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哄媳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上一章後面有修改添加過內容,沒看到的建議倒回去看一下,不然可能會接不上這一章的劇情哈,看過的就不用再往回倒了。】

  慕笙正低落著,電話突然響起,慕笙看了一眼,是厲寒琛打過來的,

  慕笙猶豫了下還是接通了電話,「餵。」

  厲寒琛低沉的聲音傳過來,「抱歉,突然有點事,沒能回來。」

  「哦。」慕笙淡淡的應了一聲,

  慕笙的不高興實在是太過明顯,厲寒琛沒忍住笑了一下,「對不起,我跟你道歉,吃飯了嗎?」

  慕笙不說話,半晌,她才吐出一句,「我要直播了,掛了。」

  說完,沒等厲寒琛回應,慕笙便掛斷了電話,然後開啟了直播間。

  電話那頭,聽見手機里的嘟嘟聲,厲寒琛下意識的皺起眉毛,

  這時,葉琳和慈善晚會的主辦方走了過來,「厲總,活動已經開始了,」

  厲寒琛將手機關上,然後跟著主辦方走到了展廳里。

  厲寒琛如今是帝都權貴圈內的新貴,走到哪裡都能收穫大量的關注,他一出現在展廳里,原本還喧鬧一片的大廳,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大家的目光落在厲寒琛身上,看著他一步步的走過來,心下暗驚,

  怪不得是能夠以一己之力在短時間內成為世界首富的男人,這樣的氣勢。。。。

  眾人的目光在厲寒琛身上轉了一圈,然後又落到了葉琳的身上,看見兩人並行而來,眾人面上平靜,但實際上心裡卻起了各種各樣的想法。

  葉琳是帝都葉家最受寵的嫡小姐,厲寒琛第一次以萬盛集團的總裁公開亮相,身邊就跟著葉家的二小姐,

  莫非,厲寒琛和葉家要有什麼合作了??還是說,葉琳就是那個傳說中厲寒琛的妻子?

  厲寒琛此時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邊人的目光,他滿心的想法都是,慕笙生氣了。

  厲寒琛不知道自己和葉琳的照片被人拍了發到了網上,現下他也不知道慕笙是因為這個生氣,

  在他看來,慕笙大概是因為自己爽約而不高興,厲寒琛想著,一會兒回去的時候要給慕笙買點道歉的禮物。

  「厲總,」就在厲寒琛胡思亂想的時候,葉琳突然開口叫了他一聲,

  「什麼?」撇去滿腦子的思緒,厲寒琛眼中又恢復了清明,

  「我父親讓我問你,一會兒願意賞臉去葉家吃頓夜宵嗎?」縱使知道厲寒琛有家室,然而看著他冷峻的側臉,葉琳還是忍不住的心動,

  這樣的男人,有著最尊貴的氣質、最俊美的容貌、還有著世界頂級的權勢,實在是,讓人忍不住的傾心啊。

  察覺到葉琳的眼神,厲寒琛神色更冷,他沒有轉頭,直直的看著前面的方向,「不用了,我夫人還在家裡等我。」

  「好吧。」葉琳扯出一抹笑容,靜靜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此時的莊園裡,慕笙正在直播,

  自從上次推廣完面膜,慕笙每天一開直播間,收到的都是大量的嘲諷和辱罵,

  然而今天倒是有點奇怪,慕笙的直播間裡少了許多辱罵的彈幕,更多的都是刷著兩個字「真香。」

  【慕笙牛逼,你那個面膜我用過了,真的不錯,我為我以前的言論給你道歉。】

  【嗚嗚唔,我愛慕神一輩子,我本來準備下個興趣去見異地的男朋友的,但是壓力太大爆了一臉的痘痘,本來都快瘋了,用完慕神的面膜,現在臉上的東西完全消失了,愛您!!!】

  【你們都是慕笙買過來的托吧?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雖然還是有著質疑的聲音出現,但是支持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大家在彈幕里爭論著面膜的事情,然而逐漸的,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慕笙的操作給吸引了過去。

  倒不是因為慕笙的技術,她的技術能力大家都很熟悉了,主要是因為她今天的打法。

  以往慕笙還講講戰術策略,今天完全就是拿著槍大殺四方,

  看著慕笙一下一個,一下一個的淘汰對手,觀眾們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個打法,看起來慕笙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啊。

  粉絲們開始在彈幕里詢問慕笙是不是不開心,慕笙在遊戲的間歇看了一眼彈幕,淡淡的說了一句,「沒有。」

  【還說沒有,隔著屏幕,我都能感覺出你的不高興了,怎麼了這是?誰敢惹我們的慕神啊。】

  【啊啊啊,雖然在慕笙不高興的時候說這個不太好,但是慕笙生悶氣的樣子好可愛哦怎麼辦???】

  【口是心非的小寶貝,慕神你說,是誰惹你不高興了,我們幫你揍他!!】

  慕笙沒有再回應觀眾們的彈幕,按照規定的時間完成了直播後便關閉了直播間。

  她正準備起身去洗漱,猝不及防的,郵件里彈出來一條消息,

  「您的XX帳戶已被匯入XX元。」

  匯款人是鹿億。

  看著那一長串的零,慕笙心情好了一點,她登上黑盟的帳號,問了鹿億一句,鹿億很快的就回了消息,

  「兄弟,客戶對你做的系統相當滿意,這個是你的報酬,下回繼續合作哈。」

  此時的帝都某研究室內,眾人正圍坐在會議桌前,看領導展示新的防禦系統,

  「這個系統做的相當好,我們的火箭發射計劃馬上就要推行,需要這樣的系統來做保護。」領導一邊說,一邊給下屬做著展示,

  眾人看了一眼,連連點頭,「確實比上一代的要好很多,這個就是從黑盟定做的嗎?」

  「嗯,安全性方面,我已經跟黑盟確認過了,系統發送到我們這裡之時,他們那邊所有的痕跡都會被抹除,不會泄露。」

  「那我們現在就可以向上級報告有關的情況了。」終於完成了一件大事,眾人連日來的郁沉一掃而空,

  「嗯,老李你負責去跟上面的人對接,」領導關閉系統,開始下達任務,「小劉,你就負責去找找,要是能夠找到華國的這個代號M 的人,第一時間聯繫我。」

  「好的。」

  會議結束後,肩負著找人重責的研究員,利用自己的關係開始了茫茫的找人路,

  然而將目標人的性別定為男的情況下,不管他再找多少人,都不可能從中找到正確的答案。

  莊園內,慕笙洗了個澡,躺到床上數了一下自己的銀行卡餘額,

  不知不覺的,慕笙發現,自己居然也是個小富婆了。

  她正看著銀行帳號呢,猝不及防的,手機里又彈出來一條新聞,還是關於厲寒琛和葉琳的,

  「在今晚舉辦的帝都慈善晚會上,風雲人物厲寒琛盡顯紳士風度,將當晚的一條項鍊讓給了葉琳。」

  作為如今熱度最高的商業人物,有厲寒琛在的地方,就有著大量的網友們出沒,看著厲寒琛和葉琳並肩坐在一起的場面,眾人嗷嗷的叫著磕到了。

  【郎才女貌啊簡直了,厲寒琛怎麼可以這麼帥的,我想給他生孩子。】

  【為什麼人家有錢人又好看又有錢還聰明,上帝這是單獨給他們開了一棟海景別墅吧。不像我,上帝給我關上了門,還給我把窗戶給封死了。】

  【所以說,厲寒琛那個神秘的妻子,是不是就是葉琳啊,這是厲寒琛第一次用萬盛集團總裁的身份出席晚會吧,】

  慕笙隨便劃了兩下評論就沒有再看了,她將手機放到一邊,然後窩進了被子裡準備睡覺。

  此時的慈善晚會已經散場,葉琳戴著那串祖母綠的寶石項鍊,整個人被襯的越發美麗,

  面對著其他人的殷勤,葉琳不為所動,她四處張望了一下,看見厲寒琛已經準備走了,這才快步走到厲寒琛面前,

  「厲總,謝謝你把這串項鍊讓給我。」

  「不用謝我,」厲寒琛頭也不回的上了車,「是你自己拍到的,和我沒有關係。」

  「要是厲總想跟我搶,我肯定是搶不過厲總的。」在黑夜的掩護下,葉琳看著厲寒琛的眼睛裡,帶著明顯的傾慕,

  但厲寒琛不為所動,他靜靜的說了句,「走吧,」

  司機啟動車子,很快的就離開了這裡。

  看著黑車離開的背影,葉琳眼中閃過幾道暗光,

  這樣優秀的男人,才配的上她,才配做葉家的女婿,

  有妻子又怎麼樣,如果能夠嫁給厲寒琛,二婚也沒什麼不好的。

  厲寒琛回到莊園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

  此時已經很晚,估摸著慕笙已經睡了,厲寒琛便準備明天早上再把東西給她。

  然而他都已經走進臥室了,突然有種莫名的直覺,於是厲寒琛又退了出去,走到旁邊慕笙的臥室里。

  在家裡,慕笙睡覺都不落鎖,厲寒琛輕輕的一推門,門便開了,

  房間裡有些暗,厲寒琛朝著慕笙走過去,就在他即將靠近床邊的時候,床上的慕笙突然翻了個身,

  厲寒琛腳步一頓,「你沒睡著?」

  半晌,慕笙瓮瓮的應了一聲,「嗯。」

  厲寒琛坐到床邊,擔心突然開燈會傷到慕笙的眼睛,他也就沒有開燈,坐在黑暗裡和慕笙說話,

  「怎麼沒睡著?失眠了?」

  慕笙把半邊臉都埋在被子裡,背對著厲寒琛,「你管這麼多。」

  這是生氣了,厲寒琛眼中閃過無奈,他隔著被子,將慕笙虛虛的抱住,「對不起,我答應你的事情沒有做到。」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慕笙掙扎了一下,「你放開我。」

  厲寒琛沒有放開,「我是想早點回來的,但是臨時有點事情,那個慈善晚會,對我來說很重要。」

  「哦。」慕笙不開心的應了一聲,

  當然重要了,畢竟有那麼漂亮的女孩子在那裡,慕笙默默的想著,

  見慕笙還是不高興,厲寒琛躺到慕笙旁邊,耐心的跟她解釋,「今天的慈善晚會上有一個人,他手裡有我母親當年的遺物,我過去,主要是為了取他手裡的東西。」

  慕笙有被哄好一點,但是轉念一想,取東西就取東西,有必要在那裡陪著別人葉小姐看完整個慈善晚會嗎,還送項鍊給人家,她又不開心了。

  察覺到慕笙的情緒,厲寒琛拍了拍慕笙的肩膀,「跟我說說,為什麼不開心?是因為我沒早點回來對不對?以後我保證,答應你的事情肯定做到好不好?」

  慕笙把自己悶在被子裡好一會兒,她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小心眼,但是她忍不住的去想厲寒琛為什麼要陪葉琳,

  最終,在一片沉默中,慕笙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那你早點拿完東西不能回來嗎?為什麼要陪別人看完整個慈善晚會。」

  厲寒琛被慕笙的話說的一頭霧水,「我陪誰了?」

  騙子,還不承認,

  慕笙不想跟厲寒琛說話了,她拉過被子把自己的頭蓋住,「你走開,我要睡覺了。」

  「慕笙,」厲寒琛還想跟慕笙說什麼,

  「我要睡覺,你走。」慕笙的語氣聽起來很失落。

  半晌,厲寒琛起身下了床,

  明明是自己讓厲寒琛走的,但是厲寒琛真的下了床,慕笙卻又覺得心裡更委屈了,

  她覺得自己的情緒很不對,但是她忍不住的沉溺於這種情緒當中。

  就在慕笙胡思亂想的時候,床邊塌下去一塊,厲寒琛的氣息重新包裹住了她,

  慕笙往那邊看了一眼,「你不是出去了嗎?」

  厲寒琛手裡端著一杯溫水,「沒把你哄高興,我能睡得著覺嗎。」

  厲寒琛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慕笙的心情頓時就輕盈了起來,

  還好有黑夜的遮掩,讓慕笙紅透了的臉可以被掩護住,慕笙從被子裡鑽出半張臉,「你瞎說什麼。」

  見慕笙高興了些,厲寒琛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臉,「起來喝口水,然後告訴我,為什麼這麼不高興,行不行?」

  慕笙坐起身,接過厲寒琛手裡的杯子喝了一口,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將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

  「你取完直接回來不行嗎?為什麼要陪葉琳看晚會,還給她買項鍊。」

  「...........??????????我什麼時候給葉琳買項鍊了?」厲寒琛莫大的冤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