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別看這些人嘴上說什麼去和馮燁拼命,那也只是在他這個強大神力面前演戲而已。

  只怕在見到馮燁的一瞬間,這些人就要投降倒戈了。

  因為拼命的話,他們這些人全部合起來,都沒有一絲的勝算。

  現在又被施加了詛咒,逃無可逃。

  唯一的生路,就只有投降這一條。

  所以這些人急匆匆的跑去找馮燁,就是為了投降。

  而且還唯恐落於人後,誰都知道,投降這種事情,第一個投降必然是會有所優待的,至少在地位上,就比後投降的人高一點。

  石玉達心中也是害怕,因為馮燁說的那句,不會讓他輕易死去的話。

  之前他還滿不在乎,因為這些年聯邦的神祇們雖然爭鬥的很厲害,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強大神力隕落的傳聞。

  不過隨著身邊家族的強大神力,一個接一個的七竅流血而死,他也害怕了。

  只是他現在看不到自己的生路在哪裡?其他人都可以投降,唯獨他不能投降。

  至於投靠其他的神系,這種想法他不是沒有過,只是他們石家鎏金星域,就已經是聯邦當中最強大的幾個神系之一了。

  其他的幾個強大神系,與他們石家也不過是伯仲之間。就算強也強不到哪裡去,那些神系根本就沒有實力來庇護他。

  石玉達想到自己已經無路可走了,而眼前這些傢伙,卻不想著和他一起面對強敵,反而一心想要去投降。

  他們有活路,自己卻沒有。

  這麼一對比,頓時讓石玉達變得暴躁了起來。

  「統統都不准去。」石玉達憤怒的對這些神祇吼道。

  多年的強大神力積威,讓這些屬下紛紛停下了腳步,不過也沒有人再說話。

  只不過這裡聚會的,畢竟只是神祇們的分身,他們的真身,早就駕馭著神國,向行政星衝過去了。

  ===新書《我兒是贅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稍後修改。

  被馮燁這麼一說,沐遲驚訝的看著馮燁詢問道:「兄弟,實話實說,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實力?連強大神力都不放在眼裡了,難道已經成就主神之位了?」

  馮燁想了想,現在帝皇分身剛剛成聖,還需要掌控那些世界的法網,不是必要的話,他也不想將帝皇分身調過來。

  再加上神國當中的誅仙劍陣,就算是主神,大家拼一拼,還不一定是誰勝誰負。

  實力強大到那個程度的神祇,相互之間戰鬥的時候,比拼的就是神國底蘊。

  還有什麼底蘊能夠與誅仙劍陣相比?

  誅仙劍陣非四聖不可破,馮燁覺得,自己的神國應該也差不多,甚至還要更強,畢竟陣法和神國實在是契合度太高了。

  相互結合起來,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絕對是能夠大幅度的提升威力的。

  或許來四個主神級別的神祇圍攻馮燁的神國,也不一定能夠將他的神國攻破。

  「還不到主神,不過對付一般的強大神力還是沒有問題的,我視之為土雞瓦狗,揮手可破。」馮燁自信的說道。

  「這麼強大?那還等什麼,咱們去報仇。這份仇恨,已經在我心中壓了二十多年了,每天如同錐心一般的痛苦,在這樣下去,我都快要發瘋了。

  還好現在你回來了。」沐遲對馮燁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當即起身激動的說道。

  沐遲說話的時候,眼中透出徹骨的仇恨,想起兩位發小的音容笑貌,那種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參軍時候一起出生入死的情誼,都讓馮燁的心中如同錐心一般的痛苦。

  隨著馮燁心中的憤恨湧現,天空當中也變得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實力到了他這個程度,一喜一怒,都足以引動天象的變化。

  兩人乘坐小型宇宙戰艦,奔赴石氏家族所掌控的鎏金星域,馮燁他們兄弟當初那麼強勢,也僅僅只是掌控一個星系。

  而那些大勢力一出手,就掌控整個星域。要不然他們的神祇也不會崛起的這般迅速。

  現在各個勢力,都會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施展禁止空間穿梭的法陣。就是為了防止敵人突然打到家門口,而自己一方還沒有什麼準備。

  空間禁止當然對馮燁這種實力的高手不起作用,不過馮燁對於沒去過的地方,也不能憑空想像傳送。總要先去過一次,以後再去就可以開始傳送了。

  因為這種空間禁製法陣,連帶著整個星空世界的交通都沒有從前便利了。

  當年的星空三大國家,哪怕相互之間是敵對的,相互之間商貿往來也十分的密切。從宇宙的一方,穿梭空間到另外的一方,也不過是十天半個月的時間。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無法長距離穿梭空間,各個星域之間行走的宇宙飛船,只能不斷的小範圍空間傳送。消耗的時間和能量都會大大的增加。

  沐遲帶著馮燁一路走了十幾天,距離敵人的地盤,卻還隔著好幾個星域。

  馮燁也是奇了怪了,便向沐遲詢問說道:「你們的地盤相距這麼遙遠,與那石玉達,利若明又是怎麼結仇的?」

  距離這麼遙遠,雙方的傳教區域應該也沒有重合的地方啊!對方怎麼會跑這麼遠的地方,來襲擊他們?

  沐遲憤恨的說道:「還不是為了神格?咱們兄弟出頭的太早了。

  那個時候妖神聯邦還存在,信息流通很快,咱們兄弟幾個的神格是什麼類型,早就不是秘密了。

  也是我們大意了,忘了還有搶奪神格這種事情。

  相同權能的神格,未來成為主神的道路上,註定會成為對手。因為成為主神,必須要掌控完整的規則。

  所有掌控相同規則的神祇,相互之間都是對手。

  那石玉達的神格與楊航的神格類似,在他成為強大神力以後,就知道了成為主神的路。

  擊殺對手,吸收對手的神格,讓自己的神格變得獨一無二,然後再慢慢的圓滿的掌控這條規則,以之成就主神。

  現在妖神聯邦當中主神不少,就是因為他們開始大肆的獵殺,其他對手神祇,妖神聯邦才會這麼快的解體。

  然後各路神祇就開始抱團取暖,組建各個神系。只有少數不願意屈居人下,又實力不足以當老大的神祇,還保持著獨立的地位。」沐遲向馮燁介紹說道。

  馮燁一聽沐遲的話,頓時就明白了,這些年沐遲顯然日子過的也是十分的不好,雖然也仗著先手優勢,達到了中等神力。

  但是與那些大勢力的神祇相比,實力還是差的遠了。能夠守住一個星系的地盤,都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

  他也不是不想要加入其他的神系,抱團取暖。但是他有兩個強大神力的仇人,還分別是兩個神系的強大神力。

  這種人誰敢要?一旦吸納了他,就等於同時得罪了兩個強大的神系。

  馮燁拍了拍沐遲的肩膀,兄弟之間,一切盡在不言中,苦難不必多說,兄弟之間,能夠理解。

  「現在我回來了,就是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馮燁冷冷的說道。

  「燁哥,前邊就是鎏金星域了,咱們得放棄宇宙飛船,潛入進去才行。」沐遲謹慎的說道。

  馮燁無所謂的說道:「用不著,咱們直接打進去,向所有人宣告我們兄弟來復仇了。」

  沐遲勸解說道:「燁哥,我知道你可能與強大神力的神祇交戰過,並且可以輕易的戰勝他們。

  但是在神國之中的神祇和在外面的神祇,戰鬥力可是完全不同的。

  哪怕是強大神力的神祇,也無法輕易的攻破一個中等神力的神國。

  神祇在神國當中所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力,近乎無窮無盡。

  咱們還是小心一些的好,依我看,咱們不如偷偷的潛入進去。

  等到石玉達離開神國的時候,咱們再一擊必殺,報仇雪恨。」

  馮燁擺了擺手說道:「沒有必要,土雞瓦狗而已,今天咱們兄弟就要破滅他神國,在他最強大的地方戰勝他。

  一戰打的所有敵人、對手都膽寒,一想起咱們兄弟就戰戰兢兢,哪怕他是神祇,也要永遠生活在恐懼之中。」

  馮燁這麼做,也有一戰立威的意思在內,他這次回來妖神聯邦,就是準備將整個妖神聯邦,乃至星空宇宙,全部收入麾下。

  只是這麼龐大的星空宇宙,勢力繁多,想要一一收服收服他們,所花費的時間那可就太多了。

  還不如一戰展現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一舉壓服所有的大小勢力,直接向所有勢力發表聲明,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服者死。

  「行,你要不行,今天咱們哥倆就一起死在這兒。」沐遲也發狠的說道。

  「前面的飛船請停靠在Yu254889號行星,接收檢查。」飛船已經接到了對方的通訊請求。

  沐遲理都沒理,直接撞了過去。

  反正實力到了他們這個程度,就算宇宙飛船爆炸,也無法對他們造成太大的傷害。

  「有飛船強行闖入我鎏金星域,星域警備隊出擊。」

  很快宇宙當中就出現了一隊騎著基因戰獸的士兵,一身骨質鎧甲,騎著各種傳說當中的怪獸,在星空當中划過,追逐著馮燁他們的宇宙飛船。

  畫面十分的違和,妖神聯邦雖然也有宇宙飛船,但是大多都是用來拉貨的,運輸普通人用的一般都是太空艙。

  妖神聯邦的科技樹從來都沒點在機械上面,一整個宇宙飛船組成的戰艦隊,都不一定能夠打得過一個妖神戰士。

  妖神聯邦專門培育出來的能夠在宇宙當中飛行的基因戰獸,比之宇宙飛船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

  隨著神祇之路在妖神聯邦得到發展,妖神再也不是聯邦當中最強大的戰力。

  而且在神祇的幫助之下,晉升妖神變得越來越簡單,讓妖神聯邦當中妖神的數量越來越多了。

  妖神再也沒有原來那種超然的地位了。

  「燁哥,這些雜魚你解決還是我來解決?」沐遲轉頭看向馮燁說道。

  「妖神啊!想當年咱們兄弟為止奮鬥終生的目標,如今已經變成雜魚了嗎?」馮燁感慨了一句。

  說完他便對著飛船的外面一揮手,從隨身空間當中放出了一隻旱魃。

  旱魃可是擁有大羅金仙級別的戰鬥力,就算和強大神力打起來,那也是不落下風的存在。

  旱魃一出現,就散發出強大的力量波動,飛撲而過,那追過來的一小隊妖神戰士,連同他們的坐騎基因戰獸,全部脫水而死,化為乾屍。

  「這麼凶?這是當年你帶在身邊的那些殭屍之一?」沐遲驚訝的問道。

  沐遲身為神祇,這麼近的距離,自然能夠感受的到旱魃的兇悍。

  當年馮燁還曾經送給他十個金甲騎士,在這麼多年與其他神祇的征戰當中,也得到了長足的長進,到現在,依然還是他手中最鋒利的刀。

  「我記得當初你帶在身邊的這種殭屍有好幾千的吧?現在還剩下多少?」沐遲小心的詢問道。

  知道發小比自己強沒什麼,反正一直都比自己強,但是強到這種隨便一個手下都比自己強,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倒不是嫉妒朋友實力強大,而是覺得自己這些年懈怠了,同樣的起點,燁哥已經強大的讓他看不到背影了。

  他能夠感受到那旱魃的強大,雖然雙方不是一個修煉體系,但是強大與否多少還是能夠感受的到的。那是足以比肩強大神力的存在。

  「嗯,還有三千,橫推整個妖神聯邦足夠了。」面對自己的好兄弟,馮燁也沒有隱瞞。

  「難怪燁哥你口氣這麼大,要正面強上,在對方最強大的地方,干碎對方。有三千這麼強大的手下,都不用自己出手就可以了。」沐遲羨慕的說道。

  「出手還是要出手的,李樂和楊航的仇,咱們兄弟必須要親手報仇,才能解恨。」馮燁咬著牙說道。

  想起自己那兩個兄弟,馮燁就對仇人恨的咬牙切齒。

  「對,要解心頭恨,拔劍斬仇敵。今天定要將那石玉達千刀萬剮。」沐遲同樣恨恨的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