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在觀音李修遠的眼裡,自己是神秘的。

  他看不起神龕和黑帝雙方陣營的任何人,甚至不屑與它們為伍。

  他自太古時代出生,於遠古時代甦醒,換了不知道多少具軀殼,於近古重新做人。

  這個時代的任何人他都沒放在眼裡過,哪怕是這個在他眼裡極為出色的李旦,他也只是當做自己孤獨的偶爾交流對象而已。

  他在走一條不同尋常的路,這是他摸索和猜測出來的。

  隨意,散漫,無欲無求,卻又大自在的路。

  因為很有可能詭異和不詳就是這樣的人。

  而且東荒大陸的司空渡,前期鋒芒畢露,後期漸漸沉穩,而後得到了傳承,或許都與這有關。

  走著走著,原本是假裝自己成為另一條道上的人,但漸漸的,有時候連他自己都糊塗了,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

  不過這種大自在的感覺真是不錯。

  直至不久前,一枚紅色的閃電於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找到了他。

  觀察了好幾天後,它慢慢接近自己,然後……認主。

  那一刻,他全都明白了。

  明白了詭異和不詳是怎麼區分雙方陣營的。

  明白了司空渡又是怎樣的。

  他狂喜,他狂叫。

  他終於活成了自己一直想要成為的人。

  他知道自己那麼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

  一切值得,都值得!

  他散漫而走,看著一個個隱藏在另一幅皮囊下的雙方陣營人員。

  神龕的是喜悅的,黑帝是厭惡的。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但又有什麼關係呢。

  無非就是兩種情緒而已。

  都說人心隔肚皮,走在他們中間,看著一個個表面相互稱兄道弟,其實有著另一種身份,他感覺好有趣,好諷刺。

  之前的他也該是這樣吧。

  沒有拆穿他們任何一方的偽裝,因為覺得沒意思。

  如今的我已不是黑帝成員,更沒想過加入神龕。

  我,只做我自己。

  直至恢復到古皇境,再度看見了趕路的黑白無常。

  這一刻的他,對那股感覺感知的更深,一路追尋而來,在此地碰見了邪靈白無常。

  他是震驚的,是喜悅的。

  傳說中那位詭異和不詳的代言人惡煞黑無常,邪靈白無常全都現身了,難不成真的有人集齊了六塊殘圖?

  是那個人嗎?

  當日交易會裡得到殘圖,自己追尋上去,卻發現讓紀六指等人全軍覆沒的那個古王境?

  但是除了這兩個生靈,再無其他。

  而後,見著他們潛入海底就不見了。

  自己追尋下去,什麼都沒找到。

  一直看到此地有座島嶼,準備過來歇歇腳,卻發現李旦竟然在這裡。

  說實話,李旦這個娃娃,他是親眼看著怎麼在短短二十來年時間一直突破到今天這個境界的。

  第一次相識還是影子姚盛牽連出來的。

  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娃娃是個妖孽,最起碼太古,遠古時代從未見過這般的。

  有時候都懷疑,他也是甦醒者。

  但如今身有小紅,在對方身上沒有感到任何的喜悅或者厭惡感。

  所以,他是自負的,以超過所有人的第三方角度看著其他人。

  但在今天,卻被李旦的一句『小紅還好嗎』給徹底震驚了。

  這一刻的李旦,是神秘的。

  小三兒蹦蹦跳跳過來,圍繞在觀音身邊的小紅疑惑的慢慢過去。

  看著同樣是閃電,一個有形,一個依舊閃電形狀。

  李修遠頓時瞳孔緊縮,連連後退,滿是不可思議。

  「原來,你,你……」

  攤牌了,不裝了。

  如今以他的修為,有什麼可隱藏的。

  不像太古時代,至尊滿地走,如今一個至尊境都沒有,古皇境就是天花板了。

  更何況,觀音已經跟他是一路人了,你四處瞎嗶嗶看看。

  而且他即將去見聖母,他能帶著小紅出現在這裡,也絕對不是巧合。

  李旦一招手,小紅眉心的藍色印記一陣閃爍,小紅直接飛到李旦手上。

  這是司空渡給自己的第三份禮物啊。

  李旦,可控!

  觀音算計了別人一輩子,從接受小紅的一刻開始,他將對自己造成不了任何傷害,自己卻反過來可以克制他。

  除非他捨棄小紅。

  但他,可捨得?

  李旦撫摸這小紅,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讓小紅掙脫不得。

  「確切的來說,你應該是第四代。」李旦道。

  李修遠就這麼看著這一幕,久久後,一陣苦澀的發笑,順勢坐在李旦旁邊,又笑了。

  笑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更是上氣不接下氣。

  眼淚花亂冒,指指李旦,又指指小紅,然後是自己。

  李旦沒說什麼,對他而言,估計很難接受。

  一直以來,李修遠一直認為自己偏過了所有人。

  可當這一刻,卻發現原來隱藏最深的竟然會是李旦。

  這個他從來沒放在眼裡的小娃娃。

  他們曾經那麼多次的接觸過,自己竟然從來沒懷疑過。

  更搞笑的是,在第五塊大陸,自己的紙人碎片還得意洋洋的給他講述著一切。

  說要去找司空渡驗證自己是否已經脫離了黑帝陣營的身份。

  現在想想,當時的李旦是什麼心思了。

  好打臉啊。

  如今終於走上了一條嶄新的路,卻發現人家早早走在了最前面。

  他更是受控於他。

  也不知道笑了多久,最後的李修遠擦著眼淚,扶著兩腮,感覺自己上下頜骨要笑的脫臼了。

  「你怎麼不笑?你應該笑的。」李修遠看著李旦。

  李旦微微搖搖頭:「我不是神經病,用不著笑。」

  「是呀,我也覺得自己不太正常,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這個是你給的?」李修遠道。

  李旦再度遙遙頭,而後起身看向遠處不斷泛泡的海平面。

  「是司空渡前輩的,他,歸墟了!」李旦的心情沉重。

  李修遠也是看著那邊的異象:「原來是這樣,看樣子我倒是欠了他一個人情,他們,也是來接你的吧?」

  李旦將小紅放開。

  小紅回到李修遠身上。

  小三兒則立馬跳到李旦肩膀上。

  「算是吧!」

  李修遠看著小紅,再度苦笑:「追尋了一路,原來是來瞻仰你的風采,小丑竟是我自己。」

  水面轟然爆開,緊接著,黑白無常詭異的出現。

  看來時間應該是提前了。

  「請!」兩個周身陰氣纏繞的無常,恭敬一行禮。

  李旦飛身而起,看著水下的旋渦,又看了看觀音。

  「李兄,現在應該可以叫你一聲李兄了,照顧好小紅,我不會參與你的一切,我們,算是兩條平行線上的人。」

  說完這句話,李旦一頭便扎了進去。

  李修遠看著李旦消失,再度苦笑。

  「真的,可以平行嗎?」

  直至一雙大腳出現在他面前。

  他緩緩抬頭,頓時瞳孔一縮……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