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莫欺少年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鯨落城,醫院。

  老道士站在病房裡,滿是嫌棄看著白雙帶回來的人!

  這駱孤行也不知是怎麼搞的,五十出頭就把自己變成中風癱瘓。

  白雙更是,連避嫌的道理都不懂。這駱孤行死了就算了,還帶回來做什麼?

  可白雙根本沒把老父親的明示暗示放心上,她打盆熱水過來,從裡到外把駱孤行洗得乾乾淨淨。

  駱孤行始終閉著眼睛,一聲不吭。

  他雖然不能說話了,但是眨兩下眼睛總還是可以的。但是他就是裝死,無論別人跟他說什麼他都默不作聲。

  白雙回頭問:「爸爸,六叔這樣還能醫好嗎?」

  老道士翻個白眼,他這寶貝女兒只會給他挖坑!「給他做個機械外骨骼,沒原裝的好用,但是基本生活能自理。」

  「那太好了!」白雙坐在床邊,她拉著駱孤行的手說:「六叔你好好養病,等你能走路了再回去。你千萬不要心急,有什麼事都可以告訴我。」

  白雙見駱孤行一點反應也沒有,她心裡難過得很,用力握了握駱孤行的手。

  這回駱孤行終於有了點反應,他手上稍微有一絲絲力氣,回握了一下白雙的手。

  白雙真的覺得好難過,為什麼她跟過的男人,無一例外都不得好死?

  也或許這些死法本就是人類的宿命,只不過白雙從一顆受精卵開始就超脫了生死,所以她只能成為一個命運的旁觀者,眼睜睜看著別人的生老病死。

  駱孤行緩緩睜開眼睛,他的眼神淡漠得心如死灰。他看看白雙,看著無論過幾百年都不會被時間侵蝕的女人。

  這般,真好。

  「六叔。」白雙緊緊握著駱孤行的手,就算心中有千言萬語,可現在無論說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

  此時的核心區,莊墨已經氣得一連摔了五支玻璃杯!

  白雙還真是人在曹營心在漢,她都跟莊墨結婚這麼多年,駱孤行的死活跟她到底還有什麼關係?

  她把駱孤行八抬大轎帶回鯨落城,現在全城十七萬居民都在看新城主的笑話。

  「城主。」一隻蒼老的大手又送了一杯熱水過來,「消消氣。」

  莊墨突然愣住,他轉頭見到遞水的人是老布斯,他一步站起來換上溫和的語氣說:「布斯先生,我請你來做會長,你千萬不要委屈了自己。」

  老布斯隨和笑笑,他把水杯放下,眼中多了幾分惆悵。

  莊墨夫婦從赤道冰山離開的時候,他們不僅帶走了赤道冰山大當家駱孤行,他們還向茶花夫人又要了一個人。

  老布斯流落到木星,莊墨夫婦不可能眼見老領導落難還無動於衷。

  鯨落城裡有個夸克工會,現在的工會會長不是個能做事的人,整個工會被他管得烏七八糟的。

  老布斯當過那麼多年局長,所以莊墨希望老布斯能屈尊降貴,到鯨落城當工會會長。

  其實老布斯知道,莊墨只是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幫他贖身。現如今老布斯已是一無所有,能找個安穩的地方過晚年,也算是給自己找個善終。

  莊墨帶著老布斯一起坐到沙發上。趁現在沒人,莊墨問出他疑惑了一整天的問題:「布斯先生,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之前在地球那邊究竟遇到了什麼?」

  老布斯和藹笑笑:「我得罪過的人太多了,被幾個仇家合起來對付。」

  莊墨垂下眼帘,喃喃道:「打江山哪有不得罪人的,到底是哪個仇家能有那麼大本事?你在局長位置上幹了那麼多年,有誰能動得了你的位置?」

  老布斯悵然一笑:「莫欺少年窮,我以前不懂這個道理。以前有個小孩,一直是我的線人。可是有一天,他長大了,羽翼豐滿了,我就被他反噬了。」

  莊墨還是想不明白,世上哪有這麼大本事的人。就算有,莊墨也沒聽說過。

  老布斯早已看淡生死,他也不必隱瞞以前的遭遇:「還記得你眼睛瞎了的那天嗎?那天不僅是你的眼睛瞎了,我的心也一起瞎了。

  「鯨落城要整體遷徙的木星,這麼大的事情,我身為一個警局局長,竟然完全沒聽說。後來我才知道,聯邦政府只把這件事情告訴過副局長。」

  「什麼?」莊墨越聽越糊塗,「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正局長,反而要告訴副局長?」

  老布斯:「因為副局長才是他們要提拔的人啊,我在那個位置上坐太久啦。」

  莊墨:「你說的那個少年,不會是總統吧?」

  老布斯搖頭:「總統從小就耀眼,誰都不會得罪總統。我只是沒想到,我看人也會有眼拙的時候。」

  莊墨感到不寒而慄,這世上厲害的人多他自然是知道。但是一個人能厲害到捅翻老布斯的馬蜂窩,那才叫深藏不露。

  莊墨:「那人到底是誰?你告訴我,我好歹有個準備。」

  老布斯把玻璃杯拿過來喝一口,那本是他給莊墨的水,不過他自己先享用了。

  在莊墨無比期待的神色中,老布斯終於透露了一個信息:「你現在還在和渡馬社合作吧?這家公司是太陽系唯一一家把業務擴大到所有星系的公司。」

  莊墨原先只是好奇,可是漸漸地,他的神色從期待變成震驚,又從震驚變成驚駭!

  莊墨是真的沒想到,一個連話都說不清的常家小公子,竟然有能耐讓堂堂布斯局長流落街頭!

  他當真是低估了常小公子的能力,他這幾年過得順風順水,竟是渾然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經變了格局。

  他仗著自己有個老謀深算的岳父,還有一個重權在握的妻子,他便把小日子過得悠閒自在。

  然而,危險其實一直在向他逼近。若非他一時心善收留了老布斯,或許等將來鯨落城大廈傾倒之時,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栽在誰的手上。

  莊墨收斂了笑容:「謝謝先生提醒我,之前是我輕敵了。」

  老布斯和藹笑笑:「我年輕時候要是能有你一半的謙虛,我也不會是今天這個下場。」

  老布斯又笑笑:「年輕人,我再教你一個對付駱孤行的辦法。我知道你不希望駱孤行住在鯨落城,今天你是迫不得已才將駱孤行帶回來。」

  莊墨:「有什麼辦法你快教教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