是自己現在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的,到時候恐怕只有儘量冒死通知何無忌,讓他千萬不要上當了,也不知道是否能來得及。

  想到這裡,朱超石沉聲道:「多謝大帥的厚愛,只是我朱超石帶兵,一向不會扔下部下自己逃生,不然以後別人怎麼看我?這些南康的州郡兵,那些都是我的人,我不能扔下他們送死,自己跑了,就算是誘敵,也要儘量把他們帶回來。」

  徐道覆的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帶兵之道,是需要主將以身作則,但這不代表要把自己給送出去,再說,這一戰打完,我說過會讓你另帶一批神教弟子和老兵,你不用把這些南康兵馬放在心上的,他們是死是活,看他們的造化,但你要是提前向他們泄露軍機,造成這次的作戰失敗,那第一個死的,就是你朱超石!」

  朱超石咬了咬牙:「如果大帥不信任末將,可以派人成天在末將左右,末將不會把作戰計劃透露給南康軍士的,但末將不會在戰場上扔下他們獨自逃生,會跟他們一起戰鬥到最後,我想,多一個少一個朱超石,恐怕不影響大帥的計劃吧。」

  徐道覆的神色稍緩,冷冷地說道:「我必然是會派人一直保護你的,你理解成監視也無妨,別忘了,你已經服了我們神教的符水,生死現在還控制在我們的手中,不過,放棄活的機會,去追求那無謂的氣節,道義,有何好處?」

  朱超石搖了搖頭:「這是我朱家歷代的祖訓,不管戰後的選擇如何,上了戰場,那所有部下就是自己的生死兄弟,是絕對不可以出賣和背叛的,神教不也是說善惡有報,天行有常嗎,如果不顧所有的道義,隨時拋棄自己的屬下,那總有一天會將士離心,失去部下的擁護,也自然不可能令行禁止了。」

  徐道覆的眼中光芒閃閃,似是在思考朱超石的話。

  朱超石上前一步,沉聲道:「徐大帥,我現在還記得,當年你和盧教主在最後撤離三吳的時候,還特地跟我師父見了一面,達成了撤離所有的神教弟子,他不再追擊的協定後,才揚帆遠去,你當年不捨得扔下一個生死弟兄,不也是同樣的考慮嗎?」

  徐道覆嘆了口氣:「那是跟著我們一起起兵,並肩作戰多年的老兄弟,我能叫出他們每個人的名字,這不一樣,當然不能拋棄的。」

  朱超石正色道:「南康的這些民兵,同樣也是我這一年多來的部下,雖然不是直接由我管帶,但現在也是我的人,我不能欺騙他們作戰,卻自己扔下他們逃跑,這樣我首先過不了我的良心關,後面即使你給我一支全新的軍隊,士卒們也不會真正地信任我,我歸順神教是大勢所趨,棄暗投明,但戰場上扔下部下,那就是失掉了一個將軍的底線,這是完全兩回事。」

  徐道覆咬了咬牙:「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為了你的這個原則,把自己的命搭上,只為這些以後也不能成為你部下的人,是否值得。」

  朱超石微微一笑:「這戰如果能活下來的南康兵馬,以後我希望能一直成為我的部下,對於神教來說,歷經了這種生死考驗的軍士,也是不可多得的老兵,會做出貢獻的,至於我是否能活下來,那就要看大帥你的動作快不快了,就算你為了消滅何無忌而按兵不動,我戰死沙場也不會有怨言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