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直面六階之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隨著唐瑜玉指連彈,婁轍與戴憶空二人均在水靈光霧之下灰飛煙滅。

    望著黃宇消失的位置,唐瑜真人稍加思忖,凌空朝著本源聖器以及洞天界碑一點,這兩尊聖器便各自回歸到了原本的位置所在,而後身形一晃卻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天湖洞天之中,當唐瑜真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卻已經來到了撐天玉柱原本所在的水域附近。

    然而剛剛出現在湖面之上的唐瑜真人卻是面帶詫異的感知著身周的虛空,不由的怒極而笑道:「洞天之力?有意思!居然能夠連本真人都攔截下來!」

    唐瑜真人在洞天秘境之中穿梭,原本是直接衝著撐天玉柱所在的方位而來的。

    然而當她的身形在虛空之中穿梭之際,卻突然受到了一股洞天之力的干擾。

    饒是唐瑜真人乃是六階真人,居然也無法在維持穿梭過程當中身周空間的穩定,不得不中斷了穿梭,在距離撐天玉柱的真正位置尚有十餘里的時候現身而出。

    然而此時的商夏藉助撐天玉柱所能夠調用的洞天之力,能夠做到的也就僅僅如此了。

    只見唐瑜真人一步踏出,身形便已經侵入商夏藉助洞天之力所能夠掌控的範圍之內。

    藉助洞天之力的五行本源頓時在唐瑜真人的身周演化出一道道閃爍著五行五色本源的大磨,以五行本源鑄就的磨盤艱難的交錯運轉,試圖磨滅唐瑜真人身周所籠罩的天地之力。

    唐瑜真人身周的虛空不斷的變幻、扭曲、龜裂、破碎、湮滅,然而當她停下身形之際,卻突然發現剛剛她那一步所前進的距離居然僅僅百丈有餘!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那個隱藏在暗處,極有可能已經將三大聖器中的撐天玉柱煉化認主的老鼠,居然已經真正擁有了干涉,乃至於與六階真人對抗的手段!

    此人究竟是誰?

    唐瑜真人心中雖有惱怒,但好奇的心思在此刻反而更加占據了上風。

    她可以篤定此人決然不可能是岳獨天湖的弟子,以此人目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他或者她的修為至少也當在五重天大成之上。

    如若岳獨天湖還存在這般修為的武者,在封山這幾年當中,恐怕此人早就已經嘗試藉助宗門先祖們的遺澤衝擊六重天了,又何必等到現如今這般山窮水盡的境地?

    那麼想來也決然不可能是浮空山的人了。

    擁有這般底蘊積累的五重天高手,即便是在浮空山這般洞天聖宗也是難得一見,縱使崇山真人捨得將此人當成棄子,恐怕崇虛真人也不會答應!

    如此一來,此人的身份可就很是蹊蹺了!

    難不成此番除去浮空山的人之外,尚有其他勢力的棋子也跟著潛了進來?

    錦繡天宮?

    似乎可能性不大,在這個時候也沒有理由這麼做!

    想到這裡,唐瑜真人反倒不急著破去此人的阻礙了,而是伸手從身周瀰漫的水靈光霧當中摘取了一顆露珠,朝著虛空當中一彈而沒。

    片刻之後,一道身形出現在天湖洞天當中,並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唐瑜真人的面前。

    「拜見唐真人!」

    費股不敢直視唐瑜真人真身,垂下的目光朝著眼前的真人深深作揖。

    唐瑜真人淡聲道:「不必多禮!我且問你,此番潛入山門的浮空山一行武者共有幾人,分別是誰?當中可還曾發現有其他陌生武者潛伏?」

    費股有些愕然的抬了抬目光,然而瀰漫的水靈光霧瞬間便要化作寒意侵入他的雙眸之中,嚇得費股連忙將頭壓得更低了:「屬下等一行六人闖入山門,分別是婁軼、婁轍、單雲朝、黃宇、屬下自己,還有一位黃宇從星原城找來的破陣大師商見奇,此外還有一位浮空山早年潛伏下來的內應,除此之外,屬下並未發現其他人等。」

    「破陣大師?」

    唐瑜很快便將費股所說之人分別對號入座,最後便只剩下這位星原城來的「破陣大師」不曾見過,於是問道:「此人破陣手段如何?」

    費股想了想,道:「神乎其技!婁軼和婁轍的身上應當有著崇山真人留給他們用來破陣的手段,然而因為這個商見奇,二人身上的手段幾乎無所動用。」

    「哦?」

    唐瑜聞言目光一亮,點了點頭道:「此中已然無事,你可自行決定去留,是返回錦繡天宮,還是留下來在本真人手下做一任長老?」

    費股聞言頓時面露掙扎之色,但最終仿佛下定決心一般,神情頓時一正,道:「回稟真人,在下若供真人驅策!」

    「為何?」

    唐瑜真人面露異色問道。

    費股想了想,不敢有絲毫隱瞞道:「在下雖出自錦繡天宮,然則天宮傳承多利於女子,在下縱使立下大功,卻也未必能得天宮全力扶持。相反,真人入主岳獨天湖,而今正是大展宏圖之際,在下自然願附驥尾,況且岳獨天湖的傳承並無男女之分。」

    唐瑜真人聞言頓時發出一聲脆笑,道:「好好好,既然你願意留下,那便專心為本真人做事即可,本真人自然也不會虧待於你。至於錦繡天宮那裡,由本真人向蘇師姐那裡討一個人情,想來蘇師姐也不至於不願割愛!」

    費股聞言頓時心中一喜,面上浮現感激之色,道:「多謝真人,還是真人想得周到!」

    唐瑜真人「嗯」了一聲,伸手一拂,一枚銅環便飛向了費股,道:「這枚錮虛環想來你並不陌生,此物現在歸你了,且去洞天之外為本真人將其餘武者安撫下來,待本真人了卻洞天中一應雜事之後,再與岳獨天湖宗門上下細細分說清楚。」

    費股雙手捧著原本屬於婁軼的那枚銅環,他曾親眼見識過此銅環的威力,心中自然歡喜,大聲道:「唐真人,不對,唐祖師放心,弟子定當竭盡全力!」

    唐瑜真人「咯咯」一笑,揮了揮手令費股先行離開。

    當她的目光再回望過來的時候,仿佛已經隔著十餘里的距離,與此時身處天湖水底的商夏的視線產生了接觸。

    「來自星原城的破陣大師商見奇商先生,可否現身與本真人一見?」

    唐瑜真人的聲音隔著十餘里的距離,清晰的出現在了商夏的耳邊。

    商夏甩了甩頭,神意感知謹守神魂意志,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忌憚,但隨即心中卻不免惱怒。

    這位唐瑜真人哪裡是真想要與他見上一面,此人的聲音當中另具手段,居然能夠直接影響到武者的神魂意志。一旦商夏順從其意,又或者開口回應,便極有可能會被此人進一步所趁。

    好在商夏自身神意感知極強,武道意志又極為堅定,腦海當中又有四方碑這等異物坐鎮,這才在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不妥,沒有對此人的詢問做出任何的回應。

    當然,僅僅只是指口頭上的回應!

    心中惱恨對方手段陰暗的商夏,直接將已經完全煉化之後,大小可以隨心而定的撐天玉柱握在手中,朝著十餘里之外湖面上的唐瑜真人凌空一揮。

    湖面上空頓時便有大量的洞天之力匯聚,便在瞬息之間凝聚濃縮,化作一根巨大的靈光石柱,朝著唐瑜真人的頭頂砸落下來。

    唐瑜真人見狀頓時柳眉倒豎,大罵道:「豎子,安敢如此!」

    只見這位真人甩手將身周縈繞的水靈光霧拂去一團,洞天上空頓時有虛空門戶開啟,一片瀑布猶如天河垂落,直接將那以洞天之力凝聚而成的石柱沖刷至虛無。

    「敬酒不吃吃罰酒!」

    唐瑜真人再次抬步向前邁出。

    然而便在這一瞬間,虛空再次扭曲,一尊完全由虛實兩道五行罡氣鑄就的陰陽大磨在交錯轉動,不斷的磨滅著唐瑜真人身周的虛空,磨滅著她身周瀰漫的水靈光霧,同時也磨滅著陰陽大磨自身,而且磨滅的速度更快!

    隨著唐瑜真人這一步落下,她的身形這一次朝著商夏所在的方位再次前進了兩百丈,較之第一次前進的距離一舉提升了一倍!

    然則只有唐瑜真人自己知曉,她這一步所造成的損耗可不止倍增,而是一下子翻了兩番!

    這意味著那個藏身於天湖水底,且大概率已經煉化了撐天玉柱的「破陣大師」商見奇,不僅僅只是擁有了干擾和抵抗六階真人的力量,而是他真切的掌握了與六階真人對抗和爭鋒,乃至於傷害到六階真人的力量!

    唐瑜真人身周瀰漫的水靈光霧被少量湮滅便是明證,那可是獨屬於唐真人自己的虛境本源!

    「你究竟是誰?」

    唐瑜真人並不相信什麼商見奇,更不相信隨便在星原城就能找來一位能夠在五重天便具備與六階真人對抗的「破陣大師」,她更相信此人定然另具身份背景,且此番前來目的叵測!

    天湖水底,商夏手持聖器石棍謹守神魂意志,對於唐瑜真人的聲音置若罔聞,而是全力駕馭「五行絕滅陰陽環」,隔著數里的距離不斷的抗拒著唐瑜真人的接近。

    黃宇的成功離開,已經讓商夏篤信手中「挪移符」定然能夠讓他在六階真人的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

    既然已經沒有了後顧之憂,商夏自然不願放過眼下這等能夠與六階真人正面交鋒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是商夏在領悟五行境武道神通,進階五重天大圓滿以來,面對對手的時候第三次全力出手爭鋒!

    第一次是在靈豐界天幕之上,商夏與寇沖雪試招,商夏固然全力以赴,但實則二人卻只過了一招。

    第二次則是在星驛廣場之上遠眺各方各界六階真人之間切磋交流,商夏全程只能被動應對,勉力堅持到了最後。

    第三次便是現在,他終於可以全無保留且無所顧忌的與這位唐瑜真人大戰一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