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不一樣的毛子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是星期一,又到了工作日了。

  無敵、多摩和鷹剛剛加入鎮守府,需要一定時間熟悉鎮守府,鎮守府就那麼大那麼多建築,兩天時間已經足夠她們熟悉得差不多了。等到星期一,大家也開始上班了,等待幾個人的事情可不少。

  根據歷史可以得知皇家海軍G3級戰列巡洋艦的無敵絕對十分強大,而作為球磨級輕巡洋艦的多摩和鷹級潛艇鷹要什麼沒什麼,既不是新銳戰艦,也沒有什麼赫赫有名的戰績,放在一眾輕巡洋艦和潛艇當中毫不起眼,肯定不是太強,但詳細的戰鬥力還不得而知,必須經過測試才行。

  勝利號既是助手,又主管演習工作,每天忙得飛起來,測試的工作只能交給沒有什麼事情的阿芙樂爾了。

  蘇夏不久前還大建了一番,參與了測試大家能力的工作,早已經學會了怎麼測試一個艦娘的能力,已經學會的東西沒有必要太上心,今天也就沒有再參與測試了,全權交給阿芙樂爾。

  另外剛剛進行一番大建,後續工作還是不少的。

  首先必須根據現有的資源調整遠征計劃。

  這不是不久前大建了一番,建造出弗蘭德爾等等人,這一次聖建日又大建一番導致資源消耗相當多,尤其是鋼鐵,但是考慮到以後建造的情況應該不會太多,鎮守府的主要消耗應該是燃料和彈藥,也不應該太側重鋼鐵的樣子。

  然後不能總是讓一批人遠征,那也太欺負人了。不過現在遠征有不少獎勵,大家基本是搶著去的,那麼派誰出去又是一個問題了。

  鎮守府足足好幾百人,願意參加遠征的人數不少,而鎮守府的遠征任務不多。遠征任務少的原因來自艦娘總部就算鎮守府可以吃了絕大部分遠征任務,艦娘總部需要考慮其它鎮守府的發展,於是只能分給鎮守府一部分遠征任務。

  即便如此,有企業號做秘書艦,一個上午的時間也處理得差不多了,很快就是午餐時間了。

  就算和企業一起去的食堂,蘇夏沒有陪著她一起吃午餐,端著餐盤東張西望最後坐到阿芙樂爾的前面,不過剛剛坐下就後悔了。

  「同志來了……」和阿芙樂爾坐一個桌子是右眼戴著一個黑色眼罩金髮及腰的少女,她發現蘇夏的出現立刻站了起來。

  其他系的艦娘,不管以前喜歡叫蘇夏什麼,司令官、指揮官還是將軍,現在基本改口叫提督,哪怕剛剛加入鎮守府幾天的無敵等等人也是一樣,但是蘇系還是經常叫他同志。為什麼會這樣,誰也說不清楚。

  就算平時很少見面,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作為提督好幾個月的蘇夏認得他所有艦娘,不過那麼多寵物還是不太分得清楚了。事實上有些寵物,好像胡滕的三隻鷹,除開她之外其他人都分不清楚。

  他自然認得對方摩爾曼斯克。

  摩爾曼斯克,原美國海軍奧馬哈級輕巡洋艦密爾沃基號。

  歷史上的密爾沃基號在戰爭前期主要在大西洋執行巡邏任務,後出於支援盟友和頂替義大利賠償的原因被租借給蘇聯海軍使用,並命名為摩爾曼斯克號。摩爾曼斯克在北冰洋航線參與了剩餘的戰爭,並作為訓練艦繼續在戰後服役,之後交還給美國。

  遊戲中的摩爾曼斯克雖然擁有改造,架不住屬性和技能都不太強,主要也是輕巡洋艦實在太雞肋了,難得有一個位置,只要有海倫娜就沒有其他人,以至於基本沒有什麼出擊機會。

  最後遊戲中的摩爾曼斯克綁著兩根長長的麻花辮,看起來有些土氣。現在的摩爾曼斯克一頭金髮披散,穿著高領毛衣搭配長褲,看起來十分時尚,不過因為眼罩的關係總是給人一點凶的感覺。

  蘇夏看著摩爾曼斯克拿過他的杯子放到鼻子邊,鼻子皺起來,輕輕嗅了嗅,什麼味道也沒有,於是眉頭蹙了起來,他心慌道:「摩爾曼斯克你幹什麼啊?」

  「什麼顏色也沒有,我還以為同志會喝酒了……這就是水吧。」摩爾曼斯克嫌棄說。

  「是水,有什麼問題嗎?」蘇夏說,他平時喜歡喝果汁,但是今天……沒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就是想喝水了。

  「沒問題。」摩爾曼斯克放下蘇夏的杯子,彎下腰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什麼瓶子,「我推薦生命之水?」

  「那是水嗎?」蘇夏問。

  「怎麼不是水。」摩爾曼斯克理所當然說。

  「你饒了我吧。」在毛子船的面前,蘇夏完全不敢逞能,「下午還有工作,不能喝酒。」

  「你哪來什麼工作。」摩爾曼斯克說,「每天下午就看見你不上班在鎮守府亂晃,廣場、沙灘、海邊堤壩、活動室大樓、商業樓……又或者是哪裡。」

  蘇夏想要解釋,他不是閒逛,正是履行提督的責任,在辦公室努力工作相反是不務正業,剛剛張嘴又閉了起來,他打趣道:「我去哪裡都知道,摩爾曼斯克那麼關注我,是不是喜歡我?」

  很顯然,他找錯對象了,作為毛妹的摩爾曼斯克從來不知道害羞是什麼,只聽見她興奮說道:「同志總算注意到了?我對同志的愛。」

  蘇夏笑了起來,笑他居然會對毛子船採用揶揄對策,真是大失策。

  「同志現在才發現我的心意嗎,真是過分。」摩爾曼斯克已經擰開了酒瓶蓋,「必須罰酒一杯。」

  「不行,真的不行。」蘇夏搶回杯子,「下午真的要上班。」

  「中午不是要休息嗎?」摩爾曼斯克說,「喝一杯酒,中午更容易睡覺,下午倍兒精神,想怎麼工作怎麼工作。」

  「直接起不來了才對吧。」蘇夏沒好氣說,他拿著筷子清理魚肉,海魚的肉裡面沒有小刺,很容易剔除魚刺,吃多了海魚不想吃那些淡水魚了,當然同樣沒什麼刺的鱖魚、黑魚、鱸魚什麼的例外,他嘗試著轉移話題,「摩爾曼斯克,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摩爾曼斯克問。

  蘇夏指了指眼睛,問道:「你怎麼戴著眼罩?」

  「你想看我眼罩下面的眼睛?」摩爾曼斯克又問。

  「嗯。」蘇夏捏著褲子夾起魚肉送進嘴中。

  「一杯生命之水。」摩爾曼斯克討價還價道……

  「算了。」蘇夏直截了當拒絕了,他想起摩爾曼斯克未改前的立繪,花名冊上面也有摩爾曼斯克以前的照片,那是一個青澀、稚嫩的姑娘,「摩爾曼斯克以前不是這樣的吧。」

  摩爾曼斯克端著酒杯送到嘴巴,突然幽幽說:「人總是會變的。就算是我,也有青澀的時候……同志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蘇夏想了想少年時候的他,不由自主笑了起來,隨後輕輕搖頭。

  「不說這個,……蘇夏轉向阿芙樂爾,雙眼下意識眯起來。

  不管怎麼看,阿芙樂爾的胸部都十分有料,但是比起鎮守府四大天王,就不要說碾壓眾生的德梅因,不過平平無奇罷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覺她的胸部十分鼓,圓鼓鼓的,蘇夏繼續說:「我過來是找阿芙樂爾有事的。」

  「什麼事情?」阿芙樂爾問,她的手上當然少不了一杯酒了。

  「今天早上不是讓你負責測試無敵等等人的事情嗎?」蘇夏說,「我想知道她們的實力怎麼樣,有數據了嗎?」

  「提督不知道嗎?」阿芙樂爾奇怪說,她作為蘇系卻喜歡叫蘇夏提督,「齊柏林今天早上找到我,說她來負責這次測試。她沒有告訴提督這件事情嗎?」

  「沒有啊。」蘇夏問,「她為什麼想要負責這次測試?」

  「她說無聊。」阿芙樂爾說,「提督不會怪我隨便把任務交給齊柏林吧。」

  「不會。」蘇夏說,他從來不是規矩那麼嚴的人,只要能夠完成任務就好了,「既然是齊柏林負責測試,那我找時間問問她好了。」

  「齊柏林測試完了自然會把報告交到辦公室。」阿芙樂爾說,「提督等到時候不是看看報告就好了。」

  「等不及了,有點好奇。」蘇夏說,「無敵的戰鬥力如何。」作為G3級戰列巡洋艦的無敵給蘇夏很大的期待,鎮守府從此要多一員虎將了。

  「那就去問齊柏林吧。」阿芙樂爾說。

  「嗯。」蘇夏左顧右盼想去找齊柏林,想了想還是算了。既然坐下來了,那就陪陪阿芙樂爾和摩爾曼斯克,「說起來,阿芙樂爾作為一艘輕巡洋艦,還是有一點戰鬥力的吧,為什麼從來不出擊。」

  「一戰船都算不上真的有機會出擊嗎?」阿芙樂爾說,「輕巡洋艦裡面,除開海倫娜經常有出擊的機會,其他人基本沒有什麼機會吧。」

  蘇夏笑了。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出擊。」阿芙樂爾說,「還不如當教官……本來比起戰鬥,我還是更擅長教育,還有一點存在感。」

  阿芙樂爾在歷史上一度作為訓練艦。

  「好像也是。」蘇夏喜歡吃魚皮。

  蘇夏最終還是走開了,他是真想要陪兩個人好好吃午餐的,架不住她們一直勸酒,果然還是躲開比較好。

  蘇夏現在坐在不懼的對面。沒有特別的原因,單純地因為不懼所在的桌子距離他比較近,據說她不喜歡喝酒,絕對不是因為她明明是一個驅逐艦,一個蘿莉,卻有著十分過分的身材,應該說小毛妹就是小毛妹嗎?

  不懼,蘇聯海軍41型驅逐艦一號艦。

  歷史上的不懼是蘇聯在二戰後設計建造的第一級大型驅逐艦,原計劃設計建造十一艘,但因設計與技術問題最終僅建成不懼一艘船。由於在二戰後設計建造的,理所當然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戰績了,不如說什麼戰績也沒有。

  遊戲當中沒有改造,也沒有技能,不太行,不過立繪絕對頂呱呱。大就是好。

  蘇夏看著不懼,不管怎麼看怎麼可愛,想一想不懼其實可以說少女吧,他問道:「不懼是因為不能喝酒,所以一個人坐嗎?」

  「信賴。」不懼說,「信賴今天和她的姐妹一起吃飯了,所以我一個人吃。」

  「不是一個人。」蘇夏說,「還有提督陪不懼。」

  「嗯。」不懼重重的點頭。

  「不懼明明是蘇系。」蘇夏問,「為什麼不喜歡喝酒?」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喜歡。」不懼小聲說,「喝不慣。」

  「喝不慣就不喝。」蘇夏說。

  「我聽說提督也不喜歡喝酒。」不懼說,作為鎮守府的一員她自然也聽說了的,蘇夏不喜歡喝酒的事情。

  「是啊,我也不喜歡喝酒。」蘇夏說,「不懼,我們一樣耶。」

  「我喜歡喝果汁。」不懼說。

  「我也喜歡喝果汁。」蘇夏好笑說,「我們好有緣啊。」

  蘇夏看著不懼的杯子裡面裝著明黃色的液體,他說道:「不懼的杯子裡面裝的是芒果汁嗎?」

  「那麼多水果裡面,」蘇夏頓了頓,「我最喜歡芒果了。」

  他沒有說謊,那麼多水果裡面他真的最喜歡芒果,只是芒果熱量高,不敢吃得太多了。

  「啊?」不懼拿起她的杯子,「這個不是芒果汁,這是玉米汁。」

  「玉米汁啊……看起來好像芒果汁。」蘇夏感覺有些尷尬,「我也挺喜歡玉米汁的。一般早上喝,代替牛奶和豆漿。」

  「哦。」不懼沒有多想,比如某個人一直試圖和她拉近關係,她看著杯子,「大家能喝酒,唯獨我不能喝酒……我也想要喝酒,像是蘇聯大姐頭那樣。」

  「會喝酒好帥。」不懼憧憬說。

  「喝酒很容易的。」蘇夏說。

  「提督不是不會喝酒嗎?」不懼說。

  「會喝,只是不想喝。」蘇夏說,「不會和不想是兩回事。不懼不要小看我。」

  蘇夏笑著,眼角的餘光發現阿芙樂爾和摩爾曼斯克看著他,他選擇閉嘴。

  蘇夏一直陪著不懼吃完午餐,不懼真的太可愛了,各種意義上的可愛,明明是毛子船卻不會喝酒,明明是驅逐艦小孩子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