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笙笙親口說想厲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照片裡,慕笙站在路燈下,身前的喬斯聿吐了下舌頭,像是在和慕笙玩鬧,慕笙微微探出身子靠近了些喬斯聿,兩人看起來十分親昵。

  這張照片,瞬間就掀起了今天的網絡頭版頭條。

  【??不是吧,我的喬斯聿被慕笙給糟蹋了?!臥槽,喬斯聿不至於這麼眼瞎吧、】

  【不可能,我們喬斯聿早就說過,他喜歡有內涵的女人,慕笙就算長得再好看有什麼用,根本就不是我們喬哥喜歡的類型好不好?】

  【你們粉絲慢慢的去吵架吧,我只想默默的說一句,喬斯聿和慕笙看起來好搭哦,什麼時候看見過喬斯聿這麼俏皮的樣子。。。。男人在喜歡的女孩子面前才會表現的很幼稚吧。】

  厲寒琛的目光往下掃了一下,還有很多同意慕笙和喬斯聿般配的評論,

  厲寒琛關掉新聞,面色不虞。

  秦愷看了一眼厲寒琛,想一想就知道是慕笙惹厲寒琛生氣了,

  畢竟跟著厲寒琛這麼多年了,秦愷也就看到厲寒琛因為慕笙的事情變過臉色。

  「厲總?」秦愷嘗試著問厲寒琛是否還繼續會議,

  厲寒琛沉默了一瞬,看著手機,然後站起身來,「你們先談,」

  說著,厲寒琛拿著手機出了會議室。

  莊園裡,慕笙剛睜開眼,身邊的手機剛好就響了起來,她拿過來看了下,

  「餵?厲寒琛,你怎麼知道我現在起床了。」

  厲寒琛在電話里的語氣,聽起來不是很高興,「不知道。」

  「.........」繼厲安之後,慕笙現在也是厲寒琛情緒感知高手,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厲寒琛的不對勁,「你怎麼了?」

  「昨天的晚會順利嗎?」厲寒琛不接話,反而問起了昨晚的事情,

  「挺順利的。」

  「哦,跟同事們玩的開心嗎?」厲寒琛的聲音更冷了。

  「還好,就是跟喬斯聿聊了一會兒,其他的沒什麼。」慕笙很自然的將昨天的事情和厲寒琛講了,

  厲寒琛心裡也清楚,慕笙不會和喬斯聿有什麼,但是那個喬斯聿對慕笙的心思可就不怎麼單純了,

  同為男人,厲寒琛知道男人的眼神代表著什麼。

  「今天要做什麼?」聽慕笙說了會兒話,厲寒琛的心情也逐漸平靜下來,

  「一會兒中午去跟喬斯聿吃個飯。」慕笙剛剛翻了下微信,一個小時前喬斯聿跟她說,讓她幫忙給自己看一下劇本。

  「..........」厲寒琛臉色沉下,「可以不去嗎?」

  「怎麼了?」

  「不能不去嗎?」厲寒琛又問了一句,

  慕笙想了一下,「可以。」

  這回倒是輪到厲寒琛驚訝了,他沒想到慕笙會答應的這麼爽快,「我說讓你不去你就不去?」

  慕笙應了一聲,

  本來也不是非去不可,在喬斯聿和厲寒琛的感受之間,慕笙選擇照顧厲寒琛的情緒,

  雖然此時,她還不是特別的了解,為什麼她會這麼在意厲寒琛的想法。

  厲寒琛眼中的寒冰散盡,「起床吧。」

  「等一會兒。」慕笙往被子裡窩了窩,暖融融的溫度讓人莫名的心情都柔軟起來,

  「等什麼?」

  「你昨天在加班嗎?」

  「嗯,剛開始在加班,後來有點事情,就來O洲了,得過兩天才能回去。」

  「兩天?」聽到厲寒琛的話,慕笙心裡湧起一種難言的失落,「好吧。」

  厲寒琛最能夠洞察人心,如何能聽不出慕笙語氣里的失落,他眼眸微閃,

  「怎麼了?」

  慕笙將心中的失落拂去,「沒事,」

  「那我去開會了。」此時,不遠處的秦愷已經站起身,應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厲寒琛報告。

  「好。」

  掛了電話,慕笙還是沒有起床,

  她看了一下手機,又想到厲寒琛說的兩天後才會回來,

  頓時心情就不是很好了。

  吃早飯的時候,林姨便很驚訝的發現,慕笙的胃口居然比平時少了一半,

  「夫人,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好吃?」林姨膽戰心驚的,這要是厲寒琛不在的時候,她把慕笙餵瘦了,等到厲寒琛回來的時候可怎麼得了。

  「挺好吃的,」慕笙搖搖頭,「林姨你去忙吧,」

  林姨一步三回頭的看著慕笙,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的樣子。

  厲安嚼著包子,一邊的臉頰鼓起,「嫂子,你知道我哥去哪了嗎?」

  「O洲,」

  「這麼遠?!」厲安三兩下把包子嚼了咽下,「我也好想去O洲玩啊,可惜我要上學。」

  慕笙如今的心態就是想到什麼就會做什麼,

  現下聽到厲安無心之中說的話,她的下意識反應就是,她也想去O洲,

  於是慕笙放下筷子,先去了一趟工作室,

  跟江天和湯甜甜說明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之後,江天倒是意外的沒有反對,

  「讓湯甜甜陪你去吧,剛好你們下一次綜藝的取景地就在O洲,你可以先過去熟悉一下情況。」

  離開華國的這件事,慕笙潛意識的不想告訴厲寒琛,於是,在厲寒琛開會的時候,慕笙已經坐上了前往O洲的飛機。

  帝都酒店,昏暗的房間裡,兩個人相對而坐。

  「大師,你真的能幫我除掉那個人嗎?」阮盈盈看著面前戴著半邊面具的老人,眼中滿是怨恨,

  「當然了,」老人的聲音有點嘶啞,聽起來像是生鏽多年的鐵門拉開的聲音,讓人心裡瘮得慌。

  但此時,已經被怨恨蒙蔽了所有感官的阮盈盈,根本就不覺得哪裡害怕,

  現在的她,要的只是慕笙徹底的消失。

  「這是定金。」阮盈盈將一張銀行卡遞到老人面前,

  老人將卡收下,衝著阮盈盈點頭,「放心,絕對讓她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覺。」

  說完,老人站起身來,離開了房間,

  阮盈盈拿起手機,隨便刷了下新聞,看到的便是鋪天蓋地的慕笙和喬斯聿,

  阮盈盈快要氣死了,該和喬斯聿上熱搜的明明應該是她這個女主!!!

  阮盈盈握緊了手機,原本漂亮的眉目,現下只剩下一片猙獰。

  ——

  O 洲,自從早上和慕笙通完電話,厲寒琛便一直都在開會,

  就連吃飯的時間,也都是從會議的間歇里省出來的,

  一晃一天都過去了,見會議室里的眾人都開始面露疲色,厲寒琛看了眼時間,「今天辛苦大家,散會吧,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說。」

  終於等到厲寒琛這句話了,大家如釋重負,收拾起東西就迅速的離開。

  厲寒琛沒有走,坐在椅子上,閉目休息了一會兒,仿佛已經是極累,

  但休息不過五分鐘左右,厲寒琛驟然睜開眼睛,然後看向秦愷,

  「接下來的行程是什麼?」

  「O洲分公司的高管們,已經等您許久了,還需要和他們碰一下頭。」

  「走吧。」厲寒琛揉了揉眉心,然後大步往前走,

  秦愷在後面看著厲寒琛的背影,輕輕搖了搖頭,

  旁人只知道萬盛集團的掌權人立於雲巔之上,掌著萬千權力,

  然而卻沒有人看到厲寒琛背後是付出了多少努力的。

  飛機上的十多個小時,厲寒琛都沒有休息,一直在查看O洲報上來的各種數據表格,

  到達O洲後,又一刻不停歇的開會,連續開了15個小時的高強度會議,現在又得去下一個。

  哪怕跟著厲寒琛已經這麼久了,在很多時候,秦愷還是會忍不住的為厲寒琛這種堅韌而感慨。

  此時的琺國機場,一架來自華國的飛機正緩緩落地,

  第一次出國,湯甜甜有點興奮,拉著行李箱跟在慕笙後面,

  「笙笙,你看那邊的夜色好漂亮!」

  順著湯甜甜的手所指的方向,慕笙看過去,遠處的燈光閃閃爍爍,連成一片,像是星河璀璨,確實很漂亮。

  「笙笙,你想住哪裡?我來定酒店。」

  慕笙回想了一下早上和厲寒琛聊天時厲寒琛透露的那個酒店的名字,「皇家酒店吧。」

  「好嘞,我們先去找車。」

  雖然沒來過這邊,但是湯甜甜做好了一切準備,隨身攜帶旅遊小詞典,一路連手勢帶翻譯的和司機交流,司機居然還聽懂了她的話。

  等到找到酒店,並且安頓下來,已經是琺國這邊的晚上10點了,

  湯甜甜給慕笙放好了洗澡水,「笙笙,你去泡一下澡吧,然後好好休息一下,天哥剛剛發消息過來,讓我們明天好好逛一逛,他出錢。」

  慕笙將手邊的書本放下,然後看了眼窗外,「我想下去透透氣。」

  酒店裡有點悶,坐了太久的飛機,慕笙現在有點難受。

  「好,要我陪你嗎?」湯甜甜擔心慕笙不懂琺語,

  「我自己就行了。」

  剛剛進來的時候,慕笙看到酒店前面有個噴泉小花園,她只打算下去走一走,沒打算走遠。

  既然慕笙這麼說了,湯甜甜也就不再多說,「那有事打我電話。」

  「嗯。」

  又是連續四個小時的會議,O洲這邊的分公司,終於把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拿出來讓厲寒琛給了決策,

  等到厲寒琛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厲總,剛剛大衛說的那個方案.........」車上,秦愷依然在跟厲寒琛談論剛才的議題,

  厲寒琛本來是在聽秦愷說話的,突然,他將目光轉向窗外,「停車。」

  司機連忙停下車,沒等秦愷反應過來,厲寒琛就已經推開了車門,然後大步朝噴泉的背面走去,

  秦愷疑惑的看了那邊一眼,只看到那裡有一個女人的背影,

  至於是誰,秦愷覺得,他也不用猜了,能讓厲寒琛變臉色的,沒有第二人。

  秦愷搖搖頭,看向還一臉懵的司機,「不用等厲總了,我們先進去吧。」

  「好的。」司機這才發動車子離開。

  此時的噴泉旁邊,聽到身後的腳步聲,慕笙回頭,正好對上厲寒琛幽如潭墨的雙眸,

  厲寒琛走到慕笙面前,目光落在她單薄的衣服上,直接解開衣扣,將西裝脫下來披在慕笙的身上,

  「你怎麼來這裡了?」

  面對厲寒琛的問題,慕笙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突然有了一種衝動,想過來,

  「不知道。」慕笙據實回答,

  酒店的燈光氛圍做的是極其漂亮的,此刻燈火璀璨里,慕笙仰著頭,眼睛明亮,

  雖然她說不知道為什麼,但厲寒琛覺得,他好像知道是為什麼,

  厲寒琛拉起慕笙的手,估計是在外面呆的有點久,慕笙的手有點涼,厲寒琛將她的手整個包住,然後拉著她往酒店裡走。

  一路上,厲寒琛都沒有說話,慕笙也是沉默,

  在華國聽說厲寒琛要兩天後才會回來,慕笙是很不高興地,

  然而等真的到了琺國看到厲寒琛,慕笙心裡居然有些隱隱約約的忐忑,

  電梯從一樓慢慢的升到12樓,

  這期間,厲寒琛的手都一直抓著慕笙,厲寒琛就算穿的很少,此刻的手心也是火熱的,甚至都有點灼燒了慕笙的手,

  終於到了12樓,厲寒琛拉著慕笙一路往房間裡走,

  中途有一扇門打開,然後又快速的關上,

  聽著外面逐步遠去的腳步聲,湯甜甜嚇得拍了拍胸脯,

  哇,太險了,差點就做了那巨大無比的電燈泡!

  既然慕神是被厲寒琛帶走的,那她也就不用再擔心慕笙了,

  湯甜甜反鎖了門,然後掀開被子,躺在軟軟呼呼的床上,很快就睡了過去,

  慕笙這邊,她跟著厲寒琛進了房間,厲寒琛反手帶上門,

  房間裡沒有開燈,慕笙本來想提醒厲寒琛插上房卡,「厲」

  剛說出來一個字,厲寒琛攥著她手腕的手突然用勁,將她拉進了懷裡,

  再然後,如前幾次一樣,鋪天蓋地的吻就砸了下來。

  黑暗放大了人的感官,慕笙能夠非常清晰的聽到厲寒琛的呼吸,聞到他身上的松香味道、感覺到來自他身上強悍的占有力量,

  慕笙身體有些發軟,甚至都沒有辦法保持站立,只能依靠著厲寒琛,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場黑暗裡的掠奪才終於結束,慕笙靠在厲寒琛懷裡大口的喘著氣,很久才平復下來,

  厲寒琛一直將她抱得很緊,慕笙推了推厲寒琛,「你鬆開我一點兒。」

  厲寒琛沒有說話,而是將慕笙打橫抱起,直接放在了床上,

  下一秒,厲寒琛覆了上來,

  然而厲寒琛並沒有做別的,只是將頭埋在慕笙頸窩裡,靜靜的嗅著屬於慕笙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

  熱氣鋪灑在頸窩裡,慕笙覺得有點癢,於是偷偷的動了一下,

  但厲寒琛卻隨之按住了她,不讓她亂動,

  慕笙抿了抿唇,上面似乎還殘留著厲寒琛的氣息,慕笙耳根有些發紅,

  「厲寒琛,你怎麼又...........」

  「我想你了。」厲寒琛突然出聲,打斷了慕笙的話,

  厲寒琛說話的時候,氣息在慕笙的皮膚上掃過,掃的她肩上痒痒的,

  然而,此時肩上再癢,也不如心裡的癢,

  慕笙緊張的身體都是僵硬的,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說想她了,慕笙有點害羞,然而更多的,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歡喜,

  畢竟她從來沒體會過被人惦念的感覺,

  而厲寒琛,卻明明白白的告訴她,她也是有人牽掛著的,

  但是..................慕笙摸了摸發紅的耳垂,「那你也不能動不動就這樣.........」

  太奇怪了。

  厲寒琛沒有回答慕笙的問題,而是在她頸窩裡蹭了兩下,「問你一個問題,是不是想我了?」

  慕笙被厲寒琛問懵了,想這個詞,在她的人生字典里,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以至於當厲寒琛說起這個詞的時候,她都覺得有點陌生。

  「我」慕笙剛想說我沒有,

  這個時候,厲寒琛打斷了慕笙的話,「我重新問一遍,來O洲,是不是因為想見我?」

  慕笙猶豫了很久,然後才點了點頭,「嗯。」

  其實她來O洲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情,主要是當時聽到厲寒琛那麼說,她突然就生出了一種衝動,

  厲寒琛唇角揚起,心裡的喜悅仿佛實質般的溢出來,

  不管慕笙現在對他的感情有多少,是什麼感情,但是他知道,慕笙已經開始離不開他了,

  「那我親你,你是不是不討厭?」厲寒琛又問了一句,

  慕笙耳根已經完全紅透了,但是在黑夜裡看不大出來,

  半晌,慕笙像是小蠅一樣的聲音響起,輕輕應了一聲,

  黑暗中,厲寒琛的笑容在臉上浮現,他將慕笙身上的外套解開,摸索著給她脫了鞋,然後抱著人躺進了被子裡,

  慕笙覺得臉好熱,耳朵也熱,臉也是熱的,

  「厲寒琛,我好熱,」慕笙掙扎了一下,厲寒琛抱她抱的太緊了。

  厲寒琛卻湊的離她更近了一些,「別動,」

  「熱。」慕笙開始抗議,

  「那你說,你想我了,我就把你放開。」黑夜中看不清厲寒琛的神色,只知道厲寒琛的語氣里是帶著笑意的,

  慕笙本來不想理他,然而被子裡的溫度實在是太高了,慕笙的背上都開始流汗了,

  慕笙想了想,最終很小聲的,「我想你了,行了吧?」

  然而,下一秒,厲寒琛直接覆了上來,哪裡有放開,分明是完全相貼了,被子裡的溫度更是急劇的上升。

  「厲寒琛!你騙人!唔~」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