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忠誠的麻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陸林北一路追蹤星際遠征軍在趙王星上的節點,沒想到居然會撞見癸亥。

  身為甲子星的首腦,癸亥突然出現在另一顆行星上,而且躲在一家不起眼小公司的伺服器里,消息傳出去,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陸林北的反正是如此。

  「癸亥?」

  「你終於認出來了。」

  「是你本人,還是……分身?」

  「和你們不一樣,我從不使用所謂的分身,我就是我,在哪裡都是我。」

  「你曾經分出一部分代碼,以『趙帝典』的名字週遊各大行星,那算是分身吧?」

  「剩餘代碼一直處於休眠狀態,從未獨立做過任何事情,所以『趙帝典』不是我的分身,頂多算是一次『輕裝出發』。」

  「好吧,你說不算就不算。你現在是甲子星的『系統首席維護官』,屬於首腦級人物,怎麼會悄悄來趙王星?你這樣的行為,會讓許多人意外,也會讓許多人失望。」

  「翟王星的理事長到處偷情,也不見有多少人失望,這種事情,只要官方不承認,不會有多大影響。」

  「好吧,你說沒影響就沒影響。說說你為什麼來趙王星。」

  「現在這種狀態下,我不會向你解釋任何事情。」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將你當成行星首腦對待?」

  「立刻解除網絡限制。」

  「不行,在這台伺服器里,藏著幾千名『玩家』,他們被放出來,又會為非作歹。」

  「你將自己當成趙王星的保護者了。」

  「我不是什麼保護者,只是不願助紂為虐。」

  「好吧,你說不是就不是。至少將我放出去。」

  陸林北沒有回答。

  等了一會,癸亥道:「你還在嗎?」

  「在。」

  「你在想什麼?是在聯繫什麼人嗎?」癸亥十分警惕。

  「我不應該聯繫他人嗎?」陸林北反問道。

  「立刻停止。」

  「給我一個理由。」

  「陳慢遲在嗎?」

  「就在我身邊。」陸林北抬頭看向妻子,陳慢遲也在看他。

  「關竹前告訴你的事情,都是真實的,她在那種情況沒有必要對你撒謊。但是,事情並非不可挽回,陳慢遲的大腦無法恢復原狀,隱藏的程序卻可以刪除。」

  「你能做到?」

  「當然,將人腦改造成為生物晶片的技術就是我發明的。」

  「如果你在細節問題上撒謊,我沒辦法相信你其它的話。」

  「我沒有撒謊,可能有一點誇大。沒錯,在以趙帝典的身份到處遊歷時,我從人類科學家里獲得一些啟發,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重要的是我能刪除陳慢遲大腦里隱藏的程序。我想,你們是在意這件事的,對吧?」

  陸林北又一次看向妻子,示意她不要開口,然後說:「在意,但是刪除程序並非唯一的選擇。」

  「你還有其它辦法?」癸亥雖然使用機器的聲音,嘲笑的意味還是非常明顯。

  「你是甲子星的首腦,也是控制者,將你刪除,不會再有人向甲、子兩城的兄弟姐弟下達命令,那麼我妻子大腦里隱藏的程序,將永遠不會被激活,沒錯吧?」

  癸亥沉默一會,「你不會這樣做。」

  「嗯,我可以這樣做,但我不會做,你也一樣,你可以刪除我妻子大腦里的程序,但你未必會做。」

  機器的笑聲像是一段失真的鼓點,癸亥笑道:「我明白問題在哪了,咱們之間還沒有建立互信,所以『可以做到』的事情都沒有意義。」

  「就是這個意思。」

  「我的情況比較急迫,所以由我先來,我願意回答你最初的問題為什麼我會來趙王星?原因非常簡單,因為我察覺到威脅。王晨昏和枚利濤正在進行你死我活的激烈鬥爭,關竹前和農星文也都各有異心。」

  「他們的目的都是要爭取你的『專寵』。」

  「我知道,所以一直以來我默許這種鬥爭,遺憾的是,他們顯然將默許當成了鼓勵,斗得越來越激烈,產生的影響也越來越不可控,即將威脅到我本人。」

  「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這就是人類,情緒高於理智,看上去最講邏輯的人,偶爾也會意氣用事。但我需要他們,在我與人類之間,一座牢固而可信的橋樑必不可少。」

  「只要你做出選擇,這場鬥爭立刻就會結束。」

  「與融合人不同,普通人類需要優勝劣汰,在結果顯露出來之前,我不會做出選擇。我來趙王星,是要監控他們幾個人的行動,禁止他們再做出格的事情,關竹前向你透露信息,就是一種出格之舉。」

  「她是為了威脅王晨昏和枚利濤,讓他們不敢對我輕舉妄動,順便也能救下她自己,她沒料到農星文會突然發動一場戰爭。」

  「這場戰爭尤其出格。」癸亥的機器聲適合表現嚴厲的語氣,「完全不在我的計劃之內,農星文最初遞交的計劃里,也沒有這部分內容,恰恰相反,他向我保證說只是用來搜集情報,絕不會捲入戰爭。」

  「看去他在將戰爭引向翟王星。」

  「根本沒用,他的嫁禍之計極為幼稚,完全不符合邏輯,只對普通人類產生一些影響,各大行星官方早已看穿他的計謀,通過非正式渠道向甲子星提出問詢與抗議。我不想發動戰爭,你明白嗎?融合計劃足以實現我的偉大宏願,用不著戰爭。」

  「現在用不著。」陸林北糾正道。

  「誰也不能精準預料未來,即便是最強大的計算機,也只能分析出一個大勢,我不想要戰爭,但是未來的某一天,可能會有某顆行星以為能用戰爭阻止我的計劃,到時候,我必須採取自衛手段。」

  「但是你曾經計算出我會在八到十五年之內成為重要人物。」陸林北微笑道。

  「這也是大勢,計算的過程非常複雜,準確率很高,還有至少四年時間,所以不必著急,咱們都能看到那一天。」

  「只要我別死在你的某名下屬手裡。」

  「我來趙王星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將他們控制住,在我的控制之下,他們絕不會對你動手。」

  「嗯,這正是關竹前透露機密的用意。」

  「她不應該透露,我會及時出手。」癸亥又一次變得嚴厲,「她的泄密行為已經成為一種意外的變數,將會影響到計算結果的實現。」

  「先不說關竹前,農星文為什麼要發動這場戰爭?他是怎麼向你解釋的?」

  「他沒做任何解釋,我還沒有抓到他。」

  「他是融合人,居然能逃出你的掌握?我聽說拋去身軀之後的融合人,更容易受到你的操控。」

  「本來應該是這樣,可農星文得到外人的幫助,能夠阻止我的連接,這也是我要調查清楚的事情之一,如果農星文選擇背叛,我會讓他付出代價。」

  「還有王晨昏和枚利濤,他倆看上去斗得很激烈,卻在對付我們三人時,選擇聯手。」

  「那不是聯手,而是互相嫁禍。他們兩人分別向我做出解釋,誰也不想承擔直接殺死你們三人的責任,試圖推給對方,結果就是猶豫不決。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否則的話,甲子星的整個情報系統將會陷入內耗。」

  「擁有太多忠誠的下屬,也是個麻煩。」

  「除了農星文,其他人的忠誠無需懷疑,所以這只是小麻煩,我會解決,但你不要攔在路上,農星文將你引到這裡,分明是別有用心,我現在對他的懷疑已經遠遠多於信任。」

  「確實很可疑,他為什麼要暗殺我妻子?」陸林北將最重要的問題放在最後,以免一開始就遭到拒絕。

  「我也無法理解,通過計算,我推測有兩種可能:一是故意破壞我的計劃,二是引誘你來這裡。現在看來,第二種推測可能性更高一些,不過在他的計劃里,應該是你不顧一切地進入網絡,突然發現我的存在,立刻與我展開你死我活的戰鬥。事實卻是他低估你了的意志,想不到在妻子遭到生命威脅的情況下,你仍然拒絕進入網絡,而是採取最笨拙的方式,帶著微電腦來到這裡。你們是怎麼來的?開車?步行?」

  「開車進城,然後步行來公司。」

  「你的笨拙與緩慢,破壞了農星文的計劃,你不需要在幾毫秒之內做出決斷,有充分的時間與我交談,這肯定不在農星文的預料之中。」

  「農星文的目的是什麼?取代你成為甲子星的首腦嗎?甲、子兩城的兄弟姐妹不會接受他,對吧?」

  「當然不會,農星文如果真的抱有這樣的目的,那就太愚蠢了,因為他明知道這不可能。我推測他是在兩邊下註:如果我擊敗你,這就是引你入彀的計劃;如果你擊敗我,這就是他向翟王星投誠的表示。」

  「詭計多端。」

  「這就是農星文,總是讓人低估,但他也會低估別人,導致計劃出現偏差。」

  陸林北看向妻子,「我現在相信你了。」

  「你應該相信我,我向你做出保證,等我解決趙王星上的問題,回到甲子星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陳慢遲大腦內隱藏的程序刪除。」

  「非得等到那個時候?」

  「很遺憾,刪除程序需要一次大腦連接,趙王星上的融合人數量不足,而且已經不值得信任。」

  「我妻子也要去甲子星?」

  「可以不去,只要網絡環境穩定,不會突然中斷,就能實施遠程連接。這是我以甲子星系統首席維護官的身份做出的保證。」

  陸林北開始操作微電腦,「我會停止運行兩條最嚴密的程序,憑你的本事,應該可以出來,其他人不行,必須等到戰爭結束,才能將他們釋放。」

  「我來這裡只是為了等候農星文的出現,與其他人毫無關係,那些『玩家』隨你處置。」

  兩條程序暫時中止運行,微電腦的追蹤程序顯示癸亥迅速離開伺服器,代碼開始消散,在網絡里,他自有辦法隱身。

  當代碼只剩下不到一成時,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完整代碼,類似的現象重複了九次,代碼終於完全消失。

  陸林北愣住了,不明白癸亥是已經隱身,還是被刪除。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