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原形畢露,竟是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他雖然沒有秦文遠的動作那般凌厲,沒有秦文遠那樣得心應手,但他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只要有陰影或者遮擋視線的地方,他就能玩出花來。

  就這樣,雖然他們只有兩個人,可他們卻如同是鬼魅一般,迅速靠近面具人,並且所過之處,如同死神的鐮刀一般,無一人活著。

  直到他們已經到了面具人身旁了,才終於有人發現異常了。

  「不好!」

  「有人死了!」

  「小心,我們這裡混進敵人了!」

  有山匪發現那些死去人的屍首,頓時驚呼了起來。

  面具人聽到這聲音,全身一震,忽然說道:「不好中計了,快撤!」

  說罷,他轉身就要走!

  當機立斷,毫無任何遲疑!

  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他的視線里,便看到守護在自己身後的兩個人,喉嚨處飈出許多鮮血,然後整個人,直接就倒了過去。

  兩個身影,瞬間向他衝來了。

  他心中已一驚,來不及多想,抓起肩膀上的大刀就向前揮舞了過來。

  可那道身影在他大刀落下的瞬間,身體忽然一轉,直接就避開了大刀的刀鋒,同時另一道身影,剎那間靠近了他,一把匕首,瞬間比賽了他的喉嚨處,冷漠的聲音響起:「再動一下,死!」

  面具人全身一僵。

  手中的大刀,直接僵在了空中。

  砰的一聲響起,匕首脅迫面具人的男子另一隻手陡然向下一錘。

  面具人持著大刀的手臂,竟是直接發出咔嚓聲響,手臂骨頭瞬間就斷裂了。

  大刀失去控制,直接落在了地上。

  而面具人吃痛之下,也不由得慘呼了一聲。

  秦文遠匕首直接碰到了面具人的喉嚨,他沒理睬面具人的慘叫,看向張赫,問道:「沒事吧?」

  剛剛面具人反應太迅速了,大刀揮舞之下,張赫直接對上的這個大刀,雖然最後躲開了,但也還是被碰了一下。

  張赫撕下袖子,綁住了傷口,笑道:「沒事,男人哪個身上沒傷口的?」

  秦文遠很想說自己就沒有……

  但想了下,這話可能有些傷人,也就不說了。

  張赫看向這個人慘叫的面具人,忍著自己傷口的疼痛,冷笑道:「秦爵爺,這就是他們的首領吧,看起來也不咋地,這麼容易就被我們抓住了。」

  「你們以為你們贏了嗎?」

  這時,面具人忽然咬牙切齒的發出了聲音。

  秦文遠平靜道:「我們沒贏,因為我們中計了。」

  「什麼?」張赫和面具人都是一愣。

  張赫是不明所以。

  面具人則是頓了一下,都忘記疼了,說道:「你知道?」

  秦文遠淡淡道:「如果這一切都是你在主導的話,我不覺得你會如此愚蠢,站在如此明顯的地方,等著我們來對付你!」

  「可你還是站在這裡了,這便很明顯,你只是一個靶子,故意引我們過來的靶子。」

  「什麼?靶子?」

  張赫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秦文遠之前說的話,秦祖來讓他多看多學多思考,難道那個時候,秦爵爺就知道這些了?

  「秦爵爺,難道說,他不是賊人首領?」

  秦文遠不屑笑了一聲:「若是賊人首領,如此輕易就被抓到,那我差點著了道,也就看跌份了。」

  「既然你知道我們這是算計你的陷阱,為何你還……」

  「為何我秦某人還會來這裡?」

  秦文遠輕笑一聲,淡淡道:「很簡單。」

  「第一,我來此,是為了練兵的。」

  「練兵?」張赫一愣,旋即瞪大眼睛,說道:「難道是我?」

  秦文遠笑著點了點頭:「你沒殺過人,也沒經歷過如此危險的事情,我秦某人親自帶你實戰演練,可以幫助你迅速成長,否則後面的任務,你未必能安然無恙地的完成。」

  「有了這次經驗,我相信你以後再遇到類似的事情,就不會不知所措了。」

  張赫聽到秦文遠的話,心中猛然浮現出一些莫名的情緒來。

  不知為何,他竟然有些想哭。

  秦爵爺明知道這是敵人的詭計,還來了。

  就是為了幫助自己成長。

  這……

  張赫鼻子有些發酸,看向秦文遠,神色中,更多的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而第二……」

  秦文遠嘴角微微翹起,似笑非笑道:「我不離開,我不中計,如何讓你們這樣真正的首領自曝身份啊?」

  「所以,你說我中計了,倒不如說我是將計就計。」

  「真正中計的……是你們啊!」

  面具人聽到秦文遠的話,忽然間,全身冰冷了起來。

  縱使一旁就是熊熊的烈火,可就是這般烈火的炙烤,都扔讓他覺得手腳冰涼,仿佛置於冰窟一般。

  他瞪大眼睛看向秦文遠,忍不住說道:「你……你……你,秦文遠,你究竟做了什麼?」

  秦文遠笑呵呵地看著面具人,雖然看不到這人的臉龐,可是卻能夠看到這人眼中那驚恐的神情,以及收縮的瞳孔。

  他嘴角微微揚起,意味深長道:「我做了什麼,我覺得……等一會,你在黃泉路上,可以問問你們的首領,我想……他會很樂意告訴你們的。」

  話音一落,秦文遠手腕一轉。

  噗嗤一聲。

  這個面具人的喉嚨便直接割破了。

  面具人雙眼瞪大,完全沒想到秦文遠竟然會一言不發說動手就動手,而他,連死前的怒吼都沒機會,就這樣,眼眸失去了神采。

  秦文遠隨手將面具人屍首一扔,沒管周圍那些神情憤怒的山匪,看向張赫,笑著問道:「還能不能殺了?」

  張赫看了一下手臂上的傷口,鮮血從他手臂上浸了出來,但他毫不在意,咬牙笑道:「當然!」

  秦文遠笑道:「那就準備一下,我們殺出去,之後看好戲去。」

  張赫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首,說道:「不管他了?」

  秦文遠搖了搖頭,淡淡道:「一個靶子罷了,替死鬼罷了,管他作甚。」

  話落,他直接將匕首收了起來,從地上撿起了面具人的大砍刀,用力一甩,呼嘯之聲頓起。

  火光下,刀刃閃爍著凜冽的寒芒。

  「跟緊了。」

  他說道:「剛剛帶你潛行過來,算是帶你熟悉業務,用的是匕首,完全小打小鬧,不過殺出去就沒必要這般了,別跟丟了,萬一你被他們給包圍了,自己殺不出來,我可不會再回來救你。」

  張赫看著氣質陡然一變的秦文遠。

  明明剛剛的秦文遠,就仿佛是一個陰冷的鬼魅一般,氣質十分陰沉。

  可現在,秦文遠卻仿佛是一個兇悍的猛獸一般,給人一種迎面而來的兇猛之感。

  張赫有些怔然,他忽然不知道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秦爵爺了。

  真的是眨眼間,秦爵爺就展現出來兩種完全不同的極端。

  秦文遠手中大刀一甩,沒在管他,直接沖了出去。

  一刀落下,兩個山匪直接被劈飛了。

  「臥槽!好強!」

  張赫忍不住大呼一聲,連忙跟了上去。

  秦文遠一邊橫推,一邊淡淡道:「記住了,這世上,有兩種人,千萬別逼他們動用暴力。」

  「一種是老實人,看似很容易欺負,可一旦將他們逼到底線上,他們爆發出來,要比那些所謂的混子恐怖的多!他們是會不要命的!」

  「而另一種,就是聰明人,玩腦子的,不屑於用暴力的!可他們不屑於用暴力,不代表他們不會用,他們一旦用了……」

  秦文遠忽然咧嘴一笑,看的張赫渾身發寒。

  「……那就是末日來臨了……」

  …………

  此時,密道出口處。

  李世民等人正在這裡一邊休息,一邊等待著秦文遠他們的消息。

  化生寺的和尚們唉聲嘆氣的坐在那裡,不時地嘆息一聲,每個人的臉上,都再也看不到一點超然物外的表情了。

  特別是抬起頭看著山頂那熊熊火焰,低頭看著吐血昏厥的方丈時,心中更加的失魂落魄了。

  他們是真的沒想到,僅僅一個時辰罷了,它們竟是連寺廟都沒了,連家都沒了。

  而李世民,則是沒有和他們坐在一起,他倚靠著山壁。神情有些擔憂。

  他不時地抬起頭看向山頂處,那裡此時隱約能聽到一些殺吼聲,想來或是秦文遠他們已經動手了。

  唉。

  始終是自己的女婿,且之前虧待過……

  李世民想了想,忽然說道:「來人。」

  一個侍衛忙道:「陛下。」

  李世民道:「你去打探一下消息,你看看秦文遠他們情況如何,朕有些擔心他們。」

  「這……」

  這個侍衛有些擔心,他說道:「陛下,我們還要保護陛下的安危……」

  「秦文遠他們和敵人作戰去了,他們都不擔心,朕躲在這裡,還擔心什麼安危?」

  李世民目光一冷,說道:「而且不還有化生寺的人嗎?他們也會保護朕的!」

  化生寺達摩院的院首德遠聞言,連忙點頭,說道:「不錯,我化生寺就算戰至最後一人,也一定會保護陛下安全的!」

  侍衛見狀,這才點了點頭,迅速離去了。

  德遠站起身來,走到李世民面前,他拿過了一個水壺,說道:「陛下,貧僧剛在小溪里打的水,陛下喝口水潤潤喉吧。」

  李世民搖了搖頭:「朕哪有心情喝水啊,女……咳咳,秦文遠他們還在打生打死呢。」

  德遠說道:「陛下可不能這麼說,陛下乃九五至尊,龍體重要,秦爵爺他們打生打死,為的就是陛下安全和健康,所以陛下保持最好的狀態,才是對秦爵爺他們最好的交代啊!」

  李世民想了想,嘆息道:「你說得對,但朕的確喝不下水。」

  德遠見狀,只能作罷。

  他看向一直都處於緊張狀態的侍衛們,說道:「那你們喝些水吧,這一路上,也多勞你們照顧了,你們放心,我們化生寺的武僧之前受秦爵爺之託,一定會保護好陛下的。」

  侍衛們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擺了下手:「無妨,你們喝些水吧。」

  這時,才有侍衛接過水壺,不過只有三個人喝了水,其餘人仍是一臉警惕的看向四周。

  德遠說道:「其他人不喝些水?這水奶是林間溪水,比井水的味道要好一些的。」

  可侍衛壓根不鳥他。

  他無奈,只能微微搖了搖頭。

  啪!

  可就在這時,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忽然響起。

  眾人循聲看去,便見一個侍衛的武器,直接掉落在地。

  然後這個侍衛,也忽然間摔倒外面。

  「你怎麼了?」

  …………

  而這時,又有一個侍衛也同樣摔倒在地,他沒有昏厥,卻是感覺全身無力,一點力氣也用不上。

  突然之間,這個因為瞪大眼睛看向德遠,說道:「水……水有毒……」

  「什麼!!」

  其餘侍衛聞言,瞬間擋在了李世民面前,他們紛紛將刀對準德遠,喝道:「和尚,你到底要幹什麼?」

  那些化生寺的僧人,此時也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完全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都是一臉懵逼。

  而德遠被這些侍衛如此敵視,卻是神色一點也沒有變化,他笑吟吟地說道:「別緊張,水沒毒,就是加了點料,讓人一時半會兒動彈不了罷了。」

  「不過你們還真是夠警惕的。」

  「我覺得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們對我應該毫無任何懷疑才對,卻沒想到,我這水送了一圈,結果就兩個人喝了,你們真是白費了我的苦心啊!」

  李世民忽然站了起來,他雙眼冰冷的看著德遠,說道:「你是誰?你不是德遠,對不對?」

  德遠笑著說道:「當然,我有那麼多娘子,怎麼可能會是和尚呢。」

  「不過我是誰,你就別管了,但你可以叫我搖光。」

  「搖光?」

  李世民眉頭一皺,他忽然想起影衛情報中曾經說過。

  自己女婿秦文遠正在對付一群以北斗星辰為代號的危險分子。

  之前的蝗蟲之災,長安城天花,也幾乎是他們引起來的。

  「你和之前讓長安城陷入天花威脅的人,是一夥的?」李世民問道。

  德遠也沒隱瞞:「原本我是不該說的,但反正你們也要死了,那聽到也沒什麼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