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全方位虐渣渣 惡有惡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前段時間慕笙拒絕ES品牌推廣,而給小品牌做代言的新聞熱度實在是太高了,甚至於慕笙前兩天給小品牌推廣代言的時候,還曾經提過自己沒有選擇ES,

  現在ES卻直接站出來告訴大眾,他們從來沒有找過慕笙當代言人,這一下,慕笙所處的位置就相當的尷尬了,

  【額。。。。所以前段時間那個新聞,說慕笙拒絕了ES品牌,選擇國產品牌,我還以為她是個挺有骨氣的人呢,現在看來,應該只是炒作吧。。。這也太噁心了吧,還能這樣炒作的。】

  【我當時就說過了,怎麼可能有人會拒絕ES品牌啊,慕笙這是本想借ES炒作,結果沒想到反而砸了自己的腳吧。】

  【夠無語的。。。。。這算是越界碰瓷嗎??我記得她直播的時候說過她是這個面膜的代言人來著。。。。不要臉。。。。】

  慕笙如今也是有粉絲的,粉絲們找到嚴玉英的公司微博下,讓嚴玉英出來給一個說法,

  當初就是這個公司帳號宣布慕笙是他們的代言人的,粉絲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嚴玉英的手機早就被王虎給拿走了,他接到ES那邊的電話後,很快就登陸上了嚴玉英的官方微博,

  玉英:「什麼代言人啊,她自封的,我們早就是ES品牌旗下的公司了,她一個小明星,哪裡配代言我們的產品,上次那個微博是工作人員發錯了,我們已經對工作人員進行了處理。」

  嚴玉英微博的這個回應,頓時就將慕笙逼進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在網友們看來,慕笙對外宣稱自己拒絕了ES的推廣,實際上又偷偷蹭人家產品的熱度,實在是虛榮至極。

  就在網友們對慕笙一片嘲諷的時候,ES品牌官方又發布了一條動態,

  ES官方微博:「阮盈盈,真假自有人心辨,歡迎我們真正的代言人。」

  《青春之歌》的電視劇在慕笙下線以後,收視率便一度暴跌,阮盈盈最近也低調了許多,新聞上幾乎看不到她的蹤跡,

  然而這突然一出現便拿下了這麼大一個代言,把眾網友都給驚到了。

  ES品牌畢竟是國際大牌,在選取代言人上相當的嚴苛,按照資歷來說,阮盈盈跟這個品牌根本就不搭邊,然而她卻拿到了代言。

  【厲害了,阮盈盈這才是悶聲幹大事的人,不聲不響的就把ES品牌的代言給搞下來了。】

  【哇,果然,女主永遠是女主,而某些女配呢,不管怎麼作妖,最終都奪不走女主的任何榮耀。】

  【前面的說得好,慕笙也就配演演配角了,乾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就這還鋼琴世界冠軍呢,怕不是自己炒作出來的吧。】

  阮盈盈和慕笙出自於一個女團,後來又同在一個劇組,自然有大量的人將她們倆放在一起比較,一時間,網絡遍地罵聲。

  看著社交媒體上對慕笙的一片嘲諷和對自己的一片誇讚,阮盈盈滿意的點點頭,她看向一旁坐著的老婦人,「大師你說的果然沒錯,慕笙開始倒霉了。」

  「後面還需要大量的儀式來繼續。」婦人一邊摸著手臂上的毒蛇,一邊找阮盈盈要錢,

  「放心吧,現在就給你轉。」只要能讓慕笙消失,阮盈盈什麼代價都可以付出。

  ——

  另一邊,對於網絡上的嘲諷,江天和湯甜甜也嘗試給慕笙做公關,

  但是工作室的能力有限,哪裡比得上人家ES品牌財大氣粗,所有的公關宣傳做出去一點效果都沒有,反倒還給慕笙招來了不少的黑粉,

  「笙笙,你跟那個嚴玉英到底是什麼情況??有合同嗎?」江天和湯甜甜都知道慕笙不是那種說假話的人,但是網友們不知道,得拿出證據來。

  慕笙搖了搖頭,「沒有。」

  「........」江天皺了皺眉,「那這個可就難辦了,沒有合同的話,就算你再怎麼說,也沒有人會相信的。」

  「不用,」慕笙相當的淡定,「我已經起訴他們了。」

  「???」江天一臉問號,「不是沒有合同嗎?」

  「嗯,」慕笙點點頭,「但是我早就申請專利了。」

  那個面膜的配方,雖然是從嚴玉英的家傳藥方改的,但是其中的製造和配製工序卻是慕笙獨有的,

  沒有那種配置工序,再好的藥方,也不會有什麼效果,

  慕笙早早的便將這工序申請專利了,

  雖然那個藥方是嚴玉英的,但其中有一部分的所有權是在慕笙手裡的,嚴玉英和ES這個合同簽的違法,自然也就不具備任何的法律效力。

  「牛。」雖然不知道慕笙說的申請專利是個什麼意思,但是看她淡定的表情,江天就知道這件事穩了,他給慕笙點了一個大大的贊。

  與此同時,ES品牌得到藥方後,當即就開始投入生產線,

  然而第一批產品出來以後眾人就傻眼了,明明是一樣的配料,但做出來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ES的華國區負責人帶著產品去找嚴玉英,正好碰上王虎戴著大金鍊子出門,

  反正錢已經到手了,看到負責人,王虎連樣子都懶得裝一下,徑直的下了樓去找昨天新認識的小紅。

  門虛掩著,負責人推開門走進去,鼻青臉腫的嚴玉英正坐在客廳里哭,看到有人來,嚴玉英抹掉眼淚,站起身來沖負責人笑了一下,「王總好。」

  負責人尷尬的回了個笑容,「我有點事要問你。」

  「您說。」

  「這個面膜,我們是按照你給的配方做的,但是出來的產品跟你的為什麼完全不一樣??」

  嚴玉英接過來看了一眼,「原料比例沒有變化嗎?」

  「沒有。」

  嚴玉英皺起眉,「我打電話去問一下。」

  說著,嚴玉英給生產車間的經理打了個電話,

  三分鐘後,她掛斷電話衝著負責人點了下頭,「不好意思啊,我有點事要打個電話,您稍微坐一會兒。」

  說著,嚴玉英拿著手機進了臥室。

  慕笙在工作室里看著江天新接的劇本,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她接起來看了一眼,按下接通鍵,

  「有事嗎?」

  「慕小姐,」嚴玉英笑了笑,「有點事情想問你一下,那個面膜配置工序不是你在把關嗎?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是想問為什麼同樣的配方,做出來的東西不一樣嗎?」

  「是的是的,」嚴玉英連連點頭,「你知道原因?!」

  「當然知道了。」慕笙淡定的回了一句,「是我研製出來的東西,我難道不知道嗎?」

  慕笙這話說的意有所指,嚴玉英臉上不好意思的紅了一下,她結巴了兩下,「那..那怎麼才能做出跟以前一樣的產品?」

  「你都已經把東西賣掉了,你現在問我有什麼用。」慕笙低下頭繼續看劇本,

  「慕笙你太過分了吧!!那個藥方可是我的!」嚴玉英自己都不曾發現,在長期和王虎的生活過程中,她已經逐漸的被王虎影響,說話的語氣里都帶上了他的影子,變得暴戾又咄咄逼人。

  嚴玉英的吼叫聲太大,慕笙皺著眉將手機拿遠了些,「我知道藥方是你的啊,你賣給他們的不也是那個藥方嗎?有人動過嗎?沒有吧。」

  慕笙句句話都往嚴玉英的心窩子上戳,嚴玉英中途本來想反駁,但哪怕是隔著電話,慕笙的氣場都相當強大,不給嚴玉英任何插嘴的機會。

  等到慕笙終於說完,嚴玉英準備反駁的時候,慕笙直接就掛了電話。

  看著被掛斷的通話,嚴玉英臉都急得漲紅,

  慕笙要是不願意給出這個配置程序,那她和ES的合同豈不是會作廢?那本來應該到手的錢,不會也要還回去吧。

  想到這兒,嚴玉英整個人都開始著急起來,這時,外面的負責人也開始催促她快出去,

  嚴玉英走到客廳里,支支吾吾的說了半天也沒能說出為什麼這個配方沒有辦法做出類似的面膜來。

  負責人那是何等精明的人,很快就明白了這其中的關竅,他皺著眉,「嚴總,當初簽合同的時候上面有清晰的條款,如果我們沒有做出同樣的產品,你們是要承擔違約責任的。」

  說完,負責人直接離開了這裡。

  嚴玉英癱坐在地上,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她給王虎打了好幾個電話,然而王虎的手機一直都在占線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門突然被敲響,嚴玉英以為是王虎回來了,興奮的跑去開門,然而門口站著的是個快遞小哥。

  快遞小哥將信件遞到嚴玉英手裡,嚴玉英打開一看便愣住了,

  是一張法院的傳票。

  同一時間,同樣的法院傳票也送到了ES集團公司里。

  本來還不知道產品異常原因的ES集團公司,看到這個傳票,頓時就懂了問題出在哪裡。

  他們一方面給嚴玉英下了違約通知書,一方面派人去跟慕笙接洽,想從慕笙手裡將技術買斷,被慕笙一口拒絕。

  微博上對於慕笙的各種嘲諷議論還在繼續,就在眾人一片嘲諷謾罵的時候,仲夏夜工作室突然發了一條動態,

  仲夏夜工作室:「對於ES和玉英品牌違法使用慕笙所有權技術的相關事宜,我們已經依法向兩邊提起了訴訟。」

  配圖是幾張法律文書的截圖,網友們吃瓜吃到現在都看傻了,

  怎麼又變成ES和嚴玉英偷用慕笙的東西了???

  【臥槽,這百轉千折的劇情,我屬實是沒有想到的。】

  【不可能吧,你們炒作也要有個限度,ES品牌那可是國際大牌,會偷你們的東西,太搞笑了,論不要臉,你們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絕了,這就是你們憋了半天憋出來的解決問題的方式??夠無語的,你們咋不直接說那些面膜都是慕笙發明出來的呢???】

  然而這一次,網友們的言論並沒有囂張多久,因為僅僅隔了兩天,工作室便直接將法院的判決書展示了出來,

  上面明明白白的顯示,ES品牌和嚴玉英涉嫌侵權行為,依法判處他們對慕笙進行經濟賠償,而這兩家公司,也將面臨著處罰。

  一看就覺得是個謠言的事情,最後居然是真的,網友們被這突如其來的反轉給弄懵了,

  【牛逼。。。。不會再有反轉了吧??這瓜吃的我真是百轉千回。】

  【ES品牌居然也幹這種事情啊。。。。。搞了半天這東西還真是慕笙的。】

  【本來我還買了面膜的,現在一說是慕笙的配方,我突然就不想買了,國產的能有什麼好東西,我現在就去退貨。】

  雖然有一部分的人因為不信任慕笙而不信任面膜,但ES品牌前期已經將宣傳打出去了,現下有許多人都認可面膜的效果,

  慕笙趁機註冊了一個ML公司,然後開始大量的生產新的面膜,

  得益於ES品牌前面做的各種宣傳,慕笙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大量的訂單來源。

  相比較起來,ES品牌和嚴玉英這邊則是損失慘重。

  ES品牌支付了高昂的收購費用,現在卻買回來一堆沒用的藥方和廠房,想把錢要回來都不行,王虎早早的就把錢給敗光了。

  剩下的一半尾款沒了,還背上了違約金的高昂賠付債務,王虎打嚴玉英打的更狠了,警察都上們勸解了幾次,

  但嚴玉英恨透了王虎,卻又離不開他,不管外人怎麼說,嚴玉英就是堅持讓別人不要管他們的家務事,

  久而久之的,所有人都不再管這兩口子的糟心事。

  曾經跟著慕笙曇花一現的輝煌事業,也就只能在嚴玉英的夢裡,才會偶爾的出現一回。

  慕笙重新研製了新的美妝產品,眾人不知道ML公司是慕笙創立的,只以為這是個剛成立的國產品牌公司,

  因為這個公司的價錢合理、質量相當過硬,口碑也隨著老顧客們的圈圈相傳變得越來越好,

  這一次,眾人終於可以很有底氣的說出,華國的國貨開始崛起了。

  慕笙一邊忙公司的事情,一邊忙新劇組進組的事情,連和厲寒琛說話的時間都很少,

  終於,厲寒琛忍不住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