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誤會解除笙笙動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一章是重複章節,今晚不要買!!明天早上再買再看!!重複內容4000字,替換內容也會是4000,今天準備加更,時間不夠,所以先放個重複章節,一點半左右替換成正常內容,買了的大家明天早上s刷新了看就行了,算作是今天晚上的加更哈。】

  現在外面的溫度還不高,但這女人穿的很單薄,

  一條黑色的齊膝吊帶裙,勾勒出十分飽滿的身材,整個人白的仿佛在發光一樣。

  她走在厲寒琛旁邊,正跟他說著什麼,偶爾捂著嘴笑,整個人仿若一奪綻放的玫瑰花,鮮艷誘人,

  慕笙心裡像是有小貓在撓,她看見厲寒琛和那個女人走進大樓,背影逐漸的消失,

  想了一會兒,慕笙還是給厲寒琛打了個電話。

  此時的大廳內部,任憑喬娜說破嘴皮,面前這個男人面色都不帶鬆動一下的,她心中訝異,難道自己的魅力不管用了?

  「厲先生,我說了這麼多,您總得給我個回應吧?」看著厲寒琛如雕刻般完美的下頜線,喬娜眼中有著些許亮色。

  她們喬家的集團公司現在需要得到盛世集團的支持,但讓她覺得不解的是,秦愷這個負責人居然當不了家,反倒是這個秦愷的朋友說了算,她也只能把主意打到厲寒琛身上。

  喬娜說著話的時候,身體微微向厲寒琛這邊傾斜,性感的身材在厲寒琛面前盡情的展現著,

  然而厲寒琛目不斜視,根本就沒有將眼神放到喬娜身上,

  「喬小姐說的項目..」

  厲寒琛話說到一半,電話突然響起,厲寒琛拿起來一看,神色瞬間就柔和下來,

  「怎麼了?」

  電話那邊,慕笙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高興,「你在幹什麼?」

  厲寒琛身邊,喬娜好奇的看著厲寒琛的手機,心想這是何方神聖,能夠讓厲寒琛這尊冰冷的大佛瞬間就得有了人情味,

  她一直注意著厲寒琛這邊,根本就沒來得及看路,

  大堂里的地板剛拖完不久,現下有些滑,喬娜踩上去,身體直直的朝著厲寒琛這邊倒,嘴上還驚呼了一聲,「哎呀!」

  眼看著就要摔到厲寒琛身上了,厲寒琛往後退了一步,下一秒,厲寒琛身後的秦愷很及時的將喬娜給扶了起來。

  厲寒琛眉頭微皺,很顯然因為喬娜中斷了他和慕笙的對話而不滿,

  他拿著手機繼續往前走,「餵?你剛剛說什麼?」

  然而電話那邊卻是安靜一片,厲寒琛將手機拿下來看,

  電話早就在剛剛被慕笙給掛斷了。

  厲寒琛準備重新撥回去,秦愷走到身邊,「厲總,會議在三分鐘後開始。」

  「好。」厲寒琛將手機放回口袋裡,然後帶著秦愷上了樓。

  大堂里,喬娜看著遠去的厲寒琛身影,眼中閃過一抹挫敗,

  這男的怎麼油鹽不進??她生平第一次,懷疑自己對於男人的吸引力了。

  離盛世集團大樓不遠的小花園裡,慕笙坐在椅子上,無意識的咬著吸管,

  想到剛剛厲寒琛電話里那個女人嬌媚的聲音,她有點不開心,

  厲寒琛有新的好朋友了??

  她不由得想,厲寒琛會不會也像對她一樣,給那個女孩子糖吃,跟她溫聲溫氣的說話,好脾氣的對待她,

  越想,慕笙就越不高興,

  「美女,隔老遠我就看到你了,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坐著啊?」慕笙正想著事情呢,旁邊突然走出來兩個染著黃毛的年輕男人,

  慕笙抬頭看了他們一眼,兩個黃毛男人眼中頓時閃過驚艷,

  本來看到慕笙的側面就已經夠讓人心動的了,現下她抬起頭來,更是擊中人心,

  此時正是下午,這個地方人比較少,倆男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便朝著慕笙靠近,

  「寶貝,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嗎?有的話跟哥說,哥幫你解決。」

  感受到這倆人落在自己身上不懷好意的目光,慕笙絲毫都不驚慌,她站起身,一雙腿筆直修長,看得對面兩人眼中yin光大盛,

  「確實有不開心的事情,」慕笙朝著這倆人勾勾手,

  倆男人頓時就興奮的搓著手上前,然而下一秒,慕笙直接一腳橫踢過來,

  誰也沒想到,慕笙看著柔柔弱弱,但是那一腳卻這麼有勁,直接踹的人飛出一米遠,

  五分鐘後,慕笙拍了拍手,踩著倆流氓的手機看著他們,

  「謝謝啊,心情確實好多了。」

  「姑奶奶,求你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倆男人現在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青腫,根本就沒有還手的餘地,他們連忙求饒,生怕慕笙崽打他們。

  慕笙的高跟踩在兩人的胳膊上,輕輕碾壓,兩人便覺得自己的胳膊下一秒就要斷了一樣,

  「下回還敢不敢耍流氓了?」

  「不敢了不敢了,打死我們也不敢了,」別說耍流氓了,他們都要對女人產生心理陰影了。

  慕笙這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順手還給警察叔叔打了個電話,

  警察一聽說有流氓鬧事,二話不說就快速的趕到了現場,

  然而等到看見地上躺著的那兩個嚎哭的黃毛之後,一時有點懷疑人生,

  「是你們倆耍流氓了嗎?」

  倆男人爭先恐後的回答,「是的是的!!你快把我們帶走吧!求求了!」

  他們寧願去吃牢飯,都不想再被那個可怕的女人折磨了。

  「..........」第一次抓到認錯速度這麼快的犯罪嫌疑人,警察叔叔相當無語。

  打那兩人出了一頓氣,慕笙的心情好了些,正準備去停車場開車,然而剛出小花園沒幾步,便迎面碰上了楚煊,

  「小笙笙,」楚煊一雙多情的桃花眼裡帶著笑意,衝著慕笙挑了挑眉,「好巧啊。」

  楚煊不是一個人,他身後跟著不少的帝都豪門子弟,

  現下大家都好奇的看著慕笙,

  楚煊在帝都圈子裡,那是出了名的難伺候,不好接近,

  然而現在,大家卻看到楚煊主動的向一個女人打招呼,而且看那女人的樣子,居然還有些冷淡。

  「嗯。」慕笙衝著楚煊微微點頭,然後便直接走遠了,

  楚煊身後那些人更驚訝了,楚煊倒是不驚訝,但頗有些無奈,他大步上前,追上了慕笙,

  「小笙笙,你最近怎麼都只給我發藥方,不來給我看病了?我胳膊疼的很。」

  慕笙停下腳步,伸出手,直接抓過楚煊的胳膊探了一下,「你的病已經好了七八成了,要是你還覺得很疼的話,不需要找我看病,你應該去精神科看一看。」

  「哈哈哈,」楚煊被慕笙逗笑了,「那我說實話,笙笙你的醫術相當高明,其實我早就好了,我這不在家挺閒的,想找你出來見見面嗎?」

  「有什麼好見的?」慕笙說話直接,她看了一眼不遠處那群正好奇看著這邊的人,「你不是有朋友嗎?我也有人陪我。」

  聽到慕笙說起有人陪,楚煊下意識的皺了下眉,「笙笙這話說的,讓我傷心了,我就是想和你一起說說話。」

  慕笙看了眼時間,她有點餓了,不想跟楚煊糾纏,「我要回去了,」

  「哎笙笙?」楚煊還想叫住慕笙,然而慕笙根本就不帶搭理他的。

  不遠處,帝都那群豪門都看呆了,

  他們不僅看到楚煊默認別的女人碰他,還看到楚煊這麼熱情的上趕著找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居然還不在乎,就這麼直接的走掉了。

  楚煊再走回來的時候,臉上已經恢復了那個漠然不耐煩的樣子,都讓眾人懷疑剛剛看到的楚煊,只是一場幻覺。

  慕笙開著車,下意識的準備往別墅的方向走,然而走了一會兒,才突然想起來,

  他們現在已經搬家了,

  慕笙往莊園的方向開,但她只記得莊園的大概位置是在桃園路的盡頭,具體在哪裡她不清楚,

  本來是想用在線地圖查一下,但是在線地圖上,根本就沒有顯示他們住的那個地方,

  慕笙猶豫了一下,還是撥通了厲寒琛的電話,

  公司會議室里,厲寒琛正在和秦愷討論關於厲家的事情,電話突然響起,

  「餵?怎麼了?」厲寒琛看了下時間,這才發現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

  「莊園的位置在哪裡?」慕笙今天有些抗拒和厲寒琛說話,整個人的語氣都比較疏離,「我在網上沒查到。」

  「你在哪?我來接你一起回去。」

  慕笙報了個地址,厲寒琛應了一句,掛斷電話後便直接站起身,「厲家那邊的事情,你負責跟進,讓沈霖暫時先留在國內幫你。」

  「好的。」秦愷點頭,然後將鑰匙遞到厲寒琛手上,

  厲寒琛很快就開著車到了慕笙所說的位置,

  「走了,」

  厲寒琛到的時候,慕笙彼時正靠在車窗上看旁邊的風景,

  聽到厲寒琛的聲音,慕笙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收回目光,將車窗搖起來。

  「.........」慕笙看起來不好接近,但其實熟識了之後,她整個人的脾性是很好琢磨的,現下,厲寒琛就很明顯的發現,慕笙不太高興。

  見慕笙已經啟動了車子,厲寒琛也便沒有多問,想著等回家之後再問她,

  半個小時後,兩輛車先後到達了莊園,

  厲寒琛停好車,想上去和慕笙說話,

  然而慕笙動作更快,早就已經進了主樓了。

  厲寒琛這回是真的確定,慕笙不高興了。

  厲安在一旁偷偷的觀察了一下慕笙和厲寒琛,「哥哥,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氣了?」

  以前嫂子回家的時候,還會衝著他笑一下的,但是今天,慕笙卻沒有絲毫的表情,

  厲安撇了撇嘴,都怪他哥哥,害的嫂子都不對他笑了。

  眼看著厲寒琛的目光已經掃了過來,厲安連忙衝著厲寒琛笑開八顆小白牙,

  「哥哥,你快去哄哄嫂子吧,」

  厲寒琛瞥了他一眼,這才大步往樓內走。

  臥室里,慕笙換了身輕便的衣服,卸了妝洗漱完出來的時候,厲寒琛已經坐在了沙發上,

  慕笙無視厲寒琛,拿著吹風機準備吹頭髮,

  厲寒琛走過來,準備接過吹風,像往常一樣的給慕笙吹頭髮,

  但慕笙轉動了一下手腕,不讓厲寒琛碰,

  厲寒琛眸色微沉,嘴角抿起,「你生氣了?」

  慕笙搖搖頭,「沒有。」

  「有。」厲寒琛很肯定,

  慕笙不覺得自己有哪裡好生氣的,她打開吹風機開始吹頭髮,

  厲寒琛也不阻攔,就這樣坐在床邊,等著慕笙吹好頭髮,才走上前,蹲在她的面前,看著她的眼睛,

  「你有什麼不開心的就跟我說,你不開心,我也會不開心。」

  慕笙向來是個很直接的性子,厲寒琛也不跟她拐彎抹角,

  看著厲寒琛深邃的眼睛,慕笙抿了抿嘴,睫毛在眼瞼上搭下,

  終於還是將那個問題問了出來,

  「你今天出門,帶糖了嗎?」

  厲寒琛不知道慕笙為什麼這麼問,但他還是回答,「帶了。」

  「出去的時候有多少顆?」

  「6顆。」厲寒琛記得這麼清楚,主要是因為這回新研製了6種口味,厲寒琛每樣帶了一個,本來是準備給慕笙嘗嘗的,但慕笙還沒來得及吃。

  厲寒琛話落,慕笙已經探過頭來,拉開他的大衣口袋,數了一下,

  1、2、3、4、5

  5顆,

  慕笙肉眼可見的低落下來,看著厲寒琛的眼神,讓厲寒琛想到被拋棄的小獸,

  仿佛他做了多大的錯事一樣,任何人看到這種濕漉漉的眼神,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可饒恕,

  厲寒琛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他小心翼翼的看著慕笙,

  「怎麼了?」

  慕笙鬆開厲寒琛的口袋,坐到沙發的另一端,和厲寒琛拉開了最遠距離。

  「..........」

  厲寒琛難得有無措的時候,現下便是,他想靠近慕笙,但是又怕惹怒了她,只能站在原地看著慕笙,

  慕笙越想越委屈,半晌,她站起身來,將旁邊桌上沒吃完的糖都拿過來,全部裝進厲寒琛的口袋裡,

  厲寒琛皺著眉看慕笙的動作,終於,他忍受不了的伸出手握住慕笙的手腕,

  「你不是喜歡吃這個嗎?」

  慕笙輕輕哼了一聲,將手腕從厲寒琛的手心裡抽出來,「我自己會買,不用你送,你留著送給別人吃吧。」

  ...........???

  厲寒琛是一頭霧水,「我送給誰吃了??」

  反正事情都說開了,慕笙也不隱瞞著,她無意識的用控訴的眼光看著厲寒琛,

  「我今天下午去你們公司樓下了。」

  「所以呢?」

  「你身邊有一個漂亮的女人,你是不是把糖給她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