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此局暫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東皇陛下明鑑,我哪裡敢收取陛下之物。」

  鯤鵬急忙澄清:「委實出現了另外的變故。」說著將事情說了一遍。

  只是在剛剛說到一半的時候……

  「等等!」

  東皇瞬間打斷:「大日真火?」

  「啊?!」妖師一愣。

  咋了?你這一驚一乍的?

  卻見東皇立即下令:「小鍾。」

  「在。」

  「還原之前的一應變故,任何一點浮光掠影都不得放過。」

  「好來。」

  鯤鵬妖師想打人。

  你這混沌鐘太看不起人了吧,剛才我和你說話你不理不睬,現在你答應的如此清脆。

  看不起我鯤鵬?

  殊不知混沌鍾也在腹誹。

  這貨……體型是真的大,若是將我變成鍋……不知道一鍋能不能燉得下?

  混沌鍾內,光華閃爍。

  嗡嗡作響,一應光影盡在聚集,在還原……

  然而那虛幻的身影,還有那一白一黑兩道光芒,竟沒有任何存痕。

  最後聚集起來的,就只得少量粉末而已。

  然而這少量粉末,卻夾雜著三足金烏的氣息。

  雖然很小,很少,卻是真實不虛。

  東皇看著這被混沌鐘的氣息密封的粉末,仔細感覺了一下,眼神閃爍,淡淡道:「能再進一步的還原麼?」

  混沌鍾再次動作,開始擠壓,開始塑形,患本溯源……

  最終,在空中飄浮起一片小小的,也就芝麻粒大小的一片羽毛。

  東皇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了一下這片羽毛的內蘊。

  確實感應到了三足金烏的氣息,卻仍舊沒有任何印象,隱隱約約,似乎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一閃而過。

  東皇頓時愣住。

  眼神驚疑不定。

  隨即沉聲慎重道:「好好保存,不要散了。」

  這句話意思很明白,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若是再次散掉,那就徹底什麼痕跡和味道都沒了!

  混沌鍾靈答應了一聲。

  鯤鵬在一邊看著,兀自滿頭霧水。

  「鯤鵬,你仔細看著這邊,我估計我大哥和大嫂會就這件事找你詢問。你好好回憶、整理一下在鍾裡面的這一小段時間發生的變故始末。」

  東皇拍拍鯤鵬肩膀:「這邊交給你,我須得即時趕回去,只怕不止你這邊受襲。」

  「陛下儘管放心,有我鯤鵬在,絕對不會出什麼事情!」

  「呵……」

  東皇點點頭,眼神在下面已經是一片廢墟的雷鷹城看了一眼,托起混沌鍾,瞬間化作一道黃光,疾馳而去。

  東皇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連帶上一番鏖戰,一番交流,停留的時間仍舊不足五分鐘,然後就走了。

  來得如此突兀,走的也是如此匆忙……

  鯤鵬一直到東皇離去,心下還是滿滿的懵然,倍覺今天這事,哪哪都透著古怪。

  下意識的化身人形,伸手撓撓頭,嗯,不得不承認,還是人類的腦袋,撓起來比較爽利。

  擦,現在是琢磨爽利不爽利的檔麼,現在該尋思到底是那塊不對勁兒才是吧!

  首先是冥河,他突然來襲,確實出人意表,而且也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失,但比較他之所失,妖族的些許低層損失卻又算不得什麼!

  冥河損失的可是先天靈寶,足足損失了十二品業火紅蓮的一片花瓣,亘古以降,世間一應先天靈寶,除了西方教接引道人的十二品金蓮因緣際會之下,被妖族異種蚊道人吞噬去三品之外,再無缺損者,今日竟又有一件靈寶有損,果然是量劫到來,什麼可能不可能的事情都發生了!

  嗯,十二品蓮台素來號稱,立身其上,先就不敗,防禦力度槓槓的,讓你不敗,僅有的兩件缺損靈寶,都是十二品蓮台,若以後再對上冥河,一定要集中力量針對那業火紅蓮,沒道理蚊道人可以吞噬三品金色蓮台,自己的鯨吞天地,就吞噬不了業火紅蓮!

  擦,一聯想又扯遠了,現在可不是籌划算計冥河業火紅蓮的時候,現在的問題關鍵應該是……嗯,那一片紅蓮花瓣是怎麼失落的,東皇陛下居然沒有生氣!

  會否跟那突然出現的那大日真火劍有關呢,還有那虛幻的人影又是誰?

  還有還有,那本已經被自己視為囊中之物的一白一黑兩道極品靈寶氣息,又是什麼?

  天可見憐,咱老鯤鵬真不是甘心不假外物,實在是世間靈寶盡皆有主,沒處踅摸,這次好容易碰到兩件,還失之交臂……

  不用說了,肯定還是朱厭那貨給妨的,讓我錯失靈寶……

  這許多的問題,盡都縈繞在鯤鵬妖師腦子裡,然後又再度下意識撓撓頭,滿臉鬱悶的皺起眉頭:「這麼多問題,居然一個也沒有弄明白……」

  「還有東皇陛下,他到底是因為什麼理由,什麼緣故過來,這來的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你說你過來,早知會一聲啊,若是知道你過來,我一定豁出老命纏住那冥河,然後你再瞄準空檔,全力出擊,那冥河老鬼就算不隕滅在這一場子,損失必然比現在多太多了……」

  「對了,陛下聽我匯報就只是聽了一半,我後面還有小半還沒來得及說呢……這事兒鬱悶的,我沒匯報完啊……你跑什麼?大敵已去,你著什麼急啊!」

  鯤鵬妖師愈發的感覺心下憋悶得慌。

  在空中吹了好一陣風,才勉強揮去了心頭煩悶,落下去喝道:「整理一下傷亡數據。」

  遙遠的地方。

  雷鷹王雷一閃一個身子幾乎被劈成了兩半,渾身鮮血淋漓,奄奄一息,連體內的妖丹,也被元屠劍刺了一個洞,不斷地有金色光芒逸散。

  被九太子仁璟托抱著奔來:「妖師大人,雷一閃快不行了……」

  鯤鵬妖師翻翻白眼,滿心滿眼滿身的非常不想救,若非這貨將朱厭帶到了這裡,九成九沒有這場大戰,實實在在是罪大惡極。

  但仔細的想了想,貌似冥河比自己還要倒霉得多,不禁又覺心平氣和起來:「我看看。」

  雷鷹城一戰。

  雷鷹王雷一閃重傷,雷鷹族傷亡一萬三千高手隕滅九成有多,雷鷹眾一脈不說就此一蹶不振也差不多,想要再次崛起,起碼也得是三千年之後了,沒三千年時光,雷鷹族的幼鷹根本就成長不起來……

  基本可以宣布,這個族群在這一次的量劫中,出局了!

  只剩下一個半死不活的雷鷹王帶著不足千數的本族中高手,連對高手最具有威脅的雷鷹大陣都無法擺布出來,談何戰力可言。

  再加上雷鷹城附近方圓萬里地界,被血海肆虐一頓,千萬的妖族死於非命,勢必將從此淪為大凶之地,少有妖族願意來此定居,雷鷹一族的沒落,幾成定局。

  此次變故,妖族一方除了雷鷹眾損失慘重之外,再來就是九太子仁璟輕傷,以及丹頂妖聖重傷了,余者少有什麼大損傷。

  而來此襲擊的阿修羅族也絕不輕鬆,起碼也得有數十萬兵力葬送在鯤鵬妖師的鯨吞海吸之下,還有東皇出現的那一刻,光照寰宇,焚滅天地,又得有數百萬阿修羅族被混沌鍾收走。

  還有血海中的大量血神子,更是被當場滅殺數萬。

  兩相對比之下,這一戰的綜合戰果,還是阿修羅族損失得更嚴重一些,甚至東皇若乘勝追殺的話,阿修羅族的損失只怕還要更慘重許多。

  可剛才明明形勢大好,東皇卻是萬二分出人意表的沒有繼續追殺。

  九太子仁璟站在半空,臉色蒼白,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那……虎一炮和虎二喵呢?」

  丹頂妖聖一愣:「此次來襲變生肘腋,我第一時間就帶上了他倆,但冥河乍現,我出手攔截……隨手將他兩個甩了出去……現在……怎麼不見了?難道……」

  九太子仁璟頓時面容扭曲。

  「難不成死了?」

  趕緊降落下去,在滿目瘡痍之中四處尋找。

  但卻又怎麼能找得到……

  其實想想也是,憑兩虎不過歸玄的淺薄修為,縱然沒有隕落在第一波的血海突襲之下,卻又何能逃出後續血神子的肆虐,雷鷹城中飛天修者以下的生還者,寥寥無幾,屈指可數。

  「哎,線索啊,線索啊……」九太子跌足嘆息。

  ……

  另一邊,冥河駕馭血光一路亡命狂奔,急急如漏網之魚。

  也不知道奔出多遠,前方乍現黑光繚繞,佛光沖天。

  彼方慈悲聖潔之意,普照大千。

  一尊身著潔白僧衣的慈悲佛陀,與一個渾身都縈繞在黑氣籠罩的人影站在一起。

  那佛陀丰神俊秀,身軀挺拔,如同臨風玉樹,而黑霧中卻隱隱傳出嗡嗡響動。

  「冥河師叔。」和尚溫文有禮。

  「金剛佛祖。」冥河老祖喘了口氣。

  「不敢當師叔如此稱呼。」和尚微笑:「那鯤鵬妖師……竟未追來?」

  「事情有變,東皇驀然來到,我能夠僥倖逃出生天,已是萬幸。」冥河兀自心有餘悸。

  遠方,一團黑氣沖天而起,閃現出魔祖羅睺的身影,眼神如厲電:「竟然東皇太一親自來了?雷鷹城彈丸之地,同時得到了妖師鯤鵬跟東皇太一的眷顧,端的幸運,東皇怎地竟未追擊?」

  「便是因為妖師東皇同聚集一地,我只得一門心思逃逸,實在無心他顧其他了!」

  對於東皇沒有追擊這一點,冥河心下良多不解。

  剛才交手歷時雖暫,但他卻能清晰感受到東皇的怒意,也能感覺到東皇追擊的決心,但現實卻是並沒有追擊自己,這件事,實屬蹊蹺。

  「此次設局擒殺鯤鵬之事,算是告一段落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