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救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一章是重複章節,一點鐘準時替換,大家要麼一點來看,要麼明天早上看,晚安。)

  正如厲寒琛所料,此時的慕笙正開著車往別的地方趕,

  她一直跟湯甜甜保持著通話,聽湯甜甜跟她報告情況,

  「你報警了嗎?」

  「沒有。」湯甜甜壓低了聲音,「笙笙,天哥跟他們走的時候,明確告訴我不能報警,他說是他自己的事情,我要是敢報警,他就永遠不理我了。」

  一個小時前,湯甜甜和江天在工作室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突然從門口闖進來一隊人,看起來就來者不善,

  「你們幹嘛的?」湯甜甜先站了出來,「出去,不然我報警了。」

  為首的是個瘦小的男人,他嘲諷的看了湯甜甜一眼,然後看向江天,「江大少爺,不錯啊,還有紅顏知己相伴呢。」

  看到這些人,江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你們來幹什麼?」

  「幹什麼?我們少爺找你有事,走一趟吧?」說著,這些人直接上前把江天帶走,

  明明其他時候都很強硬的江天,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卻什麼話都沒說,任由他們將他帶走了。

  湯甜甜思來想去的還是不放心,於是偷偷的跟上了這群人,然後撥通了慕笙的電話,

  「他們現在在哪?」

  「在帝都郊區的一個廢棄工廠里。」湯甜甜探出頭去查看情況,「笙笙,他們在打天哥。」

  不遠處,江天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江天的面前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那男人揮揮手,江天便被保鏢們一拳打倒在地。

  「你在那邊呆著別動,我過來找你們。」

  「好。」掛了電話,湯甜甜蹲在角落裡小心觀察著那邊的情況,隔得遠聽不見聲音,但是能看得出來,江天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湯甜甜眉毛緊緊的皺起,不知道江天這到底是惹到誰了。

  廢棄的空地上,江天被保鏢一拳打倒,發出一聲悶哼,

  身上被招呼著各種拳腳,江天也強忍著沒有動,

  直到他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前面坐著的男人終於出聲,「停。」

  保鏢們這才全部收手,恭敬的退到了兩邊。

  「江添,看來你過的不錯啊?我還以為你離了江家就活不了了呢。」江嶼居高臨下的看著江添,眼中帶著戾氣,

  江天沒有說話,

  看見江天這個沉默的樣子,江嶼眸光沉下,伸出腳踩住江天的手,「說話。」

  「說什麼?」江天終於抬頭,嘲諷的看了江嶼一眼,「你想得到的都已經得到了,你還想讓我說什麼?」

  江天這個態度終於惹怒了江嶼,他蹲到江天面前,「你還以為自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少爺嗎??你這個殺人兇手,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擺出這種態度。」

  殺人兇手這四個字狠狠的刺中了江天,他抬起頭直視江嶼,「小雨的死我有責任,但是我已經重複過很多次了,她不是我殺的。」

  「嗤。」江嶼冷笑一聲,「你這個殺人兇手,要不是爺爺臨死之前全力保你,讓我們留下你一條賤命,你現在早就去蹲大牢了,哪裡輪的上你在這裡狡辯。」

  聽到爺爺兩個字,江天終於忍不住的站起身,一把揪住江嶼的衣領,「閉嘴,我讓你打,不是因為我打不過你們,那是我在領罰,你別以為我就怕了你們!」

  他一次次的容忍江嶼對他的欺凌,不是因為他怕,而是他覺得自己應該被打這一頓,

  小雨是江嶼的親生妹妹,是江天的繼妹,雖然江天和江嶼的關係很差,然而小雨很喜歡江天這個哥哥,從小就各種對江天好,江天也對她好。

  然而三年前,小雨死了。

  當初他帶著小雨出門的時候,如果他能夠不離開那三分鐘,如果他能夠守在小雨身邊,或許事情就不會發生。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他,所有人都覺得是他親手殺了繼妹。

  (下一章不要買,一點鐘替換成正常的。)正如厲寒琛所料,此時的慕笙正開著車往別的地方趕,

  她一直跟湯甜甜保持著通話,聽湯甜甜跟她報告情況,

  「你報警了嗎?」

  「沒有。」湯甜甜壓低了聲音,「笙笙,天哥跟他們走的時候,明確告訴我不能報警,他說是他自己的事情,我要是敢報警,他就永遠不理我了。」

  一個小時前,湯甜甜和江天在工作室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突然從門口闖進來一隊人,看起來就來者不善,

  「你們幹嘛的?」湯甜甜先站了出來,「出去,不然我報警了。」

  為首的是個瘦小的男人,他嘲諷的看了湯甜甜一眼,然後看向江天,「江大少爺,不錯啊,還有紅顏知己相伴呢。」

  看到這些人,江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你們來幹什麼?」

  「幹什麼?我們少爺找你有事,走一趟吧?」說著,這些人直接上前把江天帶走,

  明明其他時候都很強硬的江天,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卻什麼話都沒說,任由他們將他帶走了。

  湯甜甜思來想去的還是不放心,於是偷偷的跟上了這群人,然後撥通了慕笙的電話,

  「他們現在在哪?」

  「在帝都郊區的一個廢棄工廠里。」湯甜甜探出頭去查看情況,「笙笙,他們在打天哥。」

  不遠處,江天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江天的面前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那男人揮揮手,江天便被保鏢們一拳打倒在地。

  「你在那邊呆著別動,我過來找你們。」

  「好。」掛了電話,湯甜甜蹲在角落裡小心觀察著那邊的情況,隔得遠聽不見聲音,但是能看得出來,江天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湯甜甜眉毛緊緊的皺起,不知道江天這到底是惹到誰了。

  廢棄的空地上,江天被保鏢一拳打倒,發出一聲悶哼,

  身上被招呼著各種拳腳,江天也強忍著沒有動,

  直到他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前面坐著的男人終於出聲,「停。」

  保鏢們這才全部收手,恭敬的退到了兩邊。

  「江添,看來你過的不錯啊?我還以為你離了江家就活不了了呢。」江嶼居高臨下的看著江添,眼中帶著戾氣,

  江天沒有說話,

  看見江天這個沉默的樣子,江嶼眸光沉下,伸出腳踩住江天的手,「說話。」

  「說什麼?」江天終於抬頭,嘲諷的看了江嶼一眼,「你想得到的都已經得到了,你還想讓我說什麼?」

  江天這個態度終於惹怒了江嶼,他蹲到江天面前,「你還以為自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少爺嗎??你這個殺人兇手,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擺出這種態度。」

  殺人兇手這四個字狠狠的刺中了江天,他抬起頭直視江嶼,「小雨的死我有責任,但是我已經重複過很多次了,她不是我殺的。」

  「嗤。」江嶼冷笑一聲,「你這個殺人兇手,要不是爺爺臨死之前全力保你,讓我們留下你一條賤命,你現在早就去蹲大牢了,哪裡輪的上你在這裡狡辯。」

  聽到爺爺兩個字,江天終於忍不住的站起身,一把揪住江嶼的衣領,「閉嘴,我讓你打,不是因為我打不過你們,那是我在領罰,你別以為我就怕了你們!」

  他一次次的容忍江嶼對他的欺凌,不是因為他怕,而是他覺得自己應該被打這一頓,

  小雨是江嶼的親生妹妹,是江天的繼妹,雖然江天和江嶼的關係很差,然而小雨很喜歡江天這個哥哥,從小就各種對江天好,江天也對她好。

  然而三年前,小雨死了。

  當初他帶著小雨出門的時候,如果他能夠不離開那三分鐘,如果他能夠守在小雨身邊,或許事情就不會發生。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他,所有人都覺得是他親手殺了繼妹。

  (下一章不要買,一點鐘替換成正常的。)正如厲寒琛所料,此時的慕笙正開著車往別的地方趕,

  她一直跟湯甜甜保持著通話,聽湯甜甜跟她報告情況,

  「你報警了嗎?」

  「沒有。」湯甜甜壓低了聲音,「笙笙,天哥跟他們走的時候,明確告訴我不能報警,他說是他自己的事情,我要是敢報警,他就永遠不理我了。」

  一個小時前,湯甜甜和江天在工作室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突然從門口闖進來一隊人,看起來就來者不善,

  「你們幹嘛的?」湯甜甜先站了出來,「出去,不然我報警了。」

  為首的是個瘦小的男人,他嘲諷的看了湯甜甜一眼,然後看向江天,「江大少爺,不錯啊,還有紅顏知己相伴呢。」

  看到這些人,江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你們來幹什麼?」

  「幹什麼?我們少爺找你有事,走一趟吧?」說著,這些人直接上前把江天帶走,

  明明其他時候都很強硬的江天,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卻什麼話都沒說,任由他們將他帶走了。

  湯甜甜思來想去的還是不放心,於是偷偷的跟上了這群人,然後撥通了慕笙的電話,

  「他們現在在哪?」

  「在帝都郊區的一個廢棄工廠里。」湯甜甜探出頭去查看情況,「笙笙,他們在打天哥。」

  不遠處,江天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江天的面前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那男人揮揮手,江天便被保鏢們一拳打倒在地。

  「你在那邊呆著別動,我過來找你們。」

  「好。」掛了電話,湯甜甜蹲在角落裡小心觀察著那邊的情況,隔得遠聽不見聲音,但是能看得出來,江天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湯甜甜眉毛緊緊的皺起,不知道江天這到底是惹到誰了。

  廢棄的空地上,江天被保鏢一拳打倒,發出一聲悶哼,

  身上被招呼著各種拳腳,江天也強忍著沒有動,

  直到他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前面坐著的男人終於出聲,「停。」

  保鏢們這才全部收手,恭敬的退到了兩邊。

  「江添,看來你過的不錯啊?我還以為你離了江家就活不了了呢。」江嶼居高臨下的看著江添,眼中帶著戾氣,

  江天沒有說話,

  看見江天這個沉默的樣子,江嶼眸光沉下,伸出腳踩住江天的手,「說話。」

  「說什麼?」江天終於抬頭,嘲諷的看了江嶼一眼,「你想得到的都已經得到了,你還想讓我說什麼?」

  江天這個態度終於惹怒了江嶼,他蹲到江天面前,「你還以為自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少爺嗎??你這個殺人兇手,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擺出這種態度。」

  殺人兇手這四個字狠狠的刺中了江天,他抬起頭直視江嶼,「小雨的死我有責任,但是我已經重複過很多次了,她不是我殺的。」

  「嗤。」江嶼冷笑一聲,「你這個殺人兇手,要不是爺爺臨死之前全力保你,讓我們留下你一條賤命,你現在早就去蹲大牢了,哪裡輪的上你在這裡狡辯。」

  聽到爺爺兩個字,江天終於忍不住的站起身,一把揪住江嶼的衣領,「閉嘴,我讓你打,不是因為我打不過你們,那是我在領罰,你別以為我就怕了你們!」

  他一次次的容忍江嶼對他的欺凌,不是因為他怕,而是他覺得自己應該被打這一頓,

  小雨是江嶼的親生妹妹,是江天的繼妹,雖然江天和江嶼的關係很差,然而小雨很喜歡江天這個哥哥,從小就各種對江天好,江天也對她好。

  然而三年前,小雨死了。

  當初他帶著小雨出門的時候,如果他能夠不離開那三分鐘,如果他能夠守在小雨身邊,或許事情就不會發生。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他,所有人都覺得是他親手殺了繼妹。

  (下一章不要買,一點鐘替換成正常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