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厲總咬笙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厲銘反應過來,準備掛掉電話,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不管他怎麼關手機,慕笙的聲音依然在直播間裡響著,

  厲銘情急之下,直接沖慕笙吼了一句,「閉嘴!」

  「剛剛你不是一直讓我說話嗎?」慕笙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吃瓜網友們本來想看遊戲的,哪想到迎頭這麼大一個八卦砸下來,

  【臥槽,厲銘?!!是我想的那個厲銘嗎?!是厲家集團的那個太子爺嗎?!!我震驚了,這是什麼驚天大瓜。】

  【額。。。聽聲音的話,感覺是的,但是我真的很難把剛剛那個追著慕笙的狂熱男粉和厲銘聯繫起來。。。我的三觀正在重塑中。】

  【慕笙這也太直接了吧。。都不給人家留點面子的嗎?】

  【切,活該,放著自己懷孕的老婆在家裡,自己在遊戲裡撩騷,活該被罵,真想不到厲銘居然是這種人,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一個。】

  厲銘那邊的手機終於能關上了,然而此刻已經晚了,

  這樣的大新聞,自然很快就擴散到了微博熱搜榜第一,

  「厲銘慕笙」的話題瞬間引發了網友們的熱議,

  慕瀟看到消息的時候正在敷面膜,當即整張臉都扭曲下來,連面膜都來不及撕下來,直直的衝進厲銘的房間,

  「你混蛋!」慕瀟伸出手想去打厲銘,被厲銘一把握住手腕,

  「閉嘴。」厲銘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真以為懷了孩子就能穩坐厲家主母的位置了,不好好待著,我照樣跟你離婚。」

  「你敢!」慕瀟怒氣沖沖的瞪著厲銘,

  厲銘嗤笑一聲,「你現在還有什麼可依仗的??還把自己當成歐陽鶴的弟子呢?」

  厲銘話落,慕瀟整個身體都僵住了,

  「少來管我,安安分分的,我還能給你一個名分,不然,你真以為孩子不能給別人養?」厲銘說完,看都沒看慕瀟一眼,徑直離開了房間。

  慕瀟站在原地捂著肚子,給張曼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接通,慕瀟還沒說話,張曼倒是先開口了,「瀟瀟,慕家的資金鍊好像出問題了,你能不能跟厲家說說先幫幫我們。」

  聽到張曼的話,慕瀟心中一涼,「媽,他不會幫我們的。」

  「什麼意思?」張曼心中不悅,「你不會是嫁到厲家去,就不管我們了吧?我跟你說」

  這一次,沒等張曼說完,慕瀟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感覺到孤立無援過,回想了一下現在自己的處境,慕瀟背部生生起了一層冷汗,

  她驟然發覺,現如今,她除了這個虛無的厲家主母的名頭,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如厲銘所說,她確實沒有了任何依靠的資本,唯一的依靠,便是肚子裡這個小生命。

  慕瀟在原地站了許久,最終走下樓,去給厲銘熬夜宵粥。

  此刻的網上,關於厲銘和慕笙的話題,已經發酵到了極致,厲銘貴公子的形象一朝崩塌,

  當然,罵慕笙的人也不少,大都是慕瀟原來的粉絲,她們怒罵慕笙是小三,破壞人家的家庭,甚至還有許多人跑到慕笙的微博下進行辱罵,

  但是這些評論,慕笙一個都沒有看見。

  她剛結束直播,臥室門便被敲響了,

  慕笙打開門,外面站著端了一碗夜宵的厲寒琛,

  「你看到了?」

  「嗯。」厲寒琛眼中帶了幾分笑,「挺厲害。」

  「會對你有什麼影響嗎?」慕笙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現在做事情,居然會開始考慮是否對厲寒琛產生影響。

  「不會,」厲寒琛走進房間,「你怎麼折騰都行。」

  慕笙走在厲寒琛身後,看著他堅實的背影,心中是說不出的安全感。

  「來,把這個吃了。」厲寒琛舀了一勺冰粉,

  慕笙彎下腰,直接就著厲寒琛的動作將冰粉吃了下去,冰冰涼涼的,還帶著水果的香氣,慕笙很喜歡。

  厲寒琛就這麼一勺一勺的餵著,慕笙一口一口的吃著,默契的沒有任何的嫌隙。

  看著慕笙卷翹的睫毛和乾淨的側臉,厲寒琛眸光微動,「好吃嗎?」

  慕笙抬起頭來,「好吃,這個是什麼?」

  厲寒琛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放下勺子把手伸了過來,

  然後慕笙就感覺到嘴上落了一抹溫意,厲寒琛的指腹輕輕的幫她擦拭著嘴邊的殘屑,

  厲寒琛的食指關節處帶著薄繭,擦過嘴角的時候,莫名的有些癢,慕笙習慣性的伸出舌掃了一下,

  這一下,厲寒琛整個人都被定住了,

  他能清晰的感知到剛剛有一個柔軟的溫熱從他指尖掃過,厲寒琛眼中頓時燃起簌簌火苗。

  慕笙現在對厲寒琛的情緒已經相當敏銳,她驀地抬起頭,看見厲寒琛深沉的眸光,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我不是故意的。」

  「是嗎?」厲寒琛收回手,大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揉搓了幾下,「不吃了嗎?」

  「不吃了。」慕笙連忙搖頭,「我要洗漱睡覺了。」

  「好。」厲寒琛面色無波的站起身朝門外走去,

  看著厲寒琛離開的背影,慕笙本來以為危機解除了,她鬆了口氣,準備收拾東西去洗漱,

  就在這時,厲寒琛突然轉過身。

  看見厲寒琛冷峻的五官,慕笙心裡不自覺地一跳,「怎麼了?」

  厲寒琛盯著慕笙的眼睛,「有恩報恩的下一句,是什麼來著?」

  「有仇報仇啊,」慕笙話剛落,厲寒琛已經走到了面前,還沒等慕笙問厲寒琛要幹什麼,厲寒琛已經將慕笙的手拉了過去。

  厲寒琛盯著慕笙的手看了看,然後在慕笙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抬起她的手,在她食指上輕輕咬了一口,落下一個月牙般的小印,

  慕笙驚呆了,一雙冰雪般的眸子都瞪圓了。

  看著慕笙呆愣的樣子,厲寒琛臉上浮現出笑意,他舉起自己的食指給慕笙看了看,「有仇報仇,你自己說的。」

  說完,也不等慕笙回應,厲寒琛便笑著離開了臥室,

  慕笙呆愣的站在原地好大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抬起食指看了一眼,

  厲寒琛咬的並不重,此時已經沒有什麼紅印了,但是慕笙卻覺得指尖此時火辣辣的,仿佛還有滾燙的熱度在上面,

  關鍵是,厲寒琛咬她的時候,不僅是用牙齒在咬,他還像小貓喝水一樣的,用舌尖輕輕掃了一下,

  就那麼輕柔的一下,卻仿佛麻藥一樣的,讓慕笙整個人都像是陷入了又熱又酥的狀態。

  他.........他怎麼能這樣呢...........

  慕笙越不想回憶厲寒琛剛剛掃過她指腹的溫度,腦海里就越浮現出剛剛的畫面,

  慕笙拿過毛巾,匆匆的往浴室里去,

  然而熱水沖了半個多小時,手上的溫度不僅沒有消散,反而像是從皮膚外面滲透進了筋脈里,順著血液一路流通到心臟,帶動著心臟都跳的更快了一些。

  笙笙,成功的失眠了。

  凌晨兩點的時候,厲寒琛的手機鈴聲響起,

  他不悅的拿過手機看了一眼,在看到聯繫人名字的時候,立刻掀開被子準備下床,「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沒事,」電話那邊,慕笙的聲音聽起來帶著幾分氣性,「你剛剛睡著了嗎?」

  「嗯,剛醒,」

  「哦,」慕笙應了一聲,「沒事,就是不想讓你睡覺。」

  說完,慕笙徑直掛了電話,留下厲寒琛站在地毯上一臉懵。

  半晌,厲寒琛給慕笙回撥過去一個電話,他語氣裡帶了幾分哄人的寵溺,「我惹你生氣了嗎?你跟我說,我改還不行嗎?怎麼大半夜還不睡覺?」

  大概是厲寒琛的語氣實在是太過於溫和,慕笙的氣也生不起來了,她輕哼一聲,「就是失眠了。」

  「那我過來陪你?」

  「不要。」慕笙失眠,就是因為一閉上眼睛,就想到厲寒琛剛剛咬著她指尖的樣子,要是厲寒琛過來,她估計更加睡不著了。

  「那怎麼辦,我們上遊戲,我給你當陪練行了吧?」

  「好。」

  於是這一晚,兩人都沒有睡成覺,

  遊戲的競技場裡,厲寒琛操縱著人物,給慕笙當了一晚上的人肉沙包。

  等到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厲安看看慕笙的黑眼圈,再看看厲寒琛的黑眼圈,

  厲安的包子都掉了,請原諒他這個青春期躁動的小男孩,腦海里多了一些十分不和諧的畫面,

  「哥」

  厲安眼睛一轉,厲寒琛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一個眼刀看過來,厲安立馬閉了嘴,

  吃過飯,厲寒琛將慕笙親自送到了工作室門口,

  眼看著慕笙就要下車了,厲寒琛終於還是問了一句,「昨天晚上為什麼失眠,我哪裡惹你生氣了嗎?」

  厲寒琛一說這個,慕笙就有點氣,「你昨天幹嘛咬我。」

  「不是你說有仇報仇的嗎?」厲寒琛說到一半,眼睛突然亮了,「昨天,你就因為這個沒睡著?」

  慕笙很誠實的點了點頭,「我一閉上眼睛,就看到你在咬我。」

  「.........」雖然知道慕笙說的不是那個意思,但是慕笙這話實在是帶了太多的歧義,厲寒琛莫名的蕩漾了一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