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虐渣 笙笙世界鋼琴大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考慮到慕笙沒有參加過這種頒獎典禮,湯甜甜從網上找了一堆的典禮視頻給慕笙看,

  慕笙對獎盃沒有多大興趣,對那些好看的裙子倒是有幾分興致,

  看到喜歡的設計,還會拿過去給厲寒琛看一眼,

  「典禮的時候,我送你一套衣服好不好?」看慕笙這麼喜歡,厲寒琛笑著勾了勾慕笙的頭髮,

  慕笙搖了搖頭,「不要。」

  「跟我客氣幹什麼?一件衣服的錢我還是有的。」

  慕笙這才反應過來,她習慣性的會覺得厲寒琛很窮,忘記了眼前這個人,其實是個大富豪。

  「總花你的錢,不好。」雖然厲寒琛人好,但是慕笙也不想總是占便宜。

  厲寒琛也不在多說,只是拿起手機,給秦愷發了個消息。

  「對了,上次你說,盛世集團其實是你名下的??」慕笙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嗯,怎麼了?」

  「是不是有挺多人針對你們公司的,過段時間,我給你做一個防禦系統,就當是還你人情了。」

  想到上次那個找她去功擊盛世集團財務系統的消息,慕笙覺得,她沒同意,對方肯定要找別人去做這件事。

  「嗯。」

  慕笙陪厲寒琛說了會兒話,給厲寒琛換了藥,待他睡著後,便回了一趟別墅。

  慕笙本來是想編一套防禦系統的,

  然而打開電腦之後,突然就想起來那個黑盟的測試,

  那天做完測試之後,慕笙就關掉了後台,也不知道過了沒有。

  登上後台帳戶,一瞬間有將近一百封的郵件就朝著她涌了過來,

  「.......」慕笙點開幾封看了一下,

  「親,在嗎??什麼時候可以加入黑盟啊?」

  「大哥在嗎??能回復一下嗎?你已經通過測試了,看到消息請務必回我們。」

  到了後來,畫風已經變成了,

  「嗚嗚唔,兄弟能不能理我一下,你還在嗎還在嗎還在嗎?」

  其他的郵件慕笙都沒有打開,想想都知道是些什麼內容了,她伸手在鍵盤上打下幾個字,然後點了發送。

  此時的M洲地下工作室里,鹿億終於完成了一個一個階段任務,拿過被子正準備去倒點水喝,電腦上的特別關注郵箱就響了。

  鹿億隨意的掃了一眼,然後「臥槽」一聲,將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怎麼了這是?」

  「那個M終於給我回消息了!!」鹿億將杯子放下,打開了慕笙發過來的郵件,

  上面的字數不多,

  「可以,需要做些什麼嗎?」

  鹿億連忙將所有的資料打包發了過去,慕笙回了個好。

  別墅里,慕笙在看鹿億發來的文件,

  這個時候,她才比較完整的了解了黑盟這個組織。

  這個組織很神奇的游離於民間和官方之外,吸納著全世界技術最高的黑客們進入,

  一般的問題他們根本就不會露面,只有涉及到超高級別的網絡安全項目,當別人都無能為力時,他們才會出現。

  佣金昂貴,但單單做到完美。

  能進入這個組織,是所有信息網絡行業人員的畢生夢想。

  慕笙對畢生夢想不感興趣,她對那上面的高額佣金比較感興趣,

  於是,都沒有絲毫猶豫的,慕笙直接就錄入了自己的信息,

  很快的,黑盟內部網站裡,就有了代號為M的成員信息更新。

  辦好了專屬於她一個人的帳號,看了看時間,慕笙開放直播間,準備開始直播。

  經過了昨天和慕瀟的一次友誼賽,今天開播的時候,慕笙的人氣相比較以往少了一些。

  主要還是因為昨天下播以後,遊戲直播論壇里盛傳的幾條帖子。

  慕瀟的粉絲在帖子裡強烈的控訴慕笙欺人太甚,

  因為慕瀟是個遊戲新手,在她們看來,慕笙是遊戲界的老人,這只是一個友誼賽而已,慕笙卻這麼當真,一點都沒有前輩的樣子,

  慕瀟的形象清純甜美,再加上常年病弱,身上帶著些楚楚可憐的意味,很輕易的就引起了大家的喜歡和同情,

  相比較起來,慕笙向來都是十分清冷的模樣,看起來就讓人不敢接近,

  因而在這些控訴的帖子下面,大家一致的站在慕瀟一邊,指責慕笙為了遊戲,丟失了風度。

  今天慕笙一開播,直播間裡的彈幕就已經密密麻麻的刷了起來,

  【要輸贏不要風度,真就把自己當回事了唄,欺負人家一個小姑娘你可真有臉。】

  【聽說這裡有人欺負我們瀟瀟,特意來看看是哪個憨批,哦,也不過如此嘛。】

  【你們是不是有毛病,打個遊戲都打不贏還好意思來這裡罵慕神,無腦粉絲真可怕。】

  彈幕里眼看著就要吵起來,慕笙看了一眼,然後說了一句話,

  她這話說完,彈幕里都安靜了下來,

  「如果昨天是我輸了,你們又會說什麼?」

  慕笙雖然對人情世故懂的少,但她這段時間經歷了這麼多,她自己領悟能力又快,對人性的理解有了一個新的高度。

  慕笙這個假設,提醒了在場的觀眾,

  對啊,要是昨晚是慕笙輸了,那會是什麼情況?

  大概整個遊戲論壇都要爆炸,慕笙可不是普通的遊戲玩家,她身上是帶著慕神光環的,

  要是被一個新人帶隊的隊伍就這麼打敗了,那慕笙恐怕從此就要被群嘲至死,

  所有人都會來踩她一腳,好不容易積聚起來的直播事業很有可能就毀於一旦,而她身後的團隊,平台都會因為此事而大受影響。

  觀眾們都站在慕瀟的角度上覺得她可憐,被人欺負,

  卻沒有人願意站在慕笙的角度上想一想,

  她,不能失敗。

  慕笙沒再管彈幕說什麼,她打開遊戲,開始了今天的直播。

  ——

  厲家,

  這段時間以來,集團內各種合作夥伴都出了問題,本來談好的一些訂單也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泡湯了,

  看著一天比一天不景氣的生意,厲霆心裡氣急交加,

  「父親,我查到厲寒琛和盛世集團的關係了。」厲銘怒氣沖沖地拿著一堆資料過來,

  「什麼關係?」

  「你看,這是我從盛世集團內部拿到的員工信息,這個叫秦愷的人,是盛世集團的實際負責人,厲寒琛就是跟著秦愷混的,他現在住的那套別墅就是秦愷名下的。」

  看著資料上秦愷和厲寒琛交談的照片,厲霆眉毛皺的緊緊的,「你的意思是?」

  「父親,你不覺得,這段時間我們的生意垮的有點太密集了嗎?就好像有人在故意對我們動手腳一樣。」厲銘將自己的猜想全部說了出來,他的雙手已經握的死緊,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厲寒琛這個廢物,居然和盛世集團有這麼深的淵源。

  厲銘的想法,此刻也是厲霆的想法,他擺了擺手,「你先回去,我想想這個事情。」

  上次他特意去和厲寒琛示好,被厲寒琛拒絕了,氣的厲霆將厲寒琛的手機都給拉黑了,

  然而現在確定了厲寒琛真的和盛世集團有關係,厲霆又將厲寒琛從黑名單里拉了出來,

  不管怎麼說,厲寒琛都是他的兒子,

  當年厲寒琛的母親就是個十分溫柔、善解人意的女子,厲寒琛多少都要隨一些他母親的性子的。

  想到這兒,厲霆專門去樓上雜物間,將已經塵封許久的厲夫人遺物找了一些出來,

  第二天一早,厲霆就帶著這些東西,去了厲寒琛住的地方,

  厲安吃飽喝足了準備去上學,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車牌,

  厲安連忙往後縮了一下,戒備的看著不遠處正往下走的厲霆,

  出乎他的意料,向來看到他就是吹鬍子瞪眼的厲霆,現下居然十分的溫和,甚至臉上還帶著幾分詭異的微笑,看得厲安頭皮發麻。

  「安安啊,」厲霆衝著厲安招了招手,

  「......」厲安覺得,他剛剛好不容易吃進去的蟹黃包,下一秒就要吐出來了,「你來這裡幹嘛?」

  厲霆眼中閃過一絲戾氣,但很快的掩飾下來,「你的哥哥呢?他在家吧?我找他有點事。」

  「不在,你找我哥幹嘛?」厲安看著厲霆的眼神帶著冰冷,這麼多年來,厲霆從來就只把厲銘當自己的兒子,對於厲安,就連一個眼神都沒給過。

  「你去上學吧。」厲霆想著厲安這是在敷衍他,便示意秘書跟上,直接往別墅裡面走,

  就在這時,別墅門突然被打開,慕笙也走了出來,

  看到慕笙,厲霆下意識的皺眉,

  當初是慕家提出將慕笙嫁過來的,厲霆對厲寒琛的婚事沒有什麼其他想法,直接就同意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直面慕笙,

  現下看來,這小明星長得是真狐媚,看得厲霆心中都痒痒的,

  但現下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厲霆也不管慕笙,腳步不停的往別墅里去,

  遭到林姨的阻攔後,厲霆橫眉豎起,「我是他爸爸,你們攔我?!」

  這些天來,厲寒琛有時候會給慕笙講他自己身上的事情,她自然知道這厲霆不是好東西,因而對厲霆一點好臉色沒有,

  「林姨,你先進去吧,把門關了。」慕笙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厲安去上學,

  厲安猶豫的看了慕笙一眼,慕笙沖他點點頭,厲安這才離開。

  看著大門在眼前關閉,厲霆如刀般的目光刮在慕笙身上,

  「你真把自己當成這裡的女主人了?」

  「有問題?」慕笙撣了撣大衣袖子,她說話向來直接,清冷的目光落在厲霆臉上,「你不要臉,還想私闖民宅?」

  厲霆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指著鼻子罵過,當即就火了,「秘書,給我打她的嘴。」

  秘書走上前,還沒靠近慕笙,膝蓋便是一軟,直接失去了知覺,跪在了地上,

  「你幹什麼?!」厲霆衝著秘書吼了一聲,

  秘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只能抱著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的腿,「厲總,我的腿好像出問題了,您讓我去醫院看看吧求您了。」

  慕笙掃了一眼厲霆,徑直的從他身邊走過,然後上車離開。

  留下厲霆面對著嚎啕大哭的秘書,肺都要氣炸。

  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厲寒琛那裡,在路上,慕笙就收到了厲寒琛的電話,

  「他有沒有為難你?」

  「怎麼可能?」慕家那邊給慕笙的一百萬酬金很快就到帳了,慕笙手裡有了錢,便去買了不少的藥物回來做防禦品,

  這段時間,她周圍莫名其妙的人有點多,慕笙雖然不會主動去惹事,但也不想被別人欺負,

  因而在許多人都不會發現的細節里,慕笙都放上了不少的防身藥品,

  就像剛剛那個突然跪倒在地上的秘書,其實就是被慕笙手裡淬了高強度麻藥的銀針給刺中了。

  想到這兒,慕笙覺得,厲寒琛應該也需要一些這種防身的藥物,說不定什麼時候,厲寒琛那個便宜老爹就要去纏上他了,

  「我想到要給你送什麼了。」

  「........」這些天來,厲寒琛發現,慕笙轉換話題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了,「那你沒事就行,注意安全。」

  「好的。」

  醫院病房裡,厲寒琛站在窗前,和慕笙說話時的語氣極為溫柔,然而掛斷電話之後,面色冷如冰霜,

  他直接給厲霆打了個電話,「有什麼事情,到盛世集團來說。」

  厲寒琛的語氣太過冷淡,而且居高臨下的,就像是上級在吩咐下級一樣,厲霆不樂意了,他皺著眉,

  「我知道你和盛世集團的總裁關係好,但是你也不要太過於自大了。」

  厲寒琛沒有回他的話,直接掛掉了電話。

  半個小時後,厲霆出現在了盛世集團樓下。

  工作人員將他帶到會議室,房間內只有秦愷一個人,

  看到秦愷,厲霆臉上浮出笑容,上前朝秦愷伸出手,「從沒想到,盛世集團的負責人居然是這麼一個青年才俊,幸會。」

  秦愷沒有回握厲霆的手,甚至刻意迴避了,走到一邊坐下,「聽說厲總一直在找我,」

  厲霆的手懸在半空有點尷尬,他眼中閃過不悅,緩緩的將手收回來,然後看向秦愷,「不知道秦總認不認識犬子厲寒琛?」

  秦愷扶了扶眼鏡,隱在鏡片後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暗光,「自然是認識的,」

  果然!

  厲霆重重的吸了一口氣,「犬子年輕不懂事,恐怕對秦總多有冒犯吧。」

  秦愷嘴角微微上揚,帶著厲霆看不懂的笑意,「厲總說笑。」

  「我今天來,主要是想跟秦總認識一下,順便想提醒秦總一下,我那個兒子,從小就不爭氣,恐怕也沒什麼能幫的上你的,」

  「沒有,他是個很有能力的人。」厲霆沒有注意到,在他說厲寒琛不爭氣的時候,秦愷臉上的神色微微停頓了一下,

  「那是你跟他還不熟悉,」厲霆笑了笑,「其實吧,我還有個兒子,比厲寒琛要優秀的多,你要是不嫌棄,我可以讓他過來多跟你學習學習。」

  秦愷臉上的笑容徹底沒有了,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厲霆,

  「厲總,我想您搞錯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秦愷看著厲霆,一字一句的,「你口中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會得到我們盛世集團的全力支持,您還是考慮一下厲家的產業能不能保住再說吧。」

  秦愷這話太過直白,一下子讓厲霆都沒能反應過來,

  「你什麼意思?我們厲家的產業果然是你和厲寒琛在背後搗鬼?!」話說的這麼直接了,厲霆連表面上的和氣笑容也維繫不下去了,露出了猙獰的面目。

  秦愷站起身來,繼續刺激厲霆,「看來我們高估了厲家的能力??這麼久了,厲家居然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發現嗎?」

  秦愷是玩弄人心的高手,此時他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表情,都在表現著對厲霆的鄙夷,

  自從厲霆娶了厲寒琛的母親,從一個沒落家族的庶子,變成了如今高高在上的厲家家主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被人這麼對待過了,

  而現在,秦愷輕易的就將他心底深處的那種自卑給勾了出來,

  厲霆心中一陣氣血涌動,但他依然保留了一絲理智,

  「那厲寒琛,只不過是我們厲家一個不要的廢物而已,你幫他能有什麼好處?只要秦總願意跟我我們厲家合作,我願意給你無數的好處。」

  秦愷沒忍住嗤笑一聲,「厲總,看來你沒搞清楚,我根本就不需要錢,我跟厲寒琛的關係好,就想幫著他扳倒厲家而已,如此簡單明了,你還看不懂嗎?」

  厲霆死死的盯著秦愷,「秦總當真要把這條路走死嗎?」

  秦愷點了點頭,「厲總要是還聽不懂,我可以再說的清楚明白一點,你們厲家,我們針對定了。」

  「好!」厲霆皮笑肉不笑的拍了拍手掌,「好硬氣的秦總,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到底是你這盛世集團倒台,還是我厲家垮下。」

  說完,厲霆轉身離開,會議室的門被拍的震天響,

  看著厲霆氣憤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秦愷這才給厲寒琛打了個電話,

  「厲總,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做了,厲霆非常生氣。」

  「嗯。」厲寒琛神色森然,「加快進度,一個月內,我要看到厲家徹底的瓦解。」

  「是。」秦愷正色應著,他猜,厲霆那邊估計是有什麼觸碰到厲寒琛的底線了,才讓厲寒琛突然變得這麼強硬,直接想一步到位將厲家一網打盡。

  掛了電話,秦愷便去布置相關的事宜,

  於是,厲霆氣沖沖的回到車上,還沒走出五百米呢,鈴聲便如催命般的響了起來,

  「說!!」厲霆胸腔里憋著一股氣,現下根本沒有耐心好好說話,

  「厲。。厲總。。我們的股市俱烈震盪,現在資金鍊已經快要頂不住了。」對面的員工戰戰兢兢,

  「一個二個的,養你們幹什麼吃的!!」厲霆把員工吼了一頓,直接掛了電話,伸手將手機隨便一砸,

  然後就落在了司機的頭上,司機手一滑,車子不受控制的往旁邊一歪,整個的撞在了旁邊的護欄上,

  人倒是沒什麼事,但厲霆本就處於極度的憤怒狀態,現下還遇上這種事,心裡的火燒的堪比火焰山,

  於是,在交警過來處理事情的時候,厲霆沒忍住火氣,

  就在大街上,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把人家交鏡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

  厲霆當他高高在上的家主當久了,根本就意識不到,現在這個信息高度發達的時代,民眾要是想發散一件事情,那可是太容易了,

  很快的,微博上就開始流傳起一條視頻,

  視頻里,一輛車撞向公路旁邊的護欄,擋住了許多正常通勤的人的路,

  交警走過來,按照程序向車主詢問情況,

  哪想到話沒說兩句,那個西裝革履,看起來是個很有身份的中年男人,直接開始破口大罵,

  甚至還拿腳踹了交警幾下,其他的交警過來維護自己的同事,這男人還高聲叫囂著,

  「我看你們誰敢動我,你們這些底層人,今天敢碰我一下試試?知道我是誰嗎就敢攔我的車。」

  說完,這男人不顧眾多交警的攔截,直接示意司機開車,衝出了眾人的包圍圈,離開了出事現場。

  網友們看見這條視頻,心中的怒火頓時就被點燃了,

  尤其是有些營銷號還放出了那個交警的簡歷信息,信息上顯示,

  這個交警是十分受當地人歡迎的,做事認真負責,和許多人的關係都好,而且他之前還是見義勇為的英雄人物,

  看著他一頭汗水的被厲霆打,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同情他,

  【我靠,現在的有錢人這麼囂張嗎??什麼底層人??他以為自己是個什麼好東西嗎??】

  【這個SB,還踹人家交警,什麼垃圾玩意兒,看的我快要氣死了。】

  【給爺死!!這個人是誰,萬能的網友們,需要你們的時刻到了,把這個人的信息找出來,讓萬人唾罵!!】

  厲霆經常會出席各種商業活動,因而他的信息並不難扒,

  很快的,「厲霆厲氏集團」的熱搜就被送上了排行榜,

  有網友非常細心的給大家介紹了一下厲氏集團,以及它的地位背景,

  網友們懂了,果然是個有錢有勢的人,怪不得這麼囂張。

  面對這樣的人,大家沒有什麼別的制裁他的辦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抵制厲氏集團旗下的產品,

  在大家抵制厲氏集團產品抵制的沸沸揚揚的時候,

  有細心的網友通過找厲氏集團的各種信息,發現了一條驚人的爆料,

  「臥槽,你們看我發現了什麼,我在翻十幾年前的老新聞時,看到原來當初厲家有兩個孩子被綁架,綁匪提出要一人十億贖金,厲霆居然只救了一個兒子回來。」

  這條爆料雖然引發了大家的憤怒和唾罵,但沒有引起多大的熱度,畢竟從厲霆打交警這個事情就能夠看出來,他就不是什么正經的好人,能幹出只救一個兒子的事情也不稀奇。

  但接下來的一個爆料,卻瞬間引發了全網的熱度,

  「鐵子們!經過我不斷的深挖,你們看我發現了什麼!!!!還記得上次《隨食記》裡面那個長得賊帥的男人嗎?!!那個厲寒琛,居然就是厲家被拋棄的兒子!!!」

  【臥槽,真的假的?這瓜保真嗎??我好喜歡那個帥哥的,可惜那帥哥後來都不出現了。】

  【絕了,厲家簡直不干人事,不過能幹出當街毆打交警這種事情的人,也不能指望他是個正常人對吧。】

  帥哥的事情,總是格外的引人注意,

  很快,網友們就順著各種渠道,將厲家的事情挖了個底朝天,

  這一挖,大家發現,呵呵,豪門可真熱鬧啊。

  原來厲霆當初只是個沒落家族的窮小子,娶了原配妻子後,靠著岳父家迅速的崛起,然而在功成名就之後,卻找了情人,

  甚至帶著情人登堂入室,害的原配夫人病憂過度,丟下兩個兒子撒手人寰。

  更過分的是,當厲寒琛和私生子同時被綁架時,厲家選擇了放棄厲寒琛。

  【臥槽,是人嗎??保護我方帥哥,厲家不要臉!】

  【抵制厲家的全線產品,從我做起。】

  這一次的意外事故,給本來就搖搖欲墜的厲家產業,又來了一個痛擊。

  而本來已經快要在大眾視線中消失的厲寒琛,又一次的火爆了全網。

  除了他的身世以外,還有他的臉。

  「厲厲在慕」cp,因為這次事件,居然又小小的吸了一波粉絲。

  就在網友們吃厲家的瓜吃的不亦樂乎時,

  遠在千里之外的琺國,正在默默的準備新一屆的世界鋼琴大賽。

  工作人員們在秩序井然的核對來自世界各個不同地區的參賽人員信息,來自世界各國的信息太過龐雜,工作人員們努力的核對,但有些簡歷還是會出問題。

  當看到華國音樂協會選送的資料信息時,工作人員有些疑惑,

  怎麼還有兩份簡歷信息呢?

  工作人員將信息都錄入了一遍,在慕笙和慕瀟之間猶豫了一下,準備打電話到華國音樂協會去問清楚。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同事突然叫了她一聲,工作人員站起身去幫她們抬東西,

  另一班的工作人員過來交接,核對了一下各種信息,確認無誤後直接點了提交,

  下一秒,這份名單便被發布在了世界鋼琴大賽的官網平台上。

  只不過這種專業度太高的比賽,其實向來很少有人關注,再加上慕笙的名字靠後,又是用琺語音譯過來的名字,

  一時間,根本沒有人發現,在這份名單上,出現了一個本來不屬於大賽的人。

  國內,慕笙也不知道,自己陰差陽錯的就被報名進了世界鋼琴大賽,

  此時的她,倒確實在彈鋼琴,

  在一間裝飾的十分華美精緻的琴房裡,窗外是一大片的花園,繁華似錦,一陣風吹過來,整個房間裡都充盈著香味。

  感受著手下價值幾百萬的鋼琴的觸覺,慕笙好像又找回了前世彈琴的感覺,

  果然,錢堆出來的樂器,就是不一樣。

  一曲完畢,慕笙看向一旁的厲寒琛,

  「怎麼把我帶到這裡來了?」

  今天剛下班,慕笙還沒回醫院呢,厲寒琛就給她打了個電話,並給了一個地址,

  慕笙順著厲寒琛的地址到了他說的地方,

  這裡是一處占地面積極為廣闊的莊園,典型的歐式風格,像是夢境一般的華美。

  慕笙剛到,厲寒琛就來了,並帶著她走了進來,一路上,傭人成群,十分恭敬的朝他們行禮。

  厲寒琛看了眼慕笙落在鋼琴上的手,「你覺得,這裡環境怎麼樣?」

  「當然好了。」說句實話,慕笙見過很多漂亮精緻的房子,但是莊重華貴到這樣的,還真沒見過。

  「那我們以後就住這裡。」厲寒琛看著慕笙,眼中帶著笑意,

  「為什麼?」

  厲寒琛但笑不語,轉過身去看窗外大片開放著的玫瑰,

  他就是想給慕笙最好的,

  原本定的計劃是韜光養晦,慢慢的摧毀厲家,但是現在,他更喜歡速戰速決,然後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東西,都捧到慕笙的面前。

  厲安放了學,哼著歌回到別墅的時候,傻眼了,

  別墅門被鎖了,沒有一個人在,

  厲安正驚慌的要給厲寒琛打電話的時候,秦愷出現了,「小少爺,你跟我一起,我送你回家。」

  「好」

  半個小時後,看著一路閃過去的精美的噴泉、花園、草坪,厲安面無表情,然而內心卻是翻江倒海,

  他小小年紀,為什麼就要承受這種暴富的煩惱!!

章節目錄