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處理(後續還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沃魯斯克,你這傢伙總不至於還需要我來安慰你吧!?」

  布爾凱索斜著目光看了沃魯斯克一眼。

  誰否認過沃魯斯克作為不朽之王的身份?沒有人。

  只是這個傢伙好像有點太敏感了點。

  「混蛋!」

  沃魯斯克立刻咬緊了牙,發出一連串的嘎嘣聲。

  「既然你不需要我的安慰,那就就快點把你藏起來的東西說出來!

  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告訴我!」

  布爾凱索身上的怒火一閃而逝。

  活在庇護之地上的人類誰能夠過的一帆風順呢?

  李奧瑞克作為一個國家的王都還會遭遇不幸,更何況這些活躍在戰場上的戰士。

  庇護之地裡邊想要安居樂業的夢想從來都不少,但是直到最後也沒有什麼人實現了這種樸素的願望。

  或許烏迪西安還活著的時候有過那麼一段歲月?

  「蕾蔻他們去找巴爾了。」

  卡修斯虛弱的說著,這句話幾乎是立刻就挑起了布爾凱索的怒火。

  雖然布爾凱索總是會憤怒,但這不意味著他就狂躁。

  應該說布爾凱索的脾氣在野蠻人之中算是不錯的那種了,至少是比巴那爾的脾氣好一些。

  「蕾蔻?這個時候蕾蔻去燃燒地獄?

  巴爾不會主動和她動手的,但是蕾蔻去找巴爾有什麼意義?」

  這是一個好問題,因為這些先祖們目前陷入了信息不對等的狀態之中。

  比如布爾凱索尚且不知道庇護之地那邊戰鬥的情況,而先祖們大多也不清楚巴爾和布爾凱索之間的約定。

  關於巴爾捨棄一切的那個約定。

  「還有喬瑞茲。」

  卡爾裘帶著不滿的聲音響起。

  喬瑞茲這貨目前在聖山上的待遇可不怎麼樣。

  當時大傢伙都以為蕾蔻終結了喬瑞茲的存在,但是這會這傢伙跑出來了?

  像是卡修斯這種脾氣的先祖已經變得怒不可遏了。

  「這是在愚弄我們嗎?喬瑞茲不是死在蕾蔻的手裡了嗎?他還存在?蕾蔻騙了我們?」

  寇爾捏著手中的重錘,臉色難看的很。

  被騙這種事情對於誰來說都不是那麼好接受的,尤其是被信任的人給騙了。

  「蕾蔻會愚弄你?蕾蔻沒有這麼無聊。

  要是蕾蔻會欺騙你們,那卡努克總不會!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我都覺得蕾蔻和喬瑞茲上床睡覺的時候,卡努克那個笨蛋可能還在給蕾蔻守門呢。

  就為了防止有不懂事的傢伙聽蕾蔻一家的牆根。」

  歐隆古斯說著帶點顏色的笑話,這話要是傳到了卡努克的耳朵裡邊,那歐隆古斯八成是逃不了一通毒打的。

  多損啊!

  卡努克聽自己喜歡的人和另一個男人的牆根?

  除非他是變態。

  這種東西宮吧老哥都不喜歡,他們只想沖。

  「喬瑞茲?你們確定是喬瑞茲不是維達?」

  海拉伯撇了一眼歐隆古斯,看那表情好像是有點不爽。

  「喬瑞茲和維達到底算不算是同一個人?你們搞的我腦子都有點亂。」

  寇爾蹲在地上的卡修斯邊上,一邊整理著卡修斯的傷勢一邊說著。

  大熊部落的野蠻人大多不喜歡複雜的東西,應該說野蠻人都不喜歡,但是大熊部落放棄了「想明白」這個過程。

  至少聖山上這些大熊部落的先祖之靈是這樣的。

  「先祖之靈不是一成不變的,但那傢伙既然變成了喬瑞茲的樣子,那當時的他就代表喬瑞茲。」

  布爾凱索捋了捋自己的鬍子說著。

  先祖之靈或許能夠說謊,但是對於自己的身份可是沒法隱藏的。

  這群傢伙或許因為什麼時候腦子突然開竅了,就覺得自己最榮耀的時候不是之前的那個,那這傢伙也會變成另外一個時期的樣子。

  比如沃魯斯克這貨要是忽然覺得自己最榮耀的時候是成為不朽之王的那一天,那這傢伙就會立刻變成強壯的模樣。

  而不是這個乾巴巴的慘樣子。

  「你們居然無視我?」

  沃魯斯克還是撒潑。

  這傢伙的腦子大概不大對勁。

  「我早就說了,你這傢伙弄的自己的秘境都變了,早晚會變蠢的。」

  布爾凱索一瞬間生出了嘆氣的想法,但還是壓了下去。

  沃魯斯克的付出無人能夠抹殺,但是變長這種瘋子一樣的情況還是夠讓人頭疼的。

  於是布爾凱索直接把自己的拳頭掄圓了,擂在了沃魯斯克的太陽穴上。

  剛被卡修斯懟了一拳的他可沒有什麼精力去面對布爾凱索的突然襲擊。

  「我那邊的事情幹完了一大半,剩下的本來是該佐敦庫勒去做的。

  但是那傢伙不知道怎麼搞的跑進黑暗靈魂石了。」

  神秘博士的他們原本的打算是把時間之戰直接封鎖在一個片段裡邊,那樣就沒有後續了,也就不會有結果。

  可是誰能想到這一趟過去搞出來了個無限?

  布爾凱索變強了沒錯,但是那個世界也變得亂七八糟起了。

  布爾凱索捏了捏自己的鼻樑,這一連串的事情太糟心了。

  他一會還得去找羅夏,可沒有多少時間放在這些事情上。

  羅夏變成大天使這種事情對於野蠻人來說是個損失,而且這也是一個十分糟糕的訊號。

  變成大天使這種事情要麼是原本代表著這種權柄的大天使隕落了,那些權柄作出了新的選擇。

  要麼就是之前那個大天使故意這麼做的。

  要是後者布爾凱索倒是能夠理解,但那要是前者,這事情就變得麻煩了。

  「之前有兩個天使慌慌張張的出現在了聖山的大門外邊,下一刻又消失了,我想這裡邊的事情因普銳斯絕對清楚。」

  卡爾裘搖頭晃腦的說著,那表情有點欠揍。

  「你不在因普銳斯滾蛋之前說這些,這會說出來是打算讓我從這個世界上無數具有勇氣的傢伙心裡邊找到因普銳斯?」

  布爾凱索有點無奈。

  怎麼這個時候能夠幫上忙的傢伙就沒有幾個。

  雖然他從來沒有想過要依靠這群死人的力量,但是那也不能在需要幫助的時候全在拖後腿吧?

  「好了,先說說沃魯斯克該怎麼處理。

  這傢伙快瘋了,但那也還是上一任不朽之王。別說什麼直接弄死的話。」

  布爾凱索隨口說著,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卡奈那邊了。

  其他人的意見當然不能不聽,但是最重要的是卡奈是個什麼想法。

  「我沒有想法,你要是覺得沃魯斯克得沉睡了,那就這樣做。只不過現在聖山上除了沃魯斯克之外還有誰能夠梳理聖山裡邊的能量?」

  卡奈明白布爾凱索的意思,帶著調侃說著。

  要說力量程度達到沃魯斯克這種水平的,那還有蕾蔻和桑婭。

  但問題是這兩位現在是活著的,總不能走到他們面前說一句:「野蠻人現在需要你們去死,所以拜託你們死一下」?

  「我頭一次覺得人死了還能繼續存在是一個很煩躁的事情,原本我一直以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為榮。

  畢竟這麼多奈非天只有野蠻人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確是挺值得自豪的。」

  歐隆古斯挑著指甲說著話,完全不覺得自己這話有什麼問題。

  這話有什麼問題?

  其實沒有什問題,但就是不好聽還多餘。

  「佐敦庫勒,你什麼時候能從黑暗靈魂石裡邊出來?

  想要讓沃魯斯克的腦子清醒一點,我需要用到卡奈魔盒!」

  布爾凱索這樣說著。

  一邊的歐隆古斯終於放開了陷入狂暴之中的巴那爾。

  這會布爾凱索都回來了,聖山上誰還能違背這位他們選出來的不朽之王的意見?

  即便巴那爾變成了狂戰士狀態也做不到,或許挨一頓打有助於這貨快點恢復神智?

  「哈,不好意思布爾凱索!想要從這個裡邊出去的話我做不到!

  你忘了上一塊黑暗靈魂石裡邊可是封印了全部的地獄魔王嗎?

  七個地獄魔王的力量可不是我能夠媲美的,所以我做不到。」

  佐敦庫勒的聲音一如既往的讓人生氣,更讓人生氣的是這傢伙絕對沒有說實話。

  「你是要我提醒你上一次喬瑞茲進來了然後又出去了的事實嗎?

  還是說你打算用什麼那是我容許的,所以喬瑞茲才能離開的爛藉口?

  我們都很清楚,我要是能夠控制得了黑暗靈魂石裡邊的情況,我也不會非得等到那個能夠繼續庇護野蠻人的存在出現才翻開自己的記憶。」

  布爾凱索有點不耐煩了,雙眼死死的看著正打算衝上來的巴那爾。

  雖然在場的人身上都沒有惡魔的那種氣味,這樣巴那爾陷入狂暴之後也沒有展現出多少攻擊**。

  但是巴那爾這個蠢貨還是狂暴了!

  「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合適,但如果是揍你一頓的話,我想巴爾很願意代勞。」

  布爾凱索說著不怎麼現實的威脅,臉上帶著譏諷。

  「我沒有看錯吧,你這個傢伙居然會微笑?

  我想想,當時你的情緒大多都錯亂了,從那之後你基本上是不會微笑的。

  所以說,你微笑的表情還是在譏諷?」

  佐敦庫勒說著昏渾話,臉色詭異的很。

  「夠了!佐敦庫勒!既然你打算這樣做,那我倒是能夠幫上你的忙。」

  卡奈說話了,他的前半句是對佐敦庫勒說的,後半句則是對布爾凱索。

  卡奈終歸是曾經掌握過一部分知識權柄的存在,要說「辦法」,這傢伙是最多的。

  只不過大多數的辦法都會帶來一些後遺症而已。

  知識就是這樣,只要能夠起到某種效果,那知識之中就絕對能夠找到相應的東西。

  只不過如何作出取捨就是行動者的事情了。

  「要不你把沃魯斯克一起封印到你的腦子裡,反正那傢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見卡奈一面。

  實在不行你就把不朽之王的王座一起扔進去,讓他在王座上醒來。

  到時候他的願望也就實現了?」

  歐隆古斯說著騷話,臉上帶著一些不爽。

  布爾凱索只覺得麻煩,到現在位置他還是沒有搞明白沃魯斯克之前是怎麼讓這些個先祖差點就直接分裂的。

  「那就先等等,反正沃魯斯克短時間內也死不了。

  我就在這,我倒是想看看是誰敢在哈洛加斯聖山上搞事!」

  說完話布爾凱索就直接看向了三先祖。

  「塔力克、科力克,你們和我是老朋友了。所以是不是能夠和我說說你們三個之前在幹什麼?

  難道三先祖的存在還不能讓哈洛加斯聖山稍微平靜一點嗎?」

  「你覺得我像是那種會搞政治的傢伙嗎?還是說你真就忘了庇護之地那邊還在對抗馬薩伊爾?」

  塔力克甩著一張臉說著,順便指了指地上的克雷格。

  這傢伙身上多出來的那個靈魂到現在都沒有被確定身份,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三先祖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做,最多就是「被其他的事情拖住了」這樣。

  「沒了馬道克,你們兩個簡直讓我不想看到!

  你的恥辱之證還沒有告訴你這種避讓才是你的恥辱嗎?

  還有你,科力克!我理解你尊重生命的一切信念,但是先祖之靈在你眼中就跟生命完全沒有關係是吧?

  三先祖可不是那種沒有先知就什麼不能做的傢伙!」

  布爾凱索有點拙略的激將法對於三先祖來說不是很尖銳,但是效果還是有的。

  只是科力克和塔力克早就習慣了布爾凱索這種不疼不癢的激將法,但是卡恩做不到這一點。

  「你這是激將法?還是說你覺得自己的這個辦法很高明?布爾凱索,我告訴你!我一輩子就沒有被挑釁過!」

  卡恩抄著雙劍就走了出來直視著眼前的布爾凱索。

  「三先祖遵循布爾凱索的意志,但是我說的『布爾凱索』不是你!是最初的那位先祖!」

  「最初的先祖隨著亞瑞特聖山的爆炸之後確認失蹤了,隨著桑婭的歸來還能確認他差不多被拉斯瑪拿去和馬薩伊爾戰鬥了,那傢伙基本確認被打報廢。

  那麼現在你是想嘗嘗布爾凱索雙刀的滋味嗎?」

  布爾凱索扭了扭脖子對著卡恩說著。

  劍聖卡恩沒有被挑釁過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傢伙不用挑釁。

  卡恩受不了的東西只有一個,那就是被忽視。

  這傢伙很強,但非要說的話,可能是腦子不大好使。

  布爾凱索在看到關於卡恩故事的時候一直就有一個問題。

  一個戰鬥之中被關於冷靜沉著的戰士是怎麼會想不開在和惡魔大軍擺開陣勢的情況下,他居然一句話都沒有說就直接衝進去的。

  要麼卡恩心機深沉並且高傲的不屑告訴同胞自己的作戰方案,要麼就是這傢伙只是一個沒有表情的鐵憨憨。

  布爾凱索覺得是前者,因為卡恩取代的是馬道克的位置。

  馬道克也是一樣,看上去是個憨憨,但其實比其餘的兩個先祖要精明多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