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醉酒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瀟越想越慌,那天在教室里聽到的慕笙彈奏的樂曲調子,此時一直盤旋在她的腦海里,

  即使她再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慕笙的鋼琴技術比她要高明的多,要是歐陽鶴髮現了有慕笙這個人,肯定不會將關門弟子的名額給自己了。

  慕瀟在窗邊站了許久,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她一定不能讓慕笙參加比賽,甚至,她要讓慕笙永遠的沒有機會再彈鋼琴。

  琺國,參觀完了整個城堡,慕笙剛坐到沙發上準備休息一會兒,湯甜甜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笙笙!你怎麼想不開去參加鋼琴比賽了啊?!」電話里,湯甜甜的聲音很是焦灼,

  「什麼鋼琴比賽?」

  「你不知道嗎?」湯甜甜懵了,「你等著,我現在就給你發一個網址,你點進去看就知道了。」

  很快的,慕笙就收到了一條微信消息,裡面是世界鋼琴大賽的官方網頁。

  看到自己的名字,慕笙也有些驚訝,她什麼時候報名了?

  湯甜甜已經急死了,「笙笙,要是主辦方那邊弄錯了,你早點去跟人家說明情況,把你的名字撤下來吧,現在還來得及。」

  為了更了解慕笙以前的情況,湯甜甜找了很多慕笙以前在女團時候的視頻看,

  那些視頻里,別說彈鋼琴了,慕笙連唱歌都會跑調,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 眾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湯甜甜都不敢想,要是慕笙真的去參加什麼世界鋼琴大賽了,那簡直是自取其辱,估計要被各路人馬噴到自閉的節奏。

  慕笙本來也沒想去參加什麼比賽,她點了點頭,「行,我知道了,我會打電話過去取消的。」

  慕笙這邊剛掛完電話,嘴邊便被餵過來一顆去了籽的葡萄,

  慕笙下意識的就張嘴去咬,

  但是葡萄果肉本來就小,再加上厲寒琛似乎往前遞了一下,

  慕笙的牙齒,直接咬在了厲寒琛的手上,

  慕笙連忙鬆開,看了一眼厲寒琛,「我自己來就好了。」

  厲寒琛看看慕笙,又看看自己的手,「不是說不跟我生氣了嗎?怎麼又咬我?」

  「........」慕笙看出來厲寒琛又在找茬了,她伸出手,將厲寒琛手裡的果盤拿過來,「懶得理你。」

  看著慕笙微微鼓起腮幫吃著葡萄的樣子,厲寒琛眉尖微揚,眼中有了笑意。

  厲寒琛在城堡里呆了沒多久,秦愷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O洲這邊的事務,有一些是必須厲寒琛去處置的,他跟慕笙交代了兩句,便去了公司。

  城堡里,慕笙靠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

  厲寒琛在的時候總是惹她生氣,但是厲寒琛離開了,她又覺得空落落的很無聊,

  在吃完果盤裡的葡萄後,慕笙站起身來,想去外面散散步。

  傭人們想跟著慕笙一起,被慕笙拒絕了。

  城堡是建在一處山腳下的,周圍的環境很好,此時正是春天,各種花花草草爭相鬥艷,慕笙沿著馬路慢慢看著,

  走到城堡後面的公路上時,經過一個拐角,面前有一輛已經被撞得支離破碎的車,

  在車子的腳下,是一個年輕的女人,那個女人像是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整個人臉色蒼白無比,身下還有鮮血蔓延。

  慕笙走過去看了一眼,女人的心臟在微弱的跳動著,還有救。

  慕笙連忙給城堡里打了個電話,然後蹲下身來給這個女人檢查了一下,

  這一檢查,把慕笙都驚了一下,這女人的心臟處居然有一顆致命的子彈,

  按照常理來說,她根本就活不到現在。

  傭人們很快就過來了,慕笙要求的一些手術用具也被人送到了城堡里。

  慕笙迅速的給她做了手術,將子彈取出來,並幫她止血,

  折騰到天快黑下來的時候,慕笙才從房間裡出來,

  傭人忐忑的看著慕笙,畢竟不知道裡面那個女人是什麼身份,萬一到時候厲寒琛回來了,知道他們將陌生人放進城堡,怕是會責怪他們。

  於是管家斗膽上前,「夫人,我們這裡的醫療條件還是太差了,這個女人,我們可以將她送到琺國第一醫院去,在那裡,她也能得到最好的照顧。」

  慕笙轉過頭看了一眼,

  那個女人體內最致命的傷,已經都被她給處理好了,

  現在那個女人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送到醫院去自然是沒什麼問題了,

  慕笙點點頭,「行,你們把她送到醫院去吧。」

  「好。」

  厲寒琛雖然在外面,但還是第一時間知道了這件事,

  「厲總,夫人救的那個女人,身份並不一般,」秦愷看了眼剛傳過來的信息,眼中帶了幾分驚訝。

  「哪裡不一般?」

  「那個女人,就是凶名在外的野玫瑰。」秦愷照實回答,

  說到這兒,秦愷都覺得慕笙挺厲害的,在外面隨便溜達一下,撿回來的就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無數人想見都見不到的野玫瑰。

  厲寒琛顯然也有些意外,他思考了一下,「封鎖消息,不要讓對方知道是誰救了她。」

  野玫瑰這個人,行蹤詭異,性格不定,厲寒琛不想讓這種危險的人和慕笙扯上關係。

  「好的。」秦愷恭敬彎腰,「那我先出去安排事情了。」

  「嗯。」

  厲寒琛在公司里忙完工作回到城堡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厲寒琛進了門第一件事,就是問慕笙的行蹤,

  管家的表情有些為難,還有些懼怕,「厲總,我們攔過的,但是沒攔住。」

  厲寒琛眉尖微皺,「什麼意思?」

  管家猶豫的看了厲寒琛一眼,「夫人在地下室呢,您跟我來。」

  說著,管家便帶著厲寒琛往地下室走。

  說是地下室,其實是這座城堡的酒窖,

  城堡的歷史悠久,酒窖里的葡萄酒也是放了許多年,經過長期的沉澱,光是從酒罈里沁出來的香味,都讓人心神一盪。

  越靠近酒窖裡面,酒香就越濃郁,

  轉過一個大酒缸,管家指了指不遠處正被侍女們扶著的慕笙,「少爺,夫人在那裡,我們真的攔過的,但是夫人說她想試試,我們也攔不住。」

  看見醉的迷迷糊糊的慕笙,厲寒琛臉色微沉,但還是走上前去,將她打橫抱起,往樓上走去。

  慕笙並沒有全醉,準確來說她是微醺,

  聞到了熟悉的屬於厲寒琛身上的味道,慕笙半睜開眼,果然看到了厲寒琛,

  「你怎麼現在才回來?」慕笙說話間吐出的氣,都帶著濃厚的醇香,

  厲寒琛本來想訓斥慕笙喝這麼多酒的,但是慕笙這帶著些許怨氣的話一出來,他又什麼火都發不出來了,

  厲寒琛將慕笙放在沙發上,拿過毛巾給她擦臉,「誰讓你喝這麼多的?」

  ————

  《有點事耽誤了,下一章今晚別買哈,我兩點的時候會替換成正常內容,大家明天早上看,明天放假,會給你們加更的~~~晚安愛你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