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半神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同一時間,幽山北面無盡草原的深處……

  藍天,白雲,草地……

  野牛群在草原上奔騰著,天空之中有雄鷹翱翔,一切如詩如畫。

  只是這樣的景色,很快就被劃破天際的三個黑點打破了。

  三個戴著血魔教鬼怪面具的召喚師倉惶的飛過草原的上空,其中的一個已經受傷,斷了一隻手臂,那斷臂的傷口處,還不斷的有鮮血落下,但這個時候,也顧不得那許多了。

  另外兩個血魔教的召喚師身上衣衫襤褸,看樣子也非常的狼狽,三個召喚師一邊飛逃,一邊吐血。

  這三個召喚師一邊飛一邊驚恐的看向身後的天空,似乎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逐著他們一樣。

  突然,一個血魔教的召喚師驚恐的叫了一聲。

  就在這三個血魔教的召喚師前面天空中的一團雪白的雲朵,剎那之間就在空中變成了三個長在一起的魔狼的腦袋,三個魔狼腦袋睜開眼睛,正用金黃色的冰冷眼珠盯著他們,那眼神,冷漠,無情,而又強大血腥。

  「狼皇,我們教主不會放過你的……」一個召喚師驚恐而又憤怒的大叫著。

  另外兩個召喚師,卻已經直接對著那化為狼頭的雲朵出手。

  橫空的火焰……

  慘白的骨龍……

  滿天的冰錐……

  怒吼的巨人……

  還有一團翻滾腐蝕一切的血雲瞬間出現在這片寧靜的天空之上……

  幾個血魔教的高手都已經拼盡了全力,但多少又帶著一絲絕望。

  空中的那三個白雲化為的狼頭張開嘴,把所有的攻擊都吞噬,然後三個狼頭猛的撲來,就在血魔教那三個召喚師絕望的怒吼聲中,一隻狼頭吞噬一個,眨眼就把三個血魔教的高手吞噬。

  三個血魔教的召喚師,就這麼消失了……

  三個狼頭從白色變成了血紅色,然後嘭的一聲,白雲消散,一個有著三個金黃色狼頭,每個狼頭上各自戴著一頂魔狼一族的皇冠的魔狼,出現在天空之中,注視著遠處。

  那個魔狼身材高大,差不多有三米高,穿著黑色的披風,身形猶如鐵塔一樣,三個猙獰狼頭的嘴裡,還咔嚓咔嚓的咀嚼著什麼東西,不斷有血沫從狼頭的嘴角之中溢出。

  這隻魔狼的身上澎湃著恐怖的氣息,幾乎不亞於祖摩天。

  咀嚼了一陣,三個狼頭張開嘴,吐出了一些殘碎的人骨和變形破損的衣服之類的東西,直接吐到了地上。

  「祖摩天血祭幽山城,殺了我魔狼一族多少血裔,你們居然還敢來我的地盤上找人,今日吃了你們,只是先收一點利息,啊,好久沒有品嘗過人肉的鮮美了……」金月洲魔狼一族的狼皇在天空感慨著。

  也那就是眨眼的功夫,那三個血魔教法師逃來的路上,一片黑雲席捲而來,黑雲之中,全部是魔狼一族的法師,足足上百人,一個個殺氣騰騰。

  之前進入北方草原的血魔教的一隊高手,已經全軍覆沒,地上的那三坨噁心之物,正是那一隊血魔教高手最後殘留下來的東西。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一隻金翅小鳥快如閃電,猶如一道金光,從遠處飛來,穿破雲層,一下子就鑽到了狼皇的耳朵里。

  剛剛生吞了三個血魔教召喚師的狼皇的眼睛一下子閉上了,幾秒鐘之後一下子睜開,冷漠的金色眼珠之中已經變得有些躁動,神光閃動。

  「弒神蟲界……有意思,祖摩天啊祖摩天,你以為那魔神令帶來的封神的契機,是你一個人的麼……」狼皇自語一遍,一顆腦袋眯著眼睛看著草原的南面,眼神之中,有著不為人知的忌憚,一顆腦袋卻轉過頭看向身後的那些魔狼法師,輕輕揮了揮手,開口說道,「我要去一趟弒神蟲界,狼原的所有事情,交給你們,等我回來!」

  說完這話,狼皇的身形一下子消失了,只是天空之中有一朵白雲,卻化為一頭巨狼的模樣,邁開四足,踏著其他的雲朵在天上奔行起來,一步就在百里之外,腳下白雲飛逝,那白雲巨狼眨眼就消失在那些魔狼法師的視野之中。

  ……

  幽山南面的莽莽大山之中,一座活火山還在噴吐著滾滾的濃煙,不斷有火紅的岩漿從那火山口中流出。

  蛇人一族的族長,牛頭人一族的族長,兔人一族的族長……幾乎獸人一族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全部跪在那火山口下,在祈禱著什麼。

  突然之間,大地震動起來,那火山口的岩漿翻滾著,比以剛才十倍的速度從火山口中湧出。

  就在那火山的岩漿之中,一隻身高百丈的巨猿的身形緩緩從那火山口中站了起來,淅淅瀝瀝的岩漿從那巨猿的身上流淌而下,那巨猿,身上穿著金燦燦的戰甲,在岩漿之中,就像泡溫泉一樣,毫髮無傷。

  所有匍匐著的獸人這個時候全部用敬仰崇拜的眼神盯著那一尊從火山岩漿里站起來的巨猿。

  這巨猿,就是獸人一族的守護神。

  對獸人一族來說,這巨猿,才是真正的戰神。

  「我已經知道了,兒郎們在幽山城死傷不少啊……」那巨猿開了口,像轟隆隆的雷聲迴蕩在天空之中,然後那巨猿打了一個哈欠,就這一個哈欠的狂風,就吹得那些跪在地上的獸人們的身上的衣服嘩啦啦的咧咧作響。

  隨後那隻巨猿一伸手,從沸騰的岩漿之中抽出一根百丈長的恐怖金屬巨棒,吊兒郎當的扛在肩上,咧嘴笑了起來,露出猙獰的獠牙,「血魔教是吧,待我這就去踏平他的血魔宮!」

  說完這話,那巨猿一個筋斗從火山之中飛起,瞬間無蹤,火山口的岩漿翻湧澎湃,濺起百米多高,地面上還有那劇烈的震顫餘波傳來。

  一群跪拜著的獸人族長和頭面人物們面面相覷,剛才大家沒說要踏平血魔宮啊,怎麼這位主這麼興奮呢?

  只是一個小時之後,那血魔宮就出現在這巨猿的腳下。

  這巨猿站在雲層上,看著腳下那漂浮在虛空之中,雲裡霧裡金碧輝煌的宮殿,咧嘴一笑,半句話都不多說,掄起身上的恐怖巨棒,如一顆流星,以數百倍音速的恐怖速度,猛的就朝著血魔宮衝去,臨近血魔宮時,百丈巨棒轟出。

  「轟……」一棒之下,猶如萬雷齊發,天空中方圓千里之內的雲海,一下子被被恐怖的衝擊波滌盪一空,恐怖的衝擊波從天上衝下,地面上的血海翻滾,大地龜裂,幾百座山峰在嗡的一聲之中就化為粉末。

  血魔宮的護宮大陣被激發,把漂浮在虛空之中的巨大宮殿群籠罩在一個血色的光罩之內。

  但這一棒,太強了,只是速度加上力量,就帶來毫無道理的強橫,以簡破繁,毀滅一切。

  血魔宮的護宮大陣抵擋下了那一棒,但也把震盪不可避免的傳遞到了血魔宮內,只是一棒子下去,整個血魔宮內的所有還在的血魔教教眾,只覺得腦袋裡嗡的一聲,全部被震得七竅流血,慘叫倒地。

  血魔宮的護宮大陣一下子露出裂紋,無數的火焰雷電從大陣上噴薄而出,想要把那巨猿煉化,只是那些火焰雷電對那隻巨猿來說,就像撓痒痒一樣。

  「轟……」幾秒鐘後,第二棒下來,可以抵禦半神強者神國降臨的整個血魔宮的護宮大陣一下子就完全粉碎,護宮大陣內的血魔宮的高層建築,那些巧奪天工的高台樓閣,一下子被夷為平地。

  「是誰,是誰敢擅闖我血魔宮……」兩個駐守著血魔宮的血魔教的八陽境的護法從宮中飛出,在天空之中大吼。

  從第一次攻擊到現在,他們都沒反應過來,因為實在是太快了。

  只是,很快,他們就吼不出來了,他們的眼睛之中,留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看到的影像,就是一隻穿著金色戰甲的巨猿,從天而降,化為一道金光衝來,再次對著血魔宮揮出了百丈長的巨棒。

  沒有任何的花俏,沒有任何的術法,就是一棒!

  威勢無雙!

  裂天搗海!

  一棒之下,虛空震盪,萬里之內俱有感應,只是天空之中光芒一閃,飄在天上的血魔宮的宮殿群,血魔宮內的那些殘餘的血魔教教眾,兩個八陽境的血魔教護法,連同他們的空間裝備和空間裝備內的東西,全部在恐怖的衝擊波和震盪之中化為齏粉,死得痛快,渣都沒剩下……

  「欺我獸族者,死,祖摩天,我這就來找你……」

  三棒破滅血魔宮,搗毀血魔教的老巢,那隻巨猿在天空之中狂吼一聲,風雲變色,然後一個筋頭,再次消失。

  ……

  在血魔宮被那隻巨猿第三棒毀滅的瞬間……

  「噗……」正如流光一樣在茫茫大海上飛逝的祖摩天臉色突然一變,原本正常的臉色一下子變成了淡金色,然後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血魔宮中有著祖摩天寄魂的祭壇和秘寶,血魔宮被毀,祖摩天的寄魂的祭壇和秘寶也就被毀了,這對祖摩天來說,不啻於用刀在他身上割了幾斤血淋淋的肉下來,已經傷了元氣。

  同一時間,祖摩天的腦海之中,就出現了那隻巨猿三棒毀滅整個血魔宮的畫面和那隻巨猿最後的怒吼……

  那隻魔猿幾百年沒露過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