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男人都有一顆相同的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面對信陵君遞過來的話頭,王霄好奇的詢問「既然已經分家,為何又要聚在一起?」

  信陵君沉聲回應「三晉本是一家,只不過因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分開。現在秦國勢大,若是再繼續這樣下去,不出二十年必然是三國逐一被秦國所滅。」

  王霄微微點頭,心中合計了一下時間,歷史上秦滅六國的確是在二十年之後。

  這個信陵君能夠有如此威名,的確是有些東西。

  信陵君好似說到了激昂之處,他乾脆端著酒杯站了起來「若是不想三國百姓成為秦人耕奴,那就要整合力量來對抗強秦。三國之中的有識之士,都對此有著相同的見解。」

  王霄面帶笑容,心中卻是MMP『你說的這些有識之士,不包括三位大王吧。他們不同意,神特麼的三晉歸一有個屁用。』

  其實三位大王心底里也是同意三晉歸一的,畢竟統治一國與統治三國比起來,自然是後者的吸引力更大。

  然而這其中有一個至關重要的關鍵性問題,那就是誰來當大王呢?

  三晉歸一之後,大王肯定只能有一個。其他兩個大王怎麼辦?難道要去當副王?

  別說華夏沒有這個職務,就算是有,其他兩位大王也是寧願拼個魚死網破,大家死光了拉倒,也不可能去當什麼副王。

  心中吐槽的王霄,嘴上卻是說「君上所言甚是,三晉若是再不努力,那就都得成秦國的菜了。」

  王霄這話沒有說錯,秦滅六國最先滅掉的就是三晉。

  結合了秦晉之好的實力,再去打楚燕齊等國,那就是巨靈神耍扁擔,輕而易舉。

  信陵君大喜,過來親自給王霄斟酒,痛飲一杯之後,他這才目光炯炯的盯著王霄「王都尉,可願助我一臂之力?」

  這混蛋打著什麼主意,王霄那是心知肚明。不就是想要忽悠我去為你刺殺魏王嗎,還拿什麼三晉歸一的大計來做誘餌,瞧不起誰呢。

  王霄微笑以對「君上,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都尉。哪裡能有幫到君上的地方?」

  作為一個聰明人,信陵君立馬就明白了王霄的意思。

  這種事情不著急,反正王霄還要在大梁城裡待上一段時間,有的是機會逼著他去弄死魏王。

  信陵君很是乾脆的轉移話題,又和王霄聊起了他在路上大戰馬賊的事情。

  這次問的很詳細,甚至就連王霄如何設置營寨都要問的一清二楚。

  之後信陵君悠悠然的說「你知不知道,這些馬賊的真正幕後主使是誰?」

  「這個倒是真的不清楚。」

  王霄順著話題忽悠「莫不是魏王?」

  「哼。」

  信陵君冷笑「他就是個廢物,真正操縱這一切的,實際上是他最信任的隆陽君。」

  王霄假裝恍然的點頭「原來是他。」

  隆陽君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著名的成語『隆陽之好』說的就是他。

  當然了,他的正式稱為不好直接寫出來,只能是化名稱呼。

  「現在趙國虛弱,主力兵馬都在燕國境內與燕軍糾纏。」信陵君繼續說「隆陽君鼓動那個廢物乘機出兵滅趙。像是你這樣的人才,他是絕對不會讓你活著回到趙國去。至於三公主的聯

  姻,根本無人在乎,她下場也會非常悽慘。」

  王霄面露憤怒之色「豈有此理!」

  感受到了王霄的憤怒,信陵君滿意的點頭「你也無需如此擔心,此事上我會幫你,畢竟咱們現在是有著同樣的敵人。」

  有平原君夫人作為內線,信陵君自然是知道王霄與三公主的事兒。

  這件事情不但可以拿來刺激王霄,必要的時候也是一個要挾的手段。

  信陵君相信王霄逃脫不了自己的掌控,到時候把他當做工具人使用,幹掉魏王就可以直接扔掉了。

  「如何應對隆陽君與那個廢物,我心中已有計劃。等到發動的時候,自然是會告知於你。你且安心在我這裡住下來,這段時日你可盡情享受,我府中你看上誰了都可以要去服侍於你。」

  王霄很是為難的假裝露出了LSP的笑容,因為與自己正人君子的人設不同,所以看上去表情有些別捏「那就多謝君上了。」

  「哈哈哈~」

  信陵君得意大笑「你且去好好休息一番。」

  離開了中廳的王霄,在信陵君的府邸之中隨意閒逛。

  這裡的面積極大,院落成群。

  到處都是漂亮的花花草草,假山怪石,湖泊水塘林立其中。

  路上遇到了不少的美貌侍女,看到陽剛之氣十足的王霄,一個個都是眼睛裡面全都是水意。

  這裡的守衛也是非常森嚴,全副武裝的衛士們,見到王霄的時候都是極為警惕。

  王霄當然不是真的在閒逛,他這是通過自己的腳步與眼睛,在腦海之中繪製信陵君府邸的地圖。

  魯公秘錄這東西,王霄還是有點興趣的。

  對於精通機關技巧之術的王霄來說,看似戒備森嚴的信陵君府邸,在他眼中和不設防也沒什麼區別。

  等他把整個宅邸都走了一遍下來,對於魯公秘錄藏在哪兒,他的心中已經有數。

  此時有人找到他,說是君上有請。

  王霄來到外堂時,信陵君正在與幾個人坐著喝茶閒聊。

  隨後信陵君為兩邊介紹了一番。

  其中一名魁梧貌丑的大漢就是朱亥,當年信陵君奪兵符破秦,就是全賴他以暗藏的四十斤鐵□擊殺領兵的大將晉鄙奪取了兵權,乃天下聞名的猛男。

  另外兩人是譚邦和樂刑,前者五縷垂須,一派儒生風□。後者矮壯強橫,一看便知是武藝高明之輩。

  信陵君笑呵呵的說「等會吃過午飯,我們一起去雅湖小築,去見見紀大才女。」

  為了演戲,王霄不得不再度假裝LSP「是那位名滿天下的紀嫣然嗎?」

  信陵君哈哈大笑,露出了男人們都能秒懂的神色「紀嫣然才貌雙絕,王都尉可以試試有沒有機會打洞這位大才女。」

  王霄面露悠然神往之色「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黃老大筆下幾位最出彩的妹子,綰綰與師妃暄他都深入交流過,秦夢瑤這著名的渣女還沒有懲戒過,而紀嫣然與秦清,這次自然也是不能放過。

  信陵君面上放笑,心裡卻是對王霄放鬆了警惕。

  心思放在妹子身上的男人,不會有多大的成就。拿捏王霄,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一起吃過飯,幾個人上了馬,在數十名侍衛的護衛下,向著雅湖小築而去。

  雖說心中瞧王霄不起,可實際上信陵君也是個LSP。

  一路上和王霄閒聊,不斷吹噓著紀嫣然的事兒。

  「紀嫣然不但有傾國傾城之色,又以才藝震驚天下,與秦國的寡婦清並稱當代雙絕。其才華之高絕,就連某也是極為敬佩。」

  這話說的看似冠冕堂皇,可實際上王霄卻是深知信陵君的意思。

  像是到了信陵君這樣的身份地位普通的漂亮妹子,那真的是要多少有多少。

  得來全不費工夫的,自然也就不會去珍惜。

  因為這些妹子們大致特點都一樣,那就是漂亮。

  可是除了漂亮之外,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而紀嫣然能在這個男人為主的世界裡,闖下了如此諾大的名頭。

  才女是一方面的重要加成,可若拒還迎讓信陵君這樣的人士只能看卻吃不到,從而產生強大的吸引力,這才是真正的關鍵所在。

  作為一名老司機,王霄早就把這些套路都給看的透透的。

  現代世界之中的那些所謂名主播們,基本上都是走的這種路線。

  一旦遇上她們看好的人,那立馬就會從普通人眼中只能遠觀,化身為主動靠攏過去。

  信陵君的性質頗高,倒不是說非得想盡辦法得到才女,而是享受這種追逐的過程。

  一路前行來到雅湖小築,王霄也是終於看到了這裡的全貌。

  林木掩映中,只見一個小湖展現眼前,湖心有片小州,縱橫數畝,上面有幾座雅致精巧的小樓房舍,一道長橋連接州岸,有若仙人隱居的福地。

  雅湖上的小州屈曲若半月,假山瀑布飛濺而下,猶如山水畫卷。

  房舍間奇花異草,花浪輕翻,州沿處長廊環繞,質□古雅蜿蜒曲折。與通幽的小徑接連,使人想到能漫步其上,必是流連難捨逸興湍飛。

  是不是很熟悉的描述?

  查老大與黃老大的書中,經常會有類似的場景描述。

  穿過避雨亭,來到林前空地上。這裡已經拴了不少的馬匹與馬車,看來這位大才女的訪客可真是不少。

  王霄他們翻身下馬,在等候僕人的引領下,前往會客廳。

  既然是被無數男人所追捧的才女,自然是有規矩的。

  想進她的家中,首先就是要解劍。

  而且僕人說紀嫣然還在午睡,訪客們要安靜的等待著。

  王霄面上沒什麼變化,心裡卻是嘿嘿冷笑『可算是把握住男人們『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心思了。』

  如此套路,在現代世界之中,早就被妹子們玩出花樣來了。

  深知其中關節的王霄,自然不會因此而對紀嫣然更加具有好奇心。

  走進會客廳的門口,門架上面掛著一直鸚鵡籠子。

  那隻正在給自己梳理羽毛的鸚鵡,看到有人過來就口出人言『貴客來了~』

  『噗!』

  王霄實在沒忍住,直接樂了。

  一旁的信陵君好奇的詢問「都尉何故發笑?」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到了某些做服務性行業的樓,樓里的那些冠以龜姓的迎賓。太特麼的像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