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帥,將,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三月。

  屯門,龍門路高級修養中心。

  高爾夫球會場。

  「港島商政兩屆的要員,都喜歡打高爾夫。」

  「高爾夫打得好,機會就多,有時候你破案再多,上面不一定能記住你。」

  「相反,陪領導打幾場高爾夫,把領導陪高興了,或許能被刮目相看,所以很多人將打高爾夫,視為終南山捷徑。」

  老岳父一身白色運動服,戴著鴨舌帽,大肚便便的向呂澤告說道。

  呂澤背著球桿,走在老岳父身邊。

  說實話,老岳父什麼都好,權謀,資歷,家勢,能力,全都是上上之選。

  就是身材有些走樣。

  記得剛跟關清卿戀愛時,老岳父胖是胖了點,但是也不算特別胖,也就跟肥貓差不多。

  現在倒好,比幾年前又胖了一圈,看著跟相撲運動員一樣了。

  「你這個臭小子,腦袋裡又在想什麼,眼神這麼怪?」

  在呂澤面前,關副處長沒有多少威嚴。

  一個女婿半個兒,老岳父沒有兒子,呂澤對他而言不只是女婿,也是關家派系的傳承人。

  「爸,你該減肥了,二百多斤的警務處長,恐怕是港島建港來的頭一份,看到你這大肚子,民眾怎麼會信你能抓賊?」

  呂澤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

  「你以為我不想啊!」

  老岳父一臉嫌棄,摸著大肚子說道:「人到中年萬事休,身材走樣不是很正常?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身材比李曉龍還好,哪想過會有今天。」

  說完看向呂澤,嘴裡嘖嘖有聲:「你也要注意了,說不定二十年後你比我還胖。」

  呂澤看了看老岳父,又看了看自己,嘀咕道:「那我就不活了!」

  「你說什麼?」

  「我說那我就多活動。」

  呂澤放下肩上的高爾夫球包,取出球桿遞給老岳父,隨口問道:「聽說李副處長又去了英格蘭,這兩月他去三趟了吧,選票還沒拉夠?」

  「鬼老那邊有了分歧。」

  「一部分人認為,警務處長的位置既然要讓給華人,就該退的漂亮。」

  「李樹堂再當一屆警務處長又有什麼用,能改變97回歸的事實嗎?」

  「既然改不了,就要學著接受,沒必要為個警務處長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老岳父揮了揮桿,找了找感覺:「你說李樹堂聽到這種話怎麼坐得住。」

  聽到這樣的話,呂澤點頭道:「李家與英皇派走的太近了,他和鬼佬的親近關係,讓他收穫好處的同時,也在讓他遠離了華人警員。」

  「下面的人議論紛紛,很多中低層警員認為李樹堂上台的話,接下來的幾年一定還是鬼佬把持重要崗位,上層沒有華人警員的發展空間。」

  「放到以前,鬼佬不會在乎普通警員的感受。」

  「現在不行了,港島一定不能出現騷亂,不然可能會引得提前回歸。」

  「別人不知道,咱們一清二楚,羊城的部隊就駐紮在南山區,如果有需要,半小時就能登錄港島,誰也不敢讓77年那樣的警隊暴動再次上演。」

  1977年,廉政行動進入高峰。

  前後有三百多名警員被捕,近兩千人被約談。

  眼見形式越加嚴肅,上千警員衝擊廉署,打砸廉署辦公室,焚燒檔案。

  此次暴動造成多人受傷,多人死亡,警隊指揮體系陷入癱瘓。

  那時,港島還在紅毛鬼的統治下,回歸事宜未定。

  放到現在,你看看炎國那邊會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說不定就要以此為藉口提前收回港島了。

  「如果這次李樹堂贏了,你是不是要來一場警隊暴動?」

  或許是察覺到了呂澤話語中的戾氣,老岳父球也不打了,拄著球桿問道。

  呂澤搖頭:「我沒有那麼傻,可這世界上聰明人多,傻瓜也不少,有時候不是我們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

  「警隊內不滿意李樹堂的人很多,認為他是紅毛鬼的走狗。」

  「沒動靜,是對今年的選舉滿懷信心,認為你能上位,把李樹堂壓下去。」

  「這個目的如果不能達成,壓抑的火山就會爆炸。」

  「起因都不用找,很多鬼佬沒什麼能力,只因為他是鬼佬才能騎在眾人頭上。」

  「只需要一點小衝突,比如一兩個受到鬼佬欺負,站起來反抗的底層警察,就能演變成全面的英、華警員衝突。」

  老岳父半眯著眼睛,好似在思考這種衝突的可能性。

  片刻後,他甩了甩手上的球桿,輕描淡寫的說道:「真有這樣一天,你可以看,但是不能參與。」

  「一點都不行,不然只要做了,就沒有不透風的牆。」

  「到時候,不但鬼佬容不下你,炎國那邊也容不下。」

  呂澤一聽就笑了:「我又不傻,只要有這種衝突,最後得利的肯定是我們。」

  「我們什麼都不用作,等到混亂後出來主持大局就行了,腦癱才會親自下場。」

  老岳父沒說話,而是換了個話題:「老黃向我告狀了,說你和他的掃毒組長走的很近,開玩笑說,自己新娶來的小媳婦和別人跑了。」

  「哪有那麼誇張,都是警隊內的同事,吃個飯不是很正常。」

  呂澤矢口否認。

  老岳父也沒在意,繼續道:「之前掃毒一組的馬昊天你知道吧,就是指揮佛泰行動的那個。」

  「老黃想把人留在掃毒組,只做降級處理,但是沒能如願,現在人被調去了公共關系科當文員。」

  「馬昊天這人,是老黃一手提拔上來的。」

  「回頭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幫著把馬昊天調回去,讓老黃欠你個人情。」

  呂澤點點頭。

  說實話,他並不是很看中黃文德的人情。

  黃文德五十多歲,距離退休沒幾年了。

  反倒是馬昊天這個人,看過掃毒的人都知道這是一位能人。

  佛泰行動失敗,並不全是他的過錯。

  相反,要不是他的隨機應變,行動過程中還要多死幾個。

  他是一名合格的小隊指揮官,有指揮行動,布局全局的能力。

  要不是出了這碼事,過幾年等老黃退下去,他便是接替老黃,成為緝毒科負責人的首要人選。

  現在嘛。

  扛著口大鍋,從總督察一下擼到了見習督察,還被丟在了公共關系科,看上去是沒什麼前途了。

  不過不要緊,下崗還能再就業,擼下去也能慢慢升回來,就看有沒有人賞識你。

  有機會,呂澤還真想見見他。

  從能力來說,馬昊天比何定邦,苗志舜這些人更有培養價值。

  馬昊天可以為帥,統籌全局。

  何定邦和苗志舜,更多是一軍主將,負責某個部門。

  至於凌靖,彭奕行,陳家駒這些人,在他看來連做大將的能力都不具備,最多是個先鋒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