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印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符文陣列的焦點慢慢聚焦到了琥珀身上,讓剛從懵逼狀態醒過來還沒幾秒鐘的她瞬間又回到了懵逼狀態。

    「這啥玩意兒啊?」琥珀瞪著眼睛指了指自己,緊接著便下意識地往旁邊蹦了兩步,「哎等等你這玩意兒出什麼問題了……這怎麼還跟著跑呢!」

    幾道柔和的光束跟著琥珀蹦來蹦去的方向不斷改變著指向,始終穩穩地指在這個暗影突擊鵝身上,彌爾米娜在短暫的錯愕之後終於反應過來,她以異樣的眼神注視著仍然在附近蹦來蹦去試圖躲避的琥珀:「……這是我設置用於檢測暗影傾向神性力量的符文,現在它檢測到了。」

    「暗影傾向……神性力量?」琥珀終於停了下來,她之前顯然走神沒聽,以至於此刻格外驚訝,「我身上?所以你這東西果然是壞了……」

    她後半句沒說完就自己停了下來,顯然也是知道由曾經的魔法女神親手布置下來的術式出問題的概率有多低,旁邊的高文則以格外嚴肅的眼神看著她:「這些符文並非一開始就指向你的你剛才都做什麼了?」

    「我?」琥珀皺起眉頭,努力回憶著那些不知為何在腦海中格外模糊的、片刻之前的記憶,她現在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倒下時發生的事情,然而關於倒下之前那幾秒鐘的情況,似乎仍有模糊的印象如沙地上的淺痕般淺淺地印在她的頭腦中,在努力回憶了半天之後,那些輕淺的痕跡終於漸漸清晰了起來,她不太肯定地皺著眉,「我記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道影子突然從眼前飛過,然後我就伸手想抓住它……就像這樣……」

    她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眼前一揮,像是要演示似的,而下一秒,高文便看到空氣中突然浮現出了一條灰白色的「印痕」就如空間本身被染上了某種顏色,那道痕跡突兀地出現在那裡,並被琥珀牢牢地抓在手中。

    現場陷入了幾秒鐘的寂靜,直到琥珀第一個打破沉默:「……媽耶。」

    周圍空氣中漂浮的符文陣列頓時發出了比剛才還要明亮的輝光,所有光束都聚焦在那道灰白色的印痕上,不過現在不需要這些符文的指引高文等人也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目瞪口呆地看了這個暗影突擊鵝幾秒鐘之後,高文終於嘴角抖了一下:「你怎麼什麼都往兜里順啊……」

    「這是往兜里順的問題麼?!」琥珀自己也被嚇了一跳,她一邊抓著那根仿佛青煙般沒有任何重量卻實實在在被自己抓在手中的灰白印痕,一邊瞪大了眼睛,「我也不知道這怎麼回事啊……我真的就是隨手一抓,然後發生的事兒就完全不記得了你們看見蒼蠅從眼前飛過不也得揮揮手麼!」

    「我頭一次聽到還可以這麼形容從神明手中竊取力量的過程,」彌爾米娜揮手撤去了那些符文陣列,她居高臨下地注視著琥珀,認認真真打量了好幾遍之後才若有所思地開口,「這顯然是夜女士殘留在逆潮神屍中的一絲力量……或者氣息,但現在它已經轉移到了你身上……有什麼特殊的感覺麼?比如聽到或者看到什麼?或者腦海中有多出什麼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和知識麼?」

    「完全沒有啊。」琥珀使勁晃著腦袋,她這時候已經稍稍冷靜下來,轉而開始好奇地看著被自己抓在手中的那道灰白印痕,在發現這東西既不燙手也不鋒利之後,她甚至開始饒有興致地把它像根皮帶一樣甩來甩去,又伸出另一隻手抓住印痕的另一端使勁朝兩邊拽著,把它一下子拉長了許多,再朝著遠處一鬆手,那印痕便跟脫手的皮筋一般被繃出去好遠然後又飛快地回到了她手中。

    這皮的不行的操作讓現場正嚴肅著的高文和兩位昔日之神目瞪口呆阿莫恩那張鹿臉都露出了錯愕的模樣。

    最後高文終於沒忍住一巴掌拍在這貨肩膀上:「我們這兒正嚴肅分析呢,你就這麼玩起來了這合適麼?」

    「哦哦,你們說,你們說,」琥珀激靈一下子反應過來,趕緊縮了縮脖子,「我剛才就是測試一下這東西的性質……」

    「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從夜女士那裡『竊取』到東西了,」阿莫恩輕輕咳了兩聲,如水晶熔鑄般的雙眼注視著琥珀手中的灰白印痕,「上一次是暗影沙塵,這一次是暗影印痕……我總覺得這仿佛是某種……逐漸推進的『進程』,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個感覺?」

    琥珀那沒心沒肺的表情瞬間僵住,兩隻尖尖的耳朵也一下子支棱起來:「你……你這麼一說我怎麼感覺心裡有點發毛……」

    「你和夜女士之間存在聯繫,這是之前就顯而易見的事實,」高文看向琥珀,表情格外嚴肅,「但現在看來,你和祂之間的聯繫可能比我們之前想像的還要深,而且這種聯繫……似乎會隨著時間或某種外部刺激因素而加深。現在我們還看不出這種聯繫是好是壞,但和神明走得太近……向來不是什麼安全的事情。之後對逆潮的殘骸研究你就不要參與和靠近了,畢竟我們現在也沒法確定這上面是否還殘留著更多的『暗影力量』。」

    事關身家性命,琥珀瞬間由莽轉慫,腦袋點的飛快,一旁的彌爾米娜又緊接著開口:「現在看來,不管是暗影沙塵還是這道印痕都沒有對你造成什麼負面影響,這些『暗夜權柄』在落到你手上之後似乎都發生了某種形式的……『無害化』,但你仍然要萬分注意,一旦發現這兩樣力量有什麼變化或者你自身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們。」

    彌爾米娜用非常委婉的方式說出了神明權柄落到琥珀手上之後就會變成山寨狀態的事實,但後者這時候顯然也沒心情在意這點細節,她低頭擺弄著那道被自己輕飄飄握在手中的暗影印痕,一邊無意識地把它在胳膊上繞來繞去一邊念叨著:「說是這麼說,但一直這麼著也不是個事啊,要是能知道夜女士到底想幹什麼就好了,或者起碼知道她的神國在哪……」

    「這件事現在恐怕只能比之前更加困難,」高文搖了搖頭,「哨兵已經被消滅,那艘能夠在神國之間巡航的飛船也已經被徹底摧毀,現在除了戰神的神國之外,我們已經沒辦法再靠近並觀察任何一個神明國度,更不要說夜女士的領域……」

    「現在,我們只能寄希望於你手中這些源自夜女士的『力量殘留』,」彌爾米娜的聲音從上方傳來,「理事會那邊還在研究你之前召喚出來的暗影沙塵,但始終沒什麼進展,現在你又多了一份『暗影印痕』,希望它能給目前陷入僵局的研究帶來一些突破如果能夠通過這些殘留力量建立和夜女士之間的聯繫,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

    「也只能這麼著了,」琥珀無奈地嘆了口氣,饒是平常有著沒心沒肺的性格,她這時候也感受到了頗大的壓力,「如果能跟開啟戰神國度一樣打開一扇通往暗夜領域的大門就好了。」

    說著,她放開了手,那如煙般飄忽不定的灰白色印痕隨即一點點消散在空氣中但她仍然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這股力量並沒有離開自己,而是……以某種無法被感知的方式縈繞在自己身側。

    她撇了撇嘴,琥珀色的眼睛中倒映著清冷的星輝,星輝靜靜地籠罩著這片夜色,不知為何,一種古怪的「虛幻」感在此時浮上了她的心頭,那感覺就仿佛整個世界都變得不再真切,變得仿佛是一個隔著濃霧的夢境亦或者,她自己才是那個虛假的迷濛。

    高文拍了拍琥珀的肩膀:「別想那麼多。」

    星輝似乎稍微溫暖真實了一些。

    ……

    在這之後,塔拉什平原在平靜中度過了兩日,火月47日,戰爭結束的第三天,規模龐大的撤軍行動以及一系列善後、交接活動終於正式開始。

    這場戰爭將深遠地改變整個世界的走向,可以預見的是,不管是為了重建廢土,監控污染消退,還是為了維護局勢穩定,確保各國利益,聯盟都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保持在塔拉什平原及阻斷牆沿線的一定駐軍規模但聯盟顯然不需要把所有的主力兵團都留在這片土地上。

    在遠離文明疆域的地方維持這麼大規模的軍團是一項沉重的負擔,這場存亡之戰從去年打到今年,其戰爭烈度和規模早已超過了歷史上有記錄的任何一場戰爭,許多底力較弱的國家早已不堪重負,而哪怕是像提豐這樣的老牌強國,也經不起這麼驚人的消耗,考慮到各國經濟和社會運轉急需恢復正常,在聯盟高層的一次線上會議之後,除必要的留守部隊之外,各線主力軍團開始了浩浩蕩蕩的撤軍,數以百萬的凡人軍隊開始有序撤出塔拉什平原。

    深藍之井北部,前線指揮部內,高文正站在窗前看著外面忙忙碌碌的景象,第二批撤離的部隊正在基地中集結,這裡面包括塞西爾自己的士兵,也包括來自聖龍公國的龍裔士兵和來自塔爾隆德的遠征軍士兵。

    一些塔爾隆德遠征軍戰士在開闊地上變化成了巨龍形態,他們正在將翅膀垂至地面,讓人類士兵將各種物資搬運到其背上,另有一些龍裔戰士則在不遠處討論著返航時的飛行順序他們打算接力馱著戰友們直接飛回去。

    「……真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他們就彼此熟悉並適應到了這種程度……」菲利普的聲音從旁傳來,「人類,巨龍,龍裔,還有其他戰線上的精靈,矮人,獸人……短短几個月前,很多士兵還根本沒接觸過『異族』,但現在他們已經能如此自然地相互幫助了。」

    「戰場如同熔爐,會將來自天南海北的『鑄錠』熔鑄為一體,沒有任何一種交流的效率和效果能超過在戰場上互相掩護所帶來的情誼,」高文帶著一絲感慨低聲說道,「某種意義上,我們應該感謝這場戰爭它證明了聯盟存在的正確性和必要性。」

    菲利普點了點頭,緊接著仿佛突然想到什麼,不由得笑了起來:「看到這些正在整軍回國的部隊,我想起今天早上接到拜倫的通訊,他怨念似乎很大他的寒冬號和整支帝國海軍還得再繞大陸半圈回去,等他回家怕是都快到秋天了。」

    「……希望他除了抱怨之外別忘了還有帶給豌豆的禮物,」高文笑著搖了搖頭,隨後望著窗外輕聲感嘆,「……凱旋的將士紛紛返回國內,這將切切實實地讓處於高度緊張狀態的社會慢慢恢復常態,到時候少不了需要軍方出面再配合宣傳部門做一些宣傳引導工作,你要有準備。」

    菲利普一聽這個頓時面露苦色:「陛下,我……實在不擅長這個,面對記者說場面話這種事,要不您等拜倫回國再說?他的臉皮比我適合幹這個……」

    「拜倫?先別說他還得繞大陸半圈才能返回北港,就你覺得他是個適合『說場面話』的人麼?」高文看了菲利普一眼,「就你了,挺合適的,正好你也該露露臉,說不定還能多吸引一些姑娘們的目光你也老大不小了……」

    菲利普:「……」

    事實證明,他這性格是真的不適合接高文的下茬兒。

    不過好在高文也就是隨口一說,菲利普自己同時也有很多工作要做年輕的將軍很快便帶著尷尬窘迫逃也似的離開了房間。

    高文自己又在窗前站了片刻,直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出現在房間中,他才收回望向窗外的視線,看著那個正在從暗影裂隙中跳到地上的嬌小身影。

    「……說真的,你不考慮平常儘量用正常方式趕路?」他看著琥珀身邊縈繞的暗影氣息漸漸消退,不由得說了一句,「稍微減少一些對暗影力量的接觸……」

    「我還真想過,但覺得這沒什麼用,」琥珀攤開手,一臉無奈地說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特殊性,剛鐸帝國製造的『人造人36號』嘛,我的『內在』本就是暗影界的一部分,哪怕是平常吃飯睡覺喘口氣,我都在不停地與暗影力量建立聯繫,這不是平常少用幾次暗影步就能影響的。」

    在暗影領域,琥珀是毫無疑問的專家,高文知道自己的判斷肯定比不過這個鵝自己的感覺,所以他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詢問起正事:「各處回復如何?」

    「大部分回復都到位了,提豐皇帝羅塞塔和貝爾塞提婭女皇準備親自過來,其他國家也表示會儘快安排代表基本上領袖能親自出場的都是親自來,還有一些國家的軍政首腦幹脆就已經在塔拉什平原了他們跟你一樣,也是『御駕親征』來的,」琥珀一邊說著一邊順手拿起了旁邊的水杯,「咕咕咕」灌了幾大口之後才接著說道,「感覺會是一場不亞於112會議的盛會啊……」

    「塑造世界局勢的盛會嘛,」高文笑了起來,「該有的總會有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