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你至少還有錢(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你抽抽搭搭哭的樣子真丟人!」

    ……

    「我不要你這種送自己兒子上斬龍台的人做父親。」

    ……

    「如今見也見了,滾回你的西海龍宮去吧!」

    ……

    王福疇的府邸中,並沒有發生李鴻儒想像中敖閏摟著敖烈,兩龍相互敘說心中思念的場面。

    應龍珠上,手臂長短的龍魂鑽出,對著敖閏有著冷冷的吐聲。

    相較於最初死亡時,敖烈此時的龍魂大了不少,也凝實了不少,說話聲音都顯得中氣十足。

    只是敖烈的態度不怎麼好。

    傳聞西海龍宮寶貝和財富諸多,李鴻儒的一絲妄念剛剛新生,隨即又磨滅了下去。

    但凡這兩龍表現得相親相愛一點點,他就有可能將沒啥用的應龍珠和一直沒派上用場的龍魂賣個高價。

    或龍宮和朝廷直接牽扯上關聯,或拿到一些龍宮重寶。

    李鴻儒小心思諸多,但還沒來得及發揮,敖烈已經極為冷酷的嘲笑和唾罵。

    待得數秒後,這條龍魂尾巴一搖,又鑽回應龍珠中。

    「我……」

    直到此時,敖閏才伸出了手,嘴中吐出了半個字。

    敖閏的臉上有大喜,也不乏尷尬,更有幾分惱怒。

    種種情緒幾乎都交織在他的面孔上。

    這是激動得有了失態。

    「你想說點什麼就說什麼吧,他在裡面基本也能聽到」李鴻儒沒精打采道。

    「我……我……」

    自己兒子死透了,敖閏能表達諸多內容。

    但見得自己兒子還殘存著三魂七魄,也有稀薄的元神之軀,敖閏一腔思念的話難於吐出來。

    「我兒子看上去還有救?」

    半響,嘴瓢難於吐聲的敖閏臉色肅穆,終於有了一絲正常。

    「還有點可能」李鴻儒點點頭道:「可以將他丟到地府秘境化成陰獸,你也可以給他找片天仙界秘境,讓他慢慢凝聚龍軀,從此兩兩相見。」

    「這!」

    地府秘境和海中龍宮不搭。

    作為龍類,廣闊難有邊際的海洋才是龍類的主場。

    至於陸地則是龍類儘量避免沾染之處。

    而陸地上的地府秘境則沒有龍前去。

    墜落地府不僅意味著孤零零,甚至龍族以後都難於探望敖烈。

    而天仙界秘境則並非想去就去之處。

    如仙庭這種作為對元神研究最為透徹的地方,龍魂甚至可以用於某些法寶,敖烈前去很可能難有善終可言。

    若要單獨給敖烈一處天仙界秘境修行恢復身軀,他又難於做到。

    對妖來說,他們的選擇很少,甚至於根本沒有選擇。

    敖閏肅穆著臉,一時居然察覺敖烈呆在李鴻儒手中的寶珠中更為合適。

    「我是一個沒有用的父親!」

    思索到此,敖烈除了自責,他想不出其他辦法。

    「別啊,你很有用!」

    聽著敖閏喃喃的自責,李鴻儒寬聲安慰。

    他注目著自責的敖閏。

    很顯然,這位老龍王對他提出的條件毫無辦法。

    又不想敖烈進入地府,又沒能力提供天仙界環境。

    敖閏剩下的選擇不多。

    「我沒用」敖閏堅持道。

    「不,你很有用」李鴻儒搖頭道。

    「我沒用!」

    「你至少還有錢啊!」

    李鴻儒提醒了一聲,這讓敖閏臉上有著一絲迷茫。

    「錢財之物能做什麼用?」敖閏茫然問道。

    「可以付租金」李鴻儒開口道:「你想想,你兒子在我這兒吃,在我這兒住,還要用我的寶貝,那至少要付我一些錢吧?」

    感受著應龍珠一陣陣的熱意,李鴻儒法力一罩,將這枚寶珠塞回了袖兜。

    「你應該知道,你兒子性情特別惡劣,著實不好管教,我看護他真是很費神啊」李鴻儒繼續道。

    「他性情確實頑劣叛逆了一些」敖閏亦是點頭道。

    「我費心費力照顧,那總不能一直免費照顧下去吧!」

    「是這個理!」

    敖閏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但他又覺得確實應該支付李鴻儒報酬。

    畢竟攤上他兒子這種貨色,那確實要傷神,而且敖烈還占用了對方的寶珠。

    敖閏還想看數眼時,又見得李鴻儒已經將應龍珠塞會袖兜,一時只得作罷。

    「您要多少錢財之物?」敖閏低聲問道。

    「我缺法寶,缺很多很多法寶,還缺黃金」李鴻儒稍做提醒道。

    「我們也缺!」

    敖閏愕然。

    法寶人人都缺,沒人不會缺這些寶貝。

    龍族脫離了常規妖類的低級,會動用兵刃和法寶,不再依靠原始的肉身和呼風喚雨的神通。

    但對發展緩慢的龍族來說,相應的鍛造水準並不如人間和仙庭,而是處於最為低等的一環。

    在這種水準下,龍族法寶的水準可想而知。

    「不可能,人人都說四海龍宮富甲天下,珍奇異寶滿地!」

    聽得敖閏一番解釋,李鴻儒連連搖頭。

    「四海龍宮確實富甲天下,但我們更多是掌控著珊瑚、珍珠、瑪瑙、硨磲等海洋之物,少有黃金這種俗物,畢竟我們海域能自給自足,少有需要用黃金作為流通的財富。」

    「那你們也太窮了!」

    李鴻儒喜直接就能吞咽的材料,若是中轉一手,這不是他所喜歡的事情。

    四海龍宮的富碩讓他大失所望。

    若沒有了黃金等物做計量單位,李鴻儒也不知要如何定價。

    在李鴻儒看來,若是龍宮有著通天財富,他每年就收個三千金,又或再多一些。

    待得他對黃金之類財富沒了要求,敖烈愛蹲在應龍珠多久就蹲多久,他也不會再計較。

    只是事情還沒開頭,一切就結束了。

    「你怎麼的也得先給我一些,什麼珊瑚珍珠瑪瑙硨磲都行」李鴻儒無趣道。

    「可以」敖閏點頭道:「正好我身上就帶了一株常年收藏的紅珊瑚,您看看能不能在人類國度中換一些黃金之物。」

    敖閏伸手一抖,空間微微的波動中,一株宛如紅樹的珊瑚抖了出來。

    李鴻儒注目過去,只見這株紅珊瑚有著人高,通體上下熏紅,宛如一團燃燒的火焰。

    這讓他嘖嘖稱奇。

    李鴻儒對收藏類的奇珍行價了解不多。

    他往年還想過做點玉石的生意,但最終因為種種事情耽擱。

    如今一株紅珊瑚擺在眼前,李鴻儒也難於估算真實價格。

    「你覺得這株紅珊瑚能賣多少黃金之物?」李鴻儒問道。

    「我覺得若是有識貨者,至少能賣這個數!」

    敖閏伸出一根手指頭。

    「一百金?」李鴻儒奇道。

    「我覺得應該能賣一千金吧」敖閏不確定道。

    「誰花一千金買這玩意兒」李鴻儒吐槽道:「一千金都夠買兩處長安城二等官員府邸了。」

    「那五百兩黃金總還是值得的」敖閏道:「我收藏的之物不說是四海中最好的,但至少是西海中最好的,應該值長安城一套房子的錢。」

    「行吧,我收下了,等明兒我去問問哪位大人有錢買這種觀賞之物!」

    「這不止觀賞的能耐,只要在珊瑚上澆水,又或置放在水中,它還具備除去塵晦的作用。」

    「那能有什麼用,你覺得我們請不起一個掃地的阿姨嗎?」

    「也是!」

    被李鴻儒提醒一番,敖閏只覺自己的得意之物有些拿不出手。

    「你下次過來得帶點能賣錢的財物和寶貝給我,畢竟我照料你兒子實在太辛苦了」李鴻儒道。

    「好的!」

    敖閏點頭。

    李鴻儒過得開心,敖烈就會過得開心。

    敖烈不喜他這個父親,但父親為子女付出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在長安城久久探尋,待得探入空無一物的慈恩寺廂房,最終又查探到了這兒。

    他這數月來保受煎熬。

    待得此時,敖烈已經心滿意足。

    大喜和大悲交織,讓的他腦袋有些混混沌沌,一時難于思索更多。

    李鴻儒諸多要求被他齊齊應允了下來。

    「也不知他那枚寶珠能不能賣,又需要給出什麼價?」

    待得被李鴻儒送出府邸,又走了數里路,敖閏這才回神過來。

    「也罷,就讓他先照顧著烈兒,人類壽命只是短短几十年,待得他老死,我就將那寶珠偷偷取回來。」

    相較於提供一些西海龍宮之物,敖閏覺得沒什麼。

    即便每年送一趟,那也只是送個幾十次。

    等到李鴻儒老死了,一切也就結束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