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酒廠匯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陌生的車輛、帶著鴨舌帽的陌生面孔。

    但因為那熟悉的嗓音,柯南毫不猶豫的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坐了上來。

    不用想,這肯定是唐澤刑事率先做的準備了,不過對方這樣的陣仗,這也表明了他之前對於水無怜奈的身份其實已經有一定程度的猜測。

    不然對方也不可能準備的這麼周全,不但易容面具隨身攜著,就連汽車也不是原來開的那輛。

    不過柯南也沒什麼奇怪的,畢竟唐澤的「鈔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對方弄來一輛處理過「身份」的新車,還是很輕而易舉的。

    而事實上唐澤也確實是這麼做的,他可不想因為車輛的原因被人順藤摸瓜找上門,再加上面對的多少身上都帶有槍械。

    所以唐澤這些專程處理過信息的車輛,基本上都是當成消耗品來使用的。

    要是沒中槍,他就放到車庫等下次再用下,要是幫忙擋了兩顆子彈,那就直接送去「毀屍滅跡」進行銷毀。

    總之,這波就是用「鈔能力」來消弭一些可以避免的線索。

    不過對於唐澤的準備,柯南也只是吐槽了一下,旋即意識到了對方這準備背後透漏的信息。

    想到這,柯南忍不住開口問道:「唐澤刑事,你之前就已經知道水無怜奈她的身份了?」

    「不,其實我不知道,一開始真的只是感覺有些異樣。」唐澤笑了笑道:「但我第一次調查的時候,倒是意外有了些意外收穫。」

    「什麼意外收穫?」柯南忍不住問道。

    「說起來倒也能夠順便回答你的另一個問題。」

    唐澤笑了笑道:「你不是說昨天感覺到有視線窺探你麼,其實那人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誰?」

    柯南說完一怔,旋即意識到了什麼:「FBI?是朱蒂老師?」

    「哦?反應的很快嘛。」唐澤笑著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在跟你說幫我注意水無怜奈之後,也抽時間去暗中調查了對方。

    不過第一次調查暗中調查水無怜奈的時候,我意外發現FBI的人也在調查對方,對此便有了猜測。」

    「現在看來,你們的懷疑是正確的。」柯南臉色凝重道:「水無怜奈確實是黑色組織的一員。」

    「不過現在麻煩了啊。」

    唐澤一邊聽從柯南的指引開車追蹤水無怜奈,一邊說道:「雖然你的竊聽器幸運的黏在了對方的鞋底,讓我們能夠竊聽對方的信息,從而占據優勢有了探查他們情報的可能。

    但一旦竊聽器被發現,他們理所當然的回去想是誰搞的鬼,然後首先被懷疑的,那之前還在水無怜奈家中的毛利偵探,可就危險了。」

    「是啊,這也是我所擔心的地方。」

    柯南神色凝重:「就算他們想到毛利叔叔是為了調查水無怜奈委託的事情,所以才會安裝竊聽裝置。

    但是也不能排除叔叔也許會偷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內容,以那群傢伙的行事風格,恐怕「寧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個。

    不但是毛利叔叔,必要的時候,連同他身邊的人恐怕也會一同滅口。」

    「也就是說竊聽器那邊傳來的情報越多,被滅口的可能性就越大呢。」

    唐澤語氣平靜的將危急道出,仿佛是在說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事一般:「這件事就交給我處理,你不用擔心。

    既然此刻得了機會,就好好把握住。」

    「啊,這是自然。」柯南點了點頭旋即道:「另外還有一件事讓我有些在意。」

    「你說的是水無怜奈委託毛利偵探調查那小孩子惡作劇的事情吧。」

    唐澤開口說道:「如果真是組織的人,這種小事應該不會放在心上的。」

    「發信器的移動速度變慢了!」

    柯南原本還想要繼續說些什麼,但下一刻他注意到左側鏡片定位紅點突然產生變化,將兩人的注意力再度調轉到了追蹤之上。

    「出現了引擎回聲,恐怕對方已經進入某個室內停車場了。」柯南聚精會神的聽著接收器中的聲音,判斷出了對方車輛此刻所在的位置。

    「恐怕是要接頭了,不能再跟了。」

    唐澤說著說著放緩了車速,尋找一個合適停車的地方:「以琴酒那些人的行事作風以及謹慎程度,恐怕周圍已經遍布他們的人手監視是否有人跟蹤了。」

    「嗯,小心為上。」

    對於唐澤的判斷,柯南還是很信任的,他剛想要說些什麼,但旋即耳中傳來的聲音讓他面色一肅,立刻凝神傾聽起了接收器中的新動靜。

    「好像有什麼動靜,是車嗎?」

    有著絕對音感的柯南,很快聽到了接收器中區別於水無怜奈汽車的引擎聲逐漸靠近變得清晰,讓他臉色一肅。

    「這種獨特的不等長引擎空轉聲…」

    「再加上這優異的噴射回音…是水平對向引擎…」

    說到這柯南臉上帶笑,神色卻說不出銳利:「第二輛車如果不是休旅車或霸陸…

    就只剩下他的愛車保時捷356A了!」

    …

    幽暗的地下停車場。

    黑色的車保時捷356A從陰暗中緩緩駛出,停在了水無怜奈車旁邊的停車位之上,。

    水無怜奈緩緩打開了車窗,看向了保時捷中男人嘴角挑起一絲微笑。

    「怎麼了,基爾。」面對眼前這個美麗女人,琴酒眼中卻沒有絲毫感情,他看著水無怜奈冷聲質問道:「我們不是約好了10點見面嗎」

    「真是非常抱歉,因為我發覺後面好像有奇怪的車子在跟著我,以防萬一就稍稍繞了些路。」

    水無怜奈的話讓正在竊聽的柯南旋即一驚,但很快他便再度鎮靜了下來,意識到對方所說的人應該不是他們。

    畢竟唐澤刑事為了以防萬一,在對方減緩速度的時候便同樣減緩速度在附近停了下來。

    現在車距起碼保持在800公尺以上,這個距離是不會有人懷疑的。

    難道是茱蒂老師?

    想到唐澤刑事之前所說的情報,柯南對於水無怜奈的由來一絲猜測。

    而在柯南念頭不斷閃過之際,接收器再度傳來了琴酒那冷酷的話語。

    「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保時捷中,琴酒陰鷙森銳的眸子撇了一眼水無怜奈,殺意甚至毫不遮掩,仿佛只要對方答錯了一句話,他便會痛下殺手。

    不,不是仿佛,是一定。

    這個男人就像是蓄勢待發的毒蛇一般翹首以待,只等最後的時刻毫不猶豫的痛下殺手了。

    「恩,只是我太多慮了。」

    面對琴酒這樣冷血而又危險的人,水無怜奈語氣平淡的看向琴酒,仿佛在說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般看向琴酒:「所以能否請你將然後瞄準我的伯萊塔,收回去嗎?」

    水無怜奈說到臉上帶笑,眸中帶著揶揄:「如果因為你那奇怪的一個人開槍殺掉我,那就沒有人能夠幫你們殺掉DJ了。」

    「哼。」

    琴酒冷笑了一聲,旋即收起了槍,「沒關係,反正這大樓方圓五百公尺內,都鋪滿了我們的眼線。

    要是有可疑的車輛靠近的話,肯定馬上就能夠知道了。」

    而在竊聽的柯南聽到這,臉上不由得再次浮現出了慶幸之色。

    這就是有個靠譜隊友的感覺嗎?

    這種算計到極致,將對手每一步行動都考慮進去的預測,實在是太可靠了!

    不過他們口中的DJ是誰?

    是他們這次的目標?

    柯南思緒流轉,而很快接收器中再度傳來了琴酒那滿是陰鷲的話語。

    「最後一次確認,你說說看。」

    「時間是十三點,地點在艾迪P,負責採訪DJ的我會將他引到目標位置。」

    「沒錯沒錯~我等著你喔~基爾~」

    一陣轟鳴聲響起,一倆張揚的道奇蝰蛇緩緩停靠在了水無怜奈雪鐵龍的另一邊停車位之上。

    基安蒂把玩著手上的瞄準鏡,笑著叮囑道:「你可要把獵物帶到我這望遠鏡的正中心,讓我好好樂一樂呀~」

    那戲謔的笑容仿佛她的目標並不是一個人,而是森林中隨處可見的獵物一般。

    「啊啦,基安蒂~連科恩也來了,真是讓人安心呢。」

    水無怜奈看到車內的兩人露出了一絲莫測的微笑,身體前傾趴在方向盤之上有些感慨道:「我們的功績雖然沒法公之於眾,但是要是失敗的話,可是一下子就會廣為流傳的。」

    「哼,不論成功還是失敗,一般人都不可能會知道的。」叼著煙的琴酒冷笑一聲道。

    「說的也是呢。」水無怜奈身體後傾看向琴酒微微一笑。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還是快點準備一下吧。」

    保時捷的后座上,一道女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女人雙手抱懷臉上帶著淡淡道:「希望你們儘可能的,不要讓我出場好嗎?」

    「我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在這裡?」

    聽到貝爾摩德的聲音,之前還在即將獵殺獵物的基安蒂直接從車上沖了下來,敲擊著保時捷后座的車窗語氣不爽道:「我可沒聽說過這件事啊!」

    看著車后座的貝爾摩德,基安蒂臉上的厭惡絲毫不加掩飾,「擅自把卡爾瓦多斯喊出去,還眼睜睜看著他被殺掉的女人,居然要加入這個計劃!?別開玩笑了!」

    「回車上去,基安蒂。」

    面對大吵大鬧發泄心中不滿的基安蒂,琴酒只是語氣平靜說了一聲卻讓基安蒂下意識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貝爾摩德會來,這是為了以防萬一罷了。」似乎是因為理解基安蒂生氣的原因,琴酒難得解釋了一句。

    「可是」

    基安蒂聞言還有些不甘,可下一刻琴酒那冰冷的目光便撇了過來語氣森然道:「這也是那一位所下達的命令。」

    「切」聽到琴酒的話,基安蒂雖然還是很不爽,但還是選擇了轉身離開。

    「不過,獵殺的地方居然會選擇「艾迪P」啊。」

    后座上的貝爾摩德點燃了嘴上的香菸,仿佛置身爭吵之外的觀眾一般等基安蒂離開後,語氣玩味道:「還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狩獵場不是麼?」

    「誒?這話怎麼講?」

    憨憨的伏特加作為拉低組織平均智商的存在,在聽到貝爾摩德的話後,一臉疑惑的扭過頭來詢問答案。

    「哼哼」

    貝爾摩德笑了兩聲,將肺腑的煙霧吐出,「你也稍稍研究一下那方面的歷史嘛,伏特加。」

    「啊」聽到貝爾摩德的話,伏特加有些自閉的轉過了頭去。

    「那不是重點,現在的問題是外面雨勢。」琴酒打斷了兩人的對話:「複雜的環境勢必會影響計劃,如果失手那就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放心好,根據氣象表示上午會放晴的」

    接收器中傳來了電流的雜音,柯南臉色有些不甘:「該死,雨勢太大了,影響了接收器」

    「總之先說說你竊聽到的情況吧。」

    唐澤倒是依舊保持著冷靜,而在聽到唐澤那平靜的話語後,柯南也暫時壓下了心中浮躁,將之前竊聽到的情報告知了唐澤。

    「喔?這次的人還真是不少啊。」

    等到對方將重要的情報說完之後,唐澤看向柯南道:「關於他們口中的「DJ」還有暗殺的地點「艾迪P」,你怎麼想?」

    「我在想會不會是組織內部的某種暗號…」柯南說到這有些遲疑:「灰原…」

    「還是算了,如果真是那個組織固定的暗號,明美跟灰原不會不說的。」

    唐澤自然明白柯南的意思,但還是搖了搖頭否定了對方要詢問宮野姐妹意見的想法。

    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麼,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暗號,所以詢問兩人也只不過是讓他們兩個平添煩惱罷了。

    而柯南聽到唐澤的話後也冷靜了下來,意識到了自己是有些「病急亂投醫」了。

    但如果那不是黑色組織的固定使用的暗號,那就證明一定是有寓意,所以貝爾摩德才會有「狩獵場」這樣的說法的。

    「我要靠的更近一點。」

    想到這,柯南還是有些按捺不住了:「現在的情報太少,我是小孩子,不會引起黑色組織那些眼線的注意的!」

    說著柯南便打算下車,可下一刻卻被柯南徑直按在了車上。

    「有客人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