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來一決高下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馬雲騰究竟修煉的是什麼功法?施展起來威力竟然隱隱壓過了他從小在棲霞派修煉的上等功法!最可怕的是氣勢越打越強,簡直讓他有些透不過起來。

  再這麼下去不行,步子良一咬牙收起天罡子午錘,打算直接與馬雲騰真身搏鬥,他自信自己從小吸收金身靈霧修煉,八品後更浸泡好幾年的仙靈泉,身體的強韌程度遠遠超過馬雲騰,馬雲騰等幾個人滿打滿算在仙靈泉里泡了不過一個月罷了,再天才也不能跟他比!

  馬雲騰見對方放棄動用靈器,氣勢洶洶直衝過來,心中好笑,乾脆也召回冰龍,揮拳迎戰。

  步子良沒想到他竟然明知仙靈泉的厲害,還敢與他拼體質,登時大喜過望。

  兩人雙拳在空中一撞,步子良的神情迅速從驚喜變成了驚駭……

  汝一仙君看見這一幕,連連搖頭道:「步子良必敗無疑。」

  故晚、祝薄兩位仙君不忿,正待反駁,卻聽砰、砰、砰連續三聲巨響,衡止、衡二、步子良相繼被撞飛出去跌落台下。

  而號稱擁有接近八品仙君體魄的步子良是直接被馬雲騰一拳打飛出去的,馬雲騰站在台上穩如泰山,一點事兒沒有,已經回身去與雪鳶合擊劉欣欣了。

  「怎、怎會如此?」不但跌落台下狂吐鮮血的步子良不明白,故晚、祝薄仙君也不明白,莫非馬雲騰真的天才到泡一個月仙靈泉的效果便勝過了步子良泡幾年的?

  純粹肉搏,怎麼最後輸的竟然會是步子良?!

  素寶齋、仙靈宗四位八品祖師相視一笑,盡擅仙君道:「你們消息也太不靈通了,你知道衡止、馬雲騰當日八品經受過什麼樣的雷劫?」

  故晚、祝薄兩人搖頭表示不知,心裡卻暗暗浮起一個想法……不會是那個吧?他們兩個竟然能活蹦舌眺挨過那樣的雷劫?這也太可怕了!

  「無聲驚雷!」際翔仙君公布出的答案,正是他們不敢相信的那一個。

  棲霞派的這兩個仙君駭然驚嘆,難怪當日衡止和馬雲騰,會擋得住趙坤六人的秘法合擊而安然無事,這樣的弟子無論對哪個宗門都是稀世奇珍!

  如果說棲霞派的這些八品仙君泡過仙靈泉,擁有的是接近九品仙君的體質,那馬雲騰則是經過洗髓易經的真正九品仙君法身了,所欠的只是體內修為火候而已。

  步子良輸給他一點兒都不冤,冒牌貨與原裝正品怎麼比?

  雪鳶那邊多年積存下來的符籙不要錢一樣向著劉欣欣狂轟亂炸,劉欣欣一邊應付她,一邊看見自己的人連連失利,又氣又急,提醒了許林、陳展那頭,步子良又被對方打飛出去。

  衡止與衡二雖然被打下台,困住許林、陳展的法陣也失去了效用,但是兩人下半身十分不靈便,好不容易拔斷了纏繞在腿上的大量藤蔓水草,掙扎了好一陣都沒能站起來。

  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狗一樣的隊友!劉欣欣被這兩個人氣得七竅生煙,一邊閃躲雪鳶鋪天蓋地的符籙,一邊大叫道:「滾!滾過來!」

  他不是在罵人,而是讓許林,陳展別浪費時間試圖站起身了,以他們具有反彈一切外來攻擊的特殊法身,只要在台上翻滾碾壓馬雲騰與雪鳶,就能將他們逼得手忙腳亂,而劉欣欣自己也能騰出手來重整攻擊了。

  可惜他的提醒還是晚了一些,或者說,許林、陳展兩人的反應慢了一些,等他們克服心理障礙,打算不顧一流宗門八品長老的臉面,滿地打滾的時候,劉欣欣已經被馬雲騰和雪鳶合力打成重傷,倒在地上只有吐血的份了。

  雪鳶不懷好意地打量著向他們滾過來的兩個大巨人,揉了揉臉狠笑道:「這兩隻怎麼辦?打老娘的師弟師妹?!不敲破他們的烏龜殼,老娘不甘心!」

  「用衡止的辦法吧,他們殼太硬了。」馬雲騰淡然道,眼看著自己的同伴重傷下台,他也很不好受。

  棲霞派的人認定馬雲騰早晚會認祖歸宗成為馬氏的人,但是馬雲騰自己看來,凌雲派這些人才是他的手足至親,馬氏與之相比,連個屁都不是。

  雪鳶知道他說的有理,悻悻然道:「也罷,就用衡止的法子替他報仇!」

  那邊許林、陳展眼見自己這方僅剩他們兩個,也有些急起來,許林急中生智,勉強翻身坐起,雙臂握住陳展的雙腿,將他當兵器一樣舞動起來。

  有體外的法身保護,陳展的耐摔打能力不是蓋的,用力伸長雙臂就想著雪鳶和馬雲騰方向抓來。

  他們現下的巨人法身對於馬雲騰、雪鳶而言近乎金剛不壞,而且又能反彈一切攻擊,除非兩人有絕對超越他們的修為,否則一切暴力攻擊都只是徒勞。

  看著那一對蒲扇大掌向他們伸來,要躲過去並不是太難,但如果想抵擋那難度就大了,面對這一對不怕打不怕砸自帶一身堅硬烏龜殼的對手,他們確實很被動。

  雪鳶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眼角瞄到躺在不遠處奄奄一息的劉欣欣,靈機一動,甩出一條千丈藤索捲住他,就往陳展伸過來的大掌扔,陳展想過千百種對方還擊或閃躲的方法,唯獨沒想到雪鳶會用這麼損的一招,嚇得馬上收斂手上的力道,想把劉欣欣接住,結果撲了個空。

  雪鳶把藤索一抖,就將劉欣欣扯了回去,隨手扔垃圾一樣扔到台下。

  「卑鄙無恥!」許林、陳展氣得咬牙切齒。

  雪鳶得瑟地大笑道:「那是你們笨!」

  許林、陳展能夠成為八品仙君,自然不會真的是笨蛋,不過他們一直在宗門內閉門苦修,下山歷練有師長照看也不曾經歷過真正的兇險,與每日裡專干黑吃黑勾當的雪鳶等自然沒法比。

  在雪鳶他們面前,許林、陳展二人簡直單純得像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子。

  許林一言不發鬆開了緊握陳展雙腳的手,兩人互相扶持著就想站起身。他們現在沒有了需要支援的人,自身又足夠皮粗肉厚不怕攻擊偷襲,所以也就無所謂花這點時間了。

  雪鳶與馬雲騰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傻這麼天真,真把他們當死人不成?!

  倆人對望一眼,一刻不停得繞場轉了一圈,八個比雪鳶還高的大喇叭對準了擂台中央的許林、陳展二人。每個喇叭後是兩張封印了希聲術的符。

  放在雪鳶與馬雲騰身前的那一個喇叭沒有放符,有雪鳶親自上站,馬雲騰在他身後提供真元支持。

  觀戰的六位仙君見了這樣的陣仗,不由得一陣苦笑,他們這分明是打算用音波攻擊了!

  故晚、祝薄仙君氣得連聲大罵:「許林、陳展兩個沒見識的蠢蛋!怎麼可以放任對手布置這些要命的東西,真以為自己金身不壞了不成?!」

  許林、陳展此時也醒悟對方想幹什麼了,他們長久在仙靈泉中修煉,肉身強悍是事實,但音波攻擊主要針對的乃是神魂,他們就是真的有八品仙君的法身,也抵擋不住啊!

  他們急忙想散去行動遲緩的巨人法身,恢復本身軀體好儘快去破壞對方的必殺之局,可惜晚了……

  轟!轟!轟!轟……數不清的巨響自四面八方湧來,一波接著一波,震得兩人天旋地轉,法力凝成的巨人法身終於土崩瓦解!

  許林,陳展覺得自己滿腦子只剩下迴蕩不休的轟聲,連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沒了,搖搖晃晃一跤摔倒在地。

  馬雲騰收回按在雪鳶肩頭上的雙手,疾步走到場中左一腳右一腳把兩人踢飛下台。

  雪鳶回過神來,嬌喝道:「你好歹給我留一個啊!」

  馬雲騰懶得理她,轉頭望向裁判席上六位仙君的方向,該宣布結果了吧。

  偌大的擂台上,只剩下他與雪鳶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昂然直立,勝負已經很明顯了。觀眾席上哀鴻遍野,只有極個別抱著投機心態買了凌雲派贏的人狂喜不已。

  故晚仙君看了一圈其餘幾個人,乾咳一聲站起身宣布道:「今日的鬥法比試,凌雲派勝!」

  觀眾席上哀聲更甚。

  自己宗門的子弟輸給了西南邊陲一個三流門派的人,故晚仙君臉上卻看不出來半點不高興,旁人只道他涵養好,有不少覺得馬雲騰很眼熟的人,隱約猜到了一些,大部分人都不明就裡。

  馬子默仰頭看著裁判席上笑得從容的故晚、祝薄仙君,心中生出一股大勢已去的不妙-感覺,今日他不知輸了比試,還輸掉了他好不容易才在宗門裡建立起來的聲名地位,他不甘心,非常非常不甘心!

  「我不甘心!」幾個聲音不約而同傳入他耳中,馬子默一愣,抬眼就見幾個師弟灰頭土臉滿腔悲憤地站在他面前。

  劉欣欣不甘心,如果不是他有這些「豬一樣的隊友」,今日本該是他大放異彩為宗門建功長臉的好機會。

  許林、陳展也不甘心,不是他們太弱了,實在是對手太奸詐。

  反而往日叫得最凶的步子良沉默不語,他是被馬雲騰一個人憑著實力打下台去的,他寧可自己跟其餘四個人一樣是被人算計的,這樣他還可以自欺欺人,他並不比馬雲騰弱。

  馬子默慢慢站起身,看著站在台上被萬人矚目的馬雲騰,那個位置應該是他的!讓這個半路殺出來的小子輕易奪去他的一切,他怎能甘心!

  他想過隱忍一時,徐圖後計,但是看故晚、祝薄兩位仙君的表現,他知道他不能忍,一旦馬雲騰得到老祖宗的看重,他會得到棲霞派能付出的一切最好的資源,包括那部功法,他會將他遠遠拋在身後!他必須阻止這一切發生!

  「馬雲騰,可敢與我光明正大一決高下?」馬子默以滿場觀眾都能聽到的聲音大聲道。

  馬子默的提議,令廣場上的人再度沸騰,馬雲騰他們剛才大獲全勝確實精彩,但總透著點取巧的意味,對於一大群花了仙晶進來看熱鬧的人來說,不算太盡興。

  馬子默這一方明明實力更強,但是到了擂台上,被對方算計著玩,雖然凌雲派同樣付出了三人重傷的代價,可稍微有點眼力的,有一種古怪的感覺。

  實戰之中,往往是凌雲派這樣靈活機巧、應變迅速、配合默契的隊伍,更能夠取勝。

  觀眾和棲霞派的兩位仙君,都心情複雜,他們也沒想到馬子默會忽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輸了就是輸了,繼續糾纏,在他們看來,不是找回場子而是有失風度。

  但是話已經出口,他們也不好阻攔,而且,他們都想看馬雲騰跟一個修為高於自己的人比試。

  「死不要臉的!雲騰你待會兒可別留手!」雪鳶大聲嬌呼道。

  馬雲騰取出橙子給的丹藥服下,身體迅速恢復到最佳狀態。台下橙子正抱著小狗坐在餘慶等三人身邊,似乎察覺到他的目光,抬起頭來對他微微笑了笑,那柔和靜謐的神情令他的心一下子寧定下來。

  馬子默一躍跳到擂台上,盯著馬雲騰以兩人能聽到的聲音沉聲道:「今日我們就全憑實力一戰,如果你勝了,我便承認你是馬氏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

  汝一仙君起身宣布道:「規矩與先前一樣,比試開始!」

  馬雲騰與餘慶、雪鳶等故意示弱閃從馬雲騰與步子良短暫對戰那一幕,馬子默已經可以肯定他的軀體強度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比他們這些浸泡過仙靈泉的人還要強韌,所以他一上來便用上了最拿手的靈器法寶,不肯與對方近身拼殺。

  馬雲騰雙手結印三面冰盾先後迎向電光,在紫色雷電的轟擊下片片碎裂,但是當第三面冰盾碎裂後,紫色雷電的威力也被消耗殆盡。

  台下雪鳶見了氣得暴跳如雷:「仗著手上有上品仙器嗎?按規定不能用啊!」

  橙子反而相對比較平靜。

  馬雲騰從儲物腰帶中取出那個晶瑩剔透的石蒲團,運轉髓冰訣將法力灌注其中,石蒲團竟然變得柔軟如麵團,一分為二,變成兩個透明手套裹著馬雲騰。

  他不再閃避那些紫色的雷電,揮動雙拳向著馬子默方向猛衝,無數電光在馬雲騰的拳下被震得徹底消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