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受到郜神的祝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第870章 受到郜神的祝福

  來者何人?

  那竟然不是一個生人,而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一個虛幻的身影。

  失去身體的束縛,這巨大身影好似能無限膨脹,如果不是這方天地就這麼大,他能伸展至無盡卓虛空。

  「師傅?他是誰?是人是鬼?」

  任一張大嘴巴,久久不能合攏。

  漲大的巨人,他有看到過,凌去子當初渡雷劫的時候,那身形也被其用秘法撐大過。

  不過,比起眼前的巨人來說,那又日小巫見大巫的區別,根本就不夠看。

  這已經不是個正常人,透過對方的身子,任一甚至能看到其身後的景象。

  「他叫呣,是聖墟的界靈。一個本該死去,卻留著殘影的靈,一個……忘記了身前身後事,只知道遊蕩的靈。」

  封子修的聲音有些沉悶,帶著一點不忍,聽得任一心情也低沉起來。

  「師傅,他就這麼走過來,不會攻擊我們吧?」

  「不會,你想多了,他已經失去靈智,只要你不招惹他,挑釁他,他都看不見你。」

  「哦……那就好…好…」

  任一才剛想鬆一口氣,隨即悲哀的發現,那個叫呣的傢伙,正眼神灼灼的盯著他,並且向著他所在的位置走來。

  雖然他的旁邊還杵著一個大活人,但是他很明顯就能感知到,巨人是朝著他而來的。

  「師傅,他……他他他盯上我了,我該怎麼辦?」

  任一很急,不知道這個樣子能不能反擊,又該用什麼招反擊。

  呣的步子邁得很大,只是輕輕地跨上一步,已經跨過了一無數廢墟小山,悄無聲息的靠近二人。

  「嗯,他本就衝著你而來,大驚小怪!」

  「什麼?為什麼要衝著我而來?」

  任一再也坐不住了,急得站起來。

  這巨人若是衝著他來的,一根手指頭就能要了他的命吧,畢竟對方是此間的界靈,隨意借用此界的力量,就能滅了他。

  封子修對於任一的緊張視而不見,但於呣的到來無足畏懼,好似,他就只是坐在那裡,當一個看客。

  任一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亦不敢再留下來等死,是以,他選擇轉身就跑。

  甚至,他也不怕被封子修發現什麼,直接招呼小貝貝,帶著他就要逃離這方世界。

  呣似乎察覺了他的意圖,張開大嘴,作嚎叫狀,一股無聲的氣流從嘴裡噴涌而出,已然達到了肉眼可見的速度。

  那聲音掀起了無數塵埃,吹飛了地上的一切廢墟,甚至,就連任一半個身子已經遁入虛空裡面,又被其硬生生的吹飛了出去。

  也不知道翻了多少個跟頭,任一隻覺得頭暈眼花,天旋地轉,狼狽的掛在一顆果樹上面。

  這顆果樹,還不是尋常的樹,竟然是他剛才摘吃果子的那一顆,一顆會到處亂跑的果樹,把他給攔截了下來,不然的話,他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飛到哪些山去。

  心有餘悸的坐在樹上,耳邊聽得封子修的聲音傳來,「沒用的,你跑不掉的,這個世界,沒有經過他的同意,誰都不能離開。」

  任一壓下心中的憤怒,面色平靜的道:「你在害我?」

  若不是他非要把自己拉來,自己又如何會待在這裡,任由其宰割。

  「害你?連師傅都不叫了是嗎?嘿嘿……」

  封子修信步來到樹底下,「我若想害你,在你最弱小的時候,一根手指頭就把掐死你。」

  任一不屑的冷笑,「殺一隻螞蟻有何成就感,不得讓螞蟻強壯一點再下手,好歹還有些挑戰。」

  封子修沒有再多說什麼,因為呣已經站在他們不遠的地方,正一眼不錯的盯著任一看。

  他看得是那麼的認真,像一個好奇心很重的孩童,不停的從各種方位,打量著任一。

  任一保持敵不動我不動的策略,盡力把自己的存在感減少一些。

  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這個聖墟裡面透著一絲詭異,而他將是其中一個表演者,其餘的那些仙女們都將是觀眾。

  才剛念叨著觀眾,就見一群仙女飛奔而來。

  「呣大人,你可算清醒了,太好啦!」

  仙女們喜極而泣,對於能見到呣似乎很激動。

  由其是那島主大人,竟然放下高傲的頭顱,五體投地的跪拜了下去,「幕南,攜坐下十八女衛,恭迎呣大人。」

  呣對於眾女好似看不見,也聽不見,只是盯著任一看,好似他的世界就剩下這麼一個人。

  任一承載了對方的目光,說不出的壓力山大,還是挺直了背脊,不讓自己太丟人。

  大不了,就魚死網破,他才不會怕。

  好在,呣只是在確認什麼東西而已,當他不再打量任一,把眼光看向別的地方的時候,任一肩頭上的份量才減輕了絲毫。

  「矢……」

  這是呣第一次開口發音,眾人只得到一個單調的語氣詞,並不能理解其中所蘊含的意義所在。

  那封子修到了此時,就是個甩手掌柜,也不給任一任何提示和幫助,就任由那呣伸出巨爪,把任一提溜走。

  任一沒有反抗,也無法反抗,當他被盯上的時候,已經被呣的氣機所鎖定,千世鏡都沒有辦法的前提下,做什麼事都是無有功,索性破罐子破摔,就這麼束手就擒,就看這界靈能把自己怎麼樣。

  「太好了,嗚嗚……有生之年,總算再見呣,就算現在去死,也值得了。」

  島主大人擦乾眼淚站了起來,下意識的去找封子修時,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個人來無影去無蹤,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

  「島主大人,那人是不是有問題?需不需要我們姐妹去查查。」其中一個女仙兒上前請命著。

  島主大人眯了眯眼,「此人初見時,就覺得有些問題,我得親自去查,你們不用管了,繼續清理那深淵,務必把聖主遺骸乞出,我們還有兩天半的時間。」

  眾女仙不敢怠慢,拔腳就往那所謂的深淵趕去。

  「進來的時候,忘了問這人的名字,誰能想到這聖墟之門會提前開啟。」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奇特之處,敢在我面前耍花招。」

  島主大人捏緊了小拳頭,腳步一蹬人影就消失在原地,其速度之快,比起那封子修不逞多讓。

  任一的心裡很難受很難愛,被巨人抓著一跑狂奔,饒是他修為再高,也被晃得七暈八素,看什麼都在冒星星。

  這一路有些漫長,不知道這廢墟到底有多大,明明在那主城廢墟里看時,這裡只是一個小秘境一般的存在,按照他的腳程,只需要飛上一頓飯的功夫就能橫穿。

  然而,以巨人比他還要誇張的速度,竟然奔跑了一個晝夜這才停了下來。

  呣把任一放在了一個山頂之上,這裡是所有山脈裡面最高的一個平台,放眼望去,能看到十萬大山環伺在側。

  這些山脈一如既往的傳承了被毀壞的樣子,山上的所有植物都已經枯死,只剩下光禿禿的石頭,顯露著蒼涼的本色。

  「唉……前輩,你把我弄來這裡,不知有何指教?」

  任一話才說完,就覺得自己的腳底板傳來滾燙的感覺,好似自己是踩在火堆上面。

  且這熱燙越來越甚,還沒堅持多久,他就有些招架不住,開始跳腳起來,「嘶……好燙好燙……」

  任一掂著腳,一臉痛苦的往邊緣走去。

  「回去……」

  呣竟然發聲了,隨著這句話,任一就見到那大手輕輕的一拂,自己就控制不住自己,原地打了幾個滾,滾回剛才所在的位置。

  不等他罵娘,那灼熱的感覺讓他一蹦三尺高,順間離開那個位置,繼續跳將起來。

  此時此刻,那腳底板都要燙熟的感覺,他再也不想待在這裡坐以待斃,「小貝貝,快!離開這裡。」

  小貝貝的聲音比他還要著急,「主人,不行,千世鏡被那人感知到了,已經關閉了傳送通道,無法離開。」

  「哇靠,不是說這個神器,無所不去的嘛,難道是騙我的?」

  小貝貝也很無奈,「千世鏡再神,那也是神所創,如果有神人修為比你厲害,控制了它,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

  任一一聽,也知道自己怪錯了千世鏡,這就好比一個孩童,手裡拿著一把諸天都能為之顫抖的大刀,突然有一天,一個比那大刀還要利害的人出現,把那刀給控制住了,孩童即使再蹦噠,也不能搶回大刀的使用權。

  是以,任一拿出了金屬面板。

  這個東西,只記載了十來個小世界的位置,他只要隨意逃進去一個就能擺脫這個絕境。

  「別亂!」

  任一才剛點了一下傳送按鈕,就見那巨大呣一根大手指戳來,瞬間把他戳倒,而那堅硬無物可催的金屬面板,已經被其用指戳爆。

  金屬面板經此傷害,已然被毀壞,那屏幕「嗞啦」兩聲後,比此陷入黑暗裡面,再無光出現。

  若說任一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雖然是撿來的,但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寶貝,現在說沒就沒了。

  虧得用千世鏡不需要把鏡子拿出來,只需要聯繫小貝貝就好,不然的話,說不定這鏡子也要被這個呣一根手指頭戳爛。

  問題是,他現在除了離開,還能怎麼辦?難道就在這裡等死不成?

  任一特不甘心,仁和的脾氣越來越蹦不住,為什麼世人總是要逼他,把他視若螻蟻,不給他自由的機會。

  任一壓抑在內心身處的仇恨之火,已經到了快要噴發的邊緣。

  「嘭!」

  這不是任一爆了,是他所在的腳底下,爆發出了熊熊燃燒的火苗。

  他若再不自救,就只能等著被燒萬炭灰。

  「這~是~你們~逼~我的!」

  一字一頓的說出這個話後,任一不再保留實力,把所有把調動的能量,全部匯聚在一點之上,他必須破開這個僵局,否則就會成為一坨烤肉。

  強勁的能量,各種顏色的神氣,在他的四周旋轉飛舞,把他包裹了起來。

  能量護體,讓他能短暫的脫離被炙烤的痛苦,然而其消耗也是大得驚人,只不過一個轉身的功夫,其體內的能量,就被消耗了十分之一。

  而那呣不知道還要烘烤他多久,他又能再次堅持多久呢?

  這樣的情形,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想當初,他在靈隱大陸的時候,就被那界主老頭丟一口大缸裡面,差點被燙死,凍死在裡面,冰火兩重天的極致感受,折磨得他死去活來。

  如今,再一次出現這樣的情形,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人都要這麼搞人,任一真的很恨,他才不要讓別人左右自己的命運。

  就算對方打著為他好的名義,那也不行,也得問問他想不想要,樂不樂意。

  憤怒讓他的身體也慢慢地壯大起來,好似有無窮的力量衝進了四肢百骸,讓他原本出納一空的身子,又再次充盈起來。

  甚至有些充盈過頭,不斷膨脹起來。

  這個過程快速無比,只是剎那間就已經完成,那原本寬闊的山頂,已經承載不起現在的他,一腳踩下去,直接踩碎。

  那之前還覺得灼熱的源頭,此時再次感悟,不過是溫溫熱,對他一點用也沒有。

  「哈哈哈……不愧是天選之子,果然有天賦。好!」

  那呣非但不覺得權威被冒犯,反而有種說不出的暢快。

  「吾沉睡萬年,終於等來了復甦時刻,這是屬於你的時代,年輕人,請接受我的傳承吧!」

  呣雙手交叉,眼望遠方,打量著這個世界最後一眼,帶著遺憾,帶著不舍,帶著希冀……

  「吾的使命即將完成,榮光將屬於你,年輕人……你將得到郜神所有祝福。」

  隨著這句話落,任一驚訝的看見,巨大的呣瞬間化為星星點點,降落無數螢光把任一龐大的身軀包裹起來。

  「這是……好強!」

  難道……這就是神袛的力量?

  雖然是虛幻影子賜予,不是真人所贈,但是其中包含的能量,已然不能用海量來形容,而只能用星辰宇宙無數海量大世界來媲美。

  任一原本維持那巨大的身形,需要消耗所有的能量,甚至還要燃燒自己,才能做到。

  現在,他可以隨心所欲就擁有破天滅地的能力,和那巨大虛影帶給人的威壓,並無區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