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袖手旁觀!(4000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章節四點半恢復正常。

  已訂閱的刷新即可,不會重複訂閱。

  梁大現在已經不是純粹的梁大的,比如那個管理武道學院的文道者,就是聯盟派來的人,都在盯著項北飛。

  自己的實力提升得已經夠快了,覺醒系統半年時間,已經是開脈初期,不到一年,就達到了開脈後期,遠遠超出了尋常的SSR!

  這種恐怖的修煉速度,甚至連UR覺醒者都達不到!

  如果讓那群人知道自己的修為速度如此快,恐怕會不顧一切地來找他麻煩。

  所以項北飛必須瞞下來,等突破到煉神期,到時候才真正有自保能力,不懼怕賀才偉這些人——

  並且還能夠出其不意地教訓一頓聯盟那些高高在上的SSR和UR!

  他早就把這個消息傳出去了,在前一陣子還特意在很多學生面前展現了自己開脈中期的實力,這樣一來,可以讓賀才偉放心。

  現在賀才偉絕對會認為當時是駱老出手拍死那三人的,就不敢輕舉妄動。賀才偉等人把注意力放在駱老身上,反而不會去關注修為只有開脈中期的項北飛。

  這樣一來,項北飛就可以偷偷發育。

  等他有修為了,到時候就可以衝出去打團了。

  「原來這樣。」

  這個程度的實力,郭教授還能夠接受,但明顯有些興致索然,他倒還真希望項北飛的修為是開脈後期。

  「那你為什麼要詢問神魂的事情?」郭教授又問道。

  他身上強大的氣息凝聚成一股凌厲的銳氣,悄無聲息地落在了馬開年身上。

  馬開年在看見項北飛的時候,心裡一顫,被項北飛那股可怕的氣息給嚇到。

  項北飛可是傳聞能夠一拳打死開脈後期獨臂蟹的人,他出現在這裡可不是鬧著玩的。

  馬開年定了定神,暗罵一聲,自己好歹是一個聯盟的官員,這小子再有名,也只是一個平民,無權無勢,要怕也應該是他怕!

  「項北飛,大人物啊。」馬開年陰陽怪氣地說道。

  項北飛也不說話,淡漠地瞥了一眼,然後朝孔大明這邊走來,問道:「剛才我看到電話留言了,我爺爺怎麼了?」

  「不知道,他剛才好像不太舒服,所以我就扶他上樓去休息了,現在在樓上。」孔大明說道。

  「明白了,我上去看他。」

  項北飛二話不說,就朝樓梯走去。

  然而馬開年看見自己居然被忽視了,頗為惱怒!

  「哼!到現在連個禮節……」

  「滾!」

  項北飛直接說道。

  「是。」

  馬開年腦袋一懵,接著竟然不由自主地躺下來,真就從地面滾了出去。

  「啊?」

  孔大明和張祥兩人震驚地看著在地面上滾著離開的馬開年,一時間也是完全愣住了。

  馬開年竟然……真就這樣滾了?

  這個變故讓他們都沒有料到。

  「幹嘛要巡邏檔案室啊!誰會閒著沒事做來檔案局偷東西?要我說,哪怕我們一年不來,恐怕也無所謂。」

  周觀懶散地抱著後腦勺,跟在孫忠後面。他對這項工作並不是很感興趣,一路上就在那裡碎碎念。

  孫忠走到三樓後,順著一排排的房間一路巡邏了過去。

  【你巡邏了N級人才審核部門,巡邏值+2】

  【你巡邏了N級人才派遣部門,巡邏值+2】

  ……

  孫忠著重在這個空蕩蕩的房間裡轉了兩圈,又按了下牆壁上的一個按鈕,確定警報無誤才退出了房間。

  【你巡邏了總檔案室入口,巡邏值+5】

  但就在這時,鄭興想到了什麼,趕緊掏出手機給兒子視頻了下,然後問道:「兒子,你上次說自己見過項北飛,你看看這個人是不是項北飛?」

  當初新生比試的時候,各大精英學校的學生雖然沒有到場,但也進行了實況轉播,只要眼睛不瞎的,都能夠認出他來。

  鄭興的兒子雖然是冀州大學的,但也見過項北飛,在看見項北飛的一瞬間,他頓時激動地說道:「是他!就是他!把那個青州大學SSR踩在腳下的天才!爸,你居然見到他了?我的天哪!」

  那可是傳說中的天才啊!

  「你真的是那個項北飛!」鄭興也愣住了。

  自己的兒子放假回家前陣子也跟他提過新生大賽的事情,當時他對項北飛也是十分驚嘆,哪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會如此湊巧遇上了這樣一位大天才!

  片刻後,他很快就回過神來,激動地說道:「他是項北飛沒錯,我兒子是冀州大學的,上次見過他!」

  項北飛暫時把這件事放下,問道:「對了,孔叔,你那附近有房子出租不?我們想搬過去住。」

  「房子?有啊,早就該搬過來了,老爺子一直說要給你存錢做任務什麼的。現在怎麼突然間改變主意了?」孔大明問道。

  「小飛長大了,房子寒酸,會找不到老婆。」項清德嚴肅地說道。

  「哈哈哈,那倒是。」孔大明點頭。

  但是陸洪不同意:「哪會呢!要真喜歡,哪會計較房子?」

  「那也得住個好地方,原來那房子太暗了點。」孔大明說道,「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記得我那層樓就有一戶人家搬走了,就跟我家隔了兩個門號,斜對面,搬過來也好,平時好照應。」

  「那孔叔的餐廳準備什麼時候開業呢?」項北飛又問道。

  獨臂蟹這種荒獸是怎麼出現的,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項北飛目前懷疑的一個人還沒有著落。

  蕭晟!

  那個偽裝成為N級店員的SR,那天在荒獸出現之前,不知道給跑哪裡去了,他想要看看蕭晟還回不回來工作。

  「後天吧!員工也一直在問,話說回來,我得去聯繫那些員工,都歇業這麼久了。」孔大明說道。

  「那我明天去一趟批發市場,食材都斷供了,得重新跟他們商量下。」項清德說道。

  孔大明連忙說道:「不用,項伯,您老歇著,我去就好。」

  「都歇了這麼久了,活動活動,那地方反正我也熟悉,重新開業,店裡的活還很多,很多客人都預約了,等著你開業捧場,你有得忙,明天我去就可以。」項清德擺了擺手,堅持道。

  孔大明拗不過,也只能同意。

  項北飛回到家裡的時候,還特意在客廳的攝像頭前和爺爺交談了一番,把自己搬家的原因說清楚,直接說他現在會賺錢,不想住這裡就好。

  開脈期的武道者,賺錢養活自己不要太簡單。監視他們家的人,只要不傻,去學校打聽一趟,肯定也清楚項北飛當前的修為境界,這個藉口沒人會懷疑。

  這樣一來,對方應該就會找到新家去了。項北飛倒要看看,誰會在他眼皮底下來偷偷安裝監控。

  說完這些,小黑再把攝像頭給屏蔽了。

  爺孫倆晚上一起把東西都給打包起來,還真別說,自己家裡的東西還蠻多。

  「得叫個車來,沒電梯,到時候我們一起抬下去。」項清德在琢磨著怎麼搬家比較省事。

  「東西我一個人來處理就好,爺爺不用太擔心,一邊歇息就好。」項北飛說道。

  「那怎麼行?你一個人哪裡搬得動這麼多東西!爺爺還幹得動,幫你一起抬。」項清德擔心自己這個孫子給累壞,畢竟搬家可是一項苦力活。

  項北飛啼笑皆非:「爺爺,我怎麼總覺得你又忘記了我是個武道者了?」

  「武道者怎麼了?很多武道者搬家不也得請人來?」項清德說道。

  項北飛再次一跺腳,所有已經打包好的箱子都飄蕩了起來,浮在半空中。

  輕於鴻毛。

  把東西的質量變輕,然後用靈力把它們都拖起來。

  項清德驚異地看著這一切:「我都不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項北飛也意識到自己很少和爺爺提過自己的能力,他笑了笑,把東西全部放下,然後又瞥了眼天花板上的攝像頭,說道:「放心好了,以後什麼事情都我來處理,爺爺歇著就好。」

  項清德愣了下,望著項北飛怔怔出神。

  曾幾何時,自己都在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孫子,保護著他的自尊,告訴他積極向上的道理,希望他不要自暴自棄。

  但自從覺醒了系統之後,孫子就像是變了個人,變得勤奮,開朗,現在還是個開脈期的武道者,擁有了保護自己的能力。

  項清德許久才回過神來,笑了起來:「覺醒系統確實是件好事。」

  他才突然間感覺到自己老了,需要被孫子保護了。

  這樣也好,孫子如此懂事,自己看著也高興。

  搬家的事情並不難,尋常N級覺醒者搬家,若是沒有相應的空間類系統,就需要找搬家公司,租個車,花費一筆開銷。

  項北飛不用,讓小黑吐泡泡就可以。

  「小飛現在可是大明星了,將來我們都要靠著你了!」孔大明開玩笑道。

  「當明星是不是很累啊?我聽說要天天去拍各種片。」陸知薇好奇地說道。

  「那可不行!小飛可是要修煉的。」陸洪嚴肅地說道。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小項改口成了小飛,在他的觀念里,項北飛仍然是一個武道者,理應以修煉為主。

  陳秀琴從外面走了進來,笑道:「不瞞你們說,這幾天我都不知道接到多少個經濟公司的電話了,他們知道我認識小飛,一直詢問相關的商業活動,花各種大價錢問小飛願不願意簽約他們公司。」

  「那你怎麼說?」孔大明問道。

  「當然說會考慮的,這種事我哪能做主?還得問問小飛的意見。」陳秀琴笑道。她也沒有答應人家,但也沒有完全拒絕,總歸得給項北飛留個選擇的餘地。

  項北飛沉思了片刻,說道:「我確實需要修煉,沒空拍電影廣告。不過有時間我可以開設一個專欄,專門教大家怎麼擊殺荒獸,不至於讓大家在遇到這種事的時候,手忙腳亂。」

  他需要藉助這個身份,好好地來引導大家。

  陸洪眼前一亮,點頭道:「對,很多平民因為生活在內陸城市,對荒獸概念太淺薄,大部分人都缺少危機意識,你這個想法好。」

  強大的荒獸對武道者司空見慣,但對平民來說,還是很少碰到的,項北飛身為武道者,做武道者的宣傳活動,也是理所當然。

  「那敢情好,我幫你宣傳,身為名人,總需要專精一個方向,你是武道者,就得以武道者的方式來。」

  陳秀琴也算是半個娛樂圈的工作者,她平常接觸的明星多了去了,很清楚營銷該怎麼做。身為項北飛的頭號媽媽粉,陳秀琴很樂意幫助項北飛。

  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項北飛也不需要做什麼,等下學期開學後,去域外荒境做任務時,就隨便拍幾個視頻,很簡單的事情。

  但是話說回來——

  「她真覺得這樣就可以拿著我的名聲為所欲為麼?」

  上次想要利用項北飛的名聲賺錢的人,已經被他給收拾了。

  這次又想著不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張讓他當出頭羊,分明就是故意要把他推到檯面上來。

  聯盟之所以要讓他這樣一位天才曝光,其實用意很明顯。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項北飛是駱老帶出來的!

  駱老和聯盟那邊關係並不好,聯盟的人甚至還很忌憚駱老,因為他們壓不住這樣一個不聽聯盟命令的SR級覺醒者,擔心駱老在梁州大學培養自己的勢力。

  而出了項北飛這樣一個天才,更是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威脅!

  所以他們才要對項北飛下手!

  正常人只要被曝光了,就很難低調下去,走到哪裡就會被人關注到哪裡。

  他們這樣曝光項北飛,等於是強行讓項北飛站到聯盟那邊去,讓項北飛被全九州的人監視著,這樣一來,項北飛幾乎就沒有辦法暗中來和聯盟作對,他一舉一動都在聯盟的眼皮底下。

  到後面聯盟怎麼安排,項北飛就得怎麼配合。

  在聯盟那邊看來,項北飛會成為一枚反過來牽制駱老的棋子,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孤立駱老,監視駱老,削弱駱老的影響力。

  可是慕依晴不會真以為自己會乖乖就範,按照她的想法來行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