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他如天神降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的話太過直接,慕瀟一時間都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你什麼意思?!」

  慕笙自然的靠在座椅上,「聽不懂??連人話都聽不懂,怪不得喜歡在背後搞些偷雞摸狗的勾當。」

  自從上次醫院之後,慕瀟在慕笙這裡就沒有討到過好處,此時此刻,她依舊被慕笙的話氣的滿臉猙獰,

  「你剛剛說的冠軍,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意義上的意思,」

  那個吊威亞的就是慕瀟安排的人,既然她想傷害自己,那慕笙也也不會手軟。

  慕笙報復慕瀟的想法也很直接,她就喜歡挑對方最在乎的地方下手,

  慕瀟在乎的厲銘,慕笙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她在乎的世界鋼琴大賽的冠軍,慕笙勢在必得。

  慕瀟心中慌亂,她在想慕笙是不是知道什麼了,「你....」

  慕瀟還沒說完,慕笙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邊,慕瀟拿著手機,久久地沒法平靜下來,她不敢想像,要是慕笙去參加比賽了,那她要怎麼辦?

  雖然她很不想承認,但是慕笙的技術確實是她望塵莫及的。

  慕瀟,徹底的心慌了。

  網絡上,針對慕笙的言論愈演愈烈,

  章為導演本來就是在圈內出了名的心眼小,現下一口氣發了四五條內涵現在的女明星太嬌氣的微博,

  在慕笙和導演之間,吃瓜網友們自然更相信導演的話,畢竟在他們看來,慕笙長了一張嬌氣的臉。

  厲寒琛曾經交代過,現在凡是關於慕笙的事情,都要事無巨細的向他匯報。

  於是厲寒琛剛結束完一場會議出來,秦愷便將網絡上正在熱議的情況匯報給了厲寒琛,

  看過那些新聞和網友們各種惡毒的言論,厲寒琛臉色沉下來,「當時的事情真相是什麼?」

  厲寒琛了解慕笙的性格,她不是那種無緣無故會對別人發脾氣的人,

  「我已經讓人去調查過了,劇組有人給夫人的威亞動了手腳,夫人吊著威亞在中途的時候掉下來了,要不是夫人機智,現在可能已經躺在醫院裡了。」

  秦愷每說一句話,厲寒琛的臉色就沉上幾分,「你去澄清。」

  「好的。」秦愷恭敬點頭,然後離開辦公室,吩咐人去把真相曝光出來,

  於是,還沒等慕笙這邊發聲呢,

  網上很快就有人匿名出來爆料,

  「有些導演還真是不要臉的很,明明就是他自己故意想摔死女演員,居然好意思說人家嬌氣,真不知道臉皮為什麼這麼厚。」

  這挑微博下面,還被附上了一則視頻,

  視頻里能夠看到,章為在慕笙試鏡前,特意去給吊威亞的工作人員說了幾具悄悄話,等到慕笙開始試鏡的時候,

  負責操控威亞的工作人員,故意用扳手將一根線絞斷,以至於威亞沒有辦法承受慕笙的重量,

  視頻里,慕笙從十米高的地方往下墜落,就在這驚險萬分的時刻,慕笙像是變魔術一樣的從懷裡拿出一根細繩,然而她就像飛檐走壁一般的成功化解了危機。

  【臥槽。。。好危險啊,這起碼得有四層樓高吧,這真要是掉下來了,恐怕不死也得摔殘啊,劇組太過分了點,就這還好意思說人家嬌氣?】

  【原諒我沒看到完整的視頻就罵了慕笙,我知道錯了,慕笙還算脾氣好的了,這要是我,我估計當場砸了劇組的心都有,這完全就是故意傷害吧!!】

  【好吧,你們的關注點都在吊威亞上面,只有我的關注點在慕笙自救的那個動作很帥上面嗎???感覺慕笙應該很適合演古裝戲,來個飛檐走壁、凌波微步什麼的,簡直美哭了。】

  章為的劇組那邊,其實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個澄清的微博,

  公關團隊很快就出動,聯繫上了發布爆料的人,並且報價五十萬,讓對方將這個視頻刪除,

  對方很爽快的就答應了,但是要求先付定金,

  這個視頻爆出來對章為的影響太大了,於是公關團隊那邊破例先打了十萬過去,

  現在的每一分對於章為這邊都是煎熬,在焦灼的等待了將近三分鐘後,對方終於回話了,

  然而等看清楚對方回復的內容,章為這邊的公關團隊瞬間血壓飆升。

  對方回復的是一張截圖,

  微博是可以為自己的內容買推廣的,只要出一定數量的錢,平台就會將你的內容推送到更多人面前,

  而這張截圖裡,顯示的就是對方給自己的爆料微博買推廣的界面,

  而推廣金額,正好是整整十萬元,

  對方還嫌不夠氣人一樣的添上了一句話,

  「你們的錢,真香。」

  因為有了這十萬塊錢的推廣,在短短的十分鐘內,這條爆料微博就被推上了熱門,

  與此同時,「慕笙嬌氣」的話題還明晃晃的掛在熱搜話題上,

  看完慕笙嬌氣的話題,再看這個匿名用戶的爆料,大家只覺得十分的諷刺,

  輿論瞬間反轉,大家不僅不覺得慕笙嬌氣,還覺得慕笙做的不夠解氣,像這種欺負人的劇組,就應該給他們直接砸了才對。

  章為的新戲,剛拍到一半,就這麼陷入了醜聞當中,各大投資商開始解約,劇組一度陷入癱瘓,

  就在章為焦頭爛額之際,更壞的消息傳來了,有人向法院提交了關於章為涉嫌故意傷害的證據,

  章為這邊還在為怎麼挽回投資商而焦慮的時候,警察已經上了門。

  這一連串的澄清、提交證據、抓捕,都在一個下午完成了,

  速度快到,湯甜甜根本都不敢相信,

  上一秒她還因為黑粉的話被氣哭呢,這才多久,所有的事情都被擺平了????

  要不是電腦界面上還停留著幾個小時前網友們辱罵慕笙嬌氣的話,湯甜甜都懷疑自己是出現幻覺了。

  「好傢夥,」湯甜甜覺得,慕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天選之子吧。

  事情已經解決,湯甜甜看了眼時間,準備收工回家,

  就在這時,工作室的門被撞開,江天走了進來,

  「天哥,你」湯甜甜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跟江天說話,然而下一秒,門口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湯甜甜轉過頭看了一眼,頓時就慌了,她連忙跑到門口,這才發現江天的臉上居然都是傷,

  「江哥,江哥!!」湯甜甜拍了拍江天的臉,見他沒反應,連忙給醫院打電話。

  慕笙得到消息趕往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湯甜甜站在手術室前,看見慕笙過來,急的眼睛都是通紅的,「笙笙,江哥不會有事吧?」

  剛剛江天上救護車的時候,她都看到醫生給他使用氧氣罩了,湯甜甜嚇得不行。

  慕笙剛想說什麼,手術室的門被打開,護士將江天推了出來,

  慕笙走過去,抓住江天的手腕探了一下脈,這才放下心來,主要都是外傷,沒有傷及性命的問題。

  等到江天被送到病房裡,護士和醫生都已經離開,慕笙這才詢問湯甜甜,「發生了什麼事情?江天怎麼被打成這樣了?」

  湯甜甜也是一臉懵,「我不知道,早上江哥來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後來接了個電話就出去了,然後等回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樣。」

  慕笙眉尖微蹙,「你也不用太擔心,都是外傷,養養就會好的。」

  湯甜甜點點頭,「那笙笙你先回去吧,這邊我來照顧就好了。」

  慕笙拿過一旁的紙筆,給湯甜甜寫了一副藥方,「你明天去藥房抓點藥,每天三次,熬給江天喝,能加快他的癒合速度。」

  雖然疑惑慕笙為什麼會知道這種神奇的藥方,但是湯甜甜沒多問,她接下藥方,「好的,我知道了,」

  說完,慕笙便離開了病房,剛到樓下,電話便響了,慕笙看了一眼來電人,是厲寒琛,

  「喂,我有點事耽誤了,你們先吃吧,我現在就回去了。」

  「好,注意安全。」厲寒琛沒有多問,囑咐了一句後掛斷了電話。

  「哥,嫂子去哪裡了?」

  厲寒琛看了一眼厲安,「你先吃,吃完上去寫作業。」

  「那哥哥你呢?」

  厲寒琛站起身走到一邊,「我等會兒再吃,我不餓。」

  「好吧。」

  然而時間過去了半個小時,慕笙依然沒有回來,

  此時的天氣也開始變得糟糕,外面狂風大作,劈里啪啦的雨點撞擊在窗戶上。

  厲寒琛給慕笙打了個電話,問了幾句後便起身出門,

  「少爺,」林姨在後面喚了一聲,

  「不用等我,林姨你收拾完了就休息吧。」厲寒琛頭也不回的往外走,丟下了這麼一句話。

  帝都不常下雨,難得下一回雨,雨勢甚為兇猛,

  狂風夾雜著暴雨,讓慕笙在一個岔路口開錯了方向,直到那邊的路越來越偏僻,慕笙才發現不對,然而此時已經很難調頭了。

  雨太大,路況太差,車輪卡在了一個裂縫裡,慕笙嘗試了各種辦法都沒有能夠將車子重新啟動。

  此時周圍除了風雨聲,什麼也沒有,黑乎乎的地方,連個路燈都沒有,狂風掃過大樹叢林,發出嗚嗚的怪叫聲,

  慕笙膽子並沒有那麼大,一時間心裡浮起了幾絲慌亂,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起來了,是厲寒琛,慕笙坐回車裡,將車窗關閉,車內暫時形成了一個密閉安靜的空間,

  厲寒琛低沉的聲音,在漫天的風雨里,顯得格外熨帖,

  「別擔心,我很快就過來了。」厲寒琛一邊跟慕笙說話,一邊通過慕笙車上的定位往她那邊去,

  「嗯,雖然四周都是黑茫茫的一片,樹枝不斷地被狂風吹的打在車頂,但此時的慕笙,心裡居然逐漸平靜了下來,

  「晚上去哪裡了?是出什麼事情了嗎?」厲寒琛在狂風暴雨里盡力辨別著方向,一邊儘量平靜的和慕笙聊著天,

  「江天......」慕笙將江天的事情和厲寒琛說了一遍,

  「嗯,白天試鏡,有沒有受傷?」厲寒琛一直都在跟慕笙聊天,一個話題聊完,自然而然的接起下一個話題,

  慕笙逐漸的都快忘記了自己還身處於危險之中,和厲寒琛聊天聊的都忽略了時間,

  不知不覺的,等厲寒琛說「我已經到你車後了」的時候,慕笙看了一眼通話時間,

  居然已經半個小時了。

  慕笙往後看了一眼,一束車燈溫柔的朝她閃了兩下。

  慕笙準備打開車門,然而這一晚的風雨實在太大,再加上慕笙所處的位置剛好是一個低洼區,

  半個小時的功夫,低洼區已經被雨水給淹沒了,車門也被積水給堵住,慕笙根本連門都打不開,

  「你別動,我過來了。」電話里,厲寒琛說了這麼一句,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這裡的地形複雜又糟糕,厲寒琛的車只能停在離慕笙一百米遠的地方,

  於是隔著車燈,慕笙看到厲寒琛從半人高的地方趟水過來,

  風雨太大,幾乎是下車的瞬間,厲寒琛就已經全身都被雨水淋濕了,然而他卻像沒有感覺到一樣,直直的朝著慕笙這邊來,

  沒多久,厲寒琛就走到了慕笙車邊,他敲了敲車窗,慕笙將窗戶降下來,清晰的看到了厲寒琛滿是雨水的臉,

  「你車裡有傘嗎?」厲寒琛第一句話便是問這個,

  慕笙愣了一下,然後才點頭,「有的,」

  「傘拿過來。」厲寒琛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然後伸手接過慕笙的傘,撐開放在肩頭,這才從外面打開車門,然後朝著慕笙伸出雙臂,「別下來,我把你抱過去。」

  說完,不等慕笙拒絕,厲寒琛便一把將慕笙抱過來,

  慕笙的傘是遮陽的,並不大,厲寒琛直接將整把傘罩在慕笙身上,然後抱著她往回走,

  雨點打在雨傘上發出巨大的聲音,可想而知外面的風雨有多猛烈,然而慕笙待在傘里,沒有受到分毫的影響,

  她靠在厲寒琛胸前,漫天風雨仿佛成了背景音,耳邊只能聽到厲寒琛強勁的心跳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厲寒琛終於將她身上的傘拿開,把她放進了後面的座位,然後厲寒琛才坐到駕駛座上,開著車往回走。

  慕笙想跟厲寒琛說話,抬頭看了一眼,卻愣住了,

  在她的面前,就有一把雨傘,那是厲寒琛車上配備的。

  可是剛剛,厲寒琛卻著急的連傘都沒有打,反而在抱她回來的時候,記得讓她打上傘。

  慕笙的心中,一時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