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兵臨城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嗬」

  黑龍的咆哮聲響徹天地,呼嘯著雙翼飛向了遠方。

  而韋賽里斯手扶著白色大理石的石欄,目送著多斯拉克大軍和貝勒里恩的遠去,一雙淡紫色的眼眸古井無波,似乎已經看到了部分即將發生的事情。

  一陣微風輕輕拂面,年輕人一頭銀金色的長髮微微飄動。

  隨後他張開了握住的手掌,手心裡被撕碎的信紙隨風而去,被風帶向了遠方

  而在多斯拉克大軍這一次出徵兵鋒所指的目標。

  舊鎮。

  如今這座維斯特洛規模最大也是建立最為悠久的城市陷入到了惶恐之中,星梭城之戰的結果已經隨著渡鴉還有往來商人傳來。

  多斯拉克人在星梭城屠殺了數萬河灣地的士兵。

  河灣地士兵們的鮮血染紅了土地,數十里外都可以聞到那讓人作嘔流淚的惡臭味,禿鷲自戰爭結束盤桓了半個月的時間沒有離去,徹底淪落為了無人區。

  而現在這群讓人膽寒的草原騎兵正在向著舊鎮的方向前進,自然讓生活在舊鎮的百姓人心惶惶,仿若世界末日即將到來。

  舊鎮的地理位置坐落在河灣地的西南角,蜜酒河注入低語灣與落日之海的入海口處,同時也是連接高庭和君臨的玫瑰大道的最南端。

  這裡是維斯特洛最為重要的港口,沒有之一,甚至超過了君臨,人口數量也不遑多讓,只是沒有君臨那般密集。

  舊鎮也是七國海運陸路的貿易中心,五湖四海的船隻匯聚於此,航路遍布整個維斯特洛,盛夏群島,自由貿易城邦,甚至包括潘托斯和安達洛斯。

  然而如今戰爭的陰雲籠罩這座偉大的城市,自然也影響到了當地的商業發展。

  往日裡熱鬧非凡的水手聖堂,七神殿,港口,甚至包括異域之神的廟宇等等,一下子變得冷清了許多。

  商人的船隊帶上了他們的貨物離開了舊鎮,而有條件的舊鎮百姓也紛紛掏船票乘船離開了這裡。

  至於沒有離開的大多都是沒有錢,無力支付高昂的船票,或者是認為事情不大,故土難離,還有想要在戰爭中尋找機會的瘋子。

  而舊鎮百姓都在人心惶惶,舊鎮之音、海港之主、參天塔伯爵、學城的守護者、南境之燈塔的雷頓·海塔爾伯爵自然更加焦急。

  海塔爾家族一直自詡引領人類進步的燈塔,他們的家徽便是菸灰底色,頂端燃燒著烽火的階梯狀白塔,家族箴言為『照亮前程』。

  然而如果不是因為韋賽里斯的『變革之劍』的緣故,秉持著海塔爾家族一直置身之外高高掛起的態度,他們本不應該參與到這場戰爭,甚至早就投降了韋賽里斯。

  但變革之劍的威力太大,以至於讓這位參天塔之主雷頓·海塔爾伯爵猶豫不決,再加上梅斯·提利爾是他的女婿,因此猶豫之下還是派兵參戰。

  然而隨後這一戰便打沒了海塔爾家族的士兵,僅僅只有少數的殘兵敗將逃了回來,舊鎮的守備隊縮水嚴重。

  為了接下來的戰鬥,海塔爾家族拿出了大量的金龍,緊急募集了大量的傭兵和流浪騎士,抓捕了許多壯丁用來充數,但是戰鬥力自然可想而知。

  就連舊鎮的百姓都無法信任自己的軍隊,認為這樣一支臨時東拼西湊的軍隊無力抵抗野蠻人的進攻,甚至抱怨海塔爾家族為何到了現在還沒有向韋賽里斯屈膝。

  但這其實也是冤枉了這位舊鎮的守護者雷頓·海塔爾伯爵。

  他自從收到了星梭城之戰的結果後,當即便毫不猶豫的決定向新征服者屈膝投降。

  然而他沒有想到自己發出的降書沒有收到任何回應仿若石沉大海。

  雷頓·海塔爾伯爵甚至以為自己的渡鴉被老鷹給叼走了。

  於是舊鎮老翁再一次接連發出了兩封投降信,甚至邀請國王陛下來參觀舊鎮的繁星聖堂,復刻伊耿加冕的佳話。

  但後兩封降書同樣石沉大海,沒有收到任何回應,僅僅只有多斯拉克大軍和休養生息過後的多恩軍隊兩路向著舊鎮趕來的消息。

  這一次海塔爾家族徹底放棄了最後的希望,開始募集軍隊,準備和坦格利安軍隊決一死戰。

  伊耿歷294年,新曆二年。

  倉促應戰的海塔爾家族軍隊在蜂巢城和多斯拉克大軍交戰,雷頓·海塔爾伯爵的長子兼繼承人貝勒·海塔爾爵士親自掛帥,甚至請出了學城的戰爭學博士莫拉斯輔佐。

  戰爭學博士博古通今,對於戰爭的知識瞭若指掌,舊鎮的軍隊雖然是倉促募集,接受了簡單的訓練,但依然規規矩矩的排出來了陣勢。

  然而卻被多斯拉克大軍一戰即定。

  當『黑死神』貝勒里恩從雲端之上出現時,舊鎮軍隊統帥貝勒·海塔爾和莫拉斯博士臉上都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巨龍的龍焰摧毀了海塔爾家族軍隊的陣型,擊潰了士兵們抵抗的鬥志,再加上草原騎兵的衝擊,瞬間軍心瓦解,潰不成軍,成為了任由宰割的羔羊,貝勒·海塔爾爵士和學城的莫拉斯博士當場被龍息燒死。

  據傳說可以流淌著美酒和蜂蜜的河流此刻流淌著海塔爾家族士兵的鮮血。

  鮮血染紅了蜜酒河,戰敗的消息還沒有傳來,士兵的屍體密密麻麻鋪滿了河面,順著河流很快來到了舊鎮。

  舊鎮的百姓和貴族們更加的恐慌了,紛紛要求乘船離開舊鎮。

  然而被稱之為舊鎮之音,海港之主,參天塔伯爵,學城的守護者,南境之燈塔的雷頓·海塔爾伯爵聽聞到了這個悲慘的消息,目睹了被鮮血染紅的蜜酒河,宛若得了失心瘋一般強硬拒絕離開。

  他帶領著自己的長女外號為『瘋女』的莫羅婭·海塔爾登上了參天塔的頂端,參悟古老的魔法書籍,企圖找到擊敗多斯拉克大軍的方法,用魔法劈死韋賽里斯和他的龍。

  然而還沒有等到他找到正確的辦法。

  多斯拉克大軍在蜜酒河畔擊敗了舊鎮軍隊還沒有來得及趕到舊鎮。

  多恩軍隊便搶先一步來到了這裡,兵臨城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