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混墟圖錄》(五更,為盟主『初默A』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當初,龍君師尊曾親口對雲洪說過——時空之道,乃是至道!

  而且。

  同時參悟這兩條上位道,雲洪的實力進步速度,的確堪稱不可思議,若是他當初沒能在傳承殿中感悟時間之道,根本不可能達到這般層次!

  「若是我只是一位普通萬星域成員,或許,我會聽從玄羽尊主所言,在兩條上位道中選擇一條路專修。」雲洪暗自思索著。

  可惜,自己不是。

  相比玄羽金仙,雲洪顯然更相信自己的師尊龍君!

  心中既做出決定。

  雲洪也就不再多想。

  「今日論道之戰後,我才算是真正進入萬星域。」雲洪默默思索:「接下來,直到下次萬星戰前,還有八十年歲月。」

  八十年,看似漫長。

  但對修仙者們來說,眨眼就過去了,若是鬆懈不努力,實力說不定都沒什麼進步。

  「我需要好好規劃下自己的修行路!」

  經過和銀滄真君的一戰。

  雲洪徹底清醒了,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就算修煉跨入了世界境,除非爆發時間之道奧妙,否則都很難立足於地階。

  畢竟,按東宸真君和寒玉所言,那銀滄真君的道法感悟水準,在地階中屬於中等偏下的。

  而根據云洪所知。

  萬星戰乃是輪戰,每位地階成員,需要和其他所有地階成員在極短時間內接連進行交戰對決。

  所以,雲洪就算爆發時間之道奧妙,也最多爆發一場!

  「我的實力,需要進行全方位提升。」

  「這八十年,目標就一個,在下次萬星戰中,穩穩站在地階,並嘗試著向天階發起衝刺!」雲洪默默思索著。

  八十年後,自己也不過兩百八十歲。

  想要衝刺天階,很難,但總要朝著這個目標去努力!

  「今日論道之戰,接連凰梵、銀滄交手,對我的磨礪都夠大的,讓我意識到劍術中的諸多不足。」雲洪暗道。

  閉門造車總有疏漏,唯有在一場場生死搏殺中,才能最大程度激發自身潛能,最大程度看見自身種種缺點。

  尤其是和銀滄真君一戰,堪稱是雲洪近年來最痛快淋漓的一戰,收穫也極大。

  「先消化感悟所得,竭力融入自身劍道,才規劃後續修煉。」雲洪輕輕閉上眼,開始默默推演起自身劍術來……

  ……

  當雲洪正閉關修煉時。

  他在論道之戰連勝三場,並在第四戰和銀滄真君廝殺的不相上下的消息,也如同一顆驚雷原地炸響,轟然迅速傳播了出去,令正呆在萬星域內的一位位天階、地階成員都迅速接收到了消息。

  ……

  萬星域永恆界,天階區域。

  這一區域占地範圍極廣,但卻僅僅只有十座府邸,環境優美,天地靈氣也濃郁到了極點,絕對是整個萬星域最宜居之地。

  連在這些府邸中的護衛軍、修仙者僕從們,一個個都頗感自豪!

  為何?

  因為,這裡是萬星域天階成員生活的地方。

  作為茫茫星河排名前十的超級勢力,星宮疆域浩瀚,麾下修仙者無數,但萬星域天階成員卻永遠只有二十位。

  歸屬於永恆界的,更只有十位!

  每一位天階成員,地位都無比崇高,實力同樣強大的可怕。

  此刻,其中一座府邸深處,靜室內。

  一位身穿黑袍的魁梧男子,正盤膝而坐。

  「嘩~」一縷縷血紅色氣流,如同一條條毒蛇一般,正遊蕩在這靜室虛空中,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而這些如毒蛇般的氣流,皆源自那黑袍魁梧男子。

  「嗯?」黑袍魁梧男子猛然睜開眼,雙眸如同天神,隱蘊神芒,而那彌散於周圍的一縷縷毒蛇般血紅色氣流,也在瞬間消散一空。

  「新晉地階成員雲洪,論道之戰,三連勝?」黑袍魁梧男子喃喃自語:「白魔,你倒是多了個好師弟啊。」

  他。

  便是在十大天階弟子中公認實力排名前三的絕世天才——古胤!

  也是萬星域永恆界,星界一脈當代首領!

  得到了雲洪的消息,黑袍魁梧男子也只是略微驚訝了下,對他來說,真正的對手只有白魔真君!

  至於雲洪?

  等雲洪成長起來,恐怕他早就要去渡天劫了。

  「這毀滅波動三重天,我到底該如何達到?」黑袍魁梧男子閉上眼,周身再度浮現了一縷縷毒蛇般的血紅色氣息。

  ……

  「有意思,時空兼修?當真是膽氣沖天!不過,以他的天賦,尊主恐怕會警告他。」瘦弱青年暗道。

  ……

  「雲洪,倒是有些意思,以他的進步速度,若是時空兼修,下次萬星戰,恐怕會成為一棘手人物。」宛若寒冰般的青袍男子皺眉。

  ……

  「哎呀,本來留在地階就難,如今又多了個如此厲害的小師弟,競爭更激烈了。」紅衣女子嘟囔著嘴:「算了,不躺了,還是好好修煉吧,我可不想再滾去玄階。」

  「不然,怕是師尊又要揍我了!」

  ……

  萬星域的天階成員、地階成員,得到消息後或是震驚,或是驚嘆,或是警惕和不屑。

  但這爆炸性的消息,卻沒有絲毫要停歇下來的意思,傳播的越來越遠,直接令星宮內諸多超級存在們都知曉了。

  距星界極為遙遠的星河深處。

  這裡雖是星宮統轄的星海疆域,卻遠離任何一座大千界,在一片幽暗迷霧的星光中,隱藏著一方浩瀚仙域!

  仙域浩瀚,縱橫不知多少億里,生活著數不清的生靈。

  在仙域的中央,有著一座巍峨無盡的神山,神山中生活著大量異獸,有一條條通體白色優雅的真龍,有展開羽翼絢麗的鳳鸞……諸多異獸,數之不清。

  但今日。

  整個神山上的異獸們,卻都驚恐的跪伏在了地上,仰頭震驚望著神山頂峰宮殿中那令天地震撼的波動,仿佛隨手就能撕裂蒼穹。

  他們的主人,正在暴怒!

  「滾蛋!」

  「該死的混蛋!」

  全身籠罩在黑色衣袍中,臉上長著密密麻麻魚鱗般鱗甲的高瘦男子,他的雙眸紫色,仿佛兩顆紫色星辰般璀璨,怒吼聲響徹在整個大殿,更迴蕩在浩瀚的仙域:「這玄羽,竟然敢直接拒絕我!」

  「我收徒,關他屁事!」

  他那渾身彌散出的雄渾無盡氣息,令大殿中的十餘位天仙瑟瑟發抖,不敢有絲毫動彈,唯恐惹怒了黑袍高瘦男子。

  「六行!」

  大殿中。

  還有著一身穿淺紅色長袍的光頭大漢,他的氣息洶湧如同一顆燃燒的恆星般,聲音低沉道:「我知道,這個叫雲洪的小傢伙,時間之道天賦極高,是非常適合你的傳人!」

  「但是,玄羽是他的直系大能者!」

  「玄羽,有權利否決任何想要收雲洪為徒的大能者。」光頭大漢低沉道:「你和他仇怨極深,他肯定不願雲洪拜入你的門下。」

  「而且。」

  「以這雲洪展露出的天賦,恐怕想收他為弟子的不止你一位,只要最終能拜入一位大能門下,雲洪那小傢伙也不會不滿!」

  像雲洪這樣的小傢伙。

  按星宮規矩,除非是同樣成長到大能者層次,方能絕對獨立一方,否則,當屬於一位大能者麾下時,是很難獲得絕對自由的。

  當然。

  正常情況下,真要有哪位大能者願收哪位萬星域成員為徒,其直屬大能者一般也不會阻攔。

  只是。

  偶爾總會有例外!

  「六行,血峰道君執掌星宮不久,玄羽風頭正盛,我們不好爭鋒!」

  紅袍光頭大漢低沉道:「再等數萬年,等玄羽離開萬星域,你再選擇一位年輕天才作為傳人不遲!」

  「玖絡!」

  黑袍高瘦男子憤怒低吼道:「你清楚,像雲洪這樣的絕世天才有多難誕生,等上數萬年?錯過了雲洪,我就算再等上億年,我恐怕都等不到天賦能媲美他的了。」

  「這是最適合我的傳人!」

  「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已活了漫長歲月,天人五衰,我躲不過的,如今,我只想尋到一位能傳承我衣缽的弟子。」

  「你知道。」

  「我現在那群弟子,他們的天賦根本不夠,也沒有能耐繼承我的衣缽!我的法門會蒙塵,我的寶物會黯淡,我不甘心我一生所求,就這樣消失在歲月長河中!」黑袍高瘦男子低吼道。

  「若我還有光陰可等,我願再忍一次。」

  「但這次,我不會再忍了。」

  「我去找道君,道君若不能公允,那我和玄羽,這一次,就只能活一個!!!」黑袍高瘦男子怒吼一聲,可怕的紫色氣流震盪,整個人沖天而起!

  直接消失在了這方浩瀚仙域。

  ……

  萬星域地階區域,雲洪府邸內。

  時間流逝。

  轉眼,距論道殿之戰已過去六天,靜室中。

  「哈哈,有足夠的時間,終於算是消化了這一戰所得,且也基本將空間法界的全新感悟,融入了我的劍法中。」雲洪睜開了眼,有著笑意。

  修仙路上。

  若有進步,那種滿足感,是難以言述的!

  「嗯,是時候好好規劃接下來的路了。」雲洪默默思索,直接開口道:「星靈,我要查看《混墟圖錄》所需星幣。」

  嘩~無數光點匯聚,瞬間形成了光幕投影。

  「《混墟圖錄》(第一卷),道君級法門;需付出2萬星幣方可得傳授(註:地階成員最多可學習三門道君級法門)」

  「《混墟圖錄》(第二卷),道君級法門;需付出3萬星幣……」

  「《混墟圖錄》(第三卷),道君級法門;需付出4萬星幣……」

  雲洪看著光幕上出現的訊息,後面還有關於這一法門的詳細講述,乃是無盡歲月前一位強大道君『混墟道君』總結所創。

  最適合修仙者乃玄仙真神們,輔助參悟時間之道的法門。

  法門很好。

  「只是,真的貴啊!」雲洪皺眉,眼角餘光不由撇向了自己的星幣餘額:一萬六千星幣!

  換第一卷都不夠。

  ——

  ps:第五更,為盟主『初默A』加更!祝成為本書第十一位盟主!

  五更完成,又是一萬六千字!

  求訂閱!求月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