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傲嬌厲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就在慕笙愣神的功夫,厲寒琛從後視鏡里看了她一眼,「怎麼了,冷嗎?後面有條毛巾,你拿出來擦一下,我把暖氣開上,一會兒就回去了。」

  慕笙往旁邊看了一眼,果然在座位上看到了一條毛巾,

  厲寒琛踩下油門,開始倒車,然而方向盤剛打了一半,突然就停住了,

  因為他的額頭上,突然搭過來一方溫暖的毛巾,

  厲寒琛停下車,轉過頭看了一眼,慕笙正拿著毛巾探向這邊,輕輕的幫他擦著臉上的雨水,

  厲寒琛眸光涌動,看著慕笙認真的神色,他想說些什麼,最終什麼也沒說,

  等到慕笙幫他臉上的雨水擦乾,厲寒琛這才重新啟動車子,「好了,你坐回去,我開車了。」

  「嗯。」慕笙重新坐回去,

  雖然路上沒有人和車,但是因為今晚的天氣太過惡劣,厲寒琛開的車速很穩定,

  一個小時後,兩人才回到莊園,

  此時眾人基本都已經睡了,莊園裡靜悄悄的,狂風暴雨來得快,去的也快,現下只剩小雨絲淅淅瀝瀝的,

  慕笙推開門剛準備下去,厲寒琛已經走了下來,

  慕笙疑惑的看他一眼,「已經不下雨了。」

  厲寒琛掃了一眼慕笙的鞋,因為要上班,慕笙穿的是細長的高跟,鞋面很低,「地上有水,上來。」

  說著,厲寒琛便一把將慕笙抱起來,往主樓里走。

  進了門,厲寒琛給慕笙換了鞋,拿了個毛巾幫她擦了擦頭髮,「好了,你快上去洗一下,別感冒了。」

  慕笙點點頭,看了眼厲寒琛濕透的衣服,「那你也去換衣服,」

  「我知道。」

  二十分鐘過後,慕笙擦著頭髮,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慕笙先去厲寒琛臥室里看了一下,沒找到人,這才又下樓,

  廚房裡傳來一些動靜,慕笙朝那邊走了幾步,厲寒琛便端著熱氣騰騰的碗出來了,

  他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莫名的讓人感到心中柔軟,

  看到慕笙,厲寒琛笑了一下,「過來,餓了吧?折騰了這麼久。」

  慕笙走過去坐到餐桌旁,厲寒琛將一碗麵放在她面前,

  是一碗肉絲麵,放了一些青菜,上面還有一個溏心雞蛋,

  慕笙本來就餓了,現下完全被這面勾起了食慾。

  厲寒琛也在她身邊坐下,兩人都餓了,一時間,餐廳里只有兩人靜靜的咀嚼聲。

  一碗麵下肚,熱氣延展到四肢,剛才的風雨寒冷好像都被隔絕在了很久以前,

  現下慕笙感受到的只是融融的燈光、室內暖暖的溫度。

  「早點睡吧。」厲寒琛將碗筷拿走,看了慕笙一眼,

  慕笙不想睡,但她又說不出來為什麼,她望著厲寒琛,「不想睡,能不能陪我。」

  「陪你什麼?」厲寒琛重新坐下來,

  「不知道。」慕笙抿了抿唇,甚至還伸出手去拉住厲寒琛的衣服袖子。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慕笙拉著他的手上,眸光微沉,「先上去吧,這裡涼,上去我陪你。」

  「好。」慕笙一點也不覺得厲寒琛會對她有什麼不軌的行為,很直接的就帶著厲寒琛回了臥室。

  慕笙鑽進被子裡,整個人都埋在裡面,只留出一雙冰雪般的眼睛,

  厲寒琛坐在床邊,「想聽我給你講什麼?」

  「都可以。」慕笙看著厲寒琛,下意識的想要靠近他,

  慕笙想什麼,就直接說了,「你能不能再離我近一點??」

  厲寒琛愣了一下,眼中帶了幾分笑意,「怎麼近?」

  慕笙伸出手拉住厲寒琛的衣服,「坐近一點。」

  厲寒琛微微低頭,掩住了其中的亮意,片刻後,他抬起頭,「不好,咱們倆,男女授受不親。」

  「??????」慕笙一臉疑惑,「可你剛剛還抱了我的。」

  「那是緊急情況,不一樣。」厲寒琛一本正經的忽悠著慕笙,

  慕笙鬆開了厲寒琛的衣服,有點不高興,「那你回去吧,我要睡覺了。」

  然而慕笙的手還沒有完全的縮回被子的時候,突然被厲寒琛給握住,厲寒琛手心裡的溫度源源不斷的朝她這邊傳過來。

  慕笙轉過頭,驚訝的看了厲寒琛一眼,

  厲寒琛臉上帶著笑容,「這樣近了嗎?」

  被子裡的熱度熏得慕笙臉有點紅,她輕咳了一聲,「差不多吧。」

  厲寒琛眼中滿是笑意,「給你講個故事?你閉上眼睛。」

  「嗯。」慕笙乖乖的閉上眼睛,

  厲寒琛坐在一邊,挑了個神話故事給慕笙講,

  一開始,慕笙的睫毛還在輕輕的眨動,到了後來,就徹底的陷入了沉睡。

  厲寒琛的聲音逐漸的變小,等到慕笙完全的睡著,厲寒琛終於停了下來,

  他靜靜的注視著慕笙睡著之後的樣子,臉上是旁人無法窺見半分的溫柔,

  被子下,他和慕笙的手緊緊相握,他稍微的動一下,都會引來慕笙的不安皺眉,

  厲寒琛微微握緊慕笙的手,有些自言自語的,「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已經開始對我有感覺了??」

  厲寒琛一直坐在這裡靜靜的看慕笙,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才終於把手抽出來,關上燈,離開了房間。

  厲寒琛只是看起來健康,但到底是久病纏身了這麼多年,如今病根還沒消,

  昨晚的一場大雨,終於還是讓他感冒了,

  早上吃飯的時候,厲安本來想湊過去跟厲寒琛說話都被厲寒琛給擋住了,

  厲寒琛的聲音帶著幾分嘶啞,「感冒了,別靠近我。」

  「哥,你又生病了啊。」厲安眼中有幾分心疼,

  此時,慕笙也從樓上走下來,她看了一眼厲寒琛,眉毛便輕皺起來,

  她走過去給厲寒琛探了一下脈,感冒了,還有點發燒,想必是因為昨晚的事情。

  慕笙心中湧起一股愧疚,都是因為她,才讓厲寒琛生了病,

  「沒事,」慕笙眼中的情緒太過明顯,厲寒琛看出來了,他反過來安慰慕笙。

  慕笙站起身來,「我一會兒出去給你弄點藥。你喝兩天就會好起來的。」

  「好。」

  ——

  昨夜的網絡,同樣也是經過了一夜的風雨,大家遲了一夜的瓜,終於徹底給慕笙洗清了冤屈。

  章為被警方抓捕後,因為證據十分確鑿,這天一早,警方就發布了公告,宣布章為因為故意傷害被拘留。

  【活該啊,這導演瘋了吧,我印象中他應該和慕笙沒什麼交集吧,怎麼下此毒手。】

  【娛樂圈腌臢事多了去了,可能只是我們沒看到而已,】

  【慕笙也真是慘,不僅在劇組被黑心導演下毒手,還要被網友們罵了那麼久。】

  因為當初大家都跟著罵了慕笙很久,現下事情真相大白,很多網友因為愧疚,主動的關注了慕笙的微博,

  這一次的烏龍事件,到最後,倒是給慕笙漲了將近二十萬的粉絲。

  看起來,事情塵埃落定,一起都得到了應有的處理。

  然而看守所內,章為看著眼前的律師,眼中滿是憤恨,

  「憑什麼抓我?!明明就是你們指使我乾的!!」

  律師微微一笑,「章導演,在娛樂圈混了這麼多年,你不會不知道得罪了世家大族是什麼下場吧。」

  章為之所以沒有將慕瀟供出來的原因,自然也是因為這個,慕瀟如今已經是厲家的主母,他不敢得罪,

  「章導演,你認下所有的罪名,而且等這件事情過了輿論風口,說句你我心知肚明的,你想什麼時候出來,我們就能把你弄出來,

  但要是你不認,你懂的,我聽說,導演的兒子還沒上初中吧??」

  聽到律師的話,章為咬了咬牙,最終仿佛認命一樣的,「我知道怎麼做了。」

  「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律師收起面前的文件,「章導演再見,」

  等出了看守所,律師給慕瀟打了個電話,「事情已經辦妥。」

  「好的,錢會打到你帳上的。」

  說完,慕瀟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慕瀟此刻的臉色相當難看,她想到慕笙說的一定會拿到冠軍的話,心中滿是焦躁。

  這回的事情章為能抗下,但是冠軍賽,沒人能替她扛下去。

  就在這時,厲銘突然從外面進來,

  慕瀟掩住所有的思緒,朝著厲銘走過去,「銘哥哥,你回來了?」

  厲銘今天的心情看起來不錯,「父親誇我了,順便讓我來感謝你幫他牽線。」

  因為慕瀟的關係,厲霆和歐陽鶴那邊搭上了話,

  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娶了個好兒媳婦,厲霆不僅誇了厲銘,還讓他專門回來哄哄慕瀟高興。

  慕瀟臉上的笑容剛浮起來,厲銘又開了口,「你的世界鋼琴大賽準備的怎麼樣了??」

  聽到厲銘提起這個,慕瀟的眼皮就是一跳,她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你怎麼也開始關心這個了?」

  「父親聽歐陽大師說,這回的世界鋼琴大賽不僅僅是個比賽,很有可能國際鋼琴協會的人會過來選下一批的入會苗子,你要好好把握機會。」

  歐陽鶴在國際鋼琴協會裡也只能算是個普通會員,但是當他回國的時候,便能被當成是國寶級別的鋼琴家,

  可想而知,這個協會裡的人員都有多麼強悍的實力,

  慕瀟要是能跟這個裡面的人搭上線,厲銘都能想像到,厲家會多有面子。

  慕瀟乾笑一聲,「我會努力的,」

  「嗯。」現下,厲銘心情不錯,看著慕瀟都順眼起來,「你要是能把冠軍拿回來,我就獎勵你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慕瀟眼中帶了幾分期望,

  「你不是想掌家嗎?」厲銘的話剛落,慕瀟的眼睛都亮起來了,「只要你能拿回冠軍,我媽說了,就讓你掌家。」

  慕瀟一邊是極度的高興,一邊又是極度的失落,在兩相矛盾中,她點點頭,「我儘量。」

  「行了,我要睡一會兒,」說完,厲銘徑直上了樓,留下慕瀟一個人在客廳里。

  ——

  現下江天和厲寒琛都生病,慕笙索性親自去了一趟藥房,將需要的藥物都買了回來。

  江天受的是皮外傷,經過了一夜的休養,現下已經醒過來了,

  慕笙把一堆藥放在他的床頭,「你....」

  慕笙還沒問出口,江天就已經抬起了頭,神色郁沉,「笙笙,我現在不想說,等我想說的時候,我會告訴你們的。」

  「好。」慕笙也不再多問,「這些藥,你可以讓甜甜或者護士幫你煎。」

  「謝謝。」

  江天整個人的狀態看起來都很不對,也不怎麼跟慕笙說話,慕笙在病房裡呆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回到莊園,厲寒琛的病情相比較早上又嚴重了些,

  慕笙親自給他熬好藥送上去,

  厲寒琛看了一眼藥碗裡純黑的中藥,把頭撇向一邊,「我不喝。」

  「喝了對身體好,快點。」慕笙將碗遞過去,

  厲寒琛抿著唇,「你就是這麼對病人的。」

  「.....」慕笙只好坐下來,拿個勺子將藥水舀起來,然後又拿了一顆糖,捏碎一些粉末放在裡面,調和了其中的苦味,

  這才又遞到厲寒琛嘴邊,「現在行了吧??」

  厲寒琛唇角微微揚起,然後低下頭,將勺子裡的藥喝進去。

  門口本來想找厲寒琛說事情的厲安,在偷偷的看了一會兒後,默默的離開了,

  他覺得,他現在進去,不是會被厲寒琛的目光殺死,就是會被狗糧給撐死。

  慕笙一勺一勺的餵厲寒琛喝藥,花了整整半個小時,厲寒琛才將藥喝完。

  「好苦。」厲寒琛裝模做樣的喊了一聲,慕笙連忙去給他沖了一杯糖水過來,

  喝著泛著茉莉香氣的糖水,厲寒琛眼中帶著笑,「今天怎麼這麼乖??」

  「你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的,我照顧你是應該的。」

  「我懂了,如果我沒有去接你,我生病了,你就不會管我對吧??」

  「........」慕笙眼睛微微瞪大,「厲寒琛你是在無理取鬧嗎??」

  厲寒琛唇角微微揚起,「那你的意思是,不管我怎麼樣,你都會照顧我嘍?」

  慕笙下意識地覺得厲寒琛這話說的有歧義,但是面對著厲寒琛幽深的眼神,慕笙最終還是點點頭,「嗯。」

  厲寒琛滿意了,伸出手摸摸慕笙的頭,「乖。」

  此時,慕笙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你知道我那個比賽是什麼時候嗎?」

  厲寒琛搖搖頭,「我沒注意,什麼時候?」

  「後天。」

  也就是說,慕笙明天就要離開華國,前往鎂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