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5章 一夫當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紅毛人真的是我父親,但他已經忘記我了,因為他是一代代守路人的綜合體。

  代代太清人,一直有人頂替前一位守路人駐守此地,不使罪孽登天路!

  我心尖抖個不停,眼眶中熱淚長流,鼻子酸澀得厲害。

  我終於見到我的父親了,可他已經忘卻人間事了,他只知道「不使罪孽登天路」。

  黑暗中,藍光消散了,我感覺自己被抽空了,一下子坐倒在地,心裡空蕩蕩的。

  父親是偉大的,但我不希望如此,我不希望他化作一個木偶般的紅毛人在這裡駐守。

  我是自私的。

  我內心有太多複雜的感情了,有太多話想說了,可父親已經忘卻我了。

  我迷茫地坐著,注視著面前的黑暗,什麼都看不到。

  但我知道,父親在看我,我們都是太清人。

  他在黑暗中看我,不願靠近我,或許是不想嚇到我了吧。

  「父親……」我低聲呼喚,想抱抱他,我知道這是找死,因為父親能嚇瘋孤行者,如果我跟他接觸,我會頃刻間嚇瘋,甚至會被他吞噬。

  太清血脈會相互吞噬!

  我不能擁抱我的父親,只能看著他。

  我腦子裡什麼都不去想了,我也不在乎自己上來的目的了,更不在乎天路,我只在乎黑暗中的那個紅毛人。

  我想帶他回家!

  可很快,劇烈的痛苦將我驚醒,我後背竟在腐爛,頭髮也掉了一大把,身上的紅毛在萎縮!

  我身後來了什麼東西!

  那虛無中的可怖存在,走上天路了!

  不及我反應,面前的黑暗中再次亮起了藍光,那是一雙眼睛。

  藍幽幽的眼睛!

  隨後,父親走了出來,他的眼眶不再空洞了,而是閃爍著藍色的眸光,宛如兩盞鬼火。

  他就這麼走出來,緩慢地走過我身邊,一步步走向虛無。

  強烈的空間波動散發,天路上,似有千軍萬馬在退避一樣。

  我雖然什麼都看不見,可腦海里已經有畫面了。

  在斷裂的天路上,必定擠滿了恐怖的詭異,它們趁著父親進入了黑暗中,衝上了天路,試圖跨越天路進入九州。

  它們剛才已經到了我身後,差點令我腐爛。

  可父親一步步走出來,又將它們逼退了。

  父親的腳步堅定沉穩,不急不緩,仿佛一個年邁的士兵,每一步落下都帶著頑強的意志力。

  他什麼都不用做,只是走著。

  空間波動瘋狂退散,可怕的存在已經被逼退了。

  我忍痛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淚,跟隨父親前行。

  由於後背腐爛了,我挺拔的身軀痛得難受,走路也一瘸一拐的,仿佛一個後半邊身子被燒爛了的傷員。

  但我還是跟上了父親,跟著他走到了天路的盡頭。

  準確來說不是盡頭,只是斷裂的切口。

  這裡才應該是天路的起點,此前我走過的天路只是磨鍊道心的地方。

  千古以來,無數人傑都道心崩潰,他們甚至都沒有踏上真正的天路。

  因為天路斷了。

  或許有強大的天驕掠過了守路人,沖入了虛無中,但必定又退了回來,還沾染了罪孽,殘微就是如此被帶出了天路。

  唯有大帝才能踏虛無而去,只有他們才能對抗虛無中的恐怖存在。

  長此以往,在人族的傳聞中,一代代太清人就成了天路上的大魔頭,是他擋住了前路。

  如果不是因為我也是太清人,我或許也會認定父親是大魔頭。

  我看他一眼就會崩潰,嚇得瘋狂。

  也只有這樣的「大魔頭」才能逼退虛無中的恐怖存在!

  我的父親,是真正的罪孽君主!

  看著父親佝僂的身形,我心裡酸澀,但也湧起了自豪。

  父親一人之力,不使罪孽登天路,阻斷了罪孽輪迴,這是何等壯舉?

  如果不是他,或許罪孽輪迴早已開啟了,九州哪裡能平和幾千年?

  我想起了內界東荒海龍冢的夷、想起了第七域的殘微、想起了浩土生命禁區的重合秘境、想起了神龍架的罪孽入口……

  其實,在九州乃至諸多秘境,都有罪孽的痕跡,它們蠢蠢欲動,早已將觸手伸向了萬物生靈。

  只是,萬物生靈中,有人可以對抗它們!

  所以,它們只敢蠢蠢欲動。

  但若天路罪孽進入九州,那罪孽輪迴將正式開啟,無人能抗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