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驚為天人的選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話剛落,厲寒琛的神色看起來就有些不高興了,

  「明天就走?」

  「嗯。」慕笙點點頭,「因為要過去準備初賽。」

  華國音樂協會的推薦,只是讓慕笙和慕瀟擁有了進入大賽進行比試的機會,他們還是要跟其他人一起通過初賽、半決賽、決賽的篩選。

  厲寒琛眉頭緊緊皺起,「那」

  此時,慕笙的臉上也有幾分猶豫之色,她看著厲寒琛,像是有什麼話要說,

  厲寒琛看了她一眼,「你怎麼了?有話就直說。」

  慕笙抿了抿唇,「你忙嗎最近?」

  厲寒琛不知道慕笙為什麼突然問這個,慕笙向來都不是猶猶豫豫的人,

  「還好,不是很忙。」

  慕笙坐到厲寒琛床邊,「那。。你去過鎂國嗎?」

  厲寒琛本來想說,他之前的十多年,基本都是在鎂國,但是看慕笙這個樣子,他又改變了主意,

  「沒去過,怎麼了?」

  慕笙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鎂國一趟?」

  說完,還添上一句,「你感冒生病,跟我一起的話,我還能實時監測你的情況。」

  慕笙說完,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厲寒琛的回應,她抬起頭看了厲寒琛一眼,卻見厲寒琛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此時厲寒琛的表情,莫名的讓慕笙感到臉熱,她將頭偏向一邊,「這麼看著我幹什麼?」

  厲寒琛唇角微勾,「想讓我陪你去鎂國?」

  「我沒有,」慕笙下意識的否認,「你忙就算了,不用去,我先回去了。」

  說完,慕笙站起身準備走,卻被厲寒琛一把拉住了手腕,

  此時的厲寒琛,一雙眼睛仿佛蘊藏著星河,亮的驚人,

  他食指在慕笙手腕上摩梭兩下,「你提醒我了,我過兩天剛好有個會議就在鎂國,這樣吧,我和你一起過去。」

  慕笙眼中有了幾分笑意,「那明天你跟我一起走?」

  「嗯。」厲寒琛沖慕笙溫和的笑了下,「去吧,早點休息,明天跟我一起走。」

  「好。」

  慕笙走的時候,帶著肉眼可見的開心。

  這一晚直播結束,慕笙便跟觀眾們請了個假,「不好意思,我明天要去鎂國參見比賽,所以請個假,大概一周的時間,一周後見。」

  慕笙一說請假,大家就想到了當初鬧得沸沸揚揚的鋼琴比賽事件,

  【慕神勇氣可嘉啊,這是真的要去參加世界鋼琴大賽了嗎??不說別的,就這勇氣,我就佩服你。】

  【浪費這機票錢幹嘛?好好的在家打你的遊戲不行?非得去湊熱鬧,別到時候丟人丟到國外去了。】

  【好無語啊,人家慕瀟那邊剛宣布完要去鎂國,你這邊就宣布,學人精還真是無語。】

  彈幕里雖然也有一些粉絲們的加油鼓勁,但大多數都是唱衰她的,

  慕笙也沒多在意這些評論,請完假後便直接關掉了直播間。

  夜色漸深,慕笙已經入睡,

  厲家別墅里,慕瀟正在收拾行李,

  向來看不上她的劉雪婷——厲銘的生母,今天都特地好言好語的來幫慕瀟踐行。

  「瀟瀟啊,媽媽知道你是最厲害的,楚家夫人都說了,等你拿完冠軍回來,讓我帶著你過去聚一聚呢。」

  劉雪婷站在一邊,心裡雖然還是覺得慕瀟小家子氣,但臉上卻滿是笑容。

  慕瀟咬了咬牙,垂下的長髮遮擋住了她眼中的慌亂,「好的,謝謝母親,我會好好比賽的。」

  「嗯。」劉雪婷又裝模做樣的幫慕瀟收拾了一下,這才沖厲銘使了個眼色,然後走了出去。

  到了門外,劉雪婷皺著眉,「銘兒,你確定,這慕瀟真能拿到冠軍?」

  她怎麼看怎麼不像,

  「媽,冠軍哪裡有那麼好拿?歐陽大師說了,這回群英聚集,只要慕瀟能拿到前十,就已經是非常優秀的了。」

  劉雪婷撇了撇嘴,「行吧,但她那樣子,前十能行??」

  「可以的。」厲銘點點頭,「歐陽大師說了,按照慕瀟的水平,進前五都可以,更何況前十了。」

  既然厲銘都這麼說了,劉雪婷也不再追問,「隨便你們,我跟你說,要不是因為她得了歐陽鶴的青睞,我根本就不會同意你娶她,這回她比賽能拿到名詞還好,拿不到,你趁早跟她離了吧。」

  聽到劉雪婷的話,厲銘下意識的想要反駁,劉雪婷擺擺手,「我睡覺去了,你別再說了。」

  她從來就沒看慕瀟順眼過,今天要不是厲霆要求她過來,她才懶得來呢。

  厲銘站在原地,看著劉雪婷的背影逐漸遠去,

  這時,慕瀟走了出來,順著厲銘的目光看了眼,「銘哥哥,」

  「怎麼了?」現在聽到慕瀟喊自己銘哥哥,厲銘從心底里感覺到厭惡,

  慕瀟有些害羞的,「銘哥哥,我一個人去鎂國,我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啊??」

  厲銘下意識的就要拒絕,

  像是早就預料到厲銘會拒絕,慕瀟搶先一步,「銘哥哥,聽父親說,因為我們的婚禮,公司的股票漲了不少呢,外界都說我們感情好......」

  下面的話,慕瀟不用再多說,厲銘也明白了,

  他想了一下,最終點頭,「我明天會跟你一起去鎂國的。」

  「好呢,我現在就去幫你收拾東西。」慕瀟衝著厲銘嫣然一笑,然後轉身進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同一時間,兩輛車從厲家和莊園裡分別駛向機場。

  從厲家駛出的車裡,慕瀟倚在厲銘身邊,正拿著手機給他們倆自拍,

  很快的,慕瀟的微博便更新了一條動態,

  慕瀟:「本來不想讓老公陪我一起去的,但是老公非說放心不下,像個小尾巴一樣的,說什麼都要跟著我走。」

  配的是一張厲銘摟著慕瀟肩膀的圖片。

  【哇哦,女神又出來秀恩愛了,厲總對你也太好了吧!!】

  【神仙愛情,我落淚了,嗚嗚唔,大清早的就有狗糧往我嘴裡塞,過分了女神。】

  【瀟瀟一路順風,有了老公的保駕護航,相信瀟瀟可以一舉將冠軍拿下,等你凱旋歸來哦!!】

  看著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讚美聲,慕瀟眼中划過滿意,她特意去慕笙的微博下面看了一眼,基本上都是嘲諷慕笙去國外丟人現眼的。

  厲銘掃了慕瀟的手機一眼,見她在看慕笙,頓時皺起眉,「你不好好想怎麼贏得比賽,看慕笙幹什麼?」

  慕瀟將手機收起來,「沒有,我劃錯了。」

  此時的慕笙,正坐在車窗邊看窗外的風景,

  厲寒琛坐在一旁,因為發燒又感冒,他戴了個口罩,以防傳染給慕笙,

  慕笙轉過頭,看到厲寒琛燒的眼睛有些泛紅的樣子,心中湧起一絲不忍,

  「不然你還是留在家裡休息吧?聽說從華國到鎂國,飛機要坐很久。」

  厲寒琛此時身體是很難受,但是相比較這些,慕笙對他的關心,已經可以抵消一切身體上的不適了。

  「沒關係,我不是說了嗎?我又不是專門陪你去的,我有個會要去開。」

  慕笙拿過一旁的毛巾給厲寒琛敷在額頭上,「那你敷上這個。」

  厲寒琛卻一把將毛巾拉下來,將慕笙的手拉過去,貼在自己的額頭上,

  「毛巾太涼了,我不舒服,你的手溫度剛好。」

  「.........」慕笙兩隻手被迫貼在厲寒琛的額頭上,厲寒琛偏偏還用那種熱的灼人的眼神看著自己,慕笙不好意思的將目光偏向一邊。

  看著慕笙不好意思的表情,厲寒琛臉上浮起笑容,

  半個小時後,車子到達了機場,慕笙跟著厲寒琛往裡走,

  等到上了飛機才發現,一整架飛機上,居然只有他們幾個人,

  察覺到慕笙的疑惑眼神,厲寒琛給她解釋,「這是我個人的飛機,我們不去跟被人擠在一起。」

  「..........」繼莊園之後,慕笙又一次的刷新了自己對於厲寒琛有錢這個事實的認知。

  慕瀟那邊,飛機都已經起飛了,她往四周看了看,有些疑惑,「我看網上不是說,慕笙也是今天出發嗎?怎麼沒有看到她?」

  厲銘嗤笑一聲,「你以為那個厲寒琛能有錢到帶著慕笙坐頭等艙?」

  慕瀟心中升起一些隱秘的虛榮心,然而還沒歡喜多久,想到即將到來的比賽,慕瀟滿心愁緒,

  怎麼辦?

  她自己用了這麼多的辦法都失敗了,要不要去求助厲銘??

  但要是厲銘知道自己的鋼琴技術沒有慕笙好,會不會生氣?

  十幾個小時的行程里,慕瀟就在這樣的忐忑情緒中度過。

  另一邊,慕笙則悠哉游哉的躺在沙發上休息,渴了有厲寒琛遞過來的水,餓了還有厲寒琛幫忙剝蝦。

  到達鎂國的時候,鎂國這邊正是上午,

  厲銘帶著慕瀟住進了距離比賽場地最近的一家酒店,

  而慕笙和厲寒琛,則住進了市區內部一個鬧中取靜的城堡。

  城堡的大廳裡面,有一架十分古典的鋼琴,

  厲寒琛看嚮慕笙,「專門給你準備的,一會兒吃完飯,你可以去練一練。」

  慕笙遠遠地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架鋼琴一定是價值不菲,她衝著厲寒琛笑了一下,「謝謝。」

  「客氣什麼。」厲寒琛揉了下慕笙的頭髮,「去吧。」

  世界鋼琴大賽的賽制十分簡單,選手們都是由世界各地的音樂協會選送過來的,能力無可指摘,

  直接採用初賽、半決賽、決賽制度。

  初賽和半決賽成績的判定,是由十個評委進行打分的,

  為了最大限度的減少評委打分的主觀干擾,

  所有的選手在進入決賽之前,都只會標明一個數字代號,最多還顯示一個國籍,其他的信息一概隱藏,

  比賽的時候,選手們都彈同一首曲子,這樣也最大程度的避免了作弊。

  當主辦方向外界公布了這些信息,吃瓜網友們都覺得這一屆的比賽嚴苛到了極致,

  【厲害了,這回也太嚴格了吧,那豈不是說,不存在任何作弊的可能性??】

  【可以,就該這麼搞,去年有一個選手,我就覺得她彈得沒那麼好,結果那麼高的分,簡直不可思議。】

  【期待期待,又是一場聽覺盛宴,我已經搬好小板凳坐等了。】

  大家都在拍手叫好,除了酒店裡正在打電話的慕瀟,

  她本來想找人聯繫主辦方那邊的評委,但現在這個賽制一出來,根本就沒有了任何操作的空間,

  慕瀟心裡一片亂麻,看著不遠處正在打遊戲的厲銘,慕瀟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厲銘真相,讓厲銘幫自己。

  「銘哥哥,」慕瀟試探著喊了厲銘一聲,

  厲銘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有事說,煩死了,你比賽什麼時候能結束?」

  「沒事。」慕瀟的指甲掐緊了手心,將本來要說的話又吞進了肚子裡。

  初賽是在第二天的早上九點開始,慕瀟早早的便去了比賽現場等著,

  她心神不寧的張望著,直到快九點的時候,才終於看到了姍姍來遲的慕笙。

  慕瀟朝著慕笙走過去,「五百萬,夠不夠?」

  慕笙秀眉微蹙,抬起頭看了一眼慕瀟,「什麼?」

  「五百萬,買你退賽,夠不夠?」

  慕笙眼中閃過一絲冷意,「上次我說過的話你沒聽懂嗎?」

  「什麼話?」

  慕笙將目光從慕瀟臉上移開,「這個冠軍,我要定了。」

  「你!」慕瀟瞪著慕笙,「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比你更需要這個冠軍。」

  慕笙認真的點了點頭,「是故意的啊,不明顯嗎??那我現在再明確的告訴你一遍,我就是故意要拿冠軍的,」

  要不是現場還有那麼多的其他選手,慕瀟真想一巴掌打在慕笙的臉上,

  「好!你狠,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慕瀟咬著牙,恨恨的丟下這麼一句,然後轉身離開。

  初賽的現場是不對外開放的,場地內只有一些內部觀眾和10個評委。

  上午的比賽結束後,所有的內部觀眾和評委,都在談論著剛剛那個來自華國的9號選手。

  按照評委們的話來說,可以用驚為天人來形容。

  消息傳到國內,媒體們紛紛對這個9號選手進行了報導。

  這一次,前去參加世界鋼琴大賽的華國選手總共有10個,

  大家猜來猜去,最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個驚艷了各大評委的人,應該是慕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