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漏網之魚(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天湖州五連峰之外的虛空某處,錦繡天宮的蘇坤真人秀眉一挑,目光看向了虛空之中的某處,訝然道:「沒想到前輩您居然會親自前來!」

  看上去原本空無一物的虛空一層層的塌陷裂解開來,一道身形老邁,然則衣著嚴謹,且神情肅然的老者從中緩步走出。

  老者略顯渾濁的目光先是看向了蘇坤,在微微點頭示意之後,目光卻又落在了在虛空當中若隱若現的五連峰上。

  蘇坤真人在老者一開始出現表現出驚訝之後,目光便一直徘徊在老者身上,而神情也是變得越發的狐疑:「前輩您……」

  老者在這個時候終於開口,聲音聽上去卻如同塞滿了砂石一般嘶啞、乾澀:「老夫分離了一部分本源,鑄就了一具分身,附著在了一個徒孫的身上,此時正在天湖洞天當中。」

  蘇坤真人聞言頓時恍然,但她似乎並不擔心眼前之人的本源分身會令她原本的計劃發生意外,而是笑道:「看來前輩對於自己的那位後裔很是看重,居然不惜冒著自削修為境界的風險,將一具本源分身送了進去。」

  老者,也就是真正的崇山真人本尊真身,緩緩的轉過頭來看了蘇坤真人一眼,乾澀的聲音當中沒有帶著絲毫語氣,道:「老夫行將就木,自然也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顧忌。倒是錦繡天宮行事大大出乎老夫意料之外,天湖洞天近在咫尺,爾等居然捨得放棄嘴邊的肥肉,並讓一外人入主其中!不過想來這也是熊家人最終能夠置身事外的條件之一吧?」

  蘇坤真人矜持笑道:「睿智無過前輩,唐瑜師妹雖非我錦繡天宮之人,但當初在她進階六重天之際,錦繡天宮也算助了其一臂之力。」

  崇山真人微微嘆息了一聲,道:「好算計!可惜,老夫時日無多,實在是沒有多少心思放在這些事情上面了。」

  蘇坤真人道:「想當初浮空山所面臨形勢也不比今日之岳獨天湖好上多少,然則憑藉前輩一己之力,浮空山又重現往日榮光,前輩於浮空山中興之功,我等洞天聖宗子弟歷來都是耳濡目染的。」

  便在這個時候,崇山真人忽然微微吁了一口氣,道:「看樣子此番較量卻是蘇真人技高一籌,老夫的那個後裔危矣!」

  蘇坤真人看著崇山真人平淡的神色,問道:「我看前輩似乎並不急迫?」

  崇山真人那如同殭屍一般的臉上忽然動了動,他似乎是想要笑一笑。

  可就在這個時候,蘇坤真人的目光卻是轉向了五連峰的方向,疑惑道:「奇怪,本源之海的擾動已然停止,這說明前輩的後裔進階最終失敗,可為何……」

  蘇坤真人的話尚未說完,忽然間一道雲光從若隱若現的五連峰之中憑空躍出,而後徑直衝破了岳獨天湖的山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了崇山真人的身軀當中。

  澎湃的生機從原本即將腐朽的軀體當中迸發出來,以至於崇山真人甚至都來不及進行遮掩。

  當然,崇山真人也並不打算故意遮掩,他僅僅只是不願那一股雲光之中涌動的生機泄露太多。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崇山真人身上的波動重新收斂,然而此時蘇坤真人再看向他的目光卻已經充滿了凝重和忌憚。

  「前輩好狠的心腸,培養這樣一位後裔肯定不太容易吧,居然就這般捨棄了?」

  本源分身攜帶著婁軼身隕之後萃取的本源精華回歸本體,原本縈繞在崇山真人身周的死氣頓時被驅散了大半兒,遍布老人斑的肌膚也重新變得有光澤,腐朽的軀體也在此時重新蓄滿了活力。

  原本壽元將盡的崇山真人又重新為自己續命成功,不僅如此,就連其原本的修為境界都有了大幅提升,仿佛隨時都能跨過一道門檻達到六階第三品的境界,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他的受命還能再行延續十數年。

  重新續命的崇山真人在這一刻就連說話的聲音變得溫潤了許多,聞言開口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老夫技不如人呢?此舉也不過是老夫不願滿盤皆輸的無奈之舉!」

  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淡然!

  蘇坤真人這時忽然道:「晚輩有些好奇,不知道崇虛真人知曉了前輩今日作為,會作何感想?」

  崇山真人語氣冷漠道:「不會有人告訴他的。」

  蘇坤真人下巴微抬,一副瞭然的神色。

  然而就在此時,虛空之中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華一閃而逝,縱使兩位六階真人也僅僅只是察覺到了虛空的輕微波動,卻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蘇坤真人目光遲疑的看向了不遠處虛空當中滿臉沉肅的崇山真人,道:「難道是晚輩錯覺,前輩是否可以確認剛剛是有人逃出了天湖洞天?」

  蘇坤真人的語氣聽上去難以置信,然而目光的深處卻透露著一抹隱藏很深的幸災樂禍之色。

  崇山真人血煉後裔,萃取生機以延命的秘密怕是保不住了!

  只是剛剛那逃遁之人所用的究竟是什麼手段,居然連我等武虛境存在都難以捕捉到具體的逃遁行跡?

  崇山真人冷哼一聲,道:「沒有人能夠逃走!」

  話音一落,崇山真人的身形頓時消失在了虛空當中。

  蘇坤真人見狀只是笑了笑,雖然剛剛逃遁之人所用的手段精妙,但她還是不相信剛剛那人能夠逃脫出一位經驗豐富的老牌六階真人的追捕。

  「不過這個時候想來唐瑜應該已經完成對天湖洞天的初步掌控了吧?」

  此番錦繡天宮支持唐瑜入主岳獨天湖,雖說中間略有波折,讓崇山真人掠走了一部分冬天本源延續了受命,可大體上而言,卻仍舊是完成了錦繡天宮的既定目標。

  雖然礙於各大小勢力的掣肘,錦繡天宮不能明目張胆的吞併天湖洞天,但有唐瑜這位身受錦繡天宮恩義的武虛境真人入主岳獨天湖,那麼至少在未來百年之內,岳獨天湖將會在立場上保持與錦繡天宮共進退,東域五州便可完全納入錦繡天宮的掌控之下!

  「不過她為何還不出來與我相見?」

  蘇坤真人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再次望向若隱若現的五連峰方向,神情間略帶了一絲疑惑。

  可就在這一剎那,五連峰的上空再次有微光閃爍,緊跟著輕微的虛空波動傳來,與先前幾乎沒有任何差別。

  這是……又有人以相同的方式逃離了天湖洞天?

  蘇坤真人心中忽然湧起一股不太妙的感覺,正待思忖自己是否要嘗試著追捕一下剛剛逃遁之人的時候,卻忽然被五連峰上空傳來的可怖虛空動盪攔下了腳步。

  在蘇坤真人震驚的目光當中,五連峰之上的虛空忽然呈現出了塌陷的趨勢,原本若隱若現的五連峰迅速因為封山大陣的崩潰而完全顯露在人前,可緊跟著作為拱衛天湖的五座連峰當中的一座,便在恐怖的虛空動盪之下被撕扯的崩落、坍塌。

  蘇坤真人心知不妙,正待前往五連峰之上查探究竟。

  然而她剛剛向前踏出一步,不遠處的虛空當中一層層的空間裂解開來,之前離開的崇山真人再次出現在那裡,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前輩可是追到了那逃走的老鼠?」

  蘇坤真人見狀不得不停下了腳步,轉而開口向著崇山真人笑問道。

  崇山真人神情冷峻的搖頭,道:「應當是直接穿過了天幕屏障去到了域外。」

  蘇坤真人聞言驚訝道:「竟然如此?那人用的莫不是六階武符?」

  崇山真人搖了搖頭,原本冷峻的神情也浮現出一抹奇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五連峰上空突然傳來唐瑜的聲音:「蘇坤師姐,快快攔下剛剛逃走的那個外域之人,他盜走了天湖洞天的撐天玉柱!」

  這一下不但是蘇坤,就連崇山真人也在瞬間變了臉色!

  …………

  天湖洞天之中。

  在崇山真人的本源分身在眾目睽睽之下毫不猶豫的吞噬了婁軼身隕之後萃取的本源精華之後,黃宇便在瞬間感覺到了不妙。

  這個時候不僅僅是黃宇自己,就連戴憶空和婁轍二人,一瞬間的神情也變得極其不自然。

  唐瑜真人雖然震驚於崇山真人的手段,但作為六階真人她顯然知曉一些靈裕界頂層武者的隱秘,於是很快便鎮定了下來,道:「老真人難道就不擔心晚輩會將前輩今日所作所為公之於眾麼?」

  本源分身輕笑一聲,意味深長道:「不,你不會的,甚至老夫還願將這幾人留給你,任你處置!」

  說罷,本源分身居然真的轉身就欲離開,不過便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形卻又微微一頓,道:「忘了提醒你一聲,這洞天秘境當中的老鼠可有不少,唐真人還是小心陰溝翻船為妙!」

  唐瑜真人幾乎是咬著牙道:「不勞費心,老真人好走不送!」

  本源分身長嘯一聲,一步踏出之際一道雲光飛出破空而去,而原地卻留下了一具已經失去了生機的軀體,不是之前的單雲朝又是何人?

  懸浮於洞天秘境上空的水靈光霧忽然化作凝實,一道身影從中走出便朝著天湖水眼處走來。

  婁轍和戴憶空二人幾乎是在同一瞬間向著洞天當中不同的方向逃遁而走,然而二人的身後傳來的卻是唐瑜真人嘲諷一般的笑聲。

  可很快又是一道驚疑不定的聲音從唐真人的口中傳來,婁轍和戴憶空忽然感覺身軀一輕,而後身形倒飛落在原地,然而周圍卻沒有了黃宇的蹤跡。

  唐瑜的聲音在二人的耳邊響起:「你們的那個同伴叫什麼,他剛剛是怎麼離開的這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