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牽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大商國,上京城……

  北堂忘川腳步匆匆的來到苒秀宮。

  「見過太子殿下……」

  一路上,苒秀宮的宮女嬤嬤紛紛對北堂忘川行禮,北堂忘川渾若未見,徑直來到了草草的居所,直接進入房間。

  房間裡有藥味。

  兩個宮女正在房間內給睡在床上的草草餵藥,草草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秀帳,臉色略微有點蒼白,也無心吃什麼湯藥。

  「你們下去,我來吧!」

  北堂忘川輕輕揮揮手,房間裡的兩個宮女連忙下去了。

  草草就像沒有發現北堂忘川的到來,還是躺在床上,還直接閉起了眼睛。

  一直等到宮女的腳步聲走遠,北堂忘川才故意嘆息一聲,「哎,原本還想告訴你那個人的消息,你睡著,那就算了……」,說完,北堂忘川作勢欲走,卻剛走兩步,衣袖就被人拉住了。

  「什麼消息!」原本躺在床上的草草,早就麻利的蹦了起來,一把抓住了北堂忘川。

  北堂忘川用目光看了看放在桌上的藥,慢吞吞的,「那藥……」

  草草轉過身,一把拿起藥碗,像喝水一樣,咕嚕咕嚕直接就把一碗藥給幹完了,然後像女漢子一樣,直接抹了一下嘴,「快說……」

  「夏平安無事,已經在半神強者的護送下進入了弒神蟲界!」北堂忘川這個時候才慢條斯理的回答道。

  草草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北堂忘川,「哥,你不會又用假消息來騙我吧?」

  北堂忘川搖了搖頭,臉色也嚴肅了起來,「草草,我向你保證,這次的夏平安絕不是我安排的,我這邊也剛剛得到消息,就在前幾天,夏平安出現在幽山城,然後被血魔教發現了行蹤,祖摩天親自趕到幽山城……」

  「啊,他沒事吧……」草草一下子緊張的抓住了北堂忘川的袖子,用顫抖的聲音問道。

  「祖摩天用強悍手段,血祭了整個幽山城,夏平安得半神強者所救,離開了幽山,直接到了混沌冰原,在混沌冰原的弒神蟲界入口現身,然後挑釁血魔教和祖摩天,最後進入了弒神蟲界,這消息,現在已經在各大洲傳開了,所以,夏平安現在絕對無事,而且恐怕還有什麼機緣……」

  「你怎麼知道這是真是假?」

  北堂忘川嘆息一聲,「草草,你不了解半神強者的世界,祖摩天突然趕到幽山城,不惜血祭整個幽山城,殺人無數,那絕對是發現了夏平安的蹤跡,要不然,他絕不會如此喪心病狂寧願得罪多方勢利也要做出這種事來,而夏平安在祖摩天的血祭手段之下能從幽山離開,那一定是有半神強者出手相助,只有半神才能對抗半神,在進入弒神蟲界之前,夏平安在蟲界入口表明身份向血魔教和祖摩天挑釁,這就是對祖摩天血祭幽山的回應,這難道不是他的風格,所以,你不用再擔心夏平安!」

  「弒神蟲界……弒神蟲界……聽說那裡很危險?」草草喃喃自語道,但整個人已經打起了精神。

  「危險那是對別人來說的,我相信對夏平安來說,一定有辦法的!」北堂忘川軟語安慰道,「夏平安是渡空者,身上有我們不知道的秘密,現在身邊還有半神級的神秘強者相助,前些天父皇讓欽天監動用秘法占卜都無法鎖定他的的行蹤方位,數次占卜都被強大的力量干擾,這就說明夏平安絕對有自保的能力,而且一進入弒神蟲界,祖摩天的力量就會被限制,夏平安更安全!」

  不知道是不是湯藥的緣故,還是心結被解開,草草之前那略顯蒼白的臉色,幾乎片刻之間,就再次顯露出了一絲紅潤。

  「咳咳,夏平安年少英俊,他這次一旦從弒神蟲界中再出來,最少也是七陽境八陽境的強者,能獨抗血魔教,又有半神強者撐腰,一定名動天下……」北堂忘川悄悄瞟了一眼草草,一臉正經,「咳咳,這樣的強者,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歡追求,不知道有多少勢利會拉攏,咱們大商國雖然強大,但也不是獨一無二啊,到時候,你若蓬頭垢面形容枯槁變成一個乾巴巴的黃臉婆站在他面前,你覺得他還會喜歡你麼的,到時候為兄就算想幫你也幫不了啊……」

  最後這一句話對女人來說才是真正致命的,草草的臉色一下子緊張起來,她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瞬間發出一聲尖叫,然後轉身就撲到梳妝檯前連忙照鏡子。

  ……

  等北堂忘川從苒秀宮中再次走出來的時候,苒秀宮中已經雞飛狗跳,再次恢復了活力。

  忘憂公主要梳洗,要化妝,要吃東西,要插花,要騎馬,還要練習劍術,練習舞蹈,還要請幾個「好閨蜜」進宮……

  苒秀宮那些宮女嬤嬤們再次忙碌起來,但一個個的臉上卻帶著笑容,似乎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

  北堂忘川返回御書房復命……

  北堂兆背著手站在御書房內,淵渟岳峙,一直等到北堂忘川進入御書房,北堂兆才一下子轉過身,「草草如何?」

  北堂兆的臉上露出關切的神色。

  有些事,讓北堂忘川出馬,比他這個當爹的出馬說話更管用。

  北堂忘川說起了自己離開苒秀宮時所見,北堂兆終於長長吐出一口氣。

  「父皇,你說,祖摩天會進入弒神蟲界麼?」北堂忘川問道。

  「一定會!」北堂兆想都不想就斬釘截鐵的說道。

  「為何?」

  北堂兆雙眼神光閃動,「你不知道,對一個半神來說,只要能封神,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都可以不顧一切,何況這次有魔神令,夏平安這次進入弒神蟲界,絕對是一下子就拿捏住了血魔教的七寸,是在逼著祖摩天和血魔教一起進入弒神蟲界,而祖摩天和血魔教的高手一旦進入弒神蟲界,弒神蟲界的血肉殺場,哪怕夏平安不出手,血魔教也會被折損大半,未來一段時間,隨著血魔教大批高手進入弒神蟲界,各大洲的血魔教一定會全力收縮,暫時偃旗息鼓,這對所有盯著血魔教的人來說都是一個機會!」

  「父皇的意思是……」

  北堂兆臉色轉冷,目有殺機,「血魔教在我上京城折騰得已經夠久了,只要祖摩天一進入弒神蟲界,我們就摧毀他們的金月殿,新帳舊帳一起算,各大洲,各國各教諸多半神強者都會有所行動,祖摩天想要封神,沒那麼容易,沒有半神強者會想看到祖摩天封神,大家想看到的是他雞飛蛋打……」

  祖摩天一旦能血祭夏平安封神,對與血魔教有矛盾的那些國家教派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就算與血魔教沒有關係的半神,也不會想看到祖摩天封神,所以,大家一定會阻止,想方設法拖血魔教的後腿,為血魔教設置障礙。

  這次祖摩天血祭幽山惹下眾怒但徒勞無功,背後就是有半神在阻攔出手。

  這是半神強者們的較量,牽扯到封神大業,牽扯到整個元丘世界的勢力劃分,主宰魔神的魔神令一下,這就已經不是血魔教和夏平安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這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上兩個月大商國和各大洲許多地方都出現了夏平安行蹤的消息,那些「夏平安」,有些是大商國和北堂忘川的安排,有些則不是,這就已經很說明問了。

  半神們的較量鬥爭讓北堂忘川都心中震駭,沒想到夏平安一動,居然會牽扯到了整個元丘的局勢變化。

  「各地的魔門駐軍要加強,大商國要抓緊時間全面備戰,此事交給你,那魔神令看似只是為夏平安而來,但歷史上,每次的魔神令出來,必有大亂和大戰,一定會有人封神,也一定會有半神隕落,我們不得不慎……」北堂兆交代北堂忘川。

  「是!」

  北堂兆的目光突然看向遠處,輕輕自語一聲,「這次會進入弒神蟲界的半神,恐怕不止祖摩天一個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