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牽手手 要抱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聽到厲寒琛的話,慕笙抬起頭,正好對上厲寒琛深邃的眸光,

  她在厲寒琛的眼睛裡,看見的只有自己,那些掩藏在雲霧裡的掙扎、茫然,在此刻,叫囂著、呼喊著,仿佛要掙開一切,

  慕笙一時間呆愣在原地,

  看著慕笙呆呆的表情,厲寒琛也不再往前緊逼,他笑了一下,「傻傻的看什麼呢?」

  被厲寒琛的笑晃了眼睛,慕笙下意識的低下頭,耳朵開始變紅,

  她好像明白了什麼,但是又好像不明白,

  就像是在迷霧裡行走,遠遠的能夠看到不遠處的光亮,但是隔著霧氣,卻並不太清晰,

  看著慕笙泛紅的耳朵,厲寒琛眸光深沉,

  他像是最耐心的獵人一般,以心為牢,靜靜的等待著慕笙進入。

  微風輕輕的吹過,將一片花瓣吹到慕笙的肩上,驚擾了慕笙的思緒,

  她終於抬起頭,輕輕的用手拉住厲寒琛的袖子,「你沒吃飽,我們去別的地方吃飯好不好?」

  厲寒琛低頭看了一眼慕笙拉著他袖子的手,「好,我帶你去個地方。」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 眾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還可領現金!

  話落,厲寒琛轉身,手自然的翻轉,將正拉著自己袖子的手包住,牽著往前走。

  猝不及防的被拉住,慕笙的目光落在厲寒琛拉著她的手上,

  兩人不是第一次牽手,然而今天,卻讓慕笙覺得跟以往的都不一樣,

  厲寒琛的手很大,也很熱,緊緊的將自己拉住,慕笙不自覺地跟著厲寒琛的腳步往前走。

  察覺到慕笙並沒有反抗自己,厲寒琛唇角微揚,前行的步伐不變,只是手輕輕的分開慕笙的五指,和她十指相扣。

  此時天色漸晚,夕陽在天邊鋪開一大片粉紫色的柔軟,微風帶著路邊的草木香,吹拂過慕笙的頭髮,將天邊的晚霞點綴在慕笙的臉上。

  厲寒琛帶著慕笙到了一家建在湖邊的小店內,

  這裡的裝修很簡單,透著家常的樸素,從小店內不時的傳來食物的香氣,

  剛剛慕笙也沒吃飽,現下聞到食物的芳香,頓時就被勾起了食慾。

  老闆迎出來,看到厲寒琛,很高興的跟他打了個招呼,「厲總,您帶著夫人過來了?」

  「嗯,給我們找個地方吧。」

  「好嘞,後面的湖邊沒有其他客人,位置最好,我們給您留著呢。」

  說著,老闆便在前面引路,將厲寒琛和慕笙帶到了後院,

  這裡依山傍水,一條小河靜靜的流淌著,月色在波光上留下粼粼的腳步,

  厲寒琛帶著慕笙在草地上坐下,

  慕笙好奇的看了一眼,「就在這裡吃嗎?」

  「嗯,今天吃烤肉。」

  厲寒琛正說著呢,老闆便將東西全部拿了上來,

  慕笙還是第一次吃這種東西,很感興趣的看著厲寒琛忙活,

  厲寒琛將肉架到火上去烤,沒一會兒,烤肉便沁出了油,孜然撒上去,空氣里頓時瀰漫出誘人的肉香。

  第一塊肉烤好了,厲寒琛拿起來吹了一下,然後送到慕笙嘴邊,「嘗嘗。」

  看著烤的油光鋥亮,不斷冒著香氣的烤肉,慕笙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但她並沒有吃,而是將肉串遞還到厲寒琛嘴邊,「你餓了,你先。」

  厲寒琛眸光一暖,「不用,我不餓。」

  慕笙卻很堅持,厲寒琛這才將肉串吃下去。

  「好吃嗎?」慕笙好奇的問了一句,

  厲寒琛點點頭,「當然,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

  厲寒琛的眼睛裡,仿佛也被燃起了火紅的焰火,帶著灼熱的溫度,遠遠的都讓人覺得燙的慌,

  第二串終於好了,慕笙嘗了一口,眼睛都微微的亮起,

  厲寒琛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瓶果酒,倒了一點在杯子裡,遞到慕笙面前,「來。」

  慕笙接過酒,一口肉,一口酒,不一會兒,就把自己給喝醉了。

  醉了的慕笙格外乖巧,她看了看四周,然後將目光鎖定在厲寒琛身上,

  「厲寒琛,」慕笙叫了厲寒琛一聲,

  「嗯。」厲寒琛坐在原地沒動,想看看慕笙到底要幹什麼,

  慕笙將杯子放到一邊,然後站起身,直直的朝著厲寒琛走過來,

  「抱。」慕笙張開雙臂,就那麼看著厲寒琛,

  厲寒琛唇角微彎,眼眸如星光璀璨,「不抱。」

  慕笙唇角下撇,看著竟像是要哭出來了一樣,「過分。」

  厲寒琛沒忍住真的笑了出來,朝著慕笙張開手臂,「來。」

  喝醉了的慕笙不知道輕重,直接就朝著厲寒琛撲了下來,厲寒琛一時沒反應過來,帶著慕笙一起掉下了椅子,

  為了護著慕笙,厲寒琛沒有動,後背著地,整個人結結實實的摔了一下,

  「你疼嗎?」慕笙動了一下,想從厲寒琛身上站起來,然而她醉酒之後,整個人都是癱軟的狀態,自然沒能如願,於是厲寒琛又被掉下來的慕笙砸了第二次,

  厲寒琛無奈的揉了揉眉心,「先起來好不好?」

  看著面前五官俊美如雕塑般的厲寒琛,慕笙搖搖頭,「不要。」

  說著,慕笙不僅不起來,甚至還用兩隻胳膊緊緊的圈住了厲寒琛,她輕輕的叫了一聲,「厲寒琛,」

  「嗯。」慕笙不願意起來,厲寒琛也便由著她去,「怎麼了?」

  「厲寒琛,」慕笙也不說別的,就是一個勁的叫著厲寒琛,眉目中滿是依賴,

  厲寒琛覺得,此刻的慕笙像是一隻貓,喵嗚喵嗚的,輕輕的用貓爪一下一下的撓著他的心,「叫我幹什麼?」

  慕笙趴在厲寒琛脖頸間,嗅著專屬於厲寒琛身上的味道,「你好好哦。」

  不管是清醒的狀態,還是醉酒的狀態,慕笙心裡滿滿的感受都是,厲寒琛怎麼能這麼好呢。

  「傻瓜。」聽見慕笙的話,厲寒琛輕笑著搖了搖頭,伸出手放在慕笙背後輕輕的拍著。

  飯現在是吃不成了,厲寒琛索性完全的躺在地上,將慕笙半擁在懷裡,靜靜的看著天上的星星,

  耳旁,慕笙一直斷斷續續的叫著厲寒琛的名字,

  厲寒琛一邊看著星星,一邊回應著慕笙,

  不管她是不是在清醒的狀態,她每叫出一句,厲寒琛都會認真的回應一聲。

  老闆端著一大堆菜,興沖沖的往後面跑,想問問厲寒琛有沒有其他想要的,

  哪想到遠遠的看過去,發現河邊已經沒了人,

  老闆正想著他們是不是走了,往前走了兩步,猛然發現草坪上躺著的兩個人,

  !!!!!!

  老闆腦海里瞬間閃現出無數的十八禁場面,臉唰的通紅,飛快的跑回前院,

  哎呀呀,沒想到厲總看起來那麼禁慾的一個人,居然這麼奔放的,

  老闆一邊想著,一邊笑著搖了搖頭,

  此時有人想往後院去,老闆非常貼心的攔住了路人,順便還在後院的門上掛了一塊牌子,

  「正在施工,請勿靠近。」

  慕笙再醒來的時候,已經安然的躺在莊園的床上了,她看了一眼旁邊的鐘表,

  凌晨時間4點,

  慕笙揉了揉眼睛,回想了一下她是怎麼回來的,最終什麼也沒想起來,

  窗外的天色依然是暗暗的,慕笙關掉手機窩回被子裡,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此刻的隔壁臥室里,厲寒琛正在沖澡。

  原因無他,慕笙喝醉酒之後,黏厲寒琛黏到根本不想離開他半步,

  於是,慕笙是一路被厲寒琛抱著回來的,而她醉酒之後,不僅嘴甜,還喜歡動來動去,

  這一路,簡直可以稱作是厲寒琛經歷過的最漫長的一段路。

  第二天一早,慕笙休息的好,容光煥發,厲寒琛的眉眼中則透著疲累。

  厲安的眼神在兩人之間轉了轉,他本來想說什麼,厲寒琛一抬頭,厲安將所有的話原路吞了回去。

  他們幾人正吃著飯呢,外面突然有人送來了邀請函,

  管家將邀請函拿進來,遞到厲寒琛面前,「厲總,這封邀請函是從您原來住的地方拿過來的。」

  厲寒琛打開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一絲嘲諷,

  「哥,誰的邀請函啊?」厲安湊過來看了一眼,然後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邀請函上,明明白白的寫著厲家老爺子七十大壽。

  厲安對厲老爺子一點好感都沒有,厲老爺子討厭厲安和厲寒琛的生母,連帶著也討厭厲寒琛和厲安,

  當初選擇救下厲銘,拋棄厲寒琛的決定,背後可有這老頭子一半的推動力量,

  「哥,你要去參加那個人的壽宴嗎?」

  「嗯。」厲寒琛將邀請函合上,「既然他們都邀請了,自然是要去的,」

  不僅要去,還得給他們送一份大禮。

  此時的厲家,慕瀟因為邀請函的事情,和厲銘陷入了僵持,

  「為什麼不邀請我的父母?」慕瀟眼中帶著憤怒,

  厲老爺子七十大壽,請了那麼多人,卻不請慕家的人,這不是明擺著讓她被眾人嘲笑嗎?

  厲銘無謂的撇了撇嘴,「我們請的都是各界名流,你的父母,來了讓別人感覺到不舒服了怎麼辦?」

  「你!!」慕瀟被厲銘的話氣的心頭一哽,「你什麼意思?!我父母怎麼了?」

  「你不知道嗎?你們慕家瀕臨破產了,現在整個慕家都是窮光蛋,我爺爺的壽誕,請一堆窮光蛋來不合適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