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一章 不可前去長安,去必有禍!(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早上七點半過後再來看,已經訂閱過的,不會重複收費。

  因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運此書內容,造成書籍內容缺失,給廣大用戶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請轉往起點閱讀,繼續觀看,給您造成的不便,敬請諒解。

  因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運此書內容,造成書籍內容缺失,給廣大用戶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請轉往起點閱讀,繼續觀看,給您造成的不便,敬請諒解。

  「君朗公?!」

  「君朗公?!」

  來人趕緊出聲喊叫,伸手去扶劉焉。

  劉焉身子晃了晃,好懸沒有栽倒。

  被人扶著坐下,歇息了一會兒,身體的不適方才消失。

  「走,隨我一起去東門,去迎接賈校尉。」

  面色顯得有些蒼白的劉焉,出聲這樣說道。

  「君朗公,您要不要再歇息一會兒?」

  來人顯得關心的詢問。

  劉焉搖搖頭:「這會兒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迎接賈校尉入城要緊。」

  劉焉搖頭拒絕。

  隨後在聞訊趕來的四子劉璋的陪同下,迅速朝著東門而去。

  一路上,一想起自己此時還有病在身,還要不顧身子難受,各種操勞,奔波,劉焉就覺得很是悲壯。

  自己給自己感動的不行……

  ……

  劉焉一直堅持身上有病,也要去親自到東門迎接賈龍。

  最為主要的原因,是想要通過自己此時的態度,向賈龍,以及賈龍的手下,傳達出最大的善意。

  好收買一些人心。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則是想要親自辨認一下,來的到底是不是賈龍。

  可千萬不要是劉成那廝的兵馬,詐稱是賈龍的兵馬,過來賺取綿竹城的……

  ……

  「患難之際,方見人心。

  危難之時,才辨忠奸!

  賈校尉,我劉焉之前,眼可真的是瞎了啊!

  居然那般的糊塗!

  今番度過危機,我一定不會虧待賈校尉!蜀郡太守、巴郡太守、漢中太守這些,賈校尉可以任意挑選!」

  綿竹城東門這裡,劉焉親自出去迎接賈龍。

  伸手拉著賈龍的手,劉焉就這般說了起來。

  說到動情處,眼淚鼻涕不斷的往下流。

  其中一些,都落到了賈龍的手上。

  將賈龍噁心的,直想將手抽出來,將這些混合物,擦到劉焉的臉上……

  「君朗公,屬下本身就是西川之人,保衛西川,本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乃是本分。

  而且,屬下又是君朗公的屬下,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值此危難之際,自當站出來,為公分憂。

  不然,豈不是要讓天下之人,笑話我西川沒有男兒?」

  賈龍義正言辭的說道。

  說到後來,眼睛都紅了,眼淚眼眶之中打轉兒。

  聽到賈龍這樣說,劉焉忍不住握賈龍的手握的更緊了……

  ……

  一番極為感人的相見之後,賈龍帶領著自己的一萬五千兵馬入城。

  大開的綿竹城東門,在賈龍的部下進入到裡面之後,馬上就關閉了。

  在賈龍以及賈龍的這一萬多兵卒,進入到綿竹之後,許多人的心中,都覺得安穩了很多。

  有了依仗……

  而劉焉,則直接引著賈龍,以及賈龍部下之中的一些高級將領來到了他的府上赴宴。

  同時赴宴的,還有他的三子劉瑁,四子劉璋,以及綿竹城守將吳懿、吳蘭、雷銅這些人。

  席間,劉焉,劉璋、劉瑁頻頻起身,與這些將領倒酒,態度是前所未有的好。

  吃了一會兒飯菜之後,劉焉很快就將話題引導到了接下來的戰事,以及綿竹城的防守這上面。

  眾人開始商議。

  這場宴會,一直持續了差不多的兩個時辰,方才結束。

  很多的事情,都被商議下來。

  賈龍等人,準備離開,去布置城防這些。

  劉焉卻在這個時候,笑著先讓眾人等一等。

  說著,他拍了拍手。

  很快就從後面轉出來了一隊人。

  隨著這些人的出現,一陣兒香風,也隨之傳出。

  這群人,都是妙齡女子。

  一個個穿得艷麗,長得也漂亮。

  婀娜多姿。

  劉焉來到益州,初步安定下來之後,所做的可不僅僅只是私自建造天子車架,冠冕這些這樣簡單。

  還選了不少妙齡女子,收入府中,充作後宮。

  為之後的稱帝做準備。

  到了現在的危急關頭,劉焉也不想著將這些女子收在府中自己享用了。

  「諸公辛苦,日夜操勞,身邊沒有合適的人陪伴可不成。

  這些女子,我收在府中,讓人精心調教了一番,很會侍奉人,諸公一人一位,帶回去……」

  劉焉笑著對賈龍吳懿等人說道。

  可見劉焉現在是真的著急了。

  也不管這是不是自己預備的後宮了,也不管自己腦袋上的顏色帽子,是不是會多上許多。

  也不管他是不是跟吳懿一些人錯著輩分。

  也不管這些人今後,在與這些女子們,做上一些事情的時候,會不會想起他,然後變得很來勁。

  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將這些女子給推了出去,送人了。

  賈龍吳懿等人,自然是連連推辭。

  但劉焉根本不同意,就非要將這些女子,塞到這些人懷中!

  一番過年串親戚,走禮收壓歲錢都要激烈與精彩的撕扯之後,賈龍等人,拗不過非要送女的劉焉。

  最終只能是將之收下。

  來的時候,這些武將們都是一個個來。

  結果現在從劉焉這裡離開,反倒是成雙成對起來了。

  不說賈龍這些人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感受,反正劉焉心裏面的感受是超好的。

  看著成雙成對離開的賈龍等人,他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來。

  心裏面覺得很踏實。

  這些人都已經手下了自己如此貴重的禮物,想來在之後對戰之中,會盡心竭力,為自己賣命的……

  而劉瑁、劉璋兄弟二人,看到自己的父親,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相顧無言。

  這還是他們的父親嗎?

  ……

  賈龍兵馬進入到綿竹城的第二天上午,劉成的兵馬,就已經出現在了綿竹城的視野之中。

  率先到達的,乃是頭部先鋒成廉。

  見到劉成的部下前來,可以說是風聲鶴唳、聞成變色的綿竹城,立刻就變得緊張起來。

  特別是正對著成廉兵馬的北門這裡,更是一片的緊張。

  一個個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成廉的兵馬,會在這裡攻城。

  而成廉的兵馬,並沒有攻城的意思,只是自顧自的在距離北門三里多地的地方,安營紮寨。

  一切都做的不慌不忙,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綿竹城上諸多全副武裝的西川兵馬一樣……

  「讓我率兵出去,前去襲擊營寨!

  只在這裡死守,也不是辦法……」

  「君朗公?!」

  「君朗公?!」

  來人趕緊出聲喊叫,伸手去扶劉焉。

  劉焉身子晃了晃,好懸沒有栽倒。

  被人扶著坐下,歇息了一會兒,身體的不適方才消失。

  「走,隨我一起去東門,去迎接賈校尉。」

  面色顯得有些蒼白的劉焉,出聲這樣說道。

  「君朗公,您要不要再歇息一會兒?」

  來人顯得關心的詢問。

  劉焉搖搖頭:「這會兒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迎接賈校尉入城要緊。」

  劉焉搖頭拒絕。

  隨後在聞訊趕來的四子劉璋的陪同下,迅速朝著東門而去。

  一路上,一想起自己此時還有病在身,還要不顧身子難受,各種操勞,奔波,劉焉就覺得很是悲壯。

  自己給自己感動的不行……

  ……

  劉焉一直堅持身上有病,也要去親自到東門迎接賈龍。

  最為主要的原因,是想要通過自己此時的態度,向賈龍,以及賈龍的手下,傳達出最大的善意。

  好收買一些人心。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則是想要親自辨認一下,來的到底是不是賈龍。

  可千萬不要是劉成那廝的兵馬,詐稱是賈龍的兵馬,過來賺取綿竹城的……

  ……

  「患難之際,方見人心。

  危難之時,才辨忠奸!

  賈校尉,我劉焉之前,眼可真的是瞎了啊!

  居然那般的糊塗!

  今番度過危機,我劉焉一定不會虧待賈校尉!蜀郡太守、巴郡太守、漢中太守這些,賈校尉可以任意挑選!」

  綿竹城東門這裡,劉焉親自出去迎接賈龍。

  伸手拉著賈龍的手,劉焉就這般說了起來。

  說到動情處,眼淚鼻涕不斷的往下流。

  其中一些,都落到了賈龍的手上。

  將賈龍噁心的,直想將手抽出來,將這些混合物,擦到劉焉的臉上……

  「君朗公,屬下本身就是西川之人,保衛西川,本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乃是本分。

  而且,屬下又是君朗公的屬下,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值此危難之際,自當站出來,為公分憂。

  不然,豈不是要讓天下之人,笑話我西川沒有男兒?」

  賈龍義正言辭的說道。

  說到後來,眼睛都紅了,眼淚眼眶之中打轉兒。

  聽到賈龍這樣說,劉焉忍不住握賈龍的手握的更緊了……

  ……

  一番極為感人的相見之後,賈龍帶領著自己的一萬五千兵馬入城。

  大開的綿竹城東門,在賈龍的部下進入到裡面之後,馬上就關閉了。

  在賈龍以及賈龍的這一萬多兵卒,進入到綿竹之後,許多人的心中,都覺得安穩了很多。

  有了依仗……

  而劉焉,則直接引著賈龍,以及賈龍部下之中的一些高級將領來到了他的府上赴宴。

  同時赴宴的,還有他的三子劉瑁,四子劉璋,以及綿竹城守將吳懿、吳蘭、雷銅這些人。

  席間,劉焉,劉璋、劉瑁頻頻起身,與這些將領倒酒,態度是前所未有的好。

  吃了一會兒飯菜之後,劉焉很快就將話題引導到了接下來的戰事,以及綿竹城的防守這上面。

  眾人開始商議。

  這場宴會,一直持續了差不多的兩個時辰,方才結束。

  很多的事情,都被商議下來。

  賈龍等人,準備離開,去布置城防這些。

  劉焉卻在這個時候,笑著先讓眾人等一等。

  說著,他拍了拍手。

  很快就從後面轉出來了一隊人。

  隨著這些人的出現,一陣兒香風,也隨之傳出。

  這群人,都是妙齡女子。

  一個個穿得艷麗,長得也漂亮。

  婀娜多姿。

  劉焉來到益州,初步安定下來之後,所做的可不僅僅只是私自建造天子車架,冠冕這些這樣簡單。

  還選了不少妙齡女子,收入府中,充作後宮。

  為之後的稱帝做準備。

  到了現在的危急關頭,劉焉也不想著將這些女子收在府中自己享用了。

  「諸公辛苦,日夜操勞,身邊沒有合適的人陪伴可不成。

  這些女子,我收在府中,讓人精心調教了一番,很會侍奉人,諸公一人一位,帶回去……」

  劉焉笑著對賈龍吳懿等人說道。

  可見劉焉現在是真的著急了。

  也不管這是不是自己預備的後宮了,也不管自己腦袋上的顏色帽子,是不是會多上許多。

  也不管他是不是跟吳懿一些人錯著輩分。

  也不管這些人今後,在與這些女子們,做上一些事情的時候,會不會想起他,然後變得很來勁。

  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將這些女子給推了出去,送人了。

  賈龍吳懿等人,自然是連連推辭。

  但劉焉根本不同意,就非要將這些女子,塞到這些人懷中!

  一番過年串親戚,走禮收壓歲錢都要激烈與精彩的撕扯之後,賈龍等人,拗不過非要送女的劉焉。

  最終只能是將之收下。

  來的時候,這些武將們都是一個個來。

  結果現在從劉焉這裡離開,反倒是成雙成對起來了。

  不說賈龍這些人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感受,反正劉焉心裏面的感受是超好的。

  看著成雙成對離開的賈龍等人,他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來。

  心裏面覺得很踏實。

  這些人都已經手下了自己如此貴重的禮物,想來在之後對戰之中,會盡心竭力,為自己賣命的……

  而劉瑁、劉璋兄弟二人,看到自己的父親,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相顧無言。

  這還是他們的父親嗎?

  ……

  賈龍兵馬進入到綿竹城的第二天上午,劉成的兵馬,就已經出現在了綿竹城的視野之中。

  率先到達的,乃是頭部先鋒成廉。

  見到劉成的部下前來,可以說是風聲鶴唳、聞成變色的綿竹城,立刻就變得緊張起來。

  特別是正對著成廉兵馬的北門這裡,更是一片的緊張。

  一個個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成廉的兵馬,會在這裡攻城。

  早上七點半以後,再來看,已經訂閱過的,不會重複收費

  因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運此書內容,造成書籍內容缺失,給廣大用戶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請轉往起點閱讀,繼續觀看,給您造成的不便,敬請諒解。

  因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運此書內容,造成書籍內容缺失,給廣大用戶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請轉往起點閱讀,繼續觀看,給您造成的不便,敬請諒解。

  「君朗公?!」

  「君朗公?!」

  來人趕緊出聲喊叫,伸手去扶劉焉。

  劉焉身子晃了晃,好懸沒有栽倒。

  被人扶著坐下,歇息了一會兒,身體的不適方才消失。

  「走,隨我一起去東門,去迎接賈校尉。」

  面色顯得有些蒼白的劉焉,出聲這樣說道。

  「君朗公,您要不要再歇息一會兒?」

  來人顯得關心的詢問。

  劉焉搖搖頭:「這會兒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迎接賈校尉入城要緊。」

  劉焉搖頭拒絕。

  隨後在聞訊趕來的四子劉璋的陪同下,迅速朝著東門而去。

  一路上,一想起自己此時還有病在身,還要不顧身子難受,各種操勞,奔波,劉焉就覺得很是悲壯。

  自己給自己感動的不行……

  ……

  劉焉一直堅持身上有病,也要去親自到東門迎接賈龍。

  最為主要的原因,是想要通過自己此時的態度,向賈龍,以及賈龍的手下,傳達出最大的善意。

  好收買一些人心。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則是想要親自辨認一下,來的到底是不是賈龍。

  可千萬不要是劉成那廝的兵馬,詐稱是賈龍的兵馬,過來賺取綿竹城的……

  ……

  「患難之際,方見人心。

  危難之時,才辨忠奸!

  賈校尉,我劉焉之前,眼可真的是瞎了啊!

  居然那般的糊塗!

  今番度過危機,我劉焉一定不會虧待賈校尉!蜀郡太守、巴郡太守、漢中太守這些,賈校尉可以任意挑選!」

  綿竹城東門這裡,劉焉親自出去迎接賈龍。

  伸手拉著賈龍的手,劉焉就這般說了起來。

  說到動情處,眼淚鼻涕不斷的往下流。

  其中一些,都落到了賈龍的手上。

  將賈龍噁心的,直想將手抽出來,將這些混合物,擦到劉焉的臉上……

  「君朗公,屬下本身就是西川之人,保衛西川,本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乃是本分。

  而且,屬下又是君朗公的屬下,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值此危難之際,自當站出來,為公分憂。

  不然,豈不是要讓天下之人,笑話我西川沒有男兒?」

  賈龍義正言辭的說道。

  說到後來,眼睛都紅了,眼淚眼眶之中打轉兒。

  聽到賈龍這樣說,劉焉忍不住握賈龍的手握的更緊了……

  ……

  一番極為感人的相見之後,賈龍帶領著自己的一萬五千兵馬入城。

  大開的綿竹城東門,在賈龍的部下進入到裡面之後,馬上就關閉了。

  在賈龍以及賈龍的這一萬多兵卒,進入到綿竹之後,許多人的心中,都覺得安穩了很多。

  有了依仗……

  而劉焉,則直接引著賈龍,以及賈龍部下之中的一些高級將領來到了他的府上赴宴。

  同時赴宴的,還有他的三子劉瑁,四子劉璋,以及綿竹城守將吳懿、吳蘭、雷銅這些人。

  席間,劉焉,劉璋、劉瑁頻頻起身,與這些將領倒酒,態度是前所未有的好。

  吃了一會兒飯菜之後,劉焉很快就將話題引導到了接下來的戰事,以及綿竹城的防上面。

  眾人開始商議。

  這場宴會,一直持續了差不多的兩個時辰,方才結束。

  很多的事情,都被商議下來。

  賈龍等人,準備離開,去布置城防這些。

  劉焉卻在這個時候,笑著先讓眾人等一等。

  說著,他拍了拍手。

  很快就從後面轉出來了一隊人。

  隨著這些人的出現,一陣兒香風,也隨之傳出。

  這群人,都是妙齡女子。

  一個個穿得艷麗,長得也漂亮。

  婀娜多姿。

  劉焉來到益州,初步安定下來之後,所做的可不僅僅只是私自建造天子車架,冠冕這些這樣簡單。

  還選了不少妙齡女子,收入府中,充作後宮。

  為之後的稱帝做準備。

  到了現在的危急關頭,劉焉也不想著將這些女子收在府中自己享用了。

  「諸公辛苦,日夜操勞,身邊沒有合適的人陪伴可不成。

  這些女子,我收在府中,讓人精心調教了一番,很會侍奉人,諸公一人一位,帶回去……」

  劉焉笑著對賈龍吳懿等人說道。

  可見劉焉現在是真的著急了。

  也不管這是不是自己預備的後宮了,也不管自己腦袋上的顏色帽子,是不是會多上許多。

  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將這些女子給推了出去,送人了。

  賈龍吳懿等人,自然是連連推辭。

  但劉焉根本不同意,就非要將這些女子,塞到這些人懷中!

  一番過年串親戚,走禮收壓歲錢都要激烈與精彩的撕扯之後,賈龍等人,拗不過非要送女的劉焉。

  最終只能是將之收下。

  來的時候,這些武將們都是一個個來。

  結果現在從劉焉這裡離開,反倒是成雙成對起來了。

  不說賈龍這些人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感受,反正劉焉心裏面的感受是超好的。

  看著成雙成對離開的賈龍等人,他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來。

  心裏面覺得很踏實。

  這些人都已經手下了自己如此貴重的禮物,想來在之後對戰之中,會盡心竭力,為自己賣命的……

  而劉瑁、劉璋兄弟二人,看到自己的父親,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相顧無言。

  這還是他們的父親嗎?

  ……

  賈龍兵馬進入到綿竹城的第二天上午,劉成的兵馬,就已經出現在了綿竹城的視野之中。

  率先到達的,乃是頭部先鋒成廉。

  見到劉成的部下前來,可以說是風聲鶴唳、聞成變色的綿竹城,立刻就變得緊張起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