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紅蜘蛛大吃一驚,本以為今晚要取這顆人頭如探囊取物一般,誰知自己沒取下顧白衣的腦袋,自己的同伴反倒先被取了性命。

  他知道事情不妙,十三雖然只是三品境界,可是卻被對方無聲無息之中就取了性命,亦可見這女人的武功著實了得。

  進入屋內之後,他只聽到顧白衣的呼嚕聲,甚至沒有發現屋裡還有其他人的聲息,由此可以判斷,這女人的武功必定在自己之上。

  他心下有些懊惱,這時候想到,顧白衣如果真的是身份不一般,這院子四周並無重兵守衛,身邊肯定有高手保護。

  十三撲倒下來的瞬間,紅蜘蛛卻已經直撲向紅葉。

  他心裡很清楚,對方武功不弱自己,要與對方動手,就必須先發制人,趁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立刻出手。

  他撲出之時,左手已經多了一支竹簫。

  竹簫是他的兵器,前番在酒樓與秦逍交手,原來的竹簫已經被秦逍毀去,紅蜘蛛只能重新打造一支。

  他速度極快,身法輕盈,竹簫直點向紅葉的咽喉,紅葉似乎真的沒有反應過來,眼見得竹簫便要點在紅葉的咽喉處,紅蜘蛛心下暗喜,手上一用力,扣動竹簫上的機關,從端孔彈射出細細鋼針,直往紅葉喉嚨刺進去。

  鋼針入喉,片刻間就毒發,對方全身麻軟無力,如此就像是被蛛網控制的獵物,任由戲弄。

  只要解決了這名女護衛,再取顧白衣的首級自然是易如反掌。

  紅蜘蛛心下亢奮,可就在此時,身前人影一閃,竹簫刺了個空,等他看明白,發現明明在眼前的紅葉瞬間沒了蹤跡。

  他心知不妙,便在此時,感覺身側勁風忽起,眼角餘光已經瞥見一條修長的腿兒如風襲來,猝不及備,已經被一腳踢在肩頭。

  對方雖然是女流,但這一腳力道十足,不下於男子,紅蜘蛛身體騰騰往前數步,感覺肩頭一陣巨疼,這時候根本顧不上疼痛,扭頭看過去,見到又是一腿踢過來,向後一仰,躲過之後,順勢出手,竹簫卻是向紅葉的大腿刺過去。

  鋼針浸過毒液,紅蜘蛛心知即使不是對方的敵手,可是只要對方被自己的鋼針刺入身體任何一處肌膚,毒液瞬間就會進入體內,片刻間就會發作。

  這一交手,他便知道自己卻非對方敵手,此刻並沒有奢望能夠在武功上擊敗對方,只是想著將鋼針刺入對方身體,只要對方中了一刺,自己瞬間就能扭轉局面。

  而且屋內昏暗,辨識度極低,利用昏暗的環境,也並非沒有可能刺中對方。

  竹簫刺向紅葉大腿,紅葉卻顯然已經猜到紅蜘蛛的意圖,那條結實修長的腿兒用一個極為詭異的姿勢瞬間躲開竹簫,卻順勢下壓,一腳踢在了紅蜘蛛的腰間。

  紅蜘蛛腰間又是一陣巨疼,紅葉不但力道十足,出腿的速度也是快如閃電,沒等紅蜘蛛反應過來,「砰」的一聲,又踢在紅蜘蛛的後背,紅蜘蛛想要閃躲,但紅葉卻似乎未卜先知,對他閃躲的位置事先早有預判,無論紅蜘蛛如何閃躲,紅葉每一次出腿,都能踢在他的身上,一時間屋裡「砰砰砰」之聲不絕。

  女人結實修長的大腿本該讓男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心嚮往之,但此刻對紅蜘蛛來說,卻是奪魂之器。

  他知道這女人的腿功異常了得,卻偏偏無法躲開,只是片刻間,已經被紅葉踢中了二十多腿,全身上下就像散架一樣,哪哪都疼,這時候甚至已經忘記再以鋼針去刺對方,只想著閃躲。

  他身上疼痛,心下更是駭然。

  這樣下去,自己很可能會被一個女人活活踢死。

  這樣的死法,當然是奇恥大辱。

  可是他卻偏偏無法反抗。

  「砰!」

  又是一記重踢,踢在他腹間,紅蜘蛛「哎喲」一聲,竹簫脫手而落,雙手捧著小腹,再也支撐不住,身體軟軟倒下去,眼見得紅葉又是一腳踢過來,紅蜘蛛幾乎是哀嚎道:「別打了,別打了!」

  紅葉自然不理會,這一腳依然踢在他的臉上,一顆門牙帶血從他口中飛出,他素來在意的臉龐瞬間就被踢腫。

  紅蜘蛛出生至今,從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更沒有如此毫無還手之力的事情發生過,身上疼痛,心裡更是疼痛。

  「半夜三更,不告而入,閣下實在是有失禮儀。」聽得聲音響起,紅蜘蛛勉強看過去,發現本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顧白衣此時已經坐在床邊,正氣定神閒地看著自己。

  紅蜘蛛此時自然明白,今晚自己是真的自投羅網。

  本以為狼入羊圈,結果卻是雞入虎口。

  此刻後悔也來不及,十三的時候就躺在邊上,他後悔自己沒有聽取十三的勸告,動手之前,就應該先向幽冥稟報,如果幽冥阻止,自己也不至於落得如此境地。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紅蜘蛛有氣無力道。

  顧白衣聲音平和,含笑道:「這該是我們問你的話。你既然登門,自然不會不知道主人是誰,可是我這個做主人的,卻委實不知道你這不速之客來自何方,不知能否賜教?」

  紅蜘蛛咬牙道:「落在你們手裡,是我技不如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顧白衣嘆道:「我素來願意成人之美,你既然想死,我就不難為你。」向紅葉道:「幫幫他!」

  紅葉已經從地上撿起紅蜘蛛那支竹簫,走到紅蜘蛛身邊,鋼針對著紅蜘蛛的喉嚨,便要刺下去,紅蜘蛛臉色大變,急忙道:「別動手,別動手!」

  「王母會已經窮途末路。」顧白衣淡淡笑道:「這個時候你出現在這裡,意圖行刺,自然是王母會的人。」

  紅蜘蛛猶豫一下,點頭道:「不錯,我.....我是王母會的人。」

  「很好。」顧白衣道:「坦誠相見,有問必答,這才是相處之道。閣下尊姓大名?」

  「我.....我叫紅蜘蛛。」紅蜘蛛回道。

  「紅蜘蛛?」顧白衣失笑道:「這名字倒是有趣。閣下既然敢前來行刺,也算是個有膽識的人。杭州營和太湖軍殺進城裡,王母信徒一盤散沙,只知道逃竄保命,這時候閣下不去逃命,反倒是自投羅網,這讓我很意外。」

  紅蜘蛛道:「你帶人入城,殺了王

  (本章未完,請翻頁)

  母會那麼多兄弟,我.....我自然要為他們報仇。」

  「不知閣下在王母會是什麼身份?」

  紅蜘蛛眼珠子一轉,道:「我.....我是錢老太爺的門客,跟隨他一起加入王母會。我既然吃他的飯,自然.....自然就要為他效命。」

  「閣下四品境界,中天境高手,在王母信徒之中,像你這樣身手的人物鳳毛麟角。」顧白衣神色平和,凝視紅蜘蛛,一雙眼睛似乎看透對方:「以你的身手,王母會給你一個星將都算屈才。」

  紅蜘蛛眼角抽動,卻沒有說話。

  「師尊是誰?」顧白衣聲音變得淡漠起來:「幽冥在哪裡?」

  紅蜘蛛勃然變色,失聲道:「你.....你說什麼?」

  「你耳朵聾了嗎?」紅葉冷冷道:「還需要重複一遍?」

  「我.....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紅蜘蛛立刻道:「我聽不懂。」

  顧白衣淡然一笑:「你們翻進院內,剛才說的那些話,我都聽見,不必隱瞞。」

  紅蜘蛛更是駭然。

  後牆距離屋子雖然不過十幾步遠,但他和十三說話的時候聲音極輕,即使是耳目靈聰的武道高手,也絕無可能聽到對話內容,可眼前這儒雅的書生竟然聽得一清二楚,這讓紅蜘蛛如何不驚駭。

  他瞬間就明白,這個女人根本不是什麼護衛。

  眼前這個讀書人,實力只在這女人之上,自己今晚要獵殺的獵物,竟然是一位極其恐怖的高手。

  他手足冰涼。

  他忽然明白,今晚獵殺顧白衣,可能是自己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決定。

  「錢家和王母信徒,只是你們利用的工具,在你們眼中,他們隨時都可以拋棄。」顧白衣緩緩道:「靈惠寺的僧眾悉數被殺,自然是你們的手筆,地窖之中,燒死了一群人,雖然辨不清楚屍首究竟是誰,但聽聞靈惠寺最大的香客就是錢光涵,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死在地窖的那些人應該就是藏身其中的錢光涵一群人。」

  「不錯。」紅蜘蛛知道自己否認也沒用,乾脆承認道:「是我帶人燒死了他們。」

  顧白衣神色依然是平靜如水:「我只有剛才那兩個問題,只要你據實回答,我不殺你。昊天是誰?幽冥在何處?」

  紅蜘蛛猶豫一下,才道:「我知道你們武功了得,可是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多問得好。以你們的實力,在昊天面前只是螻蟻,與昊天為敵,你們就是自尋死路。」

  紅葉並不說話,從身上取出一隻小瓷瓶子,走到十三的屍首邊上,從瓷瓶中倒入一些粉末在十三的脖子上,粉末落在脖子的肌膚上,卻聽「嗤」的一聲,一股刺鼻的臭味瞬間瀰漫在空氣之中。

  紅蜘蛛卻是駭然看到,十三的屍首開始迅速融化,從勃頸處向四周蔓延,只是片刻間,在刺鼻的臭味之中,十三的皮肉骨架都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衣襟和地上的一灘血水。

  「你很喜歡樂趣,活人用起來,確實會更有樂趣。」紅葉拿著瓷瓶子,走到紅蜘蛛身邊。

  (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