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7 章 大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隨著火鳳凰的膨脹,在她的身旁一團金色的光芒開始不停的向四周輻射。

  那些蔓延過來的鎖鏈碰到這金色的光芒,立刻就開始冒著青煙,不一會兒就消失了。

  可是那鎖鏈好像是無窮無盡一樣,一段消失了,另外一段馬上就出現,不停地向這邊蔓延。

  不過這火鳳凰可不是好惹的,只見到她一聲的清鳴,整個的身體就化成了一團金色的火焰,像是太陽一樣懸浮在那裡。

  那太陽放出了滾滾的熱浪,不停的向四周蔓延,就連那牢房四周的石牆,好像都要被火焰化成了液體一樣。

  正因為有這樣的熱浪,因此那一條條的無形鎖鏈竟然不得靠近。

  楊恆站在那裡皺了皺眉,這種情況也只是能夠暫時的防禦,誰知道這大陣能堅持多長時間?

  想到這裡之後,楊恆是口念法訣,「五方雷使,大逞威靈,雲集壇所,鬼神皆驚,為吾脫索,遣去邪精,吾奉北極大帝敕。」

  緊接著楊恆體內的法力是噴涌而出。

  而這個時候在莊園的上空有一團團的黑雲開始凝聚,緊接著在黑雲之中就劈下來了一道閃電。

  然後閃電就像是雨點一樣,開始像莊園落下。

  可是讓人奇怪的是,這閃電好像是能夠穿透物質一樣,只是在莊園內一閃便不知去向。

  而在地底的牢房卻是另外一種形象,那閃電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道道的落在了地下大陣之中。

  那遠古的大陣受到了這樣的攻擊,也開始震動起來,一道道無形的光芒開始從大陣之中噴出直奔天空中的那閃電。

  而楊恆這時候雖然站在那裡不動,但是他的神魂卻已經融入到了空中的閃電之中,這時候他駕馭著那無窮無盡的雷電不停地向下劈去。

  而地下的那大陣也沒有示弱,那一道道的金色光芒不停的掃向天空,那黑雲每被掃到,立刻就消失一塊。

  可是由於這回是由楊恆主持,那地仙的法力可不是小瞧的,黑雲每每消失,就有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噴涌而出,將這消失的一塊補上,因此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天上的黑雲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是更加的濃厚了。

  而地上的那陣法射時候向上噴涌的金光卻有開始慢慢的變少,好像是他已經沒有力量在和楊恆的閃電對峙了。

  而這種情況也正好是在楊恆的計算之中,要知道他的地仙法力,經過這段時間的對戰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而那處大陣經過這麼多年的運轉,而地球位面又是末法世界,應該是沒有什麼補充的。

  如果只是一般性的束縛,這大陣也許還能夠勉強維持,但是這一回和自己這一番激戰,它的能量應該已經見底了。

  果然像楊恆想的那樣,在圍困楊恆的牢房之中,那無形的鎖鏈現在已經停止出現了,看來這大陣是全力想要對付天空中的那無窮無盡的黑雲。

  不過,楊恆對現在的情況並沒有感到任何的高興。

  因為這大陣好像是有智慧一樣,能夠根據情況隨機應變,這種情況自然是不可能是大陣自己產生異變,應該是大陣的中央有一個人在主持。

  就在楊恆思考的時候,突然之間大陣發生了一陣震動,緊接著就是一陣刺耳的轟鳴之聲。

  然後,楊恆就感覺到外邊的石牆發生了隆隆之聲,沒有多長時間,那處石牆竟然破了一個洞,緊接著牛頭人從裡邊竄了出來。

  那牛頭人甩了甩身上的塵土,嗯,打眼四處一看,發現在不遠處的牢房之中,楊恆正在那裡閉目站著。

  他立刻邁開的大步來到了楊恆的牢房前,伸出雙手,抓住了鵝卵石一樣粗細的鐵條,然後兩膀用勁向兩邊分去。

  那鐵條看起來牢固,但是在牛頭人的大力之下,竟然被直接的分開形成了一個兩人多寬的通道。

  牛頭人一矮身就鑽著進去,然後來到楊恆的旁邊。

  「主人,我終於找到你了。」

  可是這個時候的楊恆正在全力的對付那大陣,哪有功夫和他閒聊,因此這牛頭人問了幾遍也不見楊恆的回話。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在那條通道之中竄出來了一個法師,緊接著又從他的身後出現了鬼新娘。

  這鬼新娘真的是機靈,也知道像楊恆那樣派一個法師探路了。

  這鬼新娘緊接著身體一閃,就來到了楊恆的身旁,對著正在大呼小叫的牛頭人說道:「瞎嚷嚷什麼?趕緊閉嘴,沒見到主人正在施法嗎?」

  牛頭人不悅的看了看鬼新娘,不過最後想了想,這傢伙和自己的主人關係很好,所以不敢反駁,只能是嘟囔了兩句,站在一旁給楊恆護法。

  而這個時候楊恆的神魂已經完全的融入到了外邊的黑雲之中,他駕馭著閃電,全力的向那護法大陣劈去。

  而現在那護法大陣已經冒不出個白光了,只是在它的上方放出了一陣陣灰色的光芒,好像是一個護照一樣護在了護法大陣的上空。

  不過這灰色的光芒只是堅持了幾個呼吸,就被楊恆的閃電所劈開,最後閃電接二連三的落在大陣的核心。

  那護法大陣畢竟是時間長了,沒有能源支撐,因此只是被劈了幾下就開始發生的變化。

  只見到空間之中一陣的扭曲,緊接著就見到整個的山莊,也發生了劇烈的顫抖。

  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湧出來的一股能量在地上一掃,那雄偉的山莊,只是被這一擊就化成了灰末。

  緊接著在楊恆的神識之中,卻感覺到了這大陣好像是斷絕的能量供應,已經不起作用了。

  楊恆微微的一笑,然後神魂開始重新落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當楊恆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在他的身旁那個牛頭人緊張著看著他。

  楊恆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牛頭人雖然是有些憨,但是看起來對自己還算是忠心,將來自己要是真的有所成就,可以給這個忠心的手下一點甜頭嘗嘗。

  就在楊恆思考的時候,在旁邊傳來了一陣嬌媚的聲音。

  「主人,你醒了,剛才可把我擔心壞了,這個憨牛頭剛才還打擾主人的法術呢,幸虧被我阻止。」

  鬼新娘只是稍微地表示了一下對楊恆的關心,接著就在楊恆面前告了牛頭人一狀。

  楊恆掃了她一眼,然後笑著說:「你別欺負他,他是個老實人。」

  那牛頭人聽了楊恆的話是拼命的點頭,然後驕傲的對鬼新娘看了看,那意思是說,你就是在和主人親近,但是我也是一個忠心的,主人心裡明白。

  楊恆沒有再管這兩個人勾心鬥角,他向前一步,順著那被牛頭人搬開的鐵條走了出去,然後心下里四處感應,之後順著道路,直接向前拐了一個彎,終於是來到關押著霍華德的那處牢房。

  在牢房外邊楊恆向里一感應,發現裡邊有一個氣血非常虛弱的吸血鬼正在地上趴著。

  這個人的能量楊恆非常的熟悉,正是自己的那個倒霉手下吸血鬼霍華德。

  而這處牢房和剛才關押楊恆的地方卻不一樣,楊恆的那地方只有三面是牆一面是鐵條,而這處牢房幾乎已經被石牆所圍困住了。

  至於拆牆這種事,楊恆自然不會親自動手,他招了招手把牛頭人叫到自己的身旁,然後指著這石牆說道:「拆了它。」

  牛頭人在接到楊恆的吩咐之後,立刻振奮精神,揮動自己的鐵拳,猛的就砸在石牆之上。

  在楊恆的想法之中,那牛頭人銅頭鐵臂,這一拳砸下去,石牆立刻就會崩裂。

  可是事與願違,那牛頭人連續扎的七八下,那石牆竟然是紋絲不動。

  楊恆站在旁邊眉頭也皺了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石牆看著也不結實呀,那牛頭人的巨力竟然拿它沒有辦法。

  最後楊恆實在沒有辦法了,一拍,背後那把仙劍立刻脫鞘而出,然後像閃電一樣向石牆撞去。

  接著就聽得「哐當」一聲,石牆之上冒起了一點點的火星,但是再仔細觀看的話,那石牆上只是有了一個白印。

  這一回就連楊恆也覺得沒辦法了,他沒有想到這石牆竟然是這樣的堅固。

  就在楊恆問已經黔驢技窮的時候,旁邊跟著的四法師中有一個人走了出來,他向前一步輕輕的在楊恆的耳邊說道:「主人這個石牆之上有魔法的波動,恐怕一般的物理攻擊對它沒有多大的作用。」

  楊恆被他這一提醒,立刻是恍然大悟。

  「哈哈,真沒有想到布置這大陣的人竟然這樣的精巧,外邊是東方的護法,大陣那裡卻是西方的魔法支撐,這個人真的是天中奇才了。」

  楊恆向後退了一步,對著身旁的幾個法師說道:「我對西方的魔法不了解,現在就看你們的了。」

  那四個大法師聽完之後立刻都向前一步,然後各自念咒,緊接著在他們的靈魂深處就閃出了一陣陣的波紋,這波紋在前邊混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紫色的光芒,這光芒好像是利劍一樣,直接就撞在了那石牆之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