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上門拜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忙完這一切,國慶黃金周終於落幕。

  養心谷的人潮看上去並沒回落多少,到處依然是來來往往笑容開懷的遊客。

  特別是村中央的那顆咕咕最喜歡的大楓樹下,各種棋牌攤位擺得越來越大。各地專程趕來的高手也越來越多,隱隱有成為棋牌天堂的趨勢。

  說到咕咕,這幾天它情緒低落了許多。

  有時候它甚至連最喜歡的象棋都不願意多瞧一眼,專門繞過那棵大楓樹,自個跑到蘇武家裡,失魂落魄地坐在蘇晚肩膀上,一呆就是半天。

  石端敏好奇一問,蘇晚糊裡糊塗說了半天,她才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原來因為妞妞的事,蘇小牛這幾天十分生氣。

  在自己家裡時,她就完全不理咕咕。

  有時候猴子晚上舔著臉,想擠到小主人的被窩裡和她一起睡覺,也被蘇小牛毫不客氣地趕了出去。

  咕咕左思右想,想出了曲線救國的方法,跑來讓蘇晚幫忙說情。

  然而小姑娘畢竟年幼,妞妞救出來的第二天她就忘個七七八八不再當回事。害得咕咕吱吱喳喳指手劃腳說了半天,蘇晚還是沒領悟到它的意思。

  造成的後果就是蘇小牛過來和蘇晚一起玩的時候,也會完全當小猴子不存在。

  咕咕無計可施,整隻猴子都快懷疑猴生了。

  「讓你貪玩。」石端敏好氣又好笑地把小猴子摟在懷裡,小心翼翼地摸著它的腦袋。

  「以後咕咕你要玩,也要先把小牛交待的事情作好啊。這次鬧出這麼大的情況,她不生氣才怪。」

  咕咕聽明白了。

  它掙扎著爬到石端敏的肩上,吱吱地叫了幾聲,摟著她細細的脖子不放手,非要石端敏去幫自己說情不可。

  也不知道石端敏說了沒有,反正養心谷的小學校很快開了學,石端敏蘇小牛一眾孩子都上了學。咕咕坐在蘇晚肩上的時間就更長了。

  蘇武先送蘇雪回了學校。他從縣裡回到家時,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幅場景。

  一隻憂鬱的小猴子坐在自家女兒的肩上,學著孫連城的模樣一個勁地抬頭望著天,也不知道在觀察哪一顆星象。

  「咕咕。」蘇武惡趣味地恐嚇它,「快看,飯糰要回來了。」

  然而猴子毫無反應,依然痴痴地望著天,一副完全沒聽見的模樣。

  蘇武啞然。

  以前咕咕和小八它們只要聽到飯糰兩個字,通常嚇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現在倒好,變得內心毫無波動。

  猴子充耳不聞,蘇晚倒是一如既往的耳聰目明。

  小姑娘一蹦半天高,「爸爸,飯飯真要回家了嗎?晚晚好久好久沒見到它了。」

  蘇武哈哈地捏了捏女兒的臉頰。

  「快了快了。沒聽你胖伯伯說嗎?飯飯很快就會領著一大群小雁回來了。晚晚給它們多多準備菜葉子和小魚吧。」

  蘇晚立即就急得不行,她拔腿就往東廂院跑去。速度之快,差點把肩上失神的猴子給摔了下來。

  「奶奶,外婆,」蘇晚高聲地喊著兩位祖輩,「飯飯要回家了,晚晚要去田裡摘菜菜。」

  文藍正在收拾行李,聽到女兒的叫聲連忙走到二樓陽台。

  她哎呀一聲,驚訝地望著碧桐樹下的蘇武。

  「老公,飯糰要到家了?」

  蘇武指了指通往東廂的月亮門,樹起一根手指作噤聲狀。

  「還沒。」他搖了搖頭。

  「順利的話,至少還得半個月的時間。你出去忙完事再回來也趕得及。」

  「我就說嘛。」文藍鬆了口氣。

  她在也養心谷的威信群里,同時還關注著蘇雪A站的視頻帳號。每天廖金海會不定時通報一下飯糰的位置。蘇雪一旦看見了,就跟著轉發。

  總得來說,現在雁群距離養心谷還遠著呢。

  第二天,蘇武開車帶著老婆女兒加上席秋華,一起到了鎮河/市的高鐵站。

  他們準備去拜訪蘇晚的外公,也就是文藍的老家。

  之前蘇武和文藍就有過帶上女兒去拜訪她外公外婆的計劃,然而諸事繁多,一直拖著沒有動身。

  現在大假剛過,養心谷和住在村子裡的幾個病人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問題,蘇武趁著文藍外出工作的時機,乾脆帶上蘇晚一起去認認路,順便看看她母親從小生活的地方。

  女人啊,一旦遠嫁,以前生活了十幾二十年的地方就成了他鄉。

  唯一可惜的是,安安沒法同行。

  獅子畢竟是大型猛獸,安安沒法上高鐵,更沒法坐飛機。

  然而開車跑上千公里那是活受罪,蘇武只好把安安留下。

  出發前,蘇晚抱著獅子又哭又鬧,生怕自己和飯糰一樣一去不復還,非要帶上它不可。

  蘇武好說歹說,一再保證安安留在家裡會有人好好照顧。他們離開只是看望外公,幾天就會回來。蘇晚才戀戀不捨地上了車。

  一行人第二天到了文藍老家,文正陽差點沒樂壞。

  他直接請了幾天的假,一天到晚牽著外孫女在那座小城裡四處遊玩,一個勁向街坊鄰居親朋好友們炫耀。

  看,這是我外孫女。

  怎麼樣?

  長得漂亮吧,可愛吧,你們羨慕吧?

  其他人氣得直翻白眼。然而蘇晚的長相就擺在那裡,證據確鑿。他們再看看自己的兒孫,根本無力反駁。

  這下文正陽更是得意非凡。一天天眉飛色舞的,整個人看著年輕好幾歲。

  文藍在老家呆了三天,轉身飛往了京城。

  她的工作室已經開了一段時間。然而作為老闆,文藍卻始終沒有現過身,工作室里的其他人難免思緒浮動。

  文藍這次過去,除了安撫工作室的員工外,還要把在養心谷唱過的九兒錄好。

  另外蘇武還給了她一些新歌。文藍看著質量,十分優秀的自己唱,再讓白倩根據情況慢慢對外發布。次一點的歌,則分給那些簽約到她們工作室的歌手唱。

  當然,蘇武既然把歌寫出來。就算次,那也是相對的。其他人拿來當主打歌,一點問題也沒有。

  作為專業歌手,只要不時拿出好的作品,就不用像流量一樣到處上綜藝刷話題,以免被人忘切。文藍相信自己手裡的歌發出去後,那歌后的寶座正緩緩而堅決地向她走來。

  文藍離開後的第二天,蘇晚開始鬧著要回家。

  她氣呼呼的,覺得外公家一點都不好。

  家裡小小的,屋外的院子也是小小的。甚至文正陽養的那條小泰迪也一直只能活在個小小的籠子裡。

  蘇晚心疼小狗,想帶它出去玩。

  然而好不容易上了街,文正陽或席秋華一直死死地牽著狗繩,半步也不讓它離開。

  蘇武看著也替那隻小泰迪感到難受。這哪是什麼養狗嘛,分明就是坐牢。

  他不由建議文正陽把手頭的工作給辭掉。一家人一起搬住到養心谷去生活。

  然而,文正陽拒絕了。

  他很樂意和女兒以及外孫女住在一起。然而他還有個上大學的兒子。儘管手裡的工作工資不高,但他還是希望多幫兒子一點。

  就這樣,蘇武三人又在文正陽家裡住了一周,才踏上了回程的高鐵。

  算算時間,當他們回到養心谷時,飯糰也該快到家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